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原创-----命犯桃花的女子(参赛)

听雨扣心扉 收藏 65 5468
导读:她早就羡慕陶渊明最终可以逃离樊笼,归返田园,做一个山野村夫,过着自己悠闲自得的日子。所以,自从斥候离开以后,诗情也没有感觉什么哀怨,反而庆幸,她终于成了一个无人牵挂、自由自在的女人。此后的一年,她终日不出大门,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学不了陶公,只好学老道入关,整日里除了看书,就是琴棋。她倒也休闲自得,快活轻松。 春去秋来,又到了第二年。桂落菊黄,雁南归。 院子里的秋风萧瑟,先前荷塘里宽阔而肥大的荷叶,如今只剩下半面残段,一片一片的枯黄,凋零在波纹横生的塘面上,寒风一吹,摇曳,凄凉一片。岸边的池柳,

她早就羡慕陶渊明最终可以逃离樊笼,归返田园,做一个山野村夫,过着自己悠闲自得的日子。所以,自从斥候离开以后,诗情也没有感觉什么哀怨,反而庆幸,她终于成了一个无人牵挂、自由自在的女人。此后的一年,她终日不出大门,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学不了陶公,只好学老道入关,整日里除了看书,就是琴棋。她倒也休闲自得,快活轻松。


春去秋来,又到了第二年。桂落菊黄,雁南归。


院子里的秋风萧瑟,先前荷塘里宽阔而肥大的荷叶,如今只剩下半面残段,一片一片的枯黄,凋零在波纹横生的塘面上,寒风一吹,摇曳,凄凉一片。岸边的池柳,也潇潇落下碧玉般的叶,婀娜丰盈的身影,如今变得有些单薄,展现着消魂的倩姿,却越发像柔弱的西施了。三三两两的白鹅,似乎不怎么在乎这秋的冷意,伸展着翅膀,欢欣鼓舞地追逐在残藕之间,鱼儿与之躲迷藏,左一游,右一滑,引得鹅儿高歌不断,居然还能引来,院子里的那个不喜热闹而美丽的女子回头一盼,给整个院子平添很多柔和,温馨。


唐诗情依然是笔墨书香,品茶下棋,一点也不急不紧,时常还能听见其盈盈笑语,跟身边的兄妹们谈诗论画,戏说嬉笑。她是没什么了,可倒是惹得身边的亲朋好友一律摇头,叹气,这唐家世代书香门第,怎么就出了一个如此脾性的女子,凡是唐宗其他姐妹,无论是嫁做人妇,还是待字闺中,莫不是都被人家称赞和仰慕。而她极为聪明伶俐,却寡言少语。虽有多才多艺,却生性淡泊,都二十七八了,只缘嫁了一个好人家,可没想,却又被夫君冷落在娘家。让人看着不由愁在眉头,急在心上。给父母平添了许多愁绪,问了也不说,就是知道笑笑;再问就低头不语,眼圈泛红,楚楚可怜。真是让人不明就里,怎么这样一个可人儿,就不得夫君喜欢呢?不管外人如何看待,她仍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尤其是父亲,疼爱她,宠惯她,不欲给她一丁点面色和严厉,想想,就随她好了,也许就能应了先前一位出家人在她还是天真少女时,就算她的命:说她命犯桃花,命运曲折,属女人极阴之命啊。


听雨原创-----命犯桃花的女子(参赛)



一,


月上西楼,一派空明。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一个美丽、纤弱的身影印画在窗前,晚风吹过,窗纱飞扬,秀发飘逸。她抬头一瞥,清澈见底的眼睛,毫无隐藏地显示着她的忧郁。微微侧首,高雅的轮廓如诗如画诗般,令人心生怜悯和幻想,她就是唐诗情------唐家大小姐。父亲唐宇文,晨光中学校长。母亲李芝兰,是电视台播音员。兄妹三人。她在家排行第二,上面一个哥哥,下面一个妹妹。


今白天母亲又问道斥候的事,诗情当时没有回应。有些事情不谈是个结,谈开了是个疤。但是她心里却是酸酸的,睡不着,就只好爬格子,听音乐。一首《秋蝉》徐徐缓缓地传过来-------

听我把春水叫寒

看我把绿野催黄

谁道秋霞一心愁

烟波林野意悠悠

花落红花落红

红了枫 红了枫

展翅任翔双羽燕

我这薄衣过得残冬

总归是秋天

春走了 夏也去 秋意浓

秋去冬来美景不再

莫教好春逝匆匆


柔和而优美的乐曲,如歌如泣,委婉动人,不由得引来一阵阵的伤感淹,如海潮般没了她。与斥候结婚完全是为了结婚而结婚。因为一直求学,不喜交际,生性又高傲,淡泊,故而被诗情能看得上和并有机缘遇得见的男子几乎为零。她思维活跃,感情丰富,举止优雅,清丽脱俗,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她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女。就连在她不说话的时候,那种安静的样子也会让人着迷和入魔。


