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 北上抗日 第五十八章 日本特工队(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05.html


燕飞鹰急声命令道:“重火力压制,千万别让鬼子冲过来!神枪手,干掉鬼子掷弹兵、机枪手!投弹手,迅速做好准备,待小鬼子靠近,给老子好好招呼招呼!”

“是,队长!”

霎时,敢死队阵地上枪声大作,机枪、步枪几乎在同一时间向冲锋的敌人扫射,李俊和元醒的掷弹筒也开始发威,嗵!嗵!两发炮弹拖着怪叫声一前一后准确的落在敌群中。轰!轰!纵然鬼子特工个个训练有素,还是有三四名倒霉的家伙避之不及,被炸上半空,当场粉身碎骨。

紧接着,小鬼子迅速朝敢死队阵地上空发射了一枚照明弹,漆黑的夜晚立即变成白昼一般,敌人为何在这个时候发射照明弹,特种兵出身的燕飞鹰似乎意识到什么,突然急声喊道:“快趴下,鬼子狙击手!”果然,话音未落,“砰!”远处的树林里猛然传来一声微弱且沉闷的狙击步枪声,一条赤色的火线,从那窜出,一颗高速旋转的子弹风驰电掣般朝元醒的头皮上呼啸而过,把他吓出一身冷汗。

“奶奶的,我日你祖宗!”元醒暗暗骂道。

燕飞鹰心里很明白,鬼子的机枪、掷弹筒并不可怕,因为他们都是在明处,最令人可怕和胆寒的是躲在暗处的狙击手。一发不知何时会射来,也不知从什么角落射来的狙击步枪子弹会悄无声息地带走一条鲜活的生命。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最令人恐惧的就是那沉闷的狙击步枪声,那是死神勾魂的声音,令人不寒而栗。所以越是到关键时刻,越是要主动出击,干掉对方狙击手,最起码要给他们造成重大的心理压力,让这些家伙不敢肆无忌惮夺走弟兄们的生命。

欧阳剑、萧飞和张其远都是猎户出身,很善于隐藏,燕飞鹰摸清了鬼子狙击手的大概方位,命令弟兄们火力佯攻掩护,自己带着欧阳、萧飞和张其远乘敌人不注意悄悄离开阵地,绕开敌人的火力射击范围,从侧翼包抄鬼子狙击手阵地,打算来个突然袭击。

燕飞鹰他们虽然善于隐藏自己,似乎做到了神不知鬼不觉,但刚绕过去,还是被训练有素的鬼子狙击手察觉,这些家伙意识到了他们的金蝉脱壳之计,立马将枪口准星缓缓转移,只是夜晚光线灰暗,鬼子狙击手难于发挥到最大的作用,再加上燕飞鹰几人不停地更换着隐蔽点,让他们一时很难锁定目标。而燕飞鹰的目的除了干掉敌人外,最主要的还是吸引他们的视线,让阵地上的弟兄能够安心与鬼子搏杀,发挥最大的作用。

阵地上,鬼子特工队一步步向敢死队发起攻击,狂风暴雨般的子弹把阵地前沿的十几位弟兄当场打成马蜂窝,纷纷倒在血泊里。当然,敢死队员也毫不示弱,3挺96式轻机枪、4挺捷克式轻机枪接连飞出流星飞火般的弹痕,两挺马克芯重机枪也发出凄厉的咆哮声,子弹暴雨般泼洒向冲来的鬼子特工。霎时,有五、六个冲在前面的鬼子特工当场饮弹毙命。鬼子狙击手被燕飞鹰他们缠着,一时不敢对弟兄们下手,李俊和元醒趁机又向敌人发出两发炮弹,四、五名猝不及防的鬼子特工当场被炸上半空,尸骨无存。

鬼子特工队员毕竟训练有素,他们个个临危不乱,一边翻滚着一边朝敢死队阵地射击,七八个敢死队弟兄刚探出头还击,就被他们击中要害,倒在战壕里。鬼子特工冲锋到最前沿阵地内,早已做好准备的投弹手纷纷投出拉弦的手榴弹和手雷。飞蝗一样的手榴弹和手雷落入鬼子人群中炸开,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横飞的弹片和特意包裹在手榴弹外面的石块在空中四处飞舞,向鬼子身上撒落。霎时,冲在前面的鬼子特工一个个血肉横飞,残肢断腿和人头四处乱飞。特工队长松井少佐见伤亡惨重,急忙下令撤退,等待下一次进攻。

燕飞鹰找到一个绝好的隐蔽处,心想,如果能够得到一支狙击步枪该有多好,于是他随手抓了个小石头,往前方一扔,果然,一名鬼子狙击手上当了,立马朝那个小石头的方向射出一颗子弹,燕飞鹰凭借自己敏锐的反应能力,终于捕捉到鬼子的藏身处,这名鬼子狙击手很快意识到上了敌人的当,急忙想转身隐蔽到另一处,刚刚猫起腰,便被燕飞鹰击中要害,倒了下去。燕飞鹰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自己的处境非常危险,急忙把早已准备好的外衣披在杂草丛中,自己则趁机滚了两个翻滚,隐蔽到了另一处。果然,倾刻间,从不同角度朝他刚才所有在的位置射出三颗狙击枪子弹。

