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按图索骥擒盗贼

按图索骥擒盗贼

长江岸柳

长江中下游北岸,千湖之地就是我的家乡。

十年文革,砸烂公检法,大批政法干警被扫地出门,有的调往商贸单位,有的调到农村人民公社,取而代之的是一批批军队复转军人进入军管会,行使公安干警职责。

这种大批量的调出、调入冲淡了公安的战斗力和整体职能素质,1975年我市发生了一起“木匠夜死水井”案件,久侦不破。文革虽乱,但社会治安除武斗外还是很平稳的,刑事案件发得很少,至于死人的案件就更少。“木匠夜死水井”案件久侦未破,公安局遭到整个社会的唾骂,一些有识之士认为这是中国“文革症” 的通病,公安局破案人才青黄不接,侦破能力削弱短期内无法解决。

华国锋同志任公安部长后首先狠抓在职干警刑事技术培训,各省公安厅以公安学校为基础展开声势浩大的刑侦、政保等专业技术培训活动。1999年3月市公安局送我参加省厅为期3个月全省刑事技术专业培训,学的内容主要是《步法追踪》和《单个足迹分析》。

就在我入校培训当晚,我市郭德元供销分店被犯罪分子撬窗入室盗走大量布匹和物品,损失的价值巨大,被定为重大刑事案件,上级公安刑侦技术专家亲临现场勘侦。在改革开放前的农村发生这样的案件很少,所以案件一发震惊上下,县委书记亲自过问,局长极为重视将全部人马拉上现场展开调查。说是全部人马也不过四、五十人,也就是除了看守所和秘书股的人不能动,其余一律参战,干警们在上下级公安头头们亲自领导下精心侦察。

郭德元供销分店坐落在我市至安徽的公路北则,一溜八间砖木结构的平房,是一个较具规横的农村供销合作,分设有布匹、百货、付食、生产、收购、农资门市部,布匹门市部在最东头部位。勘查中发现犯罪分子用农艺剪在公路边剪下柳枝插住其它门市部大门锁坎,不让人出来。撬弯布匹门市部窗子柱爬入室内,现场遗留痕迹很少,只提起了犯罪分子踩在一个木方凳上赤足灰尘印。干警们精心保管,局长派专车送往上级公安刑侦部门技术处理。

面对这起重大案件局长亲自挂帅破案,干警们吃在现场,住在社员家中,靠着“程咬金三板斧”的看家本领走村串户。所谓“程咬金三板斧”即是:开会、摸排、审查。时间一天天地逝去,侦破线索渺无音讯,当年“木匠夜死水井”案件的疑责声又起。干警们的头不由地又低了下来,信心全无。

六月中旬的一天,同事小苏来到公安学校找到我,他对我说:“郭德元供销社布匹被盗大案久侦不破,局长很着急,想到你在公安学校学习,分咐我带来现场唯一的足迹,让你请学校老师分柝研宄一下,能否提供有用的线素。”听了小苏转达局长的意见,我立即找到班主任老师李锋,向他汇报了局长的请求,并呈上足迹照片一张。李老师听了我的汇报,看了赤足照片,脸上立即发出红光,并连声地说:“好、好、好!这是件好事,我们学校从1978年到今年共开办刑事侦察技术训练班两期,虽得到省厅领导重视,办班效果不错,受到了上下一片赞扬之声。但是,我们学校真的还没有接到一起学以致用的专案,你送来的案件太好了,太及时了,这对我们是一次极好的学习提高的机会,我立即向校长汇报。”

第二天李老师通知我去教研室开会,参会的有正副班主任李锋老师、曹富忠老师,代课老师胡宗佑(笫一期学员,圻春县公安局刑侦干警),刑教室主任和我。经过连读二天地分析研究现场赤足照片,确定了几条意见:一、分柝犯罪嫌疑人为湖区丘陵结合地从事农业劳动的人。二、年龄为23岁,身高1.63米,体重63公斤。三、因定婚或结婚急需布匹的年轻人。我将老师们的意见书交给小苏返回去了。

时间大约过去了一个星期,我还在学校里学习,省厅领导给校长打来电话说,按照学校提供的意见开展侦察,郭德元供销社布匹被盗大案已人赃具获,成功侦破。李老师把我通知到办公室心情格外高兴地向我转达了这个喜讯。并说:“培训班结束后,学校就去你那里总结出教学致用的经验。”