但是,命运就是喜欢捉弄人,喜欢开玩笑,诗情对身边的这些金粉浪子本是没有一点好感,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尤其不喜欢幼稚的没有一点内涵的奶油小生。只是不想父母亲着急,就随意选了一门婚事,隐隐记得他的眼睛很深邃,刚留学回来。其他就没印象了。在诗情眼里,跟谁结婚都一样,也许她喜欢的人今生就没有参与轮回呢。


可能游戏人生的时候,人生就会发质变。人们拿什么样的态度对待生活,生活也会那什么样的态度回报人们。与他同在一个屋檐下,就仅仅三天时间。但是那三天却是发生了让诗情预想不到的事情。


婚礼当天,斥候一直保持着不温不怒的神色,没有听见其笑声,也没有仔细看站在身边的如花似玉,风情妩媚的诗情。他一整天就似乎跟戴着面具一般,灵魂不在这里,站在哪里的只是一个躯壳。诗情再美,可在他眼里就是一个陌生的人,是一副无关痛痒的画。


晚上,他喝的微醉,然后,拿出一纸协议,冷漠地说:诗情小姐,你知道我们本是陌生人,都是被逼无奈而走在一起的。为了结婚而结婚。为了不让别人笑话,也许为了家人,反正是为了很多不相干的理由而结婚,唯独不是为了爱情。


点燃一支烟,他深吸一口:虽然如此,我们也算是有缘分的人。命运安排我们成为今生的夫妻,那就互相给对反一次机会。别说我对你不公平。因为我也是被害者。我也不想如此。三天以后,跟你回一次门,就再也互不干扰,三年后如若我们双方仍然没有感情归宿就回到这里。如若哪一方有了新的追求,就各奔东西。你看可以吗?


诗情当时听了这一席话语,还以为在做梦。不确认的、怀疑的眼神看了他好几分钟。莫非真的是遇见了非人类。看他不傻不呆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既然如此,何乐而不为呢?成人之美,对他对她都无碍。至少她还可以自由自在地玩三年。三年以后,最好他另有新欢,诗情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脱离这婚姻的樊笼了,婚姻的枷锁就再也套不到她头上。做一个单身贵族化的女人不是很好吗?


想到那些,诗情不紧喜上眉梢,世界原来也还有如此不喜欢婚姻的人,呵呵。还以为只有她是一个另类,看来这世界还有一个比她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人。诗情二话没说,利落地在合同上签上她的大名。他当时对她的表现却也是惊愕不少,可能还以为她会哭哭啼啼,大吵大闹吧。切!她不是秦香莲,他也不是陈世美,犯得上吗!


之后二天,他们二人甚至没有再相互仔细看对方的脸,只觉得他是一名冷俊的近似无情的家伙。阴冷冷的,让诗情忍不住离开那里之后再也不想回去。但是,这些她没有告诉父母亲,还是不说了吧,免得又惹来大家的非议和尽责。


一晃一年过去了,如今又是月在深秋,月还是那时的月,可是人不是那时的人了。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物是人非,花开花又落了。


诗情抬眼,外面月色皎洁,银灰暗洒。秋,不是常说是金色的吗?为什么看不到呢?芙蓉露下落,杨柳月中疏。到处都是一派萧条之境,肃杀之声。不知道此时他在哪里,做些什么,或许早就遗忘了还有一个合法的妻了吧。不是说天使和凡人的婚姻注定不能长久吗?凡人上不了天上,天使下不了凡间,他与她难道就是上天注定一场人生闹剧吗?


诗情眉头渐渐拧在一起,原本就白皙的面颊就更加苍白。看来,她还是不能完全洒脱地面对那个所谓名义上的丈夫。烦闷之余,诗情摇摇头,走进书房。


书房很大。铺着厚厚的淡绿的羊绒地毯,是父亲专门给她置办的,因为知道她看书看着、看着就会趴着地上看,坐在地上看,躺着看,要不就窝在墙角看,很多时候看着书就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父亲怕地上寒凉就特意把书房的地上铺垫的厚厚的。一扇大大的窗,白日里光线充足,站在窗前可以看见远处幽静的荷塘,和远山一片片落黄的树林。夜晚,月上桂花树,月光透过树影,斑驳陆离,淡淡的洒满书房桌案,整个书房即刻就变得浪漫,温馨起来。不过,诗情,还是比较喜欢绵绵春雨的季节,墙垣上娇弱无力的蔷薇,妍丽,含泪,重叠;“一夕轻雷落万丝,霁光浮瓦碧差差。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大约就是这幅景画了。朦朦胧胧的烟雨,似梦般地笼罩在整个院落,仿佛脱离了凡尘,入了仙境一般,总是让诗情在窗前听雨观花,一流连就是半天,美不胜收。


书房剩下的墙面都是书柜。一张宽大的书案摆放在正中间。案上一盆清秀柔弱幽绿的文竹,合着诗情的婉约,不知还有什么可以比景更让人顿足和守望的呢?处处是明月清风琴韵,唐诗汉赋宋词。诗情乐得每日:书中真情柔柔品,房里茶香细细闻。她戏称此地为------梦的港湾。



