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陆军一战战地口粮发展

风凉好个秋 收藏 1 352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历史上世界各国军队都安自身饮食习惯配备军队的战地口粮

比如倭军就是饭团,大麦饭加泽庵德军自然是香肠,猪油和黑面包比较夸张的是法军,居然是附带亚麻桌布的七道菜的正餐

而从科学精密配餐和历史发展上看美国陆军口粮是真正的头牌。

到底美国陆军口粮好到什么程度呢。

——“就连敌人都羡慕他们”

这是德国战俘营对美军俘虏的评论。

在德国的战俘营里德军哨兵看到美军少爷兵们对于携带的C口粮挑非拣瘦时承认“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好的东西了。”


但是名声在外的美军口粮有一个再糟糕不能的开始。

自独立战争之第一次世界大战,140余年的历史中美国一直执行着1775年第二次大陆会议拟定的口粮标准

肉或咸鱼,面包或面粉团(那个面粉团要怎么吃。。。。果然是馒头吗),豆类蔬菜和饮料,外加蜡烛和肥皂(饭前便后洗手的重要性)。


当然在1775年这样的标准应该算是不错的,而且口粮大部分是由士兵自己准备的(想到了我国的埋锅造饭)。

但是可以看到这样的伙食标准单调且容易因营养结构不良导致换上各种疾病。


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双方政府相继采用了所谓的标准陆军口粮

规定了一份看上去不错的每日肉食,主食,配餐定量。

但是看上去不错的东西实际由于后勤补给的问题最多只能让部队维持一种半饥不饱的状态,大部分情况是士兵只能吃到定量的一半甚至好几天吃不到。


对于军需部门来说,鲜肉和新鲜面包无疑要比咸肉和成袋的饼干麻烦。因此士兵只好使用咸肉和饼干

但是这里的饼干并不是我们吃到松软酥脆的饼干,也没有压缩饼干的好味。当时的配料只有面粉,水加盐

事实上这种饼干的正式名称是“联邦硬式面饼”同时还有其他一些可怕的绰号比如锉牙器,硬皮饼干之类的

想要吃下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相比北军,由于南部是农业区,南军的联邦玉米饼味道要好不少,这归功于其中添加的牛奶。


咸肉是当时最臭名昭著的伙食,美国士兵抱怨说“它们准是在创世纪时就腌上了”而1870年时英海军还在吃1805年纳尔逊时代的腌牛肉。某些肉变得想红木一样坚硬。(那还是肉吗。。。。65年都成木乃伊肉了。。。)


由于在美西战争时期出现的陆军牛肉丑闻,美军于1901年陆军终于想到要制定一种全面的系统的口粮制度

于是将现行的口粮制度归类为五类,分别是:驻防军口粮,野战口粮,行军口粮,海运口粮,紧急口粮。但是在国会和陆军部眼中,单兵口粮只要满足行军和作战的体力需要就行了,至于口感之类的不必考虑。


但是


随着一战的来临,一切都变了。。。。。。

时代的战争与古代依靠战场和个人蛮力的战争不同,其讲究的是计划和系统的力量。工业的实力和持久力逐渐取代单场战役


的作用成为赢得整场战争的决定因素。


也就是在欧战爆发,美国对德国宣战后,陆军才认识到新型战争的力量,认识到过去就地取材的伙食保证方法无法适应新战争的需要,必须有系统化,组织完备


的计划才行。并且对于不同的作战部队要提供不同的口粮,俗称一个萝卜一个坑。


于是,口粮的革命开始了。前往欧战前线的陆军被计划配发三种口粮,储备口粮,一线口粮,和应急口粮。


其中储备口粮顾名思义就是主要由牛肉粉(啥破东西。。),麦粉团(又是馒头的新说法?)等适宜长期保存的食物组成。通常有1磅的罐头牛肉(也可以以咸


牛肉代替),2罐8盎司的黑面包,2.4盎司的砂糖,1.12盎司的咖啡和0.16盎司的盐,总共能提供一日3300卡的热量。不足之处在于,装食物的罐头只有1磅的


容量,士兵携带这种口粮不等不背着瓶瓶罐罐赶路。


而与供应单兵的储备口粮不同的是,一线口粮考虑了战地恶劣的后勤补给状况,一份就包含了25人食用一天的罐头肉和黑面包。罐头肉通常是烤牛肉、咸牛肉、


鲑鱼和沙丁鱼,其他还有实验,砂糖,速溶咖啡,酒和香烟。它们通常装在一个巨大的镀锌铁皮箱子里,以防毒气污染。(看来一战毒气泛滥。。。)虽然一线口


粮被设计为速热,但是也可以冷食,问题在于重量过大需要多人才能携行。


应急口粮因为其又硬又难吃的特点被称为“装甲粮”和“铁皮粮”(无语了。。。。装甲。。。。),所有的内容都是小包压缩食品——只要保证你不被饿死就


行。它包括3个3盎司的牛肉饼(陷是牛肉粉。。)、熟麦团和三条一盎司的巧克力,装在一个椭圆的罐头中。


1922年,由于战争已经结束,三级口粮也在陆军中撤销了。


1925年,陆军部恢复了储备口粮这一名目。1936年我们所熟知的4级口粮在长达5年的研究后被细化。


分为

A口粮:新鲜食物

B口粮:罐装半成品

C口粮:罐装可即食熟食

D口粮:浓缩巧克力棒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