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雷尔曼的启示

a_bitno 收藏 0 331
导读:佩雷尔曼的启示-对于数学界缺乏正义感大惊小怪会成为另类-----“或者不这样做而被当作宠物

一切恶人都达到了目的

抗战时期,中国出的汉奸数量大概堪称世界之最,汉奸是外国侵略者的代理人,通过成为外国侵略者的代理人,如76号特务之类的汉奸们对同胞心狠手辣,堪称世界一绝,是不折不扣的恐怖分子。真相是:在我们这个星球上,西方等强权者是发达强盛,但绝非善良之辈,他们真正褒奖肯定的中国人大都是没有人性的邪恶之徒,真正正直的中国人是与他们格格不入的。在我们这个星球上,西方等强权者是发达强盛,但绝非善良之辈,他们真正褒奖肯定的中国人大都是没有人性的邪恶之徒,真正正直的中国人是与他们格格不入的。中国教育没教给人们有用的知识与常识,反而误导国人:让很多国人都看不清真相,以为西方的一切都是好的。使很多善良真诚的人成为了牺牲品。善良的百姓对强权者的轻信,往往成为致命的难以挽回的灾难,这比天灾要可怕的多。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到处都有不三不四的人骚扰袭击。很难想象:有如此阴毒、不讲信义的有权势的人,让人长期处于不安全状态。

想想你的思想方法被强权巧取豪夺,还要被代理人整死害死,面临到处都有一些不三不四 的人骚扰威胁,基本的人生安全根本没有保障。各种形式的骚扰和折磨,谋杀成为手段,面临被监禁或车祸的威胁,工作生活陷入困境。这就是创新者的下场!

绝对不能相信那些汉奸似的误导比如:只有中国才学术腐败,西方学术界很干净,“对学术腐败决不手软”。绝对不应该相信西方“学术独立,学术自由”的鬼 话。如果你决定写论文,先看一下自己是否那种善于投机取巧的人。其实论文的东西基本上都是虚的,比如说中国民间科学家所说解决问题的一部分的特例“难以处 理”就发在SCI上,那种文章被广泛引用说明还算好的。那些证明逻辑问题的实验,其实就像用实验证明哥德巴赫猜想一样没有意义,只是个形式罢了。真正需要 用实验证明的经济学问题,反而很少有实验。

西方学术界有个瓶颈(困惑西方学术界多年、涉及西方许多关键而核心的研究领域)在于:模式数量指数级增长,而真正有用的模式还可能被丢掉,而且其模式对误差极其敏感,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而且计算“基的速度极慢,因此西方学术界不侵占中国民间科学家没有正式出版的创新成果是不可能的。西方学术界的实质就是换了形式的黑社会!其黑暗与不诚信绝对超出世人的想象!不应该相信西方学术独立,学术自由的鬼话,学术只不过是政治操弄的婢女罢了。

或许有人会认为:西方强权势力可以封杀你的创新,而纵容甚至鼓励他人侵占没有正式出版的创新成果,但这只能是更加恶劣的抢劫。西方强权侵占没有正式出版的创新成果、还要用代理人害死你,这样的学术腐败还没有登峰造极?世界上大概再也没有学术腐败了。中国民间科学家的真正错误在于:不应该相信西方“学术独立,学术自由的鬼话,学术只不过政治操弄的婢女罢了.比如说中国民间科 学家所说解决问题的一部分的特例难以处理就发在SCI上,那种文章被广泛引用说明还算好的。西方学术界真相:1、发表论文的基本不用;2、真正使用的不少关键思想方法不知从那里巧取豪夺的。作为中国没有权势的人,如果你有比较关键的创新,唯一的办法是毫不犹豫地予以销毁,否则,西方强权可能巧取豪夺你的思想、还要用代理人整死害死你。

如果大家真要反对学术腐败,应该从那些最恐怖的学术抢劫入手,否则只针对某些个人的1分"严格要求"到底而对更严重的1万分"视而不见",这样的反学术腐败绝对是虚伪的,只会助长学术腐败达到更高阶段。

佩雷尔曼说他对于学界松懈的道德规范感到非常沮丧。“不是那些违背道德标准的人被看作 异类,”他说,“而是象我这样的人被孤立起来。”佩雷尔曼说,“,许多数学家多少是诚实的,可他们容忍那些不诚实的人。”获得菲尔兹奖的前景迫使他同他的职业彻底决裂。“只要我不出名,我还有选择的余地,”佩雷尔曼解释说,“或者做一些丑事,”----- 对于数学界缺乏正义感大惊小怪会成为另类-----“或者不这样做而被当作宠物。现在,我变得非常有名了,我不能再做宠物而不说话。这就是为什么我要退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