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日本人参加阎锡山军的行动概况]土八路译自日本网络

asdf718 收藏 76 13794
导读:关于日本人参加阎锡山军的行动概况 (厚生省撤离援护局未归还调查部1956年12月3日制作) 土八路译自日本网络 http://shanxi.nekoyamada.com/ 一、从战争结束到阎锡山军进入山西的状况 随着战争的结束,驻屯于山西省的日军第一军(司令官为澄田睐四郎中将,兵力约5万9千人),基于1945年(昭和20年)9月9日在南京的停战协定,接到了支那派遣军的命令,希望他们向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指挥的中国军队(阎军)办理投降的手续。可是,战争结束时,阎军主力处于陕西省,其移动受到中共军的

关于日本人参加阎锡山军的行动概况

(厚生省撤离援护局未归还调查部1956年12月3日制作)

土八路译自日本网络

http://shanxi.nekoyamada.com/

一、从战争结束到阎锡山军进入山西的状况

随着战争的结束,驻屯于山西省的日军第一军(司令官为澄田睐四郎中将,兵力约5万9千人),基于1945年(昭和20年)9月9日在南京的停战协定,接到了支那派遣军的命令,希望他们向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指挥的中国军队(阎军)办理投降的手续。可是,战争结束时,阎军主力处于陕西省,其移动受到中共军的阻挠,阎军得以进入第一军集结地山西省中部的时侯,已经是1945年(昭和20年)10月底的事情了。


当时,阎军的素质和装备都很低劣,要是没有日军的援助,就会被中共军打败,山西省很有可能会急速地成为中共军统治的地区,因此,阎军以各种名目,没有实施对第一军的武装解除以及警备的交接,而且,就第一军的通讯联络加以了极端的限制。


二、阎军对日军官兵的留用劝诱之开始及其影响

由于前述的情况,阎军为了得到第一军的援助,首先对军队的高级军官进行了劝诱,希望他们留下来担任阎军的指导官,同时,以残留的日本人编成铁路护路队,为了将这支护路的队伍编入阎军,开始了招募活动。接着在11月下旬以后,到了直接对日军官兵劝诱让其加入阎军的状态。


当时,由于前述的通讯联络的限制,第一军完全不知道山西省以外的日军回归的状况,完全不知中国国民政府对阎锡山下达了禁止将日本人编入阎军的命令等重要事项,所以,就回归日本内地,看透形势进行恰当的军内指导是困难的,不仅如此,再加上作为投降者,其行动被加以限制,所以没有能够完全拒绝阎军方面的劝诱活动。但是,军司令官以下的军部首脑,始终以第一军全体官兵完全回归日本内地的方针进行了指导。


在这样的状态下,垒兵团的兵团长元泉少将以及第一军参谋岩田少佐,决定残留山西,之后,在阎锡山的庇护下,以致于达到了支持他们做残留山西工作的地步,这件事给予的误导是,残留山西好像是军内密旨似的,这件事给第一军对于希望残留者所进行的说服等,带来了非常大的影响。


在山西的日本侨民方面,包括因家庭在当地等情况,战争结束后在当地退伍的原军人在内,有相当多的人应招加入了山西方面的铁路护路队。


1945年(昭和20年)12月的月底,中国国民政府征用日本“技术人员”,要使他们在中国的复兴上协作,为此,公布实施了决定其处置的《日籍人员暂行征用通则》。以这个通则的执行为契机,阎锡山引用这个文件,把第一军的官兵作为“技术人员”来征用,决定了以这些人员编成“特务团” 的方针,公布了《第二战区特务团官兵待遇办法》,那里边规定了应聘特务团的日本军人的待遇等。接着于1946年(昭和21年)1月下旬,阎军方面将各个部队的官兵代表召集在太原,阎锡山也亲自参加了会议,对上述的待遇办法的主旨进行了说明,要求将这个会义的精神普及到各部队。于此同时,阎军致力于这样的宣传:在第一军官兵里边,如果不把一万人留在山西,那么,处在山西的日本军民,回归日本内地的事务就不能实现。


因此,在第一军的官兵里,产生了动摇,1946年(昭和21年)1月下旬以后,希望残留的人员不断地出现,据说,其数目大约达到了一万。(注:此后,由于后述的第一军方面的指导,希望残留的人数减少了,据1946年(昭和21年)年3月10日的调查记录,希望参加阎军的军人为5916名,在留的日本侨民为468名)。