小苏把学校老师的分析意见带回去后,局长在破案干警大会上进行了通报。在那个政诒挂帅的年代,老师们的意见一经公布,也遭到一些人的怀疑和否定,并说:老师分析的意见如此神奇,除非他是神仙?分管破案的翟副局长坚决地说:案件久侦不破,公校老师分析意见无论真假,各侦察小组在工作中参照执行。刑侦游副股长、刑警小苏小组负责湖区丘陵结合地的几个大队摸排工作,工作中他们创造了按图索骥的办法。所谓按图索骥就是以老师分柝的意见,在一定的地区内,将设定年龄段的青年逐一踩捺赤足印。这个办法是否灵验?对于一个军转干警来讲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完全是一种土办法。他们一个大队一个大队地把符合年龄段的社员列出名单,由大队干部和生产队长按名单叫人。他们把大队部伪的油印机搬来,买来白纸,用油印机滚子把油漆滚在玻璃上,再将赤足踩在玻璃上粘上油墨后,再踩印在纸上,如此效法。此种办法受到一些人质疑,因苦于破案无计可施,局长们还是认同了这个办法。

走村串户深入群众之中,干警们吃苦耐劳深得群众的支持,队长叫谁去踩脚印都自觉地前来。一天,游苏小组来到胡家垸开展工作,队长很主动配合,名单上的人都相继踩完了,只剩下一个胡国先还没来,队长安排公安干警吃完中饭后对游副股长说:“还剩一个胡国先没来,他上午去湖里插湖田秧去了,这个人可以不用踩脚印了。”游副股长问队长说:“这是为什么?”队长灰谐地说:“如果说胡国先要是做贼?哪天下人都做贼,我也是个贼。他太老实了,是全大队公认的老实人,他那有做贼的胆子?”游副股长说:“你就这么信任他?”队长说:“我敢打保票。”游副股长说:“你还是别打保票,你还是把人叫来,搞公安的只信眼前争事实,破案不是看相算命。”队长下午把胡国先最后一个叫来了,游副股长还是照本宣科地给胡国先踩捺赤脚印。

犯罪分子赤足照片参战干警人手一张,赤足特征早以印入干警的脑海之中。游副股长一边端祥胡国先的赤足印,一边泥喃地说:“像,是像,确实有点象。踩了这么多人的赤脚印没见过有谁象的?怎么就胡国先一个人的赤脚印与现场照片的脚印太相象了?奇怪了,难道生产队长敢打保票的人是犯罪嫌疑人?他把大伙叫过一起观看后一致认为很象。游副股长立即跑到总支打电话向翟副局长汇报了祥细情况,并提出突击搜查的请求,翟副局长同意立即搜查。

傍晚,天边的夕阳光镀在湖面上,折射出一缕缕波光撒向湖边旧柳树上,柳条披着霞光在风中飘荡。满湖荷香随风飘拂在日夜奋战在破案战场上的侦察员们的幽黑的脸上。游副股长带着小组的干警们来到胡国先的家中开始搜查,队长显露出不理解的神色。只有胡国先的父母面露惊慌。在胡国先家二楼稻草底下干警们搜出了大量的布匹和其它商品。面对搜获的赃物队长目瞪口呆,拉住游副股长的手羞疚地说:“真是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个赌算我输,公校老师真是神了!”

胡国先被连夜刑拘了,在讯问中这个天底下大老实人彻底交待了盗窃郭德元供销分店全部犯罪事实,真相大白天下了。

在看守所干警们完成对胡国先身体测量后认定:胡国先现年23岁,身高1.63米,体重63公斤,湖区丘陵结合部莪山大队胡家垸的人。这完全和省公安学校老师的分析意见是一样的。老师们真是神了,全市上下一遍欢滕,人们奔走相告。

不久,公校老帅们来我局调研,并与我局结下了教学研宄点。此案编进了老师们的教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俞评 在第13楼的发言:
根据脚印定身高好像不太准,我173CM,只穿38-39码鞋,周围多数穿41-43码鞋的人身高不到170,我老婆150,穿36吗的鞋,我去买鞋说38或39,营业员都笑,说像女人的脚

别只看大小呀,还得看脚印的深浅,如果脚小身体重,那么脚印就会深,如果脚小人也小,那么脚印就浅。

13楼俞评

根据脚印定身高好像不太准,我173CM,只穿38-39码鞋,周围多数穿41-43码鞋的人身高不到170,我老婆150,穿36吗的鞋,我去买鞋说38或39,营业员都笑,说像女人的脚

 以下是引用大沈阳 在第1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香烟洋火桂花糖 在第11楼的发言:
结论还差一点,他买布是要结婚吗

那个时代的人,结婚时需要买布做衣服、被褥什么的,需要量是比较大的。

我问的是他到底是不是要结婚

 以下是引用香烟洋火桂花糖 在第1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大沈阳 在第1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香烟洋火桂花糖 在第11楼的发言:
结论还差一点,他买布是要结婚吗

那个时代的人,结婚时需要买布做衣服、被褥什么的,需要量是比较大的。

我问的是他到底是不是要结婚

作案原因正是老师所说的订婚急需大量布匹,本地俗语称订婚叫"扯衣裳"!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