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汉 第三章 出 行 第四十回 点迷津 杜童幡然道实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53.html


当天傍晚时分,先是风卫传来消息,说已按计划在彭城开始了行动,城上挂着的那些人头还在,只是早已被风干了;坪桥村村长也已答应明天一早就带乡亲们过来,并且在风卫离开时,已经前往邻村去邀人。事情的进展情况良好。

紧接着,火卫从矮人族发来消息,说已将情况报告给了矮人王,矮人王已经答应全力协助。吕云瑞还亲自跟矮人王通了话,矮人王告诉吕云瑞:明天,矮人族大军随时都能赶到彭城城下;交办的事情也已正在进行之中。而且,矮人王还告诉吕云瑞,精灵王也将会带五万精灵精锐赶到,支援吕云瑞的行动。这让吕云瑞既兴奋又诧异。

晚上吃了晚饭,老人已经明显好了许多,对吕云瑞讲述了事情的发生经过。

也许是这些日子让老人憋得太苦闷了,老人拉着吕云瑞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个没完,似乎要把一肚子的苦水全都倒尽。吕云瑞费了很大功夫,才将老人安抚下来,重新进入梦乡。

留水卫在房间照顾,吕云瑞漫步走出村子,来到村北的山坡之上,默默地站立着。

北山坡的顶上,是昔日的刑场,也是全村数百口人的埋身之地。在这里,全村的精壮曾亲手为全村的男女老幼挖下了坟墓,又被人全体埋葬在这里。

清冷的月光从南天洒下,为大地镀上一层淡淡的银白色;挺立的树林,在山风中发出阵阵涛声,放佛在为许多天以前死去的人们低泣。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马蹄叩击地面的声音,将吕云瑞从沉寂中惊醒。

抬头一看,就见两团白色的影子,正从远处向村子的方向疾速飞来。

吕云瑞仰天发出一声长啸。

两团白影听到啸声,改变方向,朝吕云瑞的位置疾飞而来。吕云瑞也走下山坡,向那两团白影迎去。

很快,双方就撞到了一起。

两团白影在吕云瑞身前不远处刹住车,显露出身躯——竟是两头独角兽到了。

不等骑在独角兽身上的人有所行动,吕云瑞已经笑着迎上前去:“杜童、水一,你俩来得好快啊!”

杜童和水一急忙从独角兽身上飞身跃下。

杜童“嘿嘿”笑着:“主人,不是我俩快,是小白它俩的速度太快!跑起来跟飞一样,甭提有多爽啦!”

吕云瑞一笑,问道:“路上没遇到什么情况吧?”

杜童道:“没有!”

“没有就好!”吕云瑞说着,拍了拍不住在自己身上揉蹭的小白和囡囡:“走吧,咱们进村再说!”

说完,带头朝村中走去。杜童和水一赶紧跟了上去。小白和囡囡也甩甩尾巴,随在了他们身后。

“主人,您急着叫我俩过来,一定是有什么事要我们去做吧?”杜童跟在吕云瑞身后问道。

“不急!”

吕云瑞说完,带着他们走进村子,推开村边一户人家的院门,走进院子。

“你先找个地方坐下休息,等下咱俩再谈!”吕云瑞先对杜童嘱咐了一句,然后转身对水一说道:“交给你个任务!你去村里,把各家能做口罩和手套的原料收集起来。材料不要过于拘泥,能使用就行。手套的材料最好密封性要强。剩下的你自己斟酌着办好了。收集好材料,你就去找水卫,跟她一起把东西做出来,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说着,递给水一一枚戒指:“你可以把材料先放到这里面,省的来回跑。”

水一接过戒指戴在手上,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杜童在一旁见吕云瑞并不阻止水一进屋,惊异地问道:“都深夜了,你也不怕影响到村民休息?”

吕云瑞摇摇头:“屋子是空的,没有村民了!”

杜童一愣:“没有村民?那他们都去哪啦?”

“死了!”吕云瑞平静地说道。

“死了?”杜童十分震惊:“没听说这里有什么战事啊!”

吕云瑞有些奇怪地望着杜童:“你这两天跟商队在一起,难道就没听到他们说些什么吗?”

杜童神色有些不自在:“这两天我大多都是跟家人在一起,很少跟商队的人在一块。”

吕云瑞拍拍杜童的肩膀:“还在为袭击商队的事想不开吗?”

杜童点点头,黯然道:“虽然大家看在你的面上,没有跟我过不去,可我却实在没脸去见他们!”