一进书房,就看见一份《时河晚报》静静地躺在书卓上。她信手拿起,斜倚在窗栏一角,坐在地上翻阅起来。


突然一个似乎有些熟悉名字入了眼帘:《慕容家族后起之秀-----慕容斥候》,诗情展开一看:




慕容家族是我市最大的快餐连锁企业的领头人。自从1900年入市以来,连锁店1268个,遍布全国各大省市。每年均是稳居快餐业龙头老大的地位。现在慕容家族后起之秀------慕容斥候先生,1978年生,今年32岁。硕士。年轻有为,魄力非凡,已经接任新一代掌门,是一位被大家公认的最佳接班人。。。。。。




报上有一副放大的照片,他看起来英俊潇洒,成熟儒雅,并成功自信的微笑着。那双眼睛隐藏了诗情以前看到的冷漠,透着狡黠,仿佛他就坐在她对面,看着诗情,并毫无顾忌地嘲笑着诗情的无能。


诗情瞅瞅眉头,你有那么得意吗?那是你的机遇好,命好,要不是你有一个独一无二的老爸,你能如此幸运地坐上这把交椅吗?诗情可以想象的到他的得意忘形,或许他身边一定美女如云,怎么说也是别人眼里的砖石王子。算了,不理这些了。诗情把报纸一翻,不想再为一个貌似不相关的人费神。眼角扫处,有个招聘启事,诗情眼神一亮:


我市五星级《帝都大酒店》从新整修后将与12月28日重装开业,康乐部演播厅招聘演绎队,灯光,音响师,主持人若干名,待遇面议,联系电话XXXXX,联系人刘小姐。


诗情原本苍白的面颊有了一丝红晕,她有些兴奋。或许,她也该出去做点事情,打发一下自己的时间,免得整日在家无所事事的。要不然着还有两年光景,她总不能老是做一只小蛀虫,被父母养着,这还倒没什么。关键是看他春风得意,桃花灼灼的,心里多不平衡啊。想到这里,一骨碌地从地上爬起来,往自己的卧房走去。她想早点休息,养精蓄锐,明日去那个大酒店看看。



听雨原创-----命犯桃花的女子(参赛)



二。


早上晨曦从窗纱透进来,那个睡熟的小女子懒懒蜷曲在被窝里,毫无知觉。乌黑的长发散乱一枕。睫毛长长的,如黑色的帘子,遮盖着眼睛。嘴角微翘,柔和湿润。还有一段如玉般的臂腕露在外面,手指白皙,纤细,微握。看得出,她睡得正甜。时钟滴答滴答滴答,阳光一点一点移到那位可人儿的脸上。强烈的光线刺激着她的眼。诗情一下子清醒过来,抬头一看时钟,,九点四十,今天不是要去应聘吗?怎么才醒,,真是!!


她马上起了身,让匆匆地吃点早餐。林妈给她找来她最喜欢穿的银灰套裙,轻轻把长发一挽,略施薄粉,清点朱唇,一位美丽端庄的俏佳人脱颖而出。然后照着地址驱车往帝都大酒店驶去。


帝都大酒店坐落在清河边,属于湖东开发区。是一座二年前建创的五星级假日酒店。现在重新翻修后,处处彩灯结彩,喜庆洋洋。走进大堂,里面是富丽堂皇,高贵典雅。迎面而来的巨幅壁画,山水脉脉,延绵不断。昂贵璀璨的巨大顶灯傍边有一排排闪一闪的小彩灯,五彩斑斓。墨绿色的真皮豪华沙发,三两有致地摆放在休闲区。背景音乐放的是《渔舟唱晚》,更是增加了整个酒店的雍容华贵,温馨迷人。诗情忍不住赞叹设计的美轮美奂,无与伦比。


温和有礼的大堂经理是一名可爱的小姐,看诗情走进并四处观望着,就即刻迎上:


“小姐,您好!请问您是来住宿还是就餐呢?”


诗情微笑而答:“不好意思,我是来应聘的。请问人事部在哪里?”


“哦,请您向右直走,然后一转弯就可以看见一排办公区域,人事部就在第二个门。”大堂经理笑容可掬的指引着。


诗情道谢后依言走去。到转弯处远远就看到了人事部门半开着。


轻叩门,里面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请进!”


“您好,我是人事部经理任桂华,请问您来有什么事吗?”对方是一位三十岁左右,很干练,很直率的女子。一头短发,直而黑。


“您好,我叫唐诗情。是来应聘的,这是我个人的简历。”诗情大大方方地递上她的简历。任经理接过诗情的简历,打量了一眼,站在面前的这位美丽大方的女子,不由得投上惊艳的一瞥。看完简历后,只见她眉笑眼开,仿佛跟见到宝贝一般。


“原来唐小姐是传媒大学毕业的。正是我们急需的人才!唐小姐,我上报总经理后会尽快给你回复。”她站起身来,伸手:“你是我最近见过应聘的最有实力的女孩子,加油!”


