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公报》的见识也不过尔尔

梁眼看世界 收藏 11 568
导读:看了香港《大公报》的文章“官员赴美挂职的N个疑问”,给人一种带着放大镜挑刺的态度来质疑一个干部培养的新生事物的感觉,实在让人无语,不由得感叹《大公报》的见识也不过尔尔。 我深以为“官员赴美挂职”是值得鼓励值得尝试的。 首先这是中国现阶段的国际竞争大战略的要求。自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在经历百年屈辱后再一次置身于世界政治的中心位置,与我们演对手戏的是世界领袖美国。这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但天将降大任于我们,我们唯一的选择就是奋力前行。应当承认现阶段我们与美国的对抗是处于劣势的地位,最弱的就是我们没有大批有着

看了香港《大公报》的文章“官员赴美挂职的N个疑问”,给人一种带着放大镜挑刺的态度来质疑一个干部培养的新生事物的感觉,实在让人无语,不由得感叹《大公报》的见识也不过尔尔。

我深以为“官员赴美挂职”是值得鼓励值得尝试的。

首先这是中国现阶段的国际竞争大战略的要求。自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在经历百年屈辱后再一次置身于世界政治的中心位置,与我们演对手戏的是世界领袖美国。这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但天将降大任于我们,我们唯一的选择就是奋力前行。应当承认现阶段我们与美国的对抗是处于劣势的地位,最弱的就是我们没有大批有着全球视野的行政官员。这种全球视野其实是一种思维的习惯,是很难通过一两次参观式的考察形成的,必须在一个相应的环境中加以修炼。“官员赴美挂职”是解决这一问题的一种相对较好的方式,特别是如果美国的国防部门能同意接收我们的官员挂职,我想多花点钱也是值得的!

第二:这是我国现阶段国情的需要。如果说以前我国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要与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那么我想现在我国的主要矛盾应是“人民日益增长的公民意识与落后的行政作风之间的矛盾”。虽然现在中国的外部压力很大,但实际上真正的威胁可能会出在中国的内部。历史证明,中国这样的大国是不可能被灭亡的,特别是现在中美对决血拼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对于美国来说,颠覆中国的希望同样也是“寄希望于中国人民”。所以我们就能理解:一个宣扬中国应被殖民300年的人会拿诺贝尔和平奖;中心目的就是要扰乱中国民众的思想,破坏中国人的信仰;中国人信仰什么并不重要,只要中国人对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充满质疑,美国人就有办法!只要将中国搞乱,中国就会成为以前向全世界输血的状态,西方也就能保证自己国民的高福利,保全他们那种建立在压榨全世界基础上的造价高昂的民主制度。

中国的崛起对于给西方世界带来的恐慌现在已经表现得非常清楚了。在经济领域,中国几乎已经西方赶到了产业金字塔的塔尖,现在我们还要造大飞机!!在意识形态领域,中国的成功在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巨大的示范作用,直接冲击他们全球话语权的基石——意识形态。这样的结果对于西方来说只有两个选择,一就是重新掀起对中国的掠夺,二就是将他们的儿孙送进中国式的血汗工厂!所以我们要对斗争的残酷性有个清醒的认识,而斗争的主战场不是在南海、黄海以及钓鱼岛,而是在中国国内!

令人担忧的是脱胎于计划经济体制的行政作风并没有跟上时代的发展,行政手段粗暴搞得很多地方民怨沸腾。“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一副为了国家利益不惜牺牲自己政治生命的大义凛然的样子,出现这种话语的原因,一是认识不足,他们认识不到人民富足安康是国家的根本利益,只看到了需要多支付的浮云般的拆迁款;二是手段单一,谈判不成就动粗,照此逻辑,求婚不成就该强奸了;三是心态不佳,作为强势政府官员,很多人习惯了高高在上,不喜欢倾听民众的心声,结果即使有心办好事,也不会有好结果。

“官员赴美挂职”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西方选票体制下,官员有一种天然的畏民心态,他们也由此开发出了很多敬民的行政手段,养成了敬民的行政作用,这些都会对我们行政水平的提高提供良好的借鉴。不应该只看到这样会花多少钱,不应该只想官员出去是公款度假,应提高到“行政救国”的高度来看待这个问题!!

第三这是中国转型社会状态的一种选择。从政治制度上说,中国正在探索一条全新的道路;从经济社会上说,中国正处于一个全面转型的状态,这就决定了在中国新情况新事物会层出不穷。我们促进工业结构,调整鼓励技术创新,为什么就不能鼓励干部培养方式上做一种新的尝试呢?要做一个创新大国,对于新生事物要有一种最为起码的宽容态度,不仅充许尝试,更要容忍失败。在现在这个阶段,中国的官僚阶层其实压力很大,一则社会发展很快,他们必须跟上发展,做出相应的业绩;二则民众公民意识提高, 以前的方法不大管用;三则诱惑无孔不入风险无处不在,在高速发展的转型社会中,法制进步一定会滞后于社会发展,行政腐败非常容易,同时随着网络的发展,民众的监督能力却是日益提高,很多人千方百计但一时不慎就会身败名裂。一个动作良好的官僚阶层事关国家的兴衰,我们应该有热情支持他们做一种发展的尝试,即使这样的尝试失败了也不打紧。

《大公报》的提出的三点质疑给人一种置身世外高高在上吹毛求疵的感觉。他们第一提的是无法可依:道理很简单,这是新生事物,不可能事先有法律规范,当年“改革开放”时也不是先有了一部“改革开放法”的。他们第二说的是现实意义问题,即国外学到的未必在国内行得通:这就等于将出去的人全部看成了教条主义者,看成了死心眼;中国最需要的是他们学会了国外好的行政思想,炼就了好的行政作风,然后回到国内创造出适合中国国情的行政方法与手段。不是需要他们将国外东西生搬硬套到中国来,要是这样的话,从国外借几本书就可能解决问题了。《大公报》的第三点质疑是说这与公开合理选才相背;我想这显然是《大公报》没能搞清逻辑关系,公开合理选才是在先的,是一个选择的问题,赴美挂职是在后的,是一个培养问题,二者一点也不矛盾,是一个先后的关系!

当然,“赴美挂职”是新生事物,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普通民众对此提出自己的质疑是可以理解的,这些问题的出现其实是一个管理的问题,相关单位应细心研究这些问题,加强管理,引导“赴美挂职”走向极积的方面,限制他带来的一些消极问题。而“赴美挂职”本身是一个发展与进取的问题,属于战略层面,而管理问题则是属于技术问题,属战术层面。良好的领导者应该以战略带动战术的发展,而不应是以战术限制战略的确立!!《大公报》号称牛人无数,可是提出的问题是实在是让人无语,唉。。。。。。。

《大公报》的见识也不过尔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