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还是要相信警察——那个年代和这个年代的我(四) 

1990年,我去黑龙江抓逃,很失败。这次失败成了我警察生涯的一次转折点。初春,我们辖区发生一起抢劫案,很大。案情分析会上,领导决定跟踪追击,我带领一兄弟由受害人作向导去嫌疑人老家抓捕。根据受害人提供的情况,领导们特意嘱咐我,这个嫌疑人和当地公安局关系不一般,方案就是先找到目标的家,确定他在家,再去找当地的市局刑侦部门配合。我没敢怠慢,按既定方案行动。没想到,那地方是个死胡同,一个矿区,公路尽头的地方,有个生面孔谁都知道,偏偏在人家的门口遇上了。他穿着衬裤出来倒垃圾,看了我们一眼。再出来就是穿戴整齐了。情急之下,我们拔出枪冲进去了。把他逼进屋,我刚掏出《刑拘证》,他就掏出了钢珠枪。结果就出现了我攥着他的枪管,他攥着我的枪管的局面。(他*的!那受害人就没说这小子是个矿山坑道木匠,一膀子的神力。)而我的那位老弟被嫌疑人的老婆掐住了蛋蛋,正在惨叫。我喊道:“再反抗就开枪了!”这下可提醒了我的兄弟,两声枪响过后,嫌疑人不反抗了。我马上给他们两口子戴上手铐,然后出去到街上求邻居报警。后来,在当地县局刑警队才知道,这小子确实和他们的教导员很好,但其他人与此无关,而且当地派出所对之恨之入骨(因为处理这两口子和邻居打架,副所长的蛋蛋被掐的住院一周)。后来,那个县刑警队长把我们送到了市局刑侦支队,在支队和派出所配合下,完成了搜查起赃的工作。嫌疑人住院治腿,我们撤回来了。一百天后,嫌疑人拿着一份债务纠纷当地法院的判决来了,推翻了所谓的抢劫案,尽管受害人说那判决是假的,案子还是翻了。随之而来的是,我被告到了当时的中央政法委和政治局。最后定性是:假案,责任在报案人和分局,我是正当公务行为。不负任何责任。这次也是我保护领导,领导再来保护我。

弟兄们啊!警察还是要相信警察啊!(血的教训)

发生这件事的时候,正赶上分局人事调整。老队长调到派出所当所长,欢送他那天,我们这一队人都喝高了。有的人还流下了眼泪(后来的事情让我感觉到那是高兴的)。我也激动了,说了一句“诸位哥哥,咱们一起跟大哥上派出所吧!”第二天,流泪那位哥哥走马上任当分队长了。他分配给我的第一个活是修理队里的两台摩托车。但是他告诉主管局长的第一件事就是说我不想干工作,成天鼓捣摩托车,一个案子也不办,(我懒得写材料做笔录),还说过要跟着老队长调到派出所去。局长就这么安排了,我真的调到老队长那个派出所去了。理由是:我正在挨告,换个环境躲一躲。我用了一个礼拜也没想通。老爸说我:“当初你要是听我的话,去部队,那至于有今天。”(我老爸有相当多的战友和部下都已经是部队的大首长了,最小的副师级。)妈妈说:“在哪干都开工资,只要你能是最好的,谁都愿意要你。”我就去派出所了。后来,我在派出所将近五年,成为了首批一级达标的户籍民警,九四年分局二十多个警务组工作评比,我得了第一警长的美誉,调回刑警队当侦察员。小师兄评的是第一探长,破格提拔为副大队长。那是后话。(不回刑警我就能当上副所长。人啊!不能只争一口气啊!)

为了这酒桌上的教训,我戒了酒!

我还弄懂了一件事,就是:好警察,不能只会抓人,谁都会。好警察得会办案!办案卷!

以上内容转自内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