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总理阮晋勇因国企丑闻接受国会质询

越南总理阮晋勇24日就越南船舶工业集团管理层涉嫌违规经营招致重大损失向国会作证。他说,这家大型国有企业发生丑闻的部分原因是政府监管不力,他愿意承担相关责任。


此前,越南国会主席阮富仲表示,越南国会将对越南船舶工业集团的财务危机进行检讨,“这将是国会议员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之一”。


“政府控制和监督并未真正发挥作用,政府未能阻止越南船舶工业集团的错误行为。作为政府领导人,我为政府上述缺陷负责。”阮晋勇面对国会质询时说


政府鼓动,国企过度扩张


越南船舶工业集团旗下有十多家子公司,许多地方是与造船工业没有直接关系的。它的船厂分散全国各地,其中最大三个地方厂可以建造载重15万吨的油轮和载重10.5万吨的货轮,集团僱用工人多达8万人。


早期的造船火红时期,越南船舶工业集团因订单太多,业务一片繁忙,促使政府鼓励越南船舶工业集团多元化发展,涉足非核心业务,包括钢铁生产、房地产开发,资金被大量挪用,而当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散货船东收缩业务,加上银行缺少支持,不敢造船,甚至取消订单的合同,急速下坠令越南船舶工业集团业务迅速败退,业务大受打击。


根据媒体看到的越南政府内部文献,越南船舶工业集团的根本问题在于,为了成为全球举足轻重的造船公司而过于激进地扩张。这些文献表示,监管松懈以及对于财务规程的普遍漠视,进一步加剧了危机的严重程度。一些独立分析家表示,该公司与政府的密切关系也使得问题的严重性直到公司陷于破产边缘时才得以显现。


危机到来,国家遭受重大损失


越南船舶工业集团40多亿美元的债务烂账,最终让政府出面干预,要求国营的越南远洋轮船公司全面接收这个烂摊子。


阮晋勇接连撤去了两任越南船舶工业集团老总的职务。前任董事长范青平于8月被捕,罪名是伪造财务报表,涉嫌蓄意违规导致国家蒙受重大损失;他的继任Tran Quang Vu于8月底被捕,他对公司各处船坞的经营活动将受到调查。


另外还有三名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包括一名财务管理人员和两名子公司经理)也遭到了拘留。Tran Quang Vu在被捕前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越南造船工业集团崩溃的速度之快令他“发晕”。


政府相关分析报告显示,范青平执掌公司之时,大手笔投资酒店、酿酒、保险等其他行业,并购入废弃船只用于公司的海运业务。其中一艘船是1973年在波兰建造的,因为船体上有裂缝而无法投入使用。


8月4日公布的一份政府报告称,越南造船工业集团的很多业务都已经“失控”,这份报告是对债权人公开的。报告还称,对于国有企业及经济集团的监管,尤其是越南造船工业集团的监管效率低下,力度也是远远不够的。


总理检讨,结果将向公众公开


阮晋勇24日说,全球经济危机导致国外客户取消大部分订单,这是越南船舶工业集团一度濒临破产的原因之一。然而,更重要的原因在于,集团部分高管蓄意违规经营,包括在财务报告中作假、肆意扩张企业规模。


越南交通部同一天公布数据显示,越南船舶工业集团累计债务至少达86万亿越南盾(约合43亿美元),相当于去年国内生产总值的4.5%。


阮晋勇承认,监管不力导致政府未能及时发现并解决问题,“(政府)控制和监督并未真正发挥作用,政府未能阻止越南船舶工业集团的错误行为”。“作为政府领导人,我为政府上述缺陷负责,”他说,“总理、副总理和相关部长正开展自我批评,以弄清楚他们的责任。结果将向公众公开。”


阮晋勇承诺政府“将尽一切努力”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同时严惩相关责任人。阮晋勇说,他已批准这家国企的重组计划,包括减少集团下属企业、缩小业务范围。越南总理承认实施计划“非常困难”,但坚称计划“可行”,能够重新振兴越南船舶工业集团。


相关链接:越南政府官员的任免、制约和质询权


据中国媒体介绍,在越南,政府领导必须是国会代表,因而都要经由国会代表的选举程序,要与选民直接接触并接受选民的质询;其次,2002年越南国会质询制度实施以来,国会代表对各级官员们的质询可谓“真刀真枪”,直至把部长们问得“额头冒汗、结结巴巴”;同时国会质询也向全国民众全程直播,迫使受质询的官员丝毫不敢怠慢。此外,根据越南法律,20%的国会代表或者某个专门委员会提出议案,即可启动对于政府官员的不信任投票;这些制度设计的用意都在于大幅度实在化国会权力,并逐步突显其独立地位。(来源:潇湘晨报)



本文内容于 2010/11/25 14:12:30 被小编a4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