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滴血——那个年代和这个年代的我(六)

必要怪 收藏 17 2153

我的第一滴血(不是兰博,他是让别人流血)

2002年夏,我已经快一年没见到我的小伙计了。那是一支崭新的六四,原来的老五四在回刑警队时就玩儿报废了。真的是玩儿报废的。我那位部队的哥哥先后给了我四千发五四手枪弹,都当炮仗放了。也别说,那时候我抓人,一是基本上没有反抗的,二就是没有跑的让我到处追的。黑道上的哥们儿都知道我身上最少也有两个弹夹。九五年给我换上了六四,说是反扒需要。2001年就收回去了,说是统一保管,现用现领。可是,起大早去市场和公交车上干活,跟谁领枪去啊。那时节我们局开始竞聘上岗了。我自知实力不济,就老老实实选择了继续当队员。七月三十一日,我们抓一个嫌疑人,我骑着自己的两轮摩托车带着一个女队员,追赶一个骑自行车逃跑的嫌疑人。追到并行时,我身后的虎妞一个鱼跃扑倒了嫌疑人,自行车的脚蹬插进了我的摩托车前轮,我飞的比他们都远。左腕部挫伤。那虎妞没薅住嫌疑人,那小子搬起自行车掉头就跑。我的越野赛没摔坏,骑上去继续追。终于拿下了,我和虎妞也休病假了。

8月6日,线人告诉我,一个扒窃转抢劫的逃犯明天要上公交“干活”。第二天早六时,我叫上队长一起上车了。找了三趟车也没见逃犯的影,大队来电话要开会,我觉得自己能对付,就让队长回去了。我很不喜欢开会。上了第四趟车,我一眼就叨住了逃犯,关于这个小子,我研究一年了。他也正要“干活”,我想“等他干完这一把在抓不更好?”车晃得很厉害,这小子手也笨,过了两站也没拿下来。我有点不耐烦了,就慢慢靠近他。他好像注意我了,看了我一眼,好像想起了什么。把手收了回来,插进了裤兜。又过了一站,他盯着的“肥肉”下车了。他若无其事地看着车外,又到站了,车要开的时候他突然跑下车去。到嘴边的鸭子怎么能让他飞了,我一个箭步追下了车,用没受伤的右手锁住了他的喉咙。“别动,警察!”这小子倒也没吭气,死劲转过身来,从裤兜掏出右手在我的左背上打了一下,“还挺疼,这下子怎么这么大手劲?”正寻思着,这小子又一转身从我胳膊肘里挣脱了出去,撒丫子就跑,我就在后面追。眼瞅着要追上了,我抓了一下他的衣服,又被他挣脱了。这时他说话了:“你在追我捅死你!”“啊,他有刀,怪不得我后背这么疼,猫下腰找块石头吧。”就这么一走神,他就跑远了。拐进早市后,我就看不见他了。又追了一条街,碰上了我的老队长大哥,他开着挎斗子在早市巡逻。我跳上车让他拉上我继续追。绕着早市跑了一圈也没找到,老哥哥却发现我后背在淌血,手指尖流下的血在地上画出了一条虚线,他强按住我,把我拉到了医院。在医院里,老队长一直用手按着我的伤口,伤在左腋下,我倒是没当回事。一直到护士小姐让我冲洗受伤的手臂,老队长松开手了。洗完手,我回身看到水池边墙壁上有一大片血,流到地上还有一滩。我调侃护士说:“你们这卫生不太好啊。”那小MM平静地说:“那是你刚流出来的,一会儿给你处置完了我再收拾。”我突然感觉站不住了。

左腋下,2.5厘米长伤口,深6厘米,失血在1000ML以上。医生判断:左臂动脉割断,无主神经损伤,(他说,这条神经贴在动脉血管上,在刀背方向上,否则,我这只手臂就废掉了。)事后鉴定只是轻微伤。治疗费壹仟元,大队报销了。我又上电视,又上报纸。市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和局里很多领导都来医院看我,我当时的称呼是“身边的英雄”,全局的榜样。但是,到了年底,我没有象局领导对市委书记说的那样“要请功”。三等功的指标连给专案队那些破大案的同志都不够。我,嘉奖。那一年嘉奖了三十来人。这也是我得的第十几个嘉奖,我记不清了。 以上内容转自内网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