“谢谢!还希望任经理多关照,多提醒!”诗情礼貌寒嘘着。


离开了人事部经理,诗情回到大堂。隔着大堂玻璃,她突然看见后面有一大片人工湖。凋零的荷叶,半池瑟瑟。湖面上涟漪阵阵,波光潋滟。吸引得诗情不由得改了方向。出了大堂的玻璃后门,微风迎面而来,还带着池水的清新。不远处有一处雅致的凉亭,红色的琉璃瓦,红色的檐柱,连着曲折蜿蜒的小桥延伸在人工湖深处。诗情,沿着湖岸一路探寻而去。先是看见红鲤鱼悠闲自在地畅游着,后来调皮的鸭鸭扎密子,惊吓的鱼儿到处躲藏。诗情看着这生动的画面,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她一路欢心,沿着弯弯曲曲的小桥于走到亭子,倚着栏杆看风景,好美!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桥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卞之琳《断章》


诗情完全沉浸在这优雅别致的景色里,放松的心飞舞着。何其想她的出现,她也正是别人眼里的一道风景。


在湖对岸有一处别墅群,建筑精致,装修华贵。均是依湖靠景。其中最近的一座米黄色的别墅,凉台正对着湖心小亭。那里有两把太阳椅,正坐着一名身着深蓝色西服的男子。他斜倚在阳光下,眯着眼睛,细细入神地打量着那个闯入他视线的女子。惊艳!刺激视觉的那种绝无仅有的惊艳!


她笑起来如天真幼稚的孩子般,纯洁,无暇。她淘气地拿一尾烂荷叶去撩逗水里的鱼儿,开心的眼神很妩媚,热情。她静静地倚在栏杆,闭着眼睛,深呼吸,陶醉的像是一位天使。窈窕的身影穿来穿去,扰乱着他的心绪。这是一个怎样的女子,那么的令他不安,心动;似乎很久都没有的感觉,在他心里泛起一丝异样的情愫。按理说他早已过了一见钟情的年龄,更也过了少年那种幼稚的感情期,怎么此时还是会有一股冲动,让他想去拥有她,一亲她桃红性感的唇呢?真的很想把她柔柔的身子紧紧地抱在怀里,深吻那玉白般的脖颈和肌肤。不可思议的想法。他不敢起身,怕一不小心惊扰了这如梦如画一般的人儿,静静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仿佛嗅到她身体的芳香,渐渐入迷,如痴如醉。渐渐被一种熟悉所代替。他总感觉在哪里见她一般,他皱皱眉,不得其有。酒吧?会所?舞厅?莫非是梦里吗?


这时手机响来,他抬手看看时间,最后还是有点不舍地离开了凉台,进屋前,还回头再看了一眼那名美丽的不速之客。


帝都酒店是他任职以来着手收购的第一家酒店。而他不是别人,正是慕容斥候-------帝都酒店的总经理。他想试尝着改变一下经营理念,扩大经营路子,最近旅游热,省里市里都极力推广旅游行业。并且给这一相关的行业给予优惠政策和扶持。所以他就下定决心,投资了酒店。


今天人事部经理给他一份档案,说是一名很不错的女子,极力推荐她------唐诗情!被他埋葬在心底深处从来曾浮出来的一个名字。女,83年。XX传媒大学毕业。。。。简历上的两寸照片,回眸一笑,摄人心魂。


慕容斥候完全记忆起来,原来是她,她就是那个不速之客,那个突然闯进他视线的女人。她就是那个自己不曾仔细看过一眼的法律上的合法妻子------唐诗情。真是可笑之极,他以前居然不知道她是学什么的,甚至没有仔细看过她的脸。心里早就把她给遗忘了。现在回忆一下,只很模糊地记得他一点也不喜欢她当时那种淡泊、高傲的样子。仿佛什么事情都与她无关。即使让她走,她居然除了惊讶,就还有悻悻然的解脱。真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人。当时他喝得也醉了,也没仔细去想其中的原委,只是觉得反正他与她本就是两个陌生的人。何必为一个没有一点感情基础的婚姻家庭而背负那么多的责任呢?最后,他还是狠狠心,拿出他准备好的协议,两人一拍即散,从此各奔东西去了。他佩服她的胆识,如果不是巧合她成为了他不能接受的所谓妻子,或许在以后有缘,还可以成为他惺惺相惜的红颜知己也说不定。如此,她只能认命吧。那时的他,一点也后悔。


自从她走后,他就再也没有回过那个所谓的新婚爱巢,只把那里当做一个樊笼。如今相遇,是命运冥冥之中的安排吗?有时候真的还得相信缘分,那是前世注定的归宿。人的一生不知会遇见多少人,若能擦肩,已是不易,何况能两次相遇相逢在一起的,恐怕更少。他细细地看着照片上的诗情,饶有趣味的打量着。被照片上,她定格的回头一笑所魅惑,心生一种莫明奇妙的悸动。开始怀疑自己先前是不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或许,他错过了一个他一生最重要的女人。不由得一丝愁绪添上心头。他该怎么办呢?可恶的是这个小女子,一年多来也居然对他不闻不问,不牵不挂,难道他在她眼里真的就不屑一顾吗?


