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乱大陆 第三卷 大漠狂沙 66伏兵惨败(上)

netflyhawk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56.html[/size][/URL] “具体经手之人,最有可能的,乃是着落在你身上。毕竟,你还有一个公主的头衔,找个有皇家背景的,更好说话。哈哈。”萧瑟大笑起来。 玉真公主心头的震撼已经消去。萧瑟给了她足够的时间来思考。 “来陵南他们会免死吗?”玉真公主问。无论出于何种原因,这个忙,自己是不能不帮了。可一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56.html


“具体经手之人,最有可能的,乃是着落在你身上。毕竟,你还有一个公主的头衔,找个有皇家背景的,更好说话。哈哈。”萧瑟大笑起来。

玉真公主心头的震撼已经消去。萧瑟给了她足够的时间来思考。

“来陵南他们会免死吗?”玉真公主问。无论出于何种原因,这个忙,自己是不能不帮了。可一些问题,她还得搞清楚。

“该死的自然会死,该活的也自然会活。但前提是,他们得在陵南。”

“可他们毕竟是朔月人。”玉真公主拧起了眉头。朔月车玉虽然关系密切,但毕竟不是一国。在轩辕联邦,两家可都是平等关系。朔月人犯事,当然要在朔月国法办。原则问题,不能含糊。

“但是他们是在陵南犯事的。”萧瑟狡黠的一笑,“族诛的判决已成定论,但在哪里诛,什么时候诛,却大有文章可做。杀人不比别的,脑袋一落地,那就是一条人命啊。人命关天,岂能马虎?若真是人人该杀,便都杀了,一个不留。可要有那么一个不该杀却杀了的,岂不冤死了?于法于理,他们当然更应该留在朔月,由朔月审判。”

“那,你……”既然留在朔月更合情理,为什么你要捉他们来陵南呢?虽然心中这样想,但玉真公主仍然被萧瑟的看法所感动。不随便冤枉一个人,即使是三人长老团已经有了族诛的判决决定。这是何等的胸怀。

“长老院的人,朔月的律法并不适用吧?即使缪家有不少不是长老院系统的,可暂时在陵南关上几天,应该没问题吧?执法权当然归朔月,但在陵南关押也是有法可循哟。三人长老团的工作,你不用操心,自然有人去做。我唯一担心的,却是人还没到陵南,脑袋倒先飞了。”

“既然由我去做,当然可以保证。”玉真公主傲然道,“你为什么又这么做?你明知道这样做长老们总归有……”她觉得无法措辞。总不能直指萧瑟收买人心吧?再者,缪家已经是铁定要打倒的了,这样一来是典型的出力不讨好啊。

“呵呵,我并不是要收买人心,要收买人心我就自己去做了,不用通过你。我要的,是彻底斩断伸向大漠的罪恶黑手。无论是谁,只要他伸手了,有斑斑血债在他身上,早晚他都跑不了。还有,一人做事一人当,株连何为?”

萧瑟拍了拍手,胡建波走了过来。

“见过玉长老。”胡建波恭谨的弓腰问候。

玉真公主这是仿佛才发现,这车玉的唯一长老,似乎只是在开始的时候在广场上露过面。

“千里之内的沙盗,最大的三股,现在都已经覆灭。胡长老,便一直忙着梳理其中关系。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菜要一口一口的咽。既然缪家是大老虎,那就先打缪家好了,谁教他撞倒枪口上呢?玉公主,若果然是你督办此案,望请与胡长老亲自交接人犯。今日,你们便权作见面了,以后多多联系吧。好像马上要结束了,咱们不妨再回去瞧瞧,看到底是哪个有福之人,能通过掌门法戒的认可,成为坎门的掌门大长老。”

玉真公主苦笑,萧瑟是天生的领袖么?可自己怎地已经默认了他的领导?


果如萧瑟所料,缪腊身上,洋洋洒洒,已经有一百多条罪状,条条罪大恶极,款款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而其中,还真不乏暴殄天物之罪条。

而督办此案者,戴澜跟秦飞当然不用出头露面,两人之外,最相宜的,果然是玉真公主。

当这一切纷扰平息的时候,所有大佬们的目光,都凝聚在那熠熠发光的掌门法戒上了。

长老院大长老的选拔,乃是各门的独立事务,也有一些不成文的规矩。

譬如,大长老的考察范围,虽说是长老人人都有资格,但主要就是握有重权的十长老中选出。至于那些名誉长老,则只能望而兴叹了。除非他们确实出类拔萃,譬如坎门前大长老卫车,但卫车也获得了秦朗的全力支持。

一句话,上有支持,下有民意,水到渠成者都还有翻盘的可能。这个翻盘因素,便是掌门法戒本事的特性使然。

戴代大长老之下,加上在场的七长老共八人,乃是名义上最有竞争力的八选手了。

当仁不让,戴澜乃是第一人选。只要他通过法戒的认可。

换言之,要当大长老,还不能与掌门法戒相克。

这也是不成文的规矩。

萧瑟摆明了只是做一个掌门法戒的发现者,笑吟吟的偶尔与玄武交流一下。玄武刚开始被萧瑟抛戒指的做法吓了一跳,现在见萧瑟混不在意,便知这小子另有道门。旁敲侧击,萧瑟却只是东拉西扯,不着边际。

