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浒裂变 正文 四十七 管仲八无敌(一)

东篱剑客 收藏 0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熊廷弼走到他身后,摇头道:“你是武将,先从自己的根本来,先看这里。”说着翻一页指给马佳看。

马佳一看,是这么一句:

“为兵之数:存乎聚财,而财无敌;存乎论工,而工无敌;存乎制器,而器无敌;存乎选士,而士无敌:存乎政教,而政教无敌;存乎服习,而服习无敌;存乎遍知天下,而遍知天下无敌;存乎明于机数,而明于机数无敌。故兵未出境,而无故者八。”

于是说道:“是八无敌啊。”

熊廷弼点点头,又问:“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马佳点头,似着解释道:“做军事的称比计较:论物资财力的积累,则财力无人能敌;论工匠的各种技艺,则工匠无人能敌;论制造器械的精良好坏,则器械无人能敌;论优秀人才的选拔,则人才无人能敌;论政教的清明有成效,则政教无人能敌;论将士们对武艺技能的训练,则训练无人能敌;论对天下态势情形的全面了解,则全知天下无人能敌;论掌握时机和力量的对比,则掌握时机和力量的对比无人能敌。”

熊廷弼点头赞道:“不错,你能理解到这种程度,已是难得,你把戚少保的‘称比之术’记得很牢。不过,首句应该理解成‘做军事各方面的筹备谋划’,这样格局大些。”

马佳点头:“这就是戚少保说的算定战,出战之前就把胜负算好了,即使有变,也不碍大局。”

熊廷弼肯定:“不错,这也是孙子兵法所说的庙算,不战-而屈人之兵。你要时时把这八无敌记在心上,做出实事,这才是兵家制胜的正道。”

熊廷弼说完,又从书架上拿出一叠书信,递给马佳:“看看,然后说说你的见解。”

马佳接过书信,展开来看:

写信的人名叫徐光启,他先是称赞熊廷弼并贬低奴酋一番,然后谈及现时战略,应当以守城为主,广用精良火器,不可在城外立营,待精兵良将齐全后,再图进攻。

熊廷弼估摸着他看完,问道:“如何?”

马佳掂量下,慢慢回答道:“末将认为,这位徐先生说的也是持重之策,虽然过于保守,但确是最省兵力财力。但是,这也是最后的策略,如果死守不能,那就保不住任何土地和人口了。熊公之策,气势上胜了一筹,实战上也不差,就是多费人力物力。”他小心地权衡着,把自己认为最客观的话说出来。

熊廷弼呵呵一笑:“你倒是左右逢源,那一边也不走死,等着我的看法吧?”

“不错,徐子先的守城之法确是正途。但是,老夫执掌辽东并非固守不动。先前把沈阳等处兵马集中于辽阳,为的就是先确保辽阳城不失。而当时正值寒冬,我料奴酋没打算攻取无人无粮可劫掠的沈阳,他定不会在那个时节耗费钱粮人马,这是他历来的本性使然。站在我军方面,兵将虽然残破,但也有一万多川土客兵可战,再加上三四万可以整饬的败兵,足以凭城防守辽阳。我料奴酋不舍得拼死两万以上的精兵来攻取辽阳,那他就十年恢复不了元气!今年开春,各路大军云集,我就按早前对朝廷上奏的方略:对奴酋实行“坐困转蹙”之策。首先,把大军分成四路,分别置于叆阳、 清河、抚顺、柴河三岔河间,每路三万人,以保证其能独挡建夷大军至少五日。然后,各路相互策应,共破建夷大军。此外,各路需选调精骑哨探,消灭建夷的探马零骑。以上是坐困。其次,在农忙季节,各路实行迭进互扰的战法,使后金不得耕种,钱粮日少,人心浮动。此为转蹙。最后,相机或四路同时,或三路并作一路从抚顺关进逼奴酋。三路大军,不下十万人;抚顺以东,地形变险;故而,奴酋必不能围攻我军,必不能尽驰骏马,只能堂堂对阵。”

“而堂堂对阵,就非车炮不可,就非车营不行。我先前命各部背靠坚城扎下车营,就是想一举两得:一、使士卒安心训练,熟练放铳放炮,各级部伍将士也能互相熟悉,结下情义。二、使部伍与炮车结成一体,不致散乱,日后再由静转动,由城下的固定车营变为驰骋疆场的移动车城,称为攻敌的利器。以上这些,也是本着戚少保的车营用法通变而来,是守中藏攻、以攻为守的主动战略。”熊廷弼说完,长出了一口气。

马佳听得脑袋有些胀,便答道:“熊公高论,末将需细细回味。”

熊廷弼闻言,嘿笑一声,说道:“慢慢来,老夫也是心急了。来,看看这,徐子先的附城角台和台铳之说。”说着又拿出一卷文稿。

马佳忙接过一看,讶道:“棱堡?”

熊廷弼问道:“怎么,以前见过?”

马佳不会说自己在前世时就知道,便轻摇头:“见是没见过,但听说过,也研究过,这和阵法里的五方阵、一头两翼是同一道理,也和马面的作用一样,不过更精妙罢了。”

熊廷弼赞许道:“不错,有悟性。现今辽东的军政大事已成局面,剩下的细枝末节就由你们这些年轻将领完成了。这角台铳城,早先在宁夏等地就修过,成效不错,兵力不足的时侯或地点,可以建造。”

马佳使劲点头,心中暗想:建夷,等着爷来绞杀罢。

注:1、管仲之说,是本书治国原教旨。

2、熊廷弼与徐光启的战守争论,笔者就此总结。对书信奏疏都反复计较过,此为本书的定论。

3、沈括《梦溪笔谈·官政》:

延州故丰林县城,赫连勃勃所筑,至今谓之赫连城。紧密如石,劚之皆火出。其城不甚厚,但马面极长且密。予亲使人步之,马面皆长四丈,相去六七丈,以其马面密,则城不须太厚,人力亦难兼也。余曾亲见攻城,若马面长则可反射城下攻者,兼密则矢石相及,敌人至城下,则四面矢石临之。须使敌人不能到城下,乃为良法。今边城虽厚,而马面极短且疏,若敌人可到城下,则城虽厚。终为危道。其间更多其角,谓之团敌,此尤无益。全藉倚楼角以发矢石,以覆护城脚。但使敌人备处多,则自不可存立。赫连之城,深可为法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