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风汉骨 第一卷 国破山河在 006铁骨铮铮

spcazx 收藏 0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69.html[/size][/URL] 这一次,他们有惊无险,留下河对岸的燕军骑兵站在那里干着急。 士兵们见到了唐一明的霸气,不由得对他心里生出了几分敬畏。就连唐一明也不敢想象,他刚才的冲动的一撞,力道居然有那么大,而且当长戟刺入那燕将的一瞬间,他似乎感受到了自己对杀人有着一种天生的本能反应。 唐一明一骑上马,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69.html


这一次,他们有惊无险,留下河对岸的燕军骑兵站在那里干着急。

士兵们见到了唐一明的霸气,不由得对他心里生出了几分敬畏。就连唐一明也不敢想象,他刚才的冲动的一撞,力道居然有那么大,而且当长戟刺入那燕将的一瞬间,他似乎感受到了自己对杀人有着一种天生的本能反应。

唐一明一骑上马,便觉得自己翻身上马的动作十分的娴熟,跑起来之后,他在马背上没有感受到半点颠簸,身体反而很协调的和马的动作形成一致,一起一伏的。唐一明不禁惊讶了一下,自己连马都没有骑过,怎么会如此的娴熟?他又看了看自己现在的身体,方才恍然大悟。

“难道这身体以前是个彪悍的勇士吗?”联想起在浮桥那里做过的一切,他心里便泛起了嘀咕。

约莫狂奔了七里地,唐一明便追上了刘三他们,汇合在一起,暂时停了下来。

“都尉大人!从这里向南,便是常山了。”黄大驱马来到了唐一明的身边,禀报道。

唐一明回过头,看了看在马背上驮着的重伤士兵,便道:“我们先休息一下吧,我怕他们经受不了如此的颠簸,对他们的伤势也很不利。”

黄大点了点头,当即冲后面的伤兵队伍喊道:“都尉有令!全体停下来休息!”

唐一明第一次听见黄大这样喊,或许在他的心中,唐一明已然成为了一个真正的都尉。

唐一明环视了一下四周,见他们身处在一片荒芜的田地上,不远处有一片不大的林子,便指着那片林子说道:“走!都到那边去,我们在这里太暴露了,到树林里可以隐蔽一下。”

于是,几百人开始向着那片树林里去了。

进了树林,大家伙把重伤的士兵从马背上抬了下来,然后轻轻地放在了地面上,取出了一些水分给大家喝。

唐一明靠着一棵树,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他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总算把那些伤兵给带出来了。

“都尉!李老四醒了!”胡燕跑到唐一明的身边,欢喜的说道。

“哦!”唐一明睁开了眼睛,急忙站了起来,和胡燕一起走了过去。

李老四躺在地上,面色十分的苍白,眼睛却依然炯炯有神的,他看了看自己小腿上的长箭,不禁大骂道:“操他奶奶的,这些死燕狗,天天好吃好喝的,射出来的箭怎么没有一点力道?”

唐一明来到了身边,听到了李老四的话,没有说话,看了看李老四受伤的部位,脸上突然十分的凝重。那支长箭,深深地插入到了李老四小腿上的肉里,可是,这箭却没有射穿。唐一明先前见过那样的燕军的箭矢,箭头都带有倒刺,射穿的箭还容易拔些,可是这深深嵌在肉里的取出来就有点麻烦了。

“老四,你挺住,我一会给拔出来!”黄大伸出双手,用力掰断了长箭的尾部。

“不能拔!不开刀把箭头取出来,这样硬生生地拔出来,肯定会钩掉许多肉来,那你的小腿也就完了。万一发炎了,那就更麻烦了。”唐一明急忙说道。

李老四、黄大、胡燕三个人都十分好奇地看着唐一明,疑惑地问道:“开刀?怎么开?”

唐一明一时也解释不清楚,便对黄大说道:“你去问问小黄,我让他带上的消毒水还有没有?”

黄大“诺”了一声,便离开了这里。

“都尉!你以前是不是干过军医啊?”李老四问道。

唐一明呵呵笑道:“军医?我没有做过,不过我正在尝试。哈哈哈!”