玄武头痛,这个看似最没架子,跟人自来熟,最不像大长老的大长老,却教他常生难以捉摸之感。


看着眼前晶莹圆润的掌门法戒,戴澜只觉得心儿是那么不争气的噗通噗通的跳的山响。他都代理大长老快二十年了,可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掌门法戒呢。小心翼翼捧起,虔诚祷告良久,才伸出无名指,将掌门法戒套了上去。

不大不小,正合适。戴澜可以感觉到法戒中蕴藏的无穷法力,那可是坎门法戒的护法本源元素的波动啊。只要自己能能沟通那元素,即使暂时不可用,也可算是与法戒不相克了。戴澜并没有事奢望,自己一戴上便激发那本元护法元素,从而激发出坎门法戒的本命法术。

坎门五行属水,据云坎门法戒的本命法术乃是一个水蓝护幕。但坎门已经百年没见这个护幕了。

“上天保佑,戴家的列祖列宗保佑,各位大长老保佑。”

戴澜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运转真元之力,向法戒内探了过去。

“嗷……嗷嗷……嗷……”异变猝生,掌门法戒霎时变得像通体烧红的烙铁也似,戴澜忍不住嘶嚎声中一把撸下戒指,随即一股肉香氤氲飘散。

众人大惊。

坎门法戒一到台面,复转青白。

怪事天天有,今日特别多。

代理大长老竟然与法戒相克。众目睽睽之下,堂堂的代大长老竟然会被法戒烧的嗷嗷叫,而且无名指上还烤焦了一圈手指肉。

广场沉默起来。

戴澜脸沉似冰,示意其他人继续。但是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戴澜似乎在一刹那苍老了许多。

第二个有资格的秦飞思忖再三,将掌门法戒套在了左手小指上。

法戒有点大,手指与法戒之间明显的空隙不小。秦飞宁愿这样,若真有异变也好及时反应。不至于出现代大长老的囧样。

秦飞右手拈着戒指,真元之力微微一送。伴随着“稀溜溜,啊吸”的声音,秦飞右手一拉,戒指脱离了小指,人却忍不住连打十八个冷战。

定睛看时,整个小指几乎冻成了冰棍。

戴澜的心中,盛开了一朵鲜花,终于好受点啦。

再下便是玉真公主。玉真公主偷觑了萧瑟一眼,却见萧瑟正饶有兴趣的跟玄武侃大山。根本就没看这里。

思虑再三,玉真公主摇了摇头。弃权。

人人大奇,风头最盛的玉真公主竟然选择了弃权。

紧跟着其他的长老,可就不愿意弃权了。当然,虽反应各异,但无一例外,人人手指重创,个个与法戒相克。

鸦雀无声。

玄武差点笑死。这个萧瑟,肯定动手脚了,怪不得他那么大方方的就扔出法戒不管不问,感情是别人只有眼馋的份,没有带上的福气啊。

玄武大手一挥,提了一个建设性的意见。

“长老不成,不还有荣誉长老吗?见习长老们也在场啊?见着有份,每人都试一试,也算是适逢其会嘛。个人建议,自由采纳啊。”

玄武这一建议不打紧,广场上又多了一大票捧着手指冷汗直下之辈。

打紧了主意就是不测试的,除了玉真公主以为,还有胡建波等七八个见习长老。

一众大佬沉默当中,萧瑟登场了。

“玉公主啊,长老中可就就你没试了,试试啊,说不定是你呢。”萧瑟笑了。

玉真公主摇了摇头。试试?想都别想。她算是想明白了,萧瑟手中可连震天弓都有。卫车大长老的东西,哪里放着啊,还不是法戒中啊。嘿嘿,都盯着法戒了,怎么没人想到这其中的诀窍呢?

“没啦?那坎门还有没有没到的长老见习长老们啊?咦,胡长老也在啊,你怎么才来啊,来,试试吧。”

胡建波大摇其手,“萧先生,你是这法戒的发现者,要试也得试啊。”

“我啊?没兴趣。毕竟这是卫师叔的这玩意,虽说我拿出来的,可我并不是坎门之人啊。嘿嘿,我只不过是菠萝乡的一个小小先生而已。你们慢慢试,试它十遍八遍,总有会有一次能行的。慢慢来,不急。”

“尊者您就试试吧。”戴澜回过味来。

“是啊,您就试试吧。”秦飞一鞠躬弯腰,加了一句,

“非您莫属啊。”

“呵呵,笑话啊。我都拿出来给你们了,你们竟然非给我。”萧瑟随便拿起法戒。

“也罢。既然各位都不想再试了,我便暂时保管。呵呵。”萧瑟一边往右手手指上拨拉着戒指,一边笑道,“不就是个破戒指吗?推来让去的,得,我先拿着玩玩吧。你们谁想玩的,尽管来要。”

嘭,一个水蓝色的护幕陡然闪耀着晶莹的蓝色光华,将萧瑟身形笼罩了起来。

“水蓝之华?”

“本命大法?”

……

“参见大长老。”

“参见……”

“参……”

……

一众大佬一齐行礼,萧瑟却直着嗓子叫骂开来。

“我靠,这个破水球就是本命大法啊,有屁用,还不叫玄武一口气就吹破了?娘希匹,老子稀罕这个狗屁大长老啊。”

玄武一个倒仰,瞬移闪人了,再不闪人,就得被萧瑟牙碜死。

不能这么装十三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