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手 外传 第三回 龚家沟

wujin794793160 收藏 9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8.html[/size][/URL] 龙阳山山脚下离开国道不足五里路,但龚家沟却离开国道二十一里,到了那儿才算是真正的进入了大山。十几里的山路,不比在公路上行走,起起伏伏的山脉上行走无形中把路途又拉长了许多。 路虽远,好在人多不寂寞。走了大半个小时后,大家统一休息,安装弹药。周父趁机为大家讲解了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8.html


龙阳山山脚下离开国道不足五里路,但龚家沟却离开国道二十一里,到了那儿才算是真正的进入了大山。十几里的山路,不比在公路上行走,起起伏伏的山脉上行走无形中把路途又拉长了许多。


路虽远,好在人多不寂寞。走了大半个小时后,大家统一休息,安装弹药。周父趁机为大家讲解了一些赶仗的注意事项和应变知识,也为大家讲解了一下他们要去的目的地——龚家沟


当年在知青下乡的大潮中,周父从W市某空军后勤基地被分配到现在居住的厂区进行国家支援开厂建设时,就趁休息日踩着单车到那里打过猎。


那时候年轻,周父还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当时也没多想就揣了把分配给厂里的五四式手枪,扛上自己制作的火铳,只身一人进了大山。


当时也不知走了多远,已经打了几只山鸡和野兔,就想着如果再能打个大东西就差不多该回家了。没想到突然听见远处两声枪响后,一会儿一头野猪跑进了自己的视野。速度不算快,显然是受了重伤。


由于火铳里装填的是散铅子,这个可不能拿来打野猪。周父赶紧把火铳一丢,从腰间拔出手枪,准备等那家伙靠近点再打。谁知野猪看到他后,调头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周父也是艺高人胆大,持枪就追了上去,竟立志一定要把它“缉拿归案”方才罢休了。


不想,他追着追着,野猪竟然凭空消失了。惊奇之下跑过去一看,原来前面是一座悬崖峭壁,野猪在慌不择路的情况下掉了下去。周父赶见状,赶紧跑回去把仍在地上的火铳捡了回来,然后下到悬崖下面去寻找那头野猪。


好不容易等来到崖底后,周父更惊奇地发现原来这下面居然住的还有人家,而且可以说是洞穴人家。就像抗战时期八路军住在延安土窑里那样,十分简陋。


那头野猪掉下悬崖后,不偏不倚正好落在这家人门口,把个正要出门的主人当场给吓晕了过去。


又是掐人中穴,又是做人工呼吸的,终于把这人救醒了过来。周父说明原因后,才跟他交谈了起来。


原来,这个地方是一户龚姓人家的后裔,不知为何当初他们的祖辈搬迁到了如此偏远而且险恶的地方居住。由于又偏又穷,没外人愿意到这里吃苦生活,他们只好近亲结婚了。人口虽然越来越多,可多半都是畸形儿、痴呆儿和傻子,稍微正常点儿的也都胆小如鼠,害怕见到外人。


山外偶有人经过这里,发现这个情况后,根据他们所居住的环境——两边都是悬崖,他们住在崖底,就如同住在沟底一般。就把这里取名“龚家沟”了。


“这些人真可怜。”坐在周父身旁的一个长着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人听罢后,不禁微微摇头叹息道:“照你这么说,他们只怕还不是内战时期跑过来避难的,搞不好更久以前就搬过来住了,这样的生活咋能受得了?!”


此人名叫王巨才,是周父最好的朋友了。由于枪法不弱,也爱好打猎,建厂时期他们俩很快就玩到了一块。平时在城郊附近的山上赶仗,他们总是王牌狩猎者。


“是啊,那条‘沟底’我去的时候数了数,分散住了八家人,从长者年龄上看,只怕他们祖辈从清代就应该搬迁过来了。”周父笑笑道:“不过,那里也不至于你们想象中那么差劲,等会儿到时,八成大家还会喜欢上那里!”


“哦?是怎么回事?”


这下竟有几个人同声问道。


“我先卖个关子吧,一会儿到地方了你们自己看就明白了。”周父还是微笑着大声道:“大家都准备好了吧?这次我们小东西一概不打,响枪了必定就是大的,最起码是麂子以上的目标才行,有问题吗?”


“没有!”众人齐齐应声道


周父满意地点点头,又看着儿子笑道:“世祥,我没给你安装独弹,你的弹袋上都是散弹。也就是说,到龚家沟前这么多人只有你一个可以开枪,晚上我们能不能吃到野味儿,就看你的喽!”


周世祥知道这“独弹”是他们赶仗时用来对付大型猎物而特制的铅弹头。把用过的高射重机枪子弹壳里面装填了弹药,再把这种铅弹头安装上去,猎枪枪管中加装特制无缝钢套管击射。这种子弹全长一百四十毫米左右, 直径二十一毫米,打在任何大型动物身上一发都足以致命或重创。


不过以周世祥目前的射击水平,根本玩不了这个,打打小猎物也就差不多了。当下不再多话,他掂起猎枪走到了队伍的最前面。而周父为了配合他,也掂着猎枪跟在他身后。


小黑一看他们的架势,知道这是准备开始“工作”了,摇摇尾巴,一转身低着头就开始往前面齐腰深的茅草丛里穿行起来。


大山里猎物很多,没走出多远跟在小黑后面的周世祥看到它的尾巴开始竖着摇摆起来,而且摆动频率越来越快。周世祥知道猎物就在眼前了,立刻把枪身抬高,枪托抵在肩窝处。


突然,只听一阵“噗噜噜”的声响,一只拖着长长尾羽的公野鸡被小黑逼了出来。


周世祥现在虽然还没练到“甩枪”的境界(凭感觉开枪,不用瞄准),但从八岁开始随父亲上山打猎,已经过多次实战的他很快瞄准了刚刚起飞的目标,并扣动了扳机。


“呯——”


一声巨响后,只见野鸡从半空中一头栽了下来,小黑也飞速地扑了上去。


听到身后噼啪一阵声响,周世祥扭头望去,只见所有赶仗的人员都在为他鼓掌。


“好啊!连第二枪都不用了,虎父无犬子!”陈曦驹腋窝下夹着冲锋枪,鼓掌笑道:“老周,这下你可后继有人啦!”


周父听了这话,看儿子一眼后,道:“就他这枪法还差的远嘞,野鸡都飞那么高了才开枪,反应太慢啦!”


“呵呵!你以为都是你那枪法啊?等你老了有人孝敬你野味吃就不错啦,象我儿子给他杆枪都不会玩,你就知足吧!”王巨才也一旁笑着道


周世祥可不管那么多,能打下来就已经不错了。用食指一拉扳机后面的连接扣,枪管和枪身处自然脱节,“虎爪”拉出一发子弹和一枚空弹壳后他立刻取出,换过一发新子弹,把枪身合上,再赶紧走上前去从小黑嘴里接下它叼过来的战利品,装进了随身携带的背包里。


一路行进,斩获颇丰。走了半个小时的路程,周世祥开了五枪打落三只野鸡,打伤一只野兔,也没让它跑掉,最后还是被小黑给擒了回来。


十九个人,四只野味少了点,当大家继续向前搜寻准备助周世祥再消灭两只猎物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他突然指着前方大叫道:“快看!那是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