三、第一军司令官以下官员的指导

第一军司令官在1945年(昭和20年)11月以后,就被作为战犯置于软禁的状态,但是他担忧官兵的动摇,得到了阎锡山的特别许可,在12月末到1月末的大约一个月的时间,巡视了各个兵团,他利用这个机会,讲明第一军回归日本内地的方针,将这一方针努力向官兵做了透彻的说明。由于认识到在一部分部队里,在长官和其部下之间,或者在战友们之间,相互再三进行残留的劝诱,在情谊上,有人委屈了自己的本意决定了残留;或者,在希望残留者与其他人员之间,产生的不和、摩擦等弊端。基于这种情况,第一军于1946年(昭和21年)2月4日发出了指令,希望将愿意残留者和其他人员的起居区分开来。


基于上述的指令,至诚兵团、造兵团、至隆兵团分别决定让各自兵团的希望残留者全部集结在一个地方起居,可是其他兵团由于收容宿舍的关系等,进行了这样处置,即将大部分的希望残留者集结在一个地方,将剩下的那一部分希望残留者,在其所属的各个大队、中队,与一般的人员分开宿舍起居。(注:在这个2月4日第一军的指令里,使用的是“特务团留用承诺者”的名称。也有的人把由于这个指令而导致的集结误解成向特务团的转属,这个指令不过仅仅是关于区分起居的指令,本来,日本军人作为外国军队的要员,被转属到特务团那样的事情,在制度上是不可能的。


就像上述的那样,第一军被夹在了这种全员回归的方针和阎锡山的要求残留之间,而处于困苦的(两难)境地,但依然坚持了全员回归的这个方针。只是就像前述的那样,中国方面就技术者的征用,正式认可这种状况,因为它的关系规则也已经公布了,对于想要通过正当的手续来残留的热情高涨的愿意残留者来说,禁止残留的已经变成了不可能的了,所以,(第一军)对于隶下的兵团反复告示了如下三个事项:(残留山西)说到底应该是基于本人的意志而决定的,自愿应征者应该是在退伍(解除军籍)之后应聘的,以及所属部队应该在充分确认本人决心的基础上进行处置。


四、支那派遣军总司令官、中国国民政府陆军总司令官以及驻支美军司令官的、对于第一军回归的指导及其回归日本内地

就像前述的那样,中国国民政府虽然于1945年(昭和20年)10月底,对于阎锡山招聘日本人,录用于省防军的计划发布了禁止的命令,但在1945年(昭和20年)的年底,公布了《日籍人员暂行征用通则》,承认了技术人员的征用,不过,其后变更了方针,并以1946年(昭和21年)1月20日的命令(诚字第219号)发出了布告,不准许征用日本军人以及不希望残留的技术人员。


但是,阎锡山却向第一军隐匿了这个命令,依然继续强化执行了残留工作。国民政府进而于4月8日,以诚字第307号发布了修正的命令,除了在台湾征用的28000名(家属也在一起)日本人以外,不管本人是否愿意残留,一概不再准许残留。


1946年(昭和21年)1月7日,由于驻华美军司令部的斡旋,国共达成协定的结果是,第一军的武装解除得以于1946年(昭和21年)1月底完成了。美军军官在2月以后还深入到山西的腹地,调查当地的异常情况,将处于中共包围之下的没有武装的日军诱导于铁路沿线,或者,为了第一军回归日本,力图促进与运输等方面的相关事项,而在当地进行了活动。


另一方面,支那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老早就为山西第一军的真相不明而忧心忡忡,决定派遣支那派遣军的参谋宫崎中佐到太原去调查情况,并向第一军传达了总司令官的全员回归方针。


宫崎参谋3月9日乘飞机到达太原,首先与第一军的首脑们以及留在山西的日本侨民进行了会谈,在确认了以前来自山西的各种情报都被阎锡山歪曲了的事实后,直接会见了阎锡山,并将中国政府下达的诚字第219号等前面记述的命令原本,呈示在阎的面前,而且,还让阎锡山承认了他对第一军隐匿了中国陆军总司令官何应钦的命令等,即为了回归日本,何应钦命令,要第一军在5月底之前,进入平津地区。


