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彩服之恋 第一卷 传奇婚恋篇 第五十章 都在默默忍受着煎熬

碧野山人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49.html[/size][/URL] 时间耐不住寂寞,拼命向前,几场风雪过后,大地银装。接着大地又缓缓回春。 刘云家在乡政府的后面,院大屋宽,虽然谈不上特别阔气,但在这个乡村之地算是数一数二的,主人毕竟是乡长嘛。由于上班离家近,刘乡长不用交通工具,迈着四方步溜溜达达便到了乡政府。 这天中午,刘乡长心情不错,因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49.html


时间耐不住寂寞,拼命向前,几场风雪过后,大地银装。接着大地又缓缓回春。

刘云家在乡政府的后面,院大屋宽,虽然谈不上特别阔气,但在这个乡村之地算是数一数二的,主人毕竟是乡长嘛。由于上班离家近,刘乡长不用交通工具,迈着四方步溜溜达达便到了乡政府。

这天中午,刘乡长心情不错,因为与县里一个银行行长通了电话,收益匪浅,便哼着样板戏回家吃午饭。他妻子始终在家管后勤每日三餐,把家里家外打理的干干净净、有条不紊。说起这个女人,别看现在四十多了,风姿不减当年。原来她年轻的时候就非常漂亮,是乡里的一朵鲜花;谈婚论嫁之时,她眼光很高,也很准,相中了在乡政府上班的刘景文。别看她没工作,那是丈夫不愿意让她出头露面,反正丈夫养得起她。后来刘云诞生,望着长得极像其母的漂亮女儿,已经升任乡长秘书的刘景文异常高兴,从此对妻子和孩子宠爱有加。一家人一直过着美满幸福的生活。

刘妻也很贤惠,而且会做一手可口的饭菜。此时她在厨房给丈夫和女儿准备午饭,桌上已经摆上两个菜。刘景文迈步进屋,用鼻子闻闻:“掌柜的,什么菜这么香?”说完拉开架势,大马金刀地坐在饭桌旁。

刘妻又端上一盘菜:“老刘,你稍等一会儿吧,等刘云午休回来咱们陪她一起吃。这孩子最近情绪一直不好,咱们好好劝劝她。”“对对对!老婆大人说的对!”已经拿起筷子的刘乡长唯唯喏喏地又把筷子放在了饭桌上。

刘云在乡中学任课,等到午休铃响,她收拾完毕,匆忙骑自行车回家,路上不时有学生跟她打招呼。一晃半年多了,刘云的日子很不好过,去学校上班还得强装笑脸,离开学校却怎么也笑不起来。

也难怪,镜子毕竟破了,都说能圆,问题是怎么圆?她跟任民解除婚姻关系,却没有解除烦恼,时间一久好像琢磨过味来,看来自己还是对他有感情的,于是不免有些后悔。这些日子她正愁着,偏偏媒人接踵而至,心里开始烦躁。

到家了,刘云进院支好自行车,进屋洗过手在餐桌边坐下,表情有些纳木。刘乡长微笑一下,关心地说:“你妈做了你喜欢吃的木耳,要多吃点!”

刘云母亲又端来一盘菜,坐下:“刘云,动筷子吃吧!”言罢,往女儿碗里夹菜。刘云端碗开始低头吃饭。

刘乡长跟妻子相互对视一下,会意。母亲开始劝说:“闺女,你倒是给个痛快话。周行长得家境很不错,又在县城,人家儿子也在银行上班,人也老实。我看你们很般配。以后你也可以调到县城上班,多好!一晃你又长了一岁,别犹豫了!”

刘云只顾吃饭,仍是不语。刘乡长接着说:“是啊孩子,你和任民既然已经断了,而且是那小子先提出的,他有错在先,不怪咱们。听说任民也正在看对象,你还想着他干啥?”


“就是,周行长得儿子比任民强多了……”母亲说到这,忽见女儿不高兴地抬头看自己,她赶紧转弯:“啊!我是说……”

“你是说周行长家很有钱吧!”刘云干脆把碗筷一放:“我上班去了!”她冷着脸转身离去,看来这顿饭又没吃好。这是她第一次在父母面前表现出的强硬态度。

刘乡长顿时呆若木鸡,接着脸也拉长,透过窗户望着刘云推车出院的身影,摇摇头。刘妻埋怨:“这个死犟种,最近学会顶嘴了,不知像谁?老刘,我看这件事情的根子还在任民身上。咱们应该好好想想办法才行。否则耽误了刘云可是大事。”

刘乡长又是无奈地摇摇头:“有什么办法?人家任民先主动提出解除婚约的,咱们在面上还真挑不出人家什么理儿。”

刘妻想了想,来了主意:“老刘,咱家的刘云是心病,你看看这样好不好?”她附在刘乡长耳朵旁说了起来……

刘乡长点头称是:“嗯,夫人高见,我看只有釜底抽薪这一招了。”(本书作者碧野山人欢迎大家欣赏)

任民一家四口吃完晚饭,眼见天黑,任和开灯趴桌写作业。任民则坐在桌边单手支着脸,像是深思,也在听父母训斥。因为婚事,一家人不知道讨论过多少次了,唉!当长辈的真是操心的命。

母亲明显有些不耐烦:“任民,这门婚事你到底同不同意?”

任民没有回答,他头绪很乱。任和很同情哥哥,实在看不下去,也不耐烦:“妈!你这是审讯,还是干啥呢?哥哥暂时不想订婚,你们别逼他。我都觉得受不了!”

母亲生气地骂道:“哪儿轮到你说话?妈的,滚西屋写作业去!”任和虽然生气,却从来不跟父母顶嘴,收拾一下去了西屋。

父亲任绍辉吸了一口烟,态度倒是随和,语重心长地说:“任民,照说爸妈不应该逼你,知道你心里苦。可刘云跟周行长儿子是早晚的事,你还想着她有什么用?你都这么大了,不娶媳妇哪行?再拖下去,岁数越来越大就不好找了。你要理解我们的苦心!”

任民觉得今天不表态不行了,说:“好吧,爸妈,我听你们的,不过再给我一年时间。”


父亲不解地问:“那为啥?你还在惦记刘云?”

任民解释:“不是,你们误会我了。其实我早想开了,她现在即使同意嫁给我,我也不能娶她,那不是害人家嘛!是不是?”

父亲眉头舒展一下,对儿子说的话很满意:“好小子,有骨气。那你不订婚究竟为啥?”


任民答道:“我想让心静一静。”

任绍辉还是不解:“那心还有啥不静不静的呢?”

母亲王丁香到底心细,似乎摸准儿子的脉象,觉得应该见好就收。她捅一下任绍辉:“你别刨根问底啦,按任民说的办吧!”

任民心里早已不想刘云,因为想也没用,他们根本无缘。他在想红叶,红叶对自己好,那可是明摆着。任民开始打算去大兴安岭找她,可是冷静思考觉得又不行。为啥?因为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自己,红叶能接受这个事实吗?就算她能接受,但能跟自己结婚过日子吗?以后的日子会是什么样的日子?一系列问号在任民脑海出现……

不,不能去找她,找到她也是给她增添痛苦。最后,任民觉得无颜去见红叶,自己跟她有情无缘。但是,红叶的影子在他心里怎能轻易抹去?因此,他没心思再考虑定亲……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