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逢一年退伍时,警犬难舍主人


又逢一年退伍时,警犬难舍主人

范永辉要走了,雷奥追了上来,依依不舍

武警四川总队一支队警犬班老兵范永辉和闫立友昨日与各自警犬道别


临行前,范永辉又到犬舍看了一眼雷奥。这时,范永辉的眼圈已开始发红,忍了很久,人和警犬互相看着,却没一句话。几分钟后,范永辉憋出了一句:“雷奥,我走了,再见了,要听话啊。”范永辉说完转身就走,雷奥突然追了过来。“回去,回去,快回去……”范永辉眼泪哗啦啦流下来。


当警犬德星的新主人江浩带它回犬房时,德星突然转身,欲扑咬江浩。这时,德星的老朋友闫立友指着它狠狠地说:“不许咬了!我走了,以后你和他就是伴儿。”他这一发火,德星乖乖地四爪收缩,蹲伏在地上,嘴里发出呜呜的哼声,似乎有太多的委屈,两眼一直盯着闫立友看。


昨日,武警四川总队近万名退伍老兵脱下军装,告别朝夕相处的战友,陆续踏上返乡旅途。武警四川总队一支队警犬班老兵范永辉和闫立友,将经历他们人生中一次特殊的告别,朝夕相处的警犬留下,而他们则要离开。



难过的不仅仅是退伍的老兵们,警犬也一样。得知主人要走,警犬雷奥3天不吃不喝,还有另一只警犬,则以扑咬新主人,表达自己的“抗议”。此情此景,无限感伤,只会让两名小伙子返家的路,洒满泪水。


得知主人要走它郁闷3天不吃喝


范永辉是武警四川总队一支队特警中队警犬班的班长,当兵5年,和警犬相伴4年。昨日,即将退伍返乡的他,再次来到警犬训练场,和爱犬分别1个月后,他最大的心愿就是离队前,和自己的战友“雷奥”道个别。


雷奥是一条立过战功的警犬。2008年汶川大地震,雷奥被带到抗震救灾一线,它靠着灵敏的嗅觉,找到了被困在废墟里32小时的两名群


众,使他们及时得到救援。几年来,范永辉和它形影不离,倾注了自己的爱。


其实,范永辉已故意疏远雷奥有1个月了。为了让雷奥适应新的驯导员,早在1个月前,他把雷奥进行了交接。在这段时间里,为了让雷奥与新主人有一个好的磨合,更好地培养感情,他就让自己突然消失,绝不和雷奥见面。


昨日,返乡日子到了,这一走,或许就永不再见。经中队批准,范永辉和闫立友一同与“战友”道别。


在训练场上,范永辉并没看到雷奥,这让他的心里不免有些担忧。“它在犬舍,状态一直不是太好……”新训导员说。


听到这话,范永辉立即跑去犬舍,看到了伏在地上的雷奥。“雷奥!雷奥!”范永辉大声叫道,一看到昔日的主人,雷奥顿时就活跃了许多,从地上蹦起来,朝范永辉扑过来。


“好,跳好,跳……坐下,卧下!”范永辉也很激动,给了雷奥几个指示,雷奥都兴奋地执行了。做完这些动作,雷奥扑在范永辉的怀


里,不停用舌头舔着他的手和脸。


“它(雷奥)还不知道你要走呢?”记者问范永辉,他刚刚兴奋的表情突然黯淡下来。


“它知道的,它很聪明的。”新训导员说,1个月前,雷奥交给他后,突然像变成了一条病狗,平时的神气威猛劲全没了。开始的3天,它不吃不喝,刚开始交接的那段时间,雷奥饿瘦了,特别瘦,饭也吃得少。


老朋友要走了它发火扑咬新主人


和雷奥的温顺相比,闫立友的警犬德星脾气就没那么好了。昨日,当德星的新主人江浩带德星回犬房时,警犬德星突然转身,欲扑咬江浩,要不是江浩躲闪得快,就被它咬伤了。


这一幕发生得太突然,把闫立友也吓了一跳,沉浸在离别伤感中的闫立友突然发火,像教训孩子一样,指着德星狠狠地说:“不许咬了!你怎么能咬他呢……我走了,以后你和他就是伴儿,你把他咬伤了,谁来管你呀,懂不懂?”他这一发


火,德星乖乖地四爪收缩,蹲伏在地上,嘴里发出呜呜的哼声,似乎有太多的委屈,两眼一直盯着闫立友看。


江浩说,“今天可能是意识到老朋友要走了,心情不大好,才这么冲动的。”记者得知,闫立友和德星的关系更不一般,因为德星一出生,便由小闫一手喂大,它的性格、口味,闫立友都了如指掌,也难怪德星很难认新主人。


“它是兴奋型的,脾气比较暴躁,喜欢咬人,喜欢和犬咬架。在平时一些散放中,你特别注意一点,一定要防止与其他的犬发生咬架。”闫立友忙着给江浩作临别前的交代。


临行前,已打好被包的范永辉再次来到犬舍,又看了一眼雷奥。这时,范永辉的眼圈已开始发红,忍了很久,人和警犬互相看着,却没一句话。


几分钟后,范永辉憋出了一句:“雷奥,我走了,再见了,要听话啊。”范永辉说完转身就走,雷奥突然追了过来。“回去,回去,快回去……”范永辉眼泪哗啦啦流了下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