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建武十七年冬月,马援官拜伏波将军,率楼船二千余艘、战士二万余人出征交阯。大兵到处,土人翘头,凶顽降伏,复立“珠崖”,修建城郭,申明汉律。为了汉家边疆安宁,为了南越百姓安定,马援实践了他“马革裹尸”的豪迈誓言。可是,功臣蒙冤受谤,爵位被削,祸及子女。

西汉武帝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四月,丞相吕嘉杀南越王赵兴及汉将韩千秋,另立赵建德为王,割据岭南。汉武帝命邳离侯路博德为伏波将军,平定南越,以其地为儋耳、珠崖、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阯、九真、日南九郡,史称路博德“前伏波”。


东汉建武16年(公元40年),交趾郡二女子征侧、征贰占据九真、日南及合浦等65城。光武帝刘秀命马援为伏波将军,将大小楼船二千余艘,战士二万余人,斩征侧、征贰,追捕余党都羊等,斩获五千余众,分其地为封溪、望梅二县,史称马援“后伏波”。


汉两伏波,有功德于岭南之民。《琼州府志·路博德》载:南越蛮荒之地,秦虽置通吏,旋复为彝,邳离开九郡,其地始入中国版图。马伏波平定南疆,复郡县,治城郭,引渠灌溉,以利其民,故《后汉书·马援传》云:“自后骆越奉行马将军故事”。


“骆越”,秦汉时岭南的别称;“马将军故事”即“消除民族分裂,结束地方割据,促进国家统一,维护社会安定”的天下大事,是老百姓安居乐业的感恩故事,也是苏东坡所说的“非新息苦战,则九郡左衽至今矣”的社会进步、岭南文明的历史故事。


马援幼年丧父,家道中落,兄长延师教其习《齐诗》,但他志于立业边疆,不屑寻章摘句。不幸兄长病亡,马援居留守孝,侍奉寡嫂,衣冠不整不进居室。后来,他垦荒陇西,亦耕亦牧,牛羊多至数千头,稻谷数万斛,竟散尽家财,留下“大丈夫处世,穷当益坚,老当益壮。发财致富,贵能济世,岂可当‘守财奴’”的感言,悄然离去。


王莽末年,马援在隗嚣麾下当绥德将军时说,公孙述目光短浅,是“井底蛙”,刘秀“才明勇略,非人敌也”,规劝隗氏归顺汉室。隗嚣始顺后叛,刘秀讨逆,诸将犹豫,马援“聚米为山谷,指画形势”,力排众议。刘秀夸奖:“伏波论兵,与我意合。”


隗嚣虽被殄灭,但匈奴侵扰,寇患不断。边将来歙上奏:“陇西诸县形势危急,非马援不能平定。”建武十一年(公元35年),马援任陇西太守,奋不顾身,横扫凶顽,飞箭穿骨,血染鞋袜。边患渐息,刘秀奖赏牛羊数千头,马援全部分给将士。驻守陇西六年,马援恩义抚众,宽厚待人,任吏以职,复耕荒田,修渠引水,陇右清静,郡中乐业。


建武十七年冬月,马援官拜伏波将军,率楼船二千余艘、战士二万余人出征交阯。大兵到处,土人翘头,凶顽降伏,复立“珠崖”,修建城郭,申明汉律。


有人认为,马援“复立珠崖”,只是威令远及,没有真正登岛。窃以为,如果不渡海作战,哪用得上二千余艘楼船,二万余名军士,何需驻防四五载。况且,海北海南,一衣带水,朝发夕至。马伏波南征,在海南儋州、东方等地留下的“伏波井”以及文昌、海口、澄迈、儋州等地多不胜数的“马伏波庙”,都足以证明渡海作战的史实。


假如不是德泽一方,惠及百姓,焉能英风千古,庙食万年!


