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吃第一只苍蝇----那个年代和这个年代的我(三)

必要怪 收藏 14 537
导读:[size=10][/size]我吃第一只苍蝇   八八年夏天,我们省里发生了一个系列麻醉抢劫出租车案,犯罪分子以租车去外地,住宿时用掺了麻醉药的饮料麻翻司机,抢走十一辆出租汽车。该着我点儿正,上午开会传达省厅通报,下午我就发现了一辆赃车,在我们当地跑出租。我回到队里正碰上小师兄,他有两轮摩托车,带着我就去车站广场了,我知道出租车都在车站等活。到那正好这台车回来,我钻进车里,掏出枪就把车和司机押回队里了。随后,市局的,省厅的都来了,把买赃车的司机带走了。后来破案了,我找到的买赃司机起到了关键作用。可气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吃第一只苍蝇

八八年夏天,我们省里发生了一个系列麻醉抢劫出租车案,犯罪分子以租车去外地,住宿时用掺了麻醉药的饮料麻翻司机,抢走十一辆出租汽车。该着我点儿正,上午开会传达省厅通报,下午我就发现了一辆赃车,在我们当地跑出租。我回到队里正碰上小师兄,他有两轮摩托车,带着我就去车站广场了,我知道出租车都在车站等活。到那正好这台车回来,我钻进车里,掏出枪就把车和司机押回队里了。随后,市局的,省厅的都来了,把买赃车的司机带走了。后来破案了,我找到的买赃司机起到了关键作用。可气的是,失主来我们这取车时,请客吃饭就没带我。中午我站在队门口想着上哪吃饭时,一个老哥问我:“你咋还不回家?”下午上班,那老哥满嘴酒气问我:“你中午干啥去了?人家失主招呼吃饭就差你。”我郁闷的转身出来,到院子里又碰上失主发烟,一圈人每人一支,美国长剑牌(KENT),最后一支他那在手里,瞅瞅我,叼在了他自己嘴上。这时有人介绍我说:“你的车就是他找到的。”那家伙竟然把嘴里那支烟递了过来。我摸摸自己裤兜里的半盒良友(也是美国烟,很便宜),说:“别客气,我不会抽烟。”又回到办公室了。

小师兄说:按省厅的通报,该给我立功了。但是老大哥们都说不会。真准!

一年后的一天,支队的一位大哥酒后告诉我,省厅曾经发文件来要上报有功人员,市局推给了分局,分局答复不知情,又退回了市局。这件事就过去了。这位大哥说了一句我下辈子都能记住的话:“这事你办的就不对,你回来找局长回报啊,然后再去抓人,你和局长不就都立功了吗?这年头,就你这小沙拉迷子还想自己立功?”

(年轻点的同志一定要记住啊!)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