李老四道:“都尉,那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我?我是当老板的,以前做生意的,手下也有几百号人。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唐一明答道。

“我是杀猪的,不过,后来转行了,改杀人了。”李老四问道。

唐一明呵呵笑了笑,此时黄大拿了一个水袋走了过来,将水袋递给了唐一明,说道:“都尉,给,这是你要的消毒水。”

唐一明接过那个水袋,一经入手,便觉得轻飘飘的,摇了摇,然后问道:“还有吗?”

黄大道:“没有了,我弟弟说就剩下这点了。”

唐一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对黄大道:“有匕首吗?”

黄大腰里掏出来了一把匕首,递给了唐一明。唐一明将匕首抽了出来,只见寒光一闪,一个锋利无比的尖刃便展现了出来。

“嗯,这个匕首不错,很锋利,也很适合开刀。大黄,你怎么会有如此锋利的匕首?”唐一明道。

黄大嘿嘿笑道:“前天打仗的时候,我杀了一个燕狗的将军,在他身上找到了这把匕首。都尉,你要是喜欢的话,就拿去吧。”

“嘿嘿,不用,这是你的战利品,是你的东西。我不能要,不过,我也希望以后能碰上一个大一点的燕狗将军,也弄点战利品来。”唐一明道。

胡燕突然说道:“都尉,刚才浮桥上有一个,他手中的刀就不错,只可惜你把他给撞翻到河里去了。”

唐一明握着匕首,笑了笑,对李老四说道:“老四兄弟,我现在要给你开刀,把你的肉给挑开,然后一点一点的把箭头给弄出来。这里的条件十分的有限,没有麻醉剂,会非常的疼,你能忍受的住吗?”

“开!现在就开!不把燕狗的这鬼东西弄出来,老子的腿永远也好不了。老子的右臂就差点废了,不能再让腿有什么闪失了,不然以后我还怎么打仗,怎么拿粮食!都尉!你尽管开刀,就算割掉一块肉,我眉头也不会皱一下!”李老四大声地喊道。

唐一明被李老四的这几句话给震撼了,他目光中略显迟疑,没有立即下手。

李老四突然瞪大了眼睛,冲唐一明喊道:“都尉!你他娘的要还是个汉子,就快点下手啊!别婆婆妈妈的,跟个娘们儿似的!”

唐一明心中一横,划开了李老四的裤腿,露出了他受伤的小腿来,小腿上已经肿了,鲜血还在从伤口那里不断地向外渗出来。

“你要忍住了!”唐一明说完这句话,便用锋利的匕首在李老四的腿上划开了一道口子。

“嗯——”李老四咬紧了牙关,脸上青筋暴起,面色更显得苍白了。

唐一明用匕首一点一点地划开了伤口周围的肉,最后用尖刃插了进去,挑开箭头,一点一点地向外掘。

李老四的双手紧紧地抓住了地上的泥土,头部一直在使劲地颤抖,汗水也渗了出来。

唐一明不敢看李老四,他怕自己一看他的表情就不忍心在下手,又过了几分钟,唐一明才顺利地将箭头从李老四的腿里剜了出来。然后急忙用消毒水清洗了一下伤口,最后用早已经准备好的绷带给李老四受伤的小腿缠了起来。

唐一明完成这些动作,这才敢看李老四,只见他身体很是虚弱,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左手从地上抓起了那个箭头,紧紧地拽在了手里,然后便晕了过去。

唐一明吐了一口气,伸出摸了摸李老四的额头,没有感到头上发热,这才真正地喘了一口气。

“胡燕,你留下来照顾李老四,他一醒过来就立刻叫我!”唐一明扭过头,对身边的胡燕说道。

唐一明又到了其他受伤的士兵中间走了一圈,慰问慰问之后,便靠着一棵树坐了下来。他刚坐下来没有多久,还没有享受到一丝的宁静,耳边便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那马蹄的声音铿锵有力,似乎有不少骑兵。

唐一明急忙站了起来,走到了树林的边缘,但见一彪燕军的骑兵从树林前面闪过,奔着浮桥那边便去了。唐一明心中大惊:“一定是逃跑的几个燕狗回去报信,引来了这些骑兵。”

唐一明转回树林里,见大家都在休息,他急忙叫道:“大家赶快起来,这里不能久留,燕狗刚刚从这里经过。”

所有人的神情立刻变得紧张起来,然后将开始准备转移。

树林里,声音一片吵杂。

黄大急忙从树林边缘跑了过来,慌里慌张的对唐一明说道:“都尉,你快来看看!”