破虏平蛮马革裹尸


-

平定南越,官封新息侯,马援感慨地说:前伏波将军首开九郡,功劳大,才封数百户。而我功劳不大,却飨福大县。功薄赏厚,问心有愧。承蒙皇恩,赖诸位之力,我比你们先佩带金紫,也喜也惭。马援感念王恩,效忠国家的故事感人至深。


海南东方市旧名“感恩县”,那里有感恩河、感恩桥、感恩平原等诸多带“感恩”字眼的地名。古老的感恩大地,旷野、河流、泥土、泉水无不洋溢着感恩气息。


东方市十所村有汉马伏波井,其井泉被称为“感恩第一甘泉”。郭沫若曾考证该井并赋诗“水泉清冽异江灌,古井犹传马伏波”。千年古井所传颂的是马援在边城被践踏、百姓被蹂躏的危急关头,“宁可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还葬”的锵锵誓言。


东汉建武二十四年(48),武威将军刘尚征武陵五溪全军覆没。其时,马援年逾花甲,须发如雪,披挂上马,威风凛凛,被刘秀赞为“矍铄翁”,并率部出征。行前诀别家人,马援说:“吾受朝廷厚恩,年岁渐高,常恐不能以身报国,今日如愿,了无遗憾。”


这次出征,初战告捷,进军壶头,遭逢瘴气,不少军士死于瘟疫,马援也一病不起。东汉建武二十五年,西南边陲将星殒落。为了汉家边疆安宁,为了南越百姓安定,马援实践了他“马革裹尸”的豪迈誓言。可是,功臣蒙冤受谤,爵位被削,祸及子女。


为什么蒙此不白之冤?原因虽然很复杂,但导火线却是那封流传千古的《戒兄子严、敦书》。原来,两个侄子少不更事,马援告诫说:你们学龙伯高,即使学不好,仍不失为“谨敕之士”,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而学杜季良,如果学不好,就会成为“轻薄之人”,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犬”。想不到悄悄说的心里话,却成为仇家攻击的口实。


相传,马援的祖先是战国时被封为“马服君”的名将赵奢,故子孙后代以马为姓。马援秉承祖技,善于相马、相人,但不善于相家、相己,竟然不幸罹难。幸好,天道公平,人道公平,百姓公平,历史终于还马援以清白、公道。


两岸香酒同祭伏波


北宋年间,海北已建起伏波将军庙。明末,海口大英山也有海北伏波庙。初听好纳闷,以为是海南海北,张冠李戴。无独有偶,海口白沙坊现存伏波庙也叫做海北伏波庙,且所供奉的“西汉邳离侯路博德”和“东汉新息侯马援”,与雷州伏波庙一模一样。


为什么海南伏波庙竟冠以“海北”二字?其实,海北海南,地理相近,音声相和,习俗相同,直到海南建省前,两地属同一行政区域,除某个历史阶段属于湖广行省或广西行省管辖外,大多属于广东。元至元年间(1264~1294),先后设海北海南道宣慰司都元帅府和海北海南道肃政廉访司,其治所在广东雷州,时称“雷州路”,后分设“琼州路”,分别隶属湖广行省和江南诸道行御史台。


海北海南道宣慰司都元帅府管辖范围包括雷州、化州、高州、钦州、廉州等5路和乾宁军民安抚司,而乾宁军民安抚司治所就在海口府城。此外,海北海南道还管辖南宁军(今儋州市)、万安军(今万宁市)、吉阳军(今三亚市),其辖境包括环北部湾地区。


《伏波庙碑阴记》曰:正庙新息马侯,别庙邳离路侯。《后汉书·马援传》和《资治通鉴》等史书对马援“平定西羌,远征交趾,驻军边塞,平乱武陵”,褒誉有加。其《戒兄子严、敦书》发人深省,而“马革裹尸”更是气壮山河。


马援是雄才大略的政治家、军事家,是颇有建树的实干家、哲学家。为了“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地方安定,社会文明”,马援奋斗终生,功昭日月,其精神影响,旷古绝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