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不是一个好军人,如果我能够在军中干到现在,论资排辈也该是上校大校了吧;可惜我转业就一个老资格的中尉。

那是我不顺心自己闹着要走的;但是如果当时顺心,也熬不到现在,可能不是自己要走而是人家要我走了。

忆昔新入军旅,随部入黔,辗转滞留黔地半年有余。时多营山间民居,饱领苍山如海之意境也。当地春来也晚,料峭山风,浸肤如割,山居之家必备一大火盆,昼夜不熄。

闲来无事,战友多喜围炉就火,炉上吊一大铜壶,蒸汽腾腾,再购乡民一些玉米土豆,就炉烘焙,焦香扑鼻;今思之仍神往悠然。

我却不耐闲适,年少好奇,一时兴起独自涉山水采民风,虽俚语野歌,乐此不疲;越半月得四五十篇。

记不得当时为何事得罪了班长,班长愤而碎我采风之稿入火盆,尽灰烬矣。

夜卧阁楼,是惊蛰节气,夜半忽雨骤风疾,惊雷撼地,非亲历此境不可知有雷如此。

绝响之后,悸悸然卧听雨声,闻万木悲风,再无眠也,忽思乡情切。

人道年少不识愁滋味,现在想来那时有尽多的欢乐,但我偏偏自寻烦恼强说愁;可见我的悲观心态是与生俱来的。乐观的人总会记得欢娱的时候,悲观的人记忆往往是灰色的。

我还记得听雨无眠时强说愁的一首诗:

昨见雁字去北斗,

杜宇何事长淹留。

淋漓苦雨透残瓦,

飘摇惊雷撼小楼。

三春锦官芙蓉肥,

四月桐梓白草瘦。

伶萍无寄恨逝水,

烛照青锋思同俦。

后两句记得不是很清楚,大意不错吧。平仄没有讲究,也可归打油吧,识者无笑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