唐一明见黄大如此慌张,料想一定有事,便急忙跟着黄大走到了树林的边缘。黄大指着远方荒芜的田地上,对唐一明说道:“都尉,你看,是我们的人!”

唐一明朝那边仔细看去,但见一个穿着灰色长袍的人领着不到十个士兵在快速地奔跑,时不时还回头张望,似乎后面有追兵。

“都尉,我去叫他们!”黄大刚动了一下身子,便被唐一明拉住。

“不!你快去林子里,集合一些士兵,要打仗了!”唐一明皱着眉头,双眼紧紧地盯着树林外荒芜的田地上。

黄大愣了一下,急忙说道:“都尉,那些是我们的人,不是燕狗!”

“我知道!他们的后面跟着燕狗,快点照我说的去做,集合一些士兵,晚了就来不及了。”唐一明镇定地说道。

这时,传来了一阵杂乱的马蹄声,喊着叽里咕噜的鲜卑话,在这个空旷的原野上,显得尤为响亮。一百多个燕军的骑兵从地平线上驶进了唐一明和黄大的视线,黄大大吃一惊,急忙跑到了林子里。

那一百多个燕军的骑兵速度很快,提着长枪冲到了一个跑在最后的魏军士兵的跟前,那魏军士兵挡住了一个燕军的骑兵,并且成功击杀了那个骑兵。那个魏兵还来不及拔出插在燕兵身上的长戟,便被后面驰来燕兵给杀死了。

逃跑中的那个穿着长袍的人,看到了一片树林,便急忙对后面的几个士兵说道:“快!到那个林子里先躲避一下!”

可是,那几个跟着他的士兵却突然停了下来,转向挺戟来对付追兵,并且大声喊道:“大人!你快点走!”

燕军的骑兵霎时间便到了那几个长戟兵的身前,那几个长戟兵也颇有门道,只随便一侧身,躲过马匹的冲撞,然后长戟一挥便扫下来了一个燕军的骑兵,立即将坠马的燕兵给刺死了。

唐一明见那里有九个长戟兵,背对着背,围成了一个小圈,逐渐向侧面后退。随后追来的燕军骑兵也被这几个长戟兵给吸引了,开始转向攻击那九个长戟兵。

黄大带着五十个人拿着兵器、持着盾牌,从树林里冲了出来。黄大将一杆长戟和一副盾牌交给了唐一明并且喊道:“都尉,下命令吧!”

唐一明接过长戟和盾牌,对身后喊道:“不抛弃,不放弃!绝对不能白白牺牲掉一个人,给我一起解救那些兄弟!杀啊!”

“杀啊!”

那个穿着长袍的人,刚跑到离树林不远的地方,便见从树林里冲出来了五十多个穿着黑色战甲的士兵,他脸上一怔,抽出了腰中的佩剑,大声叫道:“左右都是死,大不了拼了!”

唐一明领着的那五十个士兵,都喊出了震天的声音,这种阵势,着实把那个穿着长袍的人给震慑住了,一时竟然呆在了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当唐一明领着那五十个士兵接近那个穿着长袍的人时,那个穿着长袍的人才看清楚了他们反穿着的乞活军的军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唐一明领着那五十个士兵瞬间从那个穿着长袍的人的身边略过,向着不远处的那一百多个燕军的骑兵而去。

燕军的骑兵已经将那九个魏国的长戟兵团团围住,突然听到了背后喊杀声,调转马头时,便被五十零一个人持着盾牌冲撞了上来。盾牌撞在了马头上,燕军骑兵座下的马匹一下子受到了惊吓,纷纷发出了一声长嘶,将骑在马背上的燕军骑兵颠翻了下来。那些燕军的骑兵一落地便滚了两滚,还没有站起身子,便被这些乞活军的士兵给刺死了。