吕云瑞欣慰地点点头:“你能这样想,我很为你高兴。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光后悔没有用,你也不必再为此事想不开。以后有的是机会,你尽量去补偿他们就是。”

杜童点点头,但仍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吕云瑞也没再多说。

许多事情并不是人用语言就能解决的,尤其是人的心结,必须要本人自己才能解开,别人就是说的再多也无济于事,还要靠当事者自己去面对。

吕云瑞抬头望向天空,说道:“就在商队遇袭的当天下午,驻守彭城的神风军团,出动赶往峡谷方向,直到第二天上午才回城,并带回许多人头,声称是寻到了匪徒,大战一夜,军团付出近四百人死亡和一名高级将领失踪的代价,终将匪徒剿灭,大胜而归。那些被剿灭的匪徒的人头,现在就挂在彭城的城头之上。而几天之后,又有消息传来,彭城西北靠近山脉的几个村庄,发生离奇案件,几个村的村民在一夜之间离奇失踪,不知去向。村中一切如常,各种物品都在,就是人跟饲养的动物凭空不见了。”

吕云瑞收回望向天空的目光,望着杜童。就见杜童的脸上阴晴不定,眼中露出犹疑之色。

“你想到些什么?”吕云瑞问道。

“这不可能!他们不会如此残忍吧?这可都是夏国的百姓啊!”杜童大声叫了起来。

水一从房间走了出来,望了望二人,没有说话,径直走了出去。

吕云瑞冷哼了一声:“再告诉你一件事:那个失踪将领的名字叫…杜童!”

杜童闻言,放佛全身一下就没有了力气,跌坐在地上。

吕云瑞上前拍拍杜童的肩膀,杜童两眼茫然地望向吕云瑞。

“杜童啊,我知道你是一个极具忠心的汉子。可你想过没有,什么才是真正的军人?军人的职责又是什么?”吕云瑞说道。

杜童没有说话。

吕云瑞继续说道:“你可能以为,军人就要服从命令。不错,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但这并不表示军人就没有了是非观念。军人是国家的栋梁,肩负着保国护民的重任,如果没有是非观念,迟早会沦为别人手中的杀人武器。到那时,害人害己不说,还会成为民众的罪人。作为军人,首先就要以保护民众的安危为己任。没有了民众,国家也将无复存在。像如今这样,今天袭击商队,明天屠杀百姓,这样的军人不是真正的军人,那只是披着军人外衣的土匪、强盗。这样的军人只能遭人唾骂,迟早会被人铲除掉!”

听着吕云瑞的话,杜童的头越垂越低。

吕云瑞看着杜童,目光中有一丝不忍,但仍继续说道:“你是很忠心,至今也不肯说出指使者的名字。可是,你这样的忠心却只是愚忠。就是因为你的愚忠,才害死了这些百姓。如果我们还不将他揪出来,任其逍遥的话,以后还不知会有多少人要被害死。”

杜童抬起头,目光有些呆滞地望向吕云瑞:“主人,我究竟该怎么做?”

吕云瑞淡淡地说道:“明天,我将会把三村事件的真相公布出来,硬逼藏在背后的凶手露出真面目。但我不知道这样做还会不会死人,会死多少人。我只能多做防范,尽量减少人员伤亡。可是,结果会如何,我并没有多大把握。我把你找来,就是想要你来帮我,讲出藏在背后的人的名字。知道了对手是谁,我就有把握最大程度地降低人员损失。百姓和士兵们也会因为你的一句话,而有更多的人能存活下来。”

说完,吕云瑞目光炯炯地望着杜童。

杜童侧过头去,不敢看吕云瑞的眼睛,心里激烈地交战着。

吕云瑞站在一旁也不催逼,只是静静地等待着。

良久,杜童从地上站起身来,低声说道:“一切事情都是方谦跟刘虎联手主谋策划的。”

说完这句话,杜童放佛去掉了心头一块大石,整个人都显得轻松起来。

吕云瑞笑着点点头,以示赞赏,接着问道:“据我所知,能够调动军队的除了这俩人,应该还有城主府的师爷和书记官。难道这俩人没参与吗?”

杜童摇摇头:“这些事我也不太清楚。我只参加过一次会议。在那次会议上,我看师爷也跟我一样,并不同意扮成土匪去袭击商队。依我看,师爷可能也被排挤出了决策圈。否则,以师爷的精明,断不会施出袭击村民的计策,必会用其他办法来弥补。倒是那个书记官,从一开始就赞成他们的举动,应该跟他们是一伙的。”

吕云瑞笑着拍拍杜童肩膀:“知道了对手是谁,对我们接下来的行动极有益处。你这次可是居功甚伟啊!”

杜童满面愧色,说道:“若不是主人点醒,我还沉溺于罪恶之中不能自拔。这么做只能是将功补过,稍补良心上的不安!”

吕云瑞笑道:“你也不必过于自责。是人谁能不犯错?只要知错能改,就是好汉子!”

杜童向吕云瑞躬身一礼,真心地说道:“多谢主人教诲!”

吕云瑞“呵呵”一笑:“走吧,跟我一起去看看幸存的老伯,然后好好休息。明天还有不少事情要我们去做!”

杜童点点头,随在吕云瑞身后,朝村中走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