天津音乐小学被流产 相关部门拒绝接受采访

chn56868 收藏 0 211


天津音乐小学被流产 相关部门拒绝接受采访

近日有媒体报道,曾让天津市民极感荣光、三年前轰动一时的全球首所“全施坦威音乐小学”——天津音乐小学,正面临彻底流产,因为有关部门已经勒令该校停办、搬离。该新闻引发广泛关注和转载。11月21日,天津音乐小学负责人在北京举行媒体见面会,公开指责天津河东区教育局行政不作为和乱作为。22日,记者就此事多次拨打天津河东区教育局座机和局长手机,对方均拒绝接受采访。

通过网上搜索发现,07年5月前,《全球首所“全施坦威音乐小学”落户天津》的相关新闻在中央及地方媒体上铺天盖地。据报道,天津音乐小学是高标准的国际化全日制音乐双语小学,投入高达4000余万元,完善了校区的基础设施,配置了专业音乐演奏厅、合唱室、舞蹈房、电脑教室、琴房、图书馆、塑胶操场等一流硬件设施。学校依托天津音乐学院及其附中的资源,实行以培养学生创造力为目的的全面素质教育,在专业音乐教育范畴形成小、中、大配套的完整教育体系。该校计划面向全国招生,有30多个专业供学生选择,试图以全球视野的、超前的教育理念,致力于创造型的音乐精英与行业精英的培养。小学对贫困音乐天才实行全免费。校长郭亚东在媒体面前声称,该校有信心用几年时间,跻身世界一流音乐学校之列,使天津音乐小学成为大师级音乐人才的摇篮。然而,这所号称中国最顶级的音乐小学,仅仅3年前风光了一下,之后就门庭冷落、悄无声息了。

在媒体见面会上,天津华兰教育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兼天津音乐小学董事会主席王凤兰介绍,2006年10月,天津河东区教育局以东教复字2006-8号文件明确同意华兰公司筹设天津音乐小学,华兰公司先后投入3000多万元进行硬件设施建设,一次性购入施坦威系列钢琴100多台,包括每台价值138万的音乐会大钢琴。

筹设期间除硬件方面高标准投入,软件方面同样下足了功夫,聘请国内和天津著名的音乐教育和基础教育人才王域平、董春驹、洪伟雄、赵四维、郑玉云等就教;决定邀请国际著名钢琴家朗朗任学校形象代言人;邀请英国、香港、新加坡等地音乐教育机构前来参观考察获高度评价,为天津音乐教育发扬光大做了大量准备工作。2007年4月20日,世界“钢琴帝王”德国施坦威公司,在北京将全球第一个“全施坦威音乐小学”的牌匾授予天津音乐小学。此前,作为音乐学校的极高荣誉和品牌象征,只有耶鲁大学音乐学院、朱莉亚音乐学院等为数不多的国际顶级音乐学府被授予“全施坦威学校”称号。当时,该事件在国内教育界、音乐界特别是京津冀地区中引发巨大反响,众多天津市民以及北京、河北、山东、广东等地的学生家长都纷纷带孩子来参观学校,并报名准备就读。

2007年2月,华兰公司向河东教育局提出正式成立申请,河东教育局组织专家组进行专业审查验收并予通过;2007年5月河东教育局以东教复字2007-15号文件批准天津音乐小学正式成立,并报天津市教委备案。至此按照民办学校申请法,天津音乐小学已全部履行办学所有法律、法规程序,《民办教育促进法》第二章17条规定:审批机关对批准正式设立的民办学校发给办学许可证。但是,河东区教育局将此证一直扣押。

然而,一个多月之后的2007年7月4日,河东区教育局发出《关于不同意设立天津市天津音乐小学的批复》的2007-18号文件,全盘否定了从批复筹设到组织专家验收合格直至批准设立整个合法审批程序,视公权力为儿戏,不批准办学,同时对自己前后矛盾的重大行政错误不作出任何交代。使投资人生死不得,办学停摆至今。

王凤兰说:“3年多来,豪华气派的校舍和价值巨大的各种乐器一直闲置,没有发挥任何作用。我们真的是欲哭无泪!此事件已经严重破坏了当地政府的公信力,有关部门的乱作为和不作为在社会上造成极坏的影响,同时给学校带来无可挽回的巨大损失……”

天津音乐小学方面在现场展示给媒体的多份有关政府文件显示,2006年10月16日,天津河东区教育局《关于同意筹设天津市天津音乐小学的批复》中,明确指出,“根据《民办教育促进法》、《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以及《天津市民办中小学设置标准》”,“同意天津华兰国际教育投资有限公司筹设天津市天津音乐小学,筹设校址在天津市河东区八纬北路丰盈小区旁的新建校内”;且“天津音乐小学(筹)为实施小学学历教育的民办全日制学校”。2007年5月31日,天津河东区教育局《关于同意设立天津市天津音乐小学的批复》中明确指出:“根据《民办教育促进法》等法律法规规定,经审核,同意设立天津市天津音乐小学……”并要求小学“加强师资队伍建设,完善学校各项规章制度,不断改善办学条件,保证教育教学质量。”但是,时隔1个多月的2007年7月4日,同样是天津市河东区教育局,却发出了一份和一个多月前的文件意思截然相反的文件,文件上说:“经研究,不同意设立天津市天津音乐小学。”而理由竟然是:“《民办教育促进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可采取经费资助,出租、转让闲置的国有资产等措施对民办学校予以扶持。而新建的天津市丰盈中学不属于闲置的国有资产,不能用于开设民办学校。”

王凤兰指出,天津是中国音乐教育发祥地,中央音乐学院就是由天津搬迁至北京的。但60年来,做为直辖市的天津,专业音乐小学始终处于空白状态,华兰公司投巨资意欲填补这个空白的同时也希望给天津的初级音乐教育争光。然而,在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都在大力支持民办学校发展的背景下,在11月19日天津刚刚召开的教育工作会议上张高丽书记明确指出” 投入教育要动员社会力量、兴办教育、监督评价教育、参与教育管理,形成推动教育改革发展的强大合力。”,天津河东区有关方面却背道而驰,胡乱作为,极力阻挠民办学校发展,也给天津河东区的投资环境带来巨大隐忧,令人感到极大遗憾。

11月22日下午,记者拨打天津市河东区教育局电话试图采访相关官员,一位姓廖的女士接电话后表示要请示领导,然后告知领导不在。之后再打,依然如此。之后,记者通过朋友获得河东区教育局郑庆东局长的手机,但接通后郑局长立刻挂断手机,以后多次拨打依然如此。截止记者发稿,天津河东区教育局相关人员一直拒绝接受采访,也不对事件做任何表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