斥候想到这里,心烦意乱,一种男性强烈的征服欲被引发出来。他习惯性地点燃一支烟,缓和一下他的不安的思绪。突然,他灵机一动,给她打电话,不是想来应聘吗?我就把她给招聘来。他愁云豁开,即刻给人事部一个电话,认命唐诗情为演播厅主管。明日上任。


再走到窗前刻意去寻找那道美丽的身影时,依然不见,可是慕容斥候却暗藏微笑,狡黠。来吧,明日见--------欲被他休的妻。


听雨原创-----命犯桃花的女子(参赛)



三。


诗情没想到这么快被录用,问及人事部经理时,她只微笑不语。只是让她直接去见总经理,说是总经理亲自面见,给她安排一些近期工作。她好奇,总经理会是怎样一个人?老谋深算的秃顶大叔?和蔼可亲的老年爷爷?还是色迷迷的中年狂徒?儒雅稳重的诚实商人?。。。。。。一系列想象在诗情的脑海中回旋。按常理,她虽然是优秀的,但并不是杰出的,一个企业的最高层,没有必要这样亲自单独接见她,有点反逻辑,反常规。让诗情隐隐觉得不安。好在她从小就学的机智淡定,没有丝毫的慌张,还是面色平静,神情自如地来到总经理室。


“笃笃笃-------”诗情叩门。


“请进。”一个年轻的男中音。


诗情推门而进。“总经理,------”诗情的“您好”字还没喊出来,就被坐在总经理座位上的那名男子震惊住。足足有一分钟,诗情的思维是空白。她盯着对面的他,不知该转身出来,还是继续走进去,脸色有点窘迫。慕容斥候?!他怎么在这里,不是才接任了他父亲的产业吗?不是正得意在他的光环里吗?难道,------ 思虑一分种后,诗情明白了她这么快就被录用的原委,起伏不平的心才稳定一些,她定定神,慢慢地走到他跟前:


“慕容总经理,不知你亲自要给我按排什么工作呢?”然后轻移莲步,身子优雅一转,给他一个侧影:“您是不是又要给我整个什么协议?慕容先生,我正洗耳恭听呢。”诗情不温不火地说着。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尽然还敢来嘲弄他,让慕容斥候恨得牙根痒:看看为夫将将如何惩戒于你!慕容斥候此时也很惊讶他自己的这种想法,当时是他把她赶走的,怎么此时却是变得跟她抛弃他一样,他竟成了秦香莲。慕容斥候站起身,走到诗情身前,把诗情逼在桌前,抬手一把紧紧地把诗情搂在怀里。他贪婪地闻着她的发梢的清香:“诗情,没想到,我们一年后是这样的见面。”指尖若有若无地拂过她的脸。


话音还没落,“啪!”诗情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你放开我!”诗情脸色绯红:“我们约定的时间似乎还没到吧。”


慕容斥候被她打得顿时清醒了一半。微微松开一些,有些受伤的眼神看着诗情:“你就这样讨厌我吗?”


诗情别过脸,心里像揣着一头小鹿一般,忐忑不安,心神不定。不知该怎么回答,说讨厌算不上,说不讨厌,可也不喜欢。想到他先前曾说过他们本就是两个陌生人,心里还是微微有些受伤。


斥候停顿半刻,不容诗情反驳:“明天上午九点我去接你来上班。”


诗情挣脱了他的怀抱,羞着一张脸,转身跑出去。谁知,一出门就跟一个洋气十足,满身香气的女人撞上,她手里的文件洒了一地。她不悦地瞪了诗情一眼:“你跑什么啊-------”


诗情飞快地撇她一眼,急忙帮她拾起文件,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那名女子傲慢地接过文件,满怀心思地打量诗情几眼,然后直接推门进了总经理室。


斥候还怔怔回味在诗情在怀的感觉,尽管诗情对他不冷不热,但是至少她不是那么十分排斥他,这让他很兴奋,也让他看到了希望。她很迷人,含羞低头的样子就如徐志摩笔下的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差,让斥候心折。尤其她柔弱无骨的身子,软软地抱在怀里,使他不由得兴奋,产生一种渴望,想一生拥有她,呵护她。内心欣赏她的高洁,幽雅,和女子特有那种妩媚。慕容斥候动情了,他开始迷恋上这个风情万种的小女人。


“总经理今天是怎么了?魂不守舍的,莫非要走桃花运了吗?”那名推门而进的女子走到他身边他尽然还不知。


听到声音,慕容斥候这才回过神来,脸色一沉:“晓笑,你进来不知道敲门吗?难道这一点基本的礼节都不明白吗?”