反应灵敏的欧阳剑、萧飞和张其远立即朝鬼子狙击手的藏身处射去子弹,只是鬼子特工反应更加敏捷,早已隐蔽到另一处。

虽然击毙了一名鬼子狙击手,可狙击枪仍然在敌人阵地上,怎么办呢,为了得到这支宝贵的狙击枪,燕飞鹰决定冒一次险,匍匐着朝那里爬去,欧阳、萧飞和张其远忍不住为他捏一把冷汗。燕飞鹰的阴谋很快被鬼子狙击手识破。霎时,几颗狙击枪子弹交叉着朝他所在的位置射击,他急忙趴在地上,呼啸的子弹朝他背上擦肩而过,身旁的大树,被打得木屑横飞。

“狗日的,差点就见阎王了!”燕飞鹰暗喝一声,同时也为自己捏一把冷汗。

强烈的求枪欲望让燕飞鹰决定再冒一冒险,他盘算着,现在离那支狙击枪只有30多米,只要自己再坚持一下,那支宝贵的狙击手很有可能就属于自己的了,最重要的是有了这支狙击手,以后想要得到第二支、第三支就容易多了。心里想着,燕飞鹰又继续冒死前行,为了能够不被敌人发现,燕飞鹰几乎做到悄无声息,30米……20米……10米……5米……终于,燕飞鹰的手触摸到了这支梦寐以求的狙击步枪,就在他之兴奋时,突然从几个不同角度又朝他射来狙击步枪子弹,其中有两颗还差点要了他的命。一颗擦伤他的手臂,另一颗擦破他的脸颊,燕飞鹰明显感觉到一股疼痛迅速传入到神经末梢,但为了宝贝,他感觉到非常的值得。

燕飞鹰拿着这支狙击步枪,从侧面悄悄饶了回去,欧阳见燕飞鹰回来,伸起大姆指表示赞扬。

很快,松井少佐又开始下令发动第二轮的进攻,这次,他命令了10个特工队员迂回包抄,企图从背后偷袭敌人。剩下的特工队员,在掷弹筒、机枪的掩护下,十几人为一组,由冲锋枪组成的交叉火网构成一道密集的弹幕,向敢死队阵地发起攻击。凶猛的火力打得阵地上的敢死队弟兄接二连三的倒在血泊中,更让人心急的是,此时,掷弹筒流弹已经全部打完,子弹也所剩不多。

“李俊,怎么办!”元醒急声问道。

还没等李俊回答,只听一名国军溃兵说道:“让鬼子尝一尝老子的厉害!”

这个国军溃兵叫秦六宝,三十岁出头,虎背熊腰,力大无穷,在部队里,战友们都给他取了个绰号叫“秦大力”!只见他用绑带捆好了八颗集束手榴弹,正要朝小鬼子扔去。

“大力,你想干嘛,想炸死自己呀?”李俊和元醒急声喝道。因为这种重量一般人顶多能扔出七、八米远,而巨大的爆炸力很可能把自己也炸死。秦六宝的动作非常快,李俊和元醒想要制止已经来不及,只听他大吼一声:“小鬼子,去死吧!”然后身子转了个圈,像掷铁饼一样将这八颗集束手榴弹甩向敌群,只见空中突然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状抛物线,径直飞出20几米,在秦六宝卧倒的同时,传来一声山崩地裂的巨响,强大的冲击波飓风般掠过,冲在前面的两组鬼子特工连同冲锋枪全都飞到半空,顷刻间,残肢断腿和衣服碎片在空中飘飘扬扬。

硝烟尚未散去,秦六宝又急忙从地上爬起,想再一次朝鬼子投掷集束手榴弹,就在他刚站起身时,后面突然传来“突突突”的冲锋枪声。

“快趴下!”李俊和元醒急声喊道。但已经避之不及,偷袭的鬼子特工把秦六宝的左手臂几乎击穿,还有二十几个猝不及防的敢死队员也当场被打得马蜂窝倒在战壕中。

“大力,你没事吧!”李俊急声问道。

“我……我没事!”秦六宝吃力的说道:“快,快消灭敌人……别……别管我!”

燕飞鹰发现敌人偷袭弟兄们,怒火万丈,带着欧阳剑、萧飞和张其远悄悄的迂回到敌人背后,临走前,他们故意把外衣披在杂草丛中,果然,这些鬼子狙击手以为他们还在,不敢轻意对阵地上的弟兄下手。

李俊和元醒见腹背受敌,损失惨重,只好草草为秦六宝包扎伤口,然后把他抬到一个安全死角休息,自己急忙向偷袭的鬼子迎战。

“大力,你一定要挺住,等把鬼子打下去,我们马上回来!”李俊说着探出头朝一名冲锋在前面的鬼子开了一枪,这家伙当场摊倒在地上。开完一枪,李俊急忙把头缩回战壕,果然,一颗子弹迅速朝他刚才的位置射击过来。

燕飞鹰几人借着夜色,很快摸到了偷袭鬼子的背后,正所谓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这些偷袭的鬼子做梦也想不到此时燕飞鹰、欧阳、萧飞和张其远正虎视眈眈的瞄准了自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