与此同时,那九个魏国的长戟兵见到这种情形,也开始反击。燕军的骑兵与这些长戟兵交战,均被他们贴近了身子,一时间纷纷被他们拉下了马,然后给杀死。

长戟兵纷纷结成了战阵,三个队,五个一伙,分成了好几个小团体,穿梭在燕军骑兵的中间,并且成功将他们隔开,让燕军的骑兵无法结成战阵。一番混战后,燕军的骑兵不是对手,这般近距离厮杀实在发挥不出骑兵的优势。不大一会儿,燕军的骑兵便只剩下了几个。他们想跑,唐一明急忙掷出了手中的长戟,刺穿了一名骑兵,其他士兵见了,也都纷纷效仿,投掷出了手中的长戟,将想逃跑的燕军骑兵纷纷杀死。

这一次混战后,一百多个燕军的骑兵没有跑掉一个。原先的那九个长戟兵也都全部战死,而乞活军的士兵也战死了六个人。

唐一明命令所有的人捡起能用的武器,搜索燕兵随身携带的物品,然后又扒下几副完好的战甲,拖回自己兄弟的尸体,这才牵着一些马匹转回了树林里。

回到树林里以后,唐一明命令人把死去的兄弟给埋了。

那个穿着长袍的人早已经到了树林里,当他进入树林,看到那么多伤兵时,还来不及问,唐一明他们便回来了。

那个穿着长袍的人看了看唐一明,觉得唐一明的眉宇之间透着一股王霸之气,十分的摄人心魄,他的心里不禁为之一震:“此人霸气十足,日后必定位极人臣。”

那个穿着长袍的人,打量完唐一明,便问道:“这些伤兵都是你带领的人吗?”

唐一明点了点头,见那个长袍的人一脸的书生气,脸上很是白净,下巴上挂着一点山羊胡,便说道:“我是他们的都尉,叫唐一明!”

那个长袍的人心道:“都尉?一个小小的都尉竟然有如此大的能耐,居然把陛下帐下的乞活军给从战场上带出来了。看来,此人不能小觑。”

那个穿着长袍的人拱手说道:“唐都尉,我是谏议大夫王凯。”

唐一明不知道这谏议大夫是多大的官,他除了知道大将军、丞相是百官之首外,其他的官职不是很了解。所以,唐一明只是“哦”了一声,没有过多的表示。

王凯毕恭毕敬地向唐一明鞠了一躬,口中说道:“王凯叩拜恩公的救命之恩!”

唐一明道:“不用,大家都是汉人,自己人救自己人,这很正常,没有什么恩不恩的。”

王凯呵呵笑了笑,明知故问地说道:“唐都尉,你们从哪里来?”

“廉台!”唐一明爽朗地答道。

王凯脸上一怔,没有想到唐一明回答的如此爽朗,便刻意地问道:“你们是逃兵?”

“逃你他娘的兵!我们都尉带着我们出来搞粮食,支援陛下!你们这些当官的,在后方享福,还不给我们多弄点粮食,害我们饿着肚子打仗。你们他娘的官都是怎么当的?”黄二大声地骂道。

王凯脸上无光,神色黯淡地说道:“我正是从邺城来运粮食的,粮食运送到了巨鹿,听说常山被燕军攻打,我们便留下了一千个士兵守护着巨鹿,带着所有的士兵增援常山了。结果,常山被燕军占领了,我们也死伤惨重,就只有我们这几个人逃了出来。”

“什么?常山被燕狗占领了?你们他奶奶的怎么守的城?”黄大一脸惊愕。

“我带兵增援的时候,燕军已经攻进了城里了,我们又和燕军进行了一夜的激战,最终寡不敌众,这才逃了出来。可是去巨鹿的路被燕军封锁了,我们只能向北撤。”王凯说道。

唐一明道:“既然常山已经被燕狗占领了,那我们在这里就更加危险了。看来我们只有冲破燕狗所设的防线了,先赶到巨鹿,守护好那批粮食才是最重要的。不然的话,陛下在前线打仗,如果知道后方粮道被断了,肯定会影响士兵的士气。”

王凯点了点头,说道:“唐都尉的眼光如此之高,令王某佩服佩服。”

刘三突然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大声地喊道:“都尉,不好了!燕狗包围了整个树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