谁知那名王秘书不但不畏惧,反而哈哈一笑:“怎么,有了新欢吗?”


他抬眼,怪不得她不认识诗情,他结婚时,她还在美国读书。但是他不能由着她的性子,言辞锋利地说:“晓笑,我有没有新欢那是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教育我吧。别说我不给你面子,以后我的事情你最好别插手。否则就是三姨出面也救不了你。”


王秘书是慕容斥候三姨的千金,叫王晓笑。是家里那一辈分唯一的女孩子,可以说家族的掌上明珠。从小娇生惯养,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她谁都不服,就服表哥慕容斥候。凡是他在的地方,她就一定要跟着。让斥候生是没有办法,后来经不得三姨和她的死缠烂打,只好给她一个酒店秘书的职位挂着,整天就知道荡来荡去,把斥候都折腾的没有一点脾气。今天不给她一点颜色看,以后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上房揭瓦的事情。


王晓笑一听表哥如此一说只好噘着嘴,丢下文件,不痛快地扭身走了。




诗情逃似的离开酒店后,就开车向南湖湾一路驶去。今天发生的一切太让她意外了。原本平静的心湖,被他投上一块石子,泛起一圈圈感情的涟漪。寂寞而单纯的心此时被他的拥抱撩拨的乱糟糟的,不能克制的情怀冲击着诗情的理智。似乎被他的深幽的眼睛迷惑,他是野性的,不羁的。似乎被他的受伤而牵挂,他是深情的,赤诚的。很明显,他不愿意再放开她,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他对她的占有欲。怎么办,诗情有点不知所措,更有点为自己的失控而生气。去年他对她的淡漠和无情,却又让诗情心寒,也许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也许这一切都是诗情自己一厢情愿,胡思乱想。诗情甩甩头,一踩油门,加速飞奔在无人的沿河大路上。就让心情奔驰起来,就让一切烦恼消失吧。


诗情徘徊在南湖,直到夜幕降临,看尽了南湖一幅幅璀璨而迷离的夜色,楼台亭榭倒映在水中,美不胜收。然而这一切美景都不能让诗情的心真正飞舞起来。她对天水一线长叹:


依风揽月,良辰夜幕,默默心思暗起。


苏怀短暂相惜时,花无语愁丝一缕。


繁华尽落,烟云迷帐,总是蹉跎泪举。


忆往事,何人解幽柔几许。



听雨原创-----命犯桃花的女子(参赛)


四。


回到家,已经很迟了。一进门,林妈就笑着小声说:姑爷来了。等你好久了。诗情怔了一会儿。她迟疑一下,还是低头走进。还没到门厅就听见父亲难得笑声传来。诗情听了一阵子心酸,眼泪在转,父亲,母亲为了她的事不知操了多少心,而她竟是如此不孝,不能减轻二老的负担,还给他们频添很多愁,已经很久没有听见父亲如此开怀的声音。天底下恐怕只有父母的爱才是最无私的。诗情心柔软起来,是不是自己真的该好好收起那颗还在飘忽不定的心?自己究竟还要追寻什么样的爱情?难道真的要等那童话世界里的白马王子吗?




一听见门响,斥候就知道诗情终于回来了,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他坐在那里,给诗情一个探究询问的眼神,这么晚,去哪里了。不知道,会让人担心吗?眉目间不由的皱着。眼睛怎么还红红的?哭了吗?


诗情没有看他,而是给父亲一个微笑:“爸爸,对不起,今天我去南湖看看,就回来晚了。”然后,抱着父亲的胳膊,埋头在父亲的胸前,父亲慈爱地拍拍她的头:“诗情,乖孩子,斥候来了很久,你们聊一聊,爸爸累了,要休息了。开心点,知道不?”


诗情点点头,扶着父亲站起来。之后,才细细地看着慕容斥候。


“要不,我们到荷塘走走吧。我还没有仔细看过你们家的荷塘月色呢?”斥候眉飞色舞地拉着诗情边走边说。


诗情也就半推半就地跟着。


他细心地牵着诗情,走在只有月色的荷塘蜿蜒的小路上,静静地夜,可以听见两人的心跳声。


“诗情,原谅我,好吗?”斥候深情地对诗情诉说着:“我不能失去你!”


如此的夜晚,他的一句话,让诗情渐渐抒怀:原来她不是不在意他,而是始终不能放下她的矜持。原来他不是淡漠无情,而是伪装起来的软弱。原来,他爱她!


