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殇曲 第一卷:[御鬼剐妖之卷] 第四十七曲:[群魔乱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

终于,陆清音天魔笛音几不可闻,再而被破,那群妖兽个个火目怒睁,嘶鸣怒吼,张牙舞爪的朝陆清音扑来。陆清音咯咯一笑,冷笑道:“不愧是十万巫山六大巫主之一,帝兽巫王果然名不虚传!论音律巫术,小妹的确不如大哥,甘拜下风!可不知我这紫蜂毒蛊,大哥可有法可破?”言罢,手中莫名出现一青碧戒子须弥袋,纤手轻抖,顿时,细细麻麻的虫蛊从那小小的须弥袋中狂涌而出,如飞沙细石一般狂卷翻滚,在空中划出婉转的弧线,随即砰地一声炸散开来!

那紫蜂毒蛊如细沙一般弥漫天空,随着陆清音纤手的颤动不断变换,朝那群发疯的妖兽铺天盖地席卷而去,所过之处,妖兽无不狂吼怒鸣、鲜血横喷,一时间鬼哭狼嚎、血雾弥漫。不多会儿,那群妖兽便又有大半惨死,只剩下森森白骨满地,剩下的妖兽则大都在地上翻滚,发出阵阵哀鸣。

陆宫阙面色微微一变,眉头紧锁,嘿嘿冷笑道:“果然好手段!我若没有万全之策,岂敢触怒虎须?我最后说一遍,你若束手就擒,我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只需过几日,我自会放你走,但你若还是顽固不化,就当真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陆清音手捂樱唇咯咯浅笑道:“好大的威风!你当真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么?帝兽巫王虽是一言九鼎,但即使我束手就擒,我或可幸免,但我门下之人定会枉死此处!是也不是?”说到此处,又面色哀伤,淡淡道:“不用再说了,我意已决,让我眼睁睁看着自己弟子枉死绝不可能,既然大家都是身不由己,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陆宫阙面色铁青,愤然怒骂道:“无知!昔日你背叛我族,转入桃花仙源白羽族,你可知道我为你受了多少妖族耻笑唾骂!门下之人?天大的笑话!你从何时开始如此在意别人的生死?昔日死在你手中的生灵又何止千万?这些年,我一直隐忍不发,就是一直想要振兴我族,眼见此时天时已至,我决不允许任何人怕坏我的计划,包括你!挡我者,死!”言至此处,手中祭起一个紫青木鼎,那木鼎四脚鼎立,鼎身四象俱全,张牙舞爪,活灵活现,泛着琉璃光华,忽隐忽现,冒着袅袅青烟,此鼎乍一祭出,顿时麝香暗袭,如妖似魅。

陆清音面色大变,惊叫一声:“神农鼎!”

陆宫阙嘿嘿冷笑,森然道:“不错!就是神农鼎!别说你一个小小的紫蜂毒蛊,就是天下间最毒的虫蛊,有了此鼎,我又有何惧!”言罢,手中闪出三道青光,最终默默念起口诀,那神农鼎忽的一声升至半空,悬浮旋转,流光溢彩,烟笼雾锁,发出阵阵清香。那紫蜂毒蛊便在那清香烟雾中“噗噗”炸裂开来,不论陆清音如何指挥,那些紫蜂毒蛊仍像疯掉一般,铺天盖地涌向神农鼎,又片片炸裂开来,当真有如飞蛾扑火一般惨烈!

就在此时,只听科鸿妒咯咯冷笑道:“好姐姐,我这噬魔缠藤也已扎好,这可是我费了四十年时间专门为你而设,你是否有法可破?”音调阴阳怪气,诡异异常。

陆清音心里微惊,那神农鼎乃当年大荒时代神农帝遍尝百草时的药炉,乃仙级法器,有此法器百毒不侵,万虫不惧,自己那小小的紫峰蛊当真是飞蛾扑火。而那科鸿妒与自己更是几世宿敌,多年不见,竟是练成了那噬魔缠藤,当真是棘手万分了,但陆清音脸上却丝毫不表露出半分忧虑,只是美眸闪亮,咯咯娇笑道:“原来妹妹费了这么大的功夫,不惜耗费精血,就是为了这些枯枝烂叶!物以类聚,难怪你要元神寄附在我家妃儿身上,看来你当真还像这些草藤一样奇丑无比,所以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当初姐姐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你有那般的如花美貌……”

乍听此言,科鸿妒不禁怒火攻心,当年自己不服陆清音天女妖姬之名,嫉妒之下曾想迫害于她,不想这妖女当真手段通天,不仅与那巫山老妖串通一气坏了自己三百年修为,更是用腐尸蛊化了自己的容颜,日日夜夜要受那百虫食面之苦,这些年来,自己日日夜夜忍受折磨,更要面对别人异样的目光,每每想起这些,她就恨不得生吃活吞了这妖姬。此时,这妖女旧事重提,更是往自己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巴,科鸿妒大怒之下,目光凶戾尽现,鬼哭哀号道:“贱人!何须如此虚情假意,你对我当年所做之事,我今日要百倍偿还,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言罢,手色绯红若血,五指成抓状,纱衣狂舞,一束束血色荆棘张牙舞爪般疯狂涌起,眨眼间遮天蔽日,将陆清音包围起来,一股股血红色的迷雾自那荆棘上的小孔中缓缓喷出,麝香袭人,摄魂噬魄。