第一军司令部知道这些情况后,立即向阎方交涉,解除征用者的征用,同时,对特务团留用承诺者发出了命令,要他们回归原部队,与部队一起回归日本内地。按照支那派遣军的命令,元泉少将以及岩田参谋被解除了职务。


在各个兵团,对于留用承诺者,各自的队长发出命令,让留用承诺者集结而成的部队解散,另外,对于不服从这个命令而拒不归队的人员,其所属部队的干部,就回归问题进行了持续的说服工作,直到部队离开了当地。


基于这种情况,不断地出现了变更了决心而归队的人员,各兵团希望残留者50%以上的人员回归了原部队,在那些人里边,也有的是部队到达天津后,才好不容易追赶上来而被收容的。但是,仍有2563名官兵强硬地主张残留,终于没有回国。(注:这些人里边的约1600人,在1947年(昭和22年)以及1948年(昭和23年)回国了) 。


在让留用承诺者集结而成的部队解散的时候,对于阳泉的至隆兵团,当地的阎军认为解散是不合道理的,因而发生了抗议,不过,交涉的结果还是得到了圆满的解决。在其他地区,阎军方面没有发生妨碍留用承诺者回归原部队的行动。


正当回归日本的那个时候,第一军为了对作为战犯的嫌疑人,被拘留的15个军民的提审、辩护、释放后的收容等提供方便,就在太原留置了中国战区日本官兵善后联络部太原联络班(班长是第一军参谋长山冈道武少将),第一军的主力于5月底完成了全部人员的复原。


五、第一军对于残留在山西官兵的措施以及残留者的状况

在离开山西后,第一军对于还残留在山西的约2600名官兵,按照陆军部队复原的有关规定,采取了当地退伍的处置(即解除了应征,解雇了军籍)。


这些残留者最初被编入阎军的特务团,特务团在1946年9月的时候,又被改编成第十总队,早先编成的铁路护路队也被吸收到这支队伍里了。


在参加了阎军的人员里,除了第一军所属的官兵以外,还有列举了下边的人员,不过,这些人的大部分是当初加入了铁路护路队的人员。

(一)原来就居住在山西省的一般日本侨民(注:这些人主要所属于华北交通会社,山西产业公司)

(二)在1945年(昭和20年)8月以及9月,因为家属在当地等情况,他们是从第一军当地退伍后,又在当地的应招者。

(三)住在山西省以外的华北各地的一般日本侨民,在战争结束后进入了山西省。

(四)1945年(昭和20年)8、9月的时候,在山西省以外的华北各地,有些人是在第一军以外的部队,办理了当地退伍手续之后的原军人。


参加了阎军的残留者,大约有七成的人员,就像前述的那样,在1948年之前就回国了,但是,其他的人员还滞留在山西省,参加了如下的作战。从1946年7月到9月的大同攻防战,从1948年(昭和23年)6月到8月的晋中作战(为了保护小麦的收割,深入到太原南方太谷的阎军和中共军的战斗),以及从1948年(昭和23年)10月到1949年(昭和24年)4月的太原攻防战。有约400名(包括侨民)成为战死者,700名以上的人员成为中共军的俘虏,被扣留。这些被扣留的人员,从1953年(昭和28年)到1956年(昭和31年),通过15次回归,有962人回国了,但是在这些人员里边,也有相当多的人在国共内战或扣留期间受伤、生病。另外,一般认为,现在还有50名以上的人员滞留在中国。



投稿者 : 山西大同陈尚士 さん 2009年11月 4日 06:10

http://shanxi.nekoyamada.com/archives/000193.html

書評:日本軍「山西残留」―国共内戦に翻弄された山下少尉の戦後

本書は「オーラルヒストリープロジェクト」(http://www.ohproject.com/)の主宰者である米濱泰英氏が、山西残留事件についてまとめたものである。本書は、サブタイトルに「国共内戦に翻弄された山下少尉の戦後」とあるように、同サイトに掲載された山下正男氏の回想談をもとに執筆されている。ただ、内容は大幅に加筆されており、山下氏一個人の回想にとどまらず、山西残留事件全体を網羅した内容になっている。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