轻舟一叶泛湖中,心上生紫风。倩影流水印,落花去匆匆。摇船渡年华,长歌荡双影,欢心月亮湾,思恋重。情正旖旎月正眠,鱼儿迷离未知更。心上人儿,多情多悲切,古寺几时敲晨钟。虫儿鸣,蛙声隐,心儿翩翩舞,人加油。轻吟一曲寄相思,爱已浓。诗意人生今夜始,望月人依栏,频频秋波探缈踪。涟漪泛起美妙事,天上人间,云水禅心,归情需莲红。


诗情含羞低头,:“那就等明年莲花开的时候。”斥候一听,开心地一把把诗情抱起来,旋转,幸福。




快乐幸福的日子总是那么短暂,和斥候开始相恋如蜜的时间一眨眼就过了一个月。




突然一天早上,诗情接到一个匿名电话:唐小姐,你爱斥候吗?我是斥候以前在国外留学是的女友。我们因为家族的关系,被迫分手。我依然很爱斥候,你能放手吗?昨天见到斥候的时候,他哭了,他喝醉了,在我这里过的夜。。。。。。之后诗情就没有听她说下去。


天气阴沉沉的,如她的心情。雨,开始的时候淡淡的。接着放肆起来,只知道下了一天的雨。带着诗情的一些惆怅,淋湿了身,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与她的感情。这愁绪就如这千丝万缕的飞雨,铺天盖地而来,纠缠着他和她仅有的一点眷恋。不知道他有没有想她。


晚上给他电话,他不接。最后来了一通短信,说他要休息了,明日来看她,会给她一个交待。看看时钟,诗情还不想睡。关了手机。静静地想着她的心事,观雨听风。 想着他的微笑,想着他的冷漠。不知不觉地,把窗户打开,一阵凉风迎面吹来,夜里所特有的寒冷侵袭入骨,她不是他最爱的人,是吗?


电视自己在那里嬉闹,手机在黑暗的角落里沉默。雨,恣意而下,嘲弄生活在爱情困扰中的诗情,嘲弄被爱情困扰的心。可是,他们之间的爱能经得起这样的嘲弄吗?总笑红尘多恶梦,恶梦就像今天的夜色,没有星光,没有月亮,只有一场扰人心绪的夜雨。他会不会最终还是要离开她呢?或许,离开,对他没有什么影响。他还有她。


听雨落潇潇,兰心观窈窕。魂牵梦影处,恨归彩虹桥。


算了,移步,喝点冷饮,接着看电视介绍。是新版红楼梦。这部不朽的世界名著不知“红”了多少人,更不知“红”了多少男男女女的心。诗情不似黛玉,也不像宝钗。那些都不与她相像。她就是她,有一点骄傲,有一些浪漫,有一些矜持,又有一点疯狂。不要把她当成任何其他人。那样会伤了她的心。虽然此时的她已经如痴如醉,陷入半梦半醒之中,但这一点,她心里很清楚。

关掉电视,想远离喧闹。走入凌晨。想象着斥候住进心里,有了她的思念与心血的滋润,他开始疯长,无限地蔓延,最终填满心房,她称它为寂寞。

他安睡了吧。他的梦中一定没有雨。只有彩虹。此时的夜,幽深。阴暗。天即将亮。心已困。寂寞在雨中蔓延,在雨中滋生。雨,不愿停,就下吧。

半梦半醒之间,诗情被人摇醒。是林妈。“大小姐,有您的电话在楼下,是慕容家打来的------”


诗情迷迷糊糊地下楼接电话:“诗情,我是慕容飞。。。斥候,他,他,他出车祸了。你来见他最后一面吧。”那头传来一阵阵痛彻心扉的哭喊声。


诗情感觉心被掏空了一般,她顾不得其他,奔出去.。


斥候,一定要坚强,她没有怪他。即使他不要她,她也不愿意他这样离开。即使他真的做错了什么,她会原谅他。以泪洗面。悲恸欲绝。


诗情看到斥候静静地躺在病床上,洁白的床单衬映斥候毫无血色的面颊。他睡着了,永远不再醒来。安静地,沉沉地睡着。


“都怪你,你这个不祥的女人。你是被咒诅的女人。都是你害死了表哥!你滚!!”王晓笑悲愤交加地骂着诗情。


让诗情呆立:她想起了她是一个命犯桃花的女人,不能去爱,不能有爱!老天,你是在捉弄诗情吗?为什么要如此对她?她做错了什么!慕容飞步态蹒跚地颤抖着手递给诗情一封信,上面写着爱妻:诗情收。


亲爱的诗情:


打你电话关机,只好留言。那天我喝醉了,伤害了你。我很难过。可我真的很爱你!我去办完手头的这件事,就回来。你一定要等我!