此时,那陆宫阙手中神农鼎紫光乍闪,那紫峰蛊已被全部消灭,一个不剩,只留下空气中弥漫不散的血腥雾气。他目光直直盯向周身荆棘遍布的陆清音,目光复杂万分,爱恨交加,一时竟痴了一般。

与此同时,那三个怪人已将螭囿山庄众人打的七零八落,几人昏迷不醒,几人重伤在地,唯有陆羲罚和另外一个骑着凤凰的年轻人以二敌三,却是败像已露,估计也撑不了多少时间。那陆羲罚的确不愧为桃花仙源四公子之一,只见他目泛红黑血光,面色诡异带笑,一双黑色羽翅呼呼作响,手掌黑线密密麻麻,犹如一条条黑蛇狂舞,每一触及那些怪人,便将他们震开,衣服上也嘶嘶冒出黑烟,两个怪人始终不敢强近他身,不由急得呱呱直叫,虽有万般如蝶身影,但面对陆羲罚不动如泰山却是无可奈何。而那骑着凤凰的年轻人则被另一个怪人诡异轻灵的身法逼得节节败退,身上挂彩负伤,身下的凤凰更是被那怪人开山劈石,碎铁断金的真气打的萎靡不堪,眼看就要支撑不住。

陆清音转眼就被那荆棘藤花缠住,那藤花随着科鸿妒不断变换的手势舞动开来,时而旋转,流风回雪,时而直刺,迅如闪电,时而下劈,力涨千钧,时而紧缩,迫压如山,陆清音便在这有限的空间里翩跹若蝶,墨绿色的翡翠玉笛横于唇前,碧绿色的真气清水般四散开来,每每避过那千钧一发的危机关头,不一会额头上便密密升起些香汗。

就在此时,只听“蓬……”的一声惊天巨响,一阵黑烟四周弥散,尘土飞扬,寒风凛冽似刀割,那于陆羲罚混战在一起的两个怪人纷纷惊叫一声,便如两只蛤蟆般被炸飞,口中“啊啊啊”“呀呀呀”的叫个不停,一个大骂:“奶奶的熊,这小子诡异!”一个大骂:“爷爷的蛋,这小子邪门!”另外那个怪人一脚将那骑凤凰的青年踹下,口中大骂:“老二老三,他娘的,老子早就叫你们多吃肉多减肥,你们这两个惫懒货,现在连个毛头小子都解决不了,嫩的丢了老子的人!回去不是让巫山众妖嘲笑我们?!”

那又高又瘦之人破口大骂道:“放你娘的屁,老子只是一时不慎,才着了这小子的道,看我捏碎他的鸟毛!”言罢大叫啊啊啊的又冲上了陆羲罚。

那又肥又矮之人亦破口大骂:“呸呸,放你娘的屁老三,老大的娘不就是我们的娘,你骂了他娘,不就是骂了我娘?”言罢大叫呀呀呀的也冲向了陆羲罚。

那不胖不瘦不高不矮的老大顿时气了个半死,但又一时不知如何反驳,只好也哇哇哇的冲向了陆羲罚。

然而,没过多久,又是“蓬……”的一声惊天巨响,一阵黑烟四周弥散,尘土飞扬,寒风凛冽似刀割,那于陆羲罚混战在一起的三个怪人纷纷惊叫一声,便如三只蛤蟆般被炸飞,口中“啊啊啊”“呀呀呀“哇哇哇”的叫个不停,一个大骂:“奶奶的熊,这小子诡异!”一个大骂:“爷爷的蛋,这小子邪门!”一个大骂:“祖宗个腿,这小子……”竟是不是该如何形容。

那又高又瘦的老三恨恨说道:“我说这小子诡异吧,你偏不信,还不是被打飞了,这回我们回去要被人耻笑了。”

那又肥又胖的老二恨恨说道:“放你娘的屁,这小子虽然邪门,但是咱们巫中三宝岂是可以任人耻笑的?谁敢笑,老子就捏碎他的鸟蛋。”

那不胖不瘦不高不矮的老大恨恨说道:“都他娘的废话少说,回去看你们还敢不多吃肉不多减肥,赶紧解决这小子才是要紧!”老二老三均不在说话,虎视眈眈望向飘于半空之中的陆羲罚。

此时的陆羲罚,英眉微挑,目光阴冷怪戾,金黄色铠甲熠熠生辉,一双黑色羽翅呼呼作响,发随风舞,嘴凝阴笑,双手黑色真气如毒蛇般肆意流窜乱舞,噼里啪啦作响,身材伟岸如山,在夜色中愈显雄浑。

就在三人又重新磨拳擦掌,准备与陆羲罚再大战三百回合时,早就在一旁观看多时的陆宫阙冷笑道:“你们三个回来,待本座去会一会他。”言罢,身影鬼魅般腾空而起,一双墨黑的巨大羽翅如天幕般“蓬……”的一声炸开,刮起的罡风顿时将那三个怪人震飞,陆宫阙犹如黑暗中一只巨大的飞天蝙蝠冲天而上,带起地上狂飞乱舞的尘沙,恢弘磅礴的气势,让人目瞪口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