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游资炒作推动农产品成品油涨价

zhang8818999 收藏 0 31
导读:“游资炒作推动农产品成品油涨价” 发改委列举“大量囤积”、“拒不销售”等7种不正当行为,要求各地坚决查处 本报讯 (记者钟晶晶)国家发改委昨日发文称,种种迹象表明,游资炒作和不法经营者采取欺诈、串通、哄抬、囤积等不正当手段操纵相关商品价格,是农产品价格上涨的直接推手。这是发改委连续第三天在官方网站发文就如何贯彻“国16条”做出论述。 连发“三论”表决心 统计局数据显示,10月份CPI同比增长4.4%,创下25个月新高。该数据引发了公众对于通胀的担忧。 本月20日,国务院出台

“游资炒作推动农产品成品油涨价”


发改委列举“大量囤积”、“拒不销售”等7种不正当行为,要求各地坚决查处


本报讯 (记者钟晶晶)国家发改委昨日发文称,种种迹象表明,游资炒作和不法经营者采取欺诈、串通、哄抬、囤积等不正当手段操纵相关商品价格,是农产品价格上涨的直接推手。这是发改委连续第三天在官方网站发文就如何贯彻“国16条”做出论述。


连发“三论”表决心


统计局数据显示,10月份CPI同比增长4.4%,创下25个月新高。该数据引发了公众对于通胀的担忧。


本月20日,国务院出台“国16条”,从加大农业生产、稳定农副产品供应等16个方面就稳定物价做出部署。自22日开始,国家发改委连续在官方网站发文就如何贯彻执行“国16条”做出阐释。


22日发改委发文称,我国有能力有条件保持价格总水平基本稳定。23日发改委发文,要求各地综合运用经济的、法律的和必要的行政手段控制物价水平。昨日,发改委发文称,游资炒作是农产品价格上涨的直接推手。


发改委有关负责人昨日对记者表示,当前稳定物价,保障居民基本生活是发改委的头等大事,连发三论是向全社会表明政府依法规范市场秩序的决心和信心。


公布具体打击范围


昨日,发改委列举了各种价格违法行为:故意夸大供需矛盾,捏造、散布农产品受灾减产等虚假信息;自买自卖、内部倒手,制造交易假象的行为;大量囤积供应紧张的商品拒不销售;操纵电子交易市场价格,推动现货价格上涨的行为;利用工作会、联谊会召集同行合谋集体涨价;经营者之间互相通报涨价信息,并采取默认一致的方式实施价格卡特尔的行为;行业协会组织协调经营者集体涨价的行为等等。


发改委要求,各地对恶性炒作和价格违法行为的查处态度要更坚决,行动要更果断,措施要更得力,在给予经济处罚之外,还要通过新闻媒体予以公开曝光,让恶性炒作和价格违法行为无处藏身。


23日晚间,发改委公布了一批高价出售柴油的企业。由于目前高价售卖柴油现象十分普遍,此举被业内人士认为是“动真格”的标志。发改委表示,这种行为“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政府不能坐视不管”,公布典型违法企业旨在提醒告诫所有生产经营者,如有违反国家价格政策规定的行为,必将受到严肃处理。


■ 相关


绿豆棉花成品油频现炒作


发改委经济研究室主任称,除了短期打击行为,还应建立长期的监管机制


发改委昨日表示,游资炒作是农产品价格上涨的直接推手,指出自上半年以来绿豆、棉花和成品油价格上涨背后均有游资炒作。


7月份,发改委查处吉林玉米中心批发市场有限公司等一批企业炒作绿豆价格。价格主管部门对市场主办方吉林玉米中心批发市场有限公司,按照法定最高处罚额度处以100万元罚款;对协办企业处50万元罚款;对参加会议并相互串通的其他109家绿豆经销企业予以告诫。


成品油方面,发改委表示,由于目前柴油供应偏紧,经营者违规突破政府定价的行为时有发生,有的经营者甚至采取不开票、不做账、不结算等手段规避监管。23日晚间发改委公布了经查处的一批违反成品油价格规定的企业名单,两大石油公司在列。


发改委表示,棉花收购同样也遭游资恶性炒作,无照收购、无证加工现象较为突出,一些收购企业不具备相关准入资格,却大肆抢购哄抬价格。


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室主任孙学工表示,当前农产品价格的上涨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其市场交易的方式发生了本质变化,与以前相比,农产品的交易更趋向于专业化,但是相关机制还不健全,容易让投机者有机可乘。他认为,除了短期打击行为,政府还应建立长期的监管机制,规范农产品交易机制。(钟晶晶)


■ 观察家


“柴油荒”:不仅因为批零价倒挂


直接的政府干预,许多时候只能是“治标”的临时措施,根本解决问题还需要“治本”。


陆续披露的信息显示,“柴油荒”出现与中石油、中石化直接相关。


因为批零价格倒挂,中石油库里有油而不对外批发。早在10月初,中石油内部系统曾发过通知,对加油站实行控量销售。10月之后,有媒体报道,“加油站柴油停供,中石化方面已经停止批发。”使得油荒加剧。


来自国家海关总署的资料显示,在国内柴油“短缺”的10月份,成品油出口量依旧高达188万吨。


上述一系列事实可见,中石油、中石化“两巨头”并没有尽到本应担负的社会责任。而在“两巨头”没有很好地“作为”之外,折射出石化系统更深层次的体制性问题。


首先,柴油价格倒挂是行政限价的结果,在涨价预期明确的条件之下,人为规定销售价格的最低限价必然导致销售者惜售,从而引发供给紧张。撇开社会责任问题,停止与限制供油属于理性的“经济人”行为,自利的企业利益与国家公共利益出现冲突时,必然引发其与后者进行博弈。


其次,中石油、中石化两强垄断了石化产业上游与中游的原油生产与批发环节,才有了“要价”的资本,易于出现价格的供给刚性,消费者因别无选择而只能是价格的接受者。


仍以价格干预为例,对柴油限价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直接对某一品种限价而没有其他配套措施就过于简单化。通常的搭配手段是在限价的同时进行成本补贴或其他税费的减免,如果认为企业具有垄断利润,至少也应在限价中进行说明。直接的政府干预,许多时候只能是“治标”的临时措施,根本解决问题还需要“治本”,我们的管治似乎常在“治标”中忘记“治本”。


此外,在国际化背景之下,我国石化产业还面临一个更大的“体制问题”,那就是我们对国际油价缺乏定价的主导权甚至是参与权,使得国际油价波动中。


由此看来,“柴油荒”命题成因复杂,如何求解,值得深思。应尽快理顺与优化原油开采、炼化、批发与零售各个环节的产业布局,引进竞争机制,尽快建立成品油战略储备制度,力争参与国际定价,优化行政干预措施、更多的调控与管制政策灵活性等等,都是题中之义,但是其实施起来,每一项都是一个浩大的系统工程,需要一系列的相关层面的战略安排,以及制度层面的改革与创新。(傅子恒 上海学者)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