爱你的伺候留字。


听雨原创-----命犯桃花的女子(参赛)







结局。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陶渊明




然而自从他走后,她的心再也走不出那个樊笼,再也挣脱不了那一到心灵的枷锁。再读陶渊明的诗词,更加的绝望和失落。诗情多么的也想跟着他去到天堂。她不想活到老,很累!我只想活到青春终结的时候,那样我可以带着美丽着离开红尘,驾鹤西游。不必经历那么多的悲欢离合,和坎坷曲折。她不想活到老,很痛!只想活到心智还没迟钝的时候,那样可以带着优越离去,极乐开怀。不必再最后的人生十字路口去做那艰难的选择。她不想活到老,很沉!只想活到心愿已了的时候,那样可以没有遗憾和过多的奢望远走,平静自然。花开陌上,随风飘散,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浊陷渠沟。会在来生花开艳丽的时候等他。


她知道他会耻笑于她,弱小无知,迂腐无能,有些难过。尽管如此,她还是那样不想活到老。对天长叹,相逢何必曾相识,北风吹雁,如此,她自生自灭,独品寒江雪,无需怜。西出阳关,早无故人。王孙归不归于她再无意义了。也许,来年的青草绿,就是芳豖地,何不,一杯浊酒,人生当歌,楼外楼,山外山,今宵别梦寒。她知道他会不行于她,他有他的浅规大同,她乃小路弯弯。回眸处,白发悲花落,青云羡鸟飞。断墙外,一树梨花挂满枝,簌簌飘落双肩上,美丽而短暂,她心已碎。山雨欲来风满楼。她已经感知他的愤怒。如是,心不如醉。无缘对面不相逢,她已近感知他的远离。如是,人不如睡。常常遗恨长安,哀痛仕子风流引发而来的宫门觞,可她不也是人在漩涡之中身不由己吗?一失足虽有千古恨,但回头她是万不会百年身,可笑啊!


今又入冬,寒天缩地,爱已无踪。此恨绵绵,尘满面,泪千行。是命运才会让两人擦肩而过,已成永别。一切都是冥冥注定的吗?叹此情无计,总伤心。没有办法去忘却,郁郁不得欢,不欲活到老!


远看日落,夕阳西下,延河残照,晚景太凄凉。谁家伊人立池畔,寒透薄丝裳。盈盈弱弱的心,不知可被那缠绵的萧声引逗的哭泣起来?好梦难留,残诗莫续。就此让这半页诗笺埋葬那无人注视的荒丘之上,清泪尽,从此伤春,只对梨花。


一剪梅


遥看虹桥路径幽,霜染青丝,菊入红楼。纷纷柳叶败衰枝,一次秋寒,万种离愁。


歌舞华堂不夜洲,痛饮琼浆,长醉心头。谁惜胭脂泪中人,烟雨成诗,孤月如钩。


一剪梅


飘渺前缘路曲折,总有忧伤,具是悲歌。灰飞烟灭落风尘,彼岸花开,来世琴合。


若梦浮生欢几何,泪透薄裳,情惯平仄。谁与幽人解愁肠,埋首诗书,欺泪香车。


一剪梅


夜色朦胧染秀帘,月下情深,柳上风寒。清逸倒影印秋塘,寂寞残荷,萧瑟半边。


幽曲初来好梦间,偶有忧伤,常会无言。如何烟水洗尘埃,莲自清濯,花也缠绵。



她不想一个人面对夜,因为夜很孤独

她不想一个人面对他,因为他很寂寞

那个世界里

除了孤独就是寂寞吗?他的欢愉从何而来?


是谁驱赶了她的微笑,是谁埋葬了她的快乐,似乎,早已不重要了

而今需要珍惜的是那即将飞逝的爱

请把一切忧伤都倾诉给她吧

她不会远离,

只会扶着他 把他送过悲伤的河


此时,她不希望别人去了解自己将会走向何方,更不需任何同情,怜悯。她的路她终究该她一个人走完。



听雨原创-----命犯桃花的女子(参赛)


听雨原创-----命犯桃花的女子(参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57楼atu9188

 以下是引用听雨扣心扉 在第2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atu9188 在第18楼的发言:
文笔还是那个文笔,格调还是那个格调,人还是那个人。

不管有风无风,不管有雷无雷,不管你是滂沱,还是濛濛,雨还是雨。


本文故事新颖,人物描写细腻。。。(犹豫片晌)

但,人物心理描写过多,过繁,且刻意为之的迹象很重,显得矫情;

诗词虽然凄美,但大多显得不合时宜,且有喧宾夺主之嫌;

故事描写缺乏逻辑,脱离实际,略显生硬,有生造之嫌;

结尾落入人不死不足以悲的老套,且十分突兀。人斥候也算一条好汉,还海龟!你就不能赐他个花好月圆?

最后那数剪梅,写得好!可正因为太好了,就显得过于扎眼!堂......

谢谢战友之砖,听雨很受用,我会努力.

此砖非彼砖!

彼砖为凶器,用于打击报复;

此砖乃建材,用于添砖加瓦!

听雨来此参赛,收获很多,大家的批评指正听雨会虚心接受,感谢所有支持和关注我的人。我在以后的日子里,会再接再厉,加倍努力,不负大家所望,成为一名合格的铁血人!最后祝大家心想事成,万事如意!合家欢乐,幸福安康!

听雨原创-----命犯桃花的女子(参赛)

问世间情为何物?存心里爱费思量!

听雨原创-----命犯桃花的女子(参赛)


女人桃花命的归宿可以被楼主演绎的这样缠绵,写手相当不错了,赞一个!


61楼兰光

事情做得有头有尾,挺好,听雨。

6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