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可怕的是“告到中央最终还是我来处理”

fengwujiutian 收藏 1 421
导读:东台市民吕存凤2001年7月,通过招标和市国土局签订了一块1681平方米土地的50年使用权,为此,变卖名下所有资产,付了出让金120多万。随后,拿出483平方米用于建筑富源商住大楼,同时开发了一栋附属楼为经营用房,尚余827.31平方米的土地,用作经营场地。2008年7月,富源商住大楼被列入市拆迁范围。让吕存凤吃惊的是,拆迁工程队竟没有先去拆已签订拆迁协议的主楼,而是在其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掀了附楼。负责“强拆”的东台市城市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称是“误拆”,对于还有40多年的土地使用权的补偿也只字未提。为此,随

东台市民吕存凤2001年7月,通过招标和市国土局签订了一块1681平方米土地的50年使用权,为此,变卖名下所有资产,付了出让金120多万。随后,拿出483平方米用于建筑富源商住大楼,同时开发了一栋附属楼为经营用房,尚余827.31平方米的土地,用作经营场地。2008年7月,富源商住大楼被列入市拆迁范围。让吕存凤吃惊的是,拆迁工程队竟没有先去拆已签订拆迁协议的主楼,而是在其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掀了附楼。负责“强拆”的东台市城市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称是“误拆”,对于还有40多年的土地使用权的补偿也只字未提。为此,随后近两年的时间里,吕多方奔走,却一直讨不到说法,找分管拆迁的黄淑华副市长,可连面都瞧不上,据吕存凤讲,黄副市长还放言:告到中央,最终还是我来处理。(2010年11月11日《江南时报》)

近些年来,媒体对于各地政府的强拆事件多有曝光,“强拆”的手段更可谓五花八门,花样不断的翻新,所不同的只是,强拆越来越出离了法制的良轨,向着无良无法一路裸奔。近日媒体就有报道称,有的地方竟然使出强盗手段,将当事人强行扭进车然后一路狂奔将人丢掉野外,待返回时合法的住房已变成一片瓦砾。还有的使出无赖的手法,对居民实施围堵破顶等迫其就范,还有的竟然交给地痞流氓强拆。总之“没有最丑,只有更丑”,“没有最黑,只有更黑”。在一系列的强拆案中,主角都是地方政府,都是行政不受制约的权力。对公民吕存凤的合法财产“偷袭”强拆,并蛮横不对余下40年土地使用权补偿的正是东台市政府的机构--城市投资发展有限公司,黄淑华副市长正是这个公司的董事长。


当然,政府有利可图。据称,之所以对吕存凤“强拆”,原来是要将其高价出让给另一家房产公司进行商品房开发项目。在土地出让拍卖早成为地方第二财政的时下,这种做法显然符合政府追逐利益最大化的要求。问题在于政府不是企业,不是经营部门,不能盲目追求经济利益的最大化。政府是社会的守夜人,是公民利益的保护者。所以政府的权力必须公正行使,必须合法的行使,决不能滥用权力,更不能肆意扩张,任意侵犯公民的权利,甚至采取非法暴力的手段,对公民实施强拆。


是故,国务院办公厅于今年5月15日下发的《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明确规定:“对采取‘株连式拆迁’和‘突击拆迁’等方式违法强制拆迁的,要严格追究有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的责任。”《刑法》第275条则规定,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将受到7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刑事处罚。可悲的是,尽管法律条文赫然在目,却依法无法遏阻地方权力的一路裸奔,依法无法制止各地非法强拆的不断升级。何也?关键仍在于国家的相关法规政策,被地方政府驾空了,包括上级领导机关也成了一些地方强拆的保护伞,导致国务院的政令出不了中南海,更不用说对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依法依规问责处罚了。


事实上,却正如黄副市长所放言的,“告到中央,最终还是我来处理”。既然无所畏惧,既然不受追究,既然可以放胆胡作非为,就很难想象,政府的权力会自我约束,也很难想象,官员为了一届政府的政绩会有所收敛,更很难想象,在强权之下百姓的合法利益会得到公平的对待。老实说,在拆迁面前,老百姓是知道分寸的。这些年各地的强拆事件已让他们完完全全明白了一个道理,公民权利的胳膊始终拧不过行政权力的大腿,公权强拆的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硬着脖胫抗着,只能做碰石头的鸡蛋,作无谓的牺牲。


但公正在哪里,公平在哪里,法制又在归里,依法行政的政府在哪儿?难以遏阻的非法强拆事件,看似政府赢了百姓输了,但其实并无赢家。政府赢得了利益,赢得了财政收入,却失掉了民心,污浊了自己的形象,直接消耗了公权力的公信度。当然,也包括政令的不彰,包括中央权威的消解。如果任其下去,无疑是十分危险的。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