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锁围城 正文 19

快乐如枫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3.html[/size][/URL] 饭菜虽然简单朴实,柳妙西从中也悟透了不少东西。凝视着对面脸面泛着红光津津有味品尝着饭菜的赵一鹤书记,她觉得赵书记的形象在自己心里逐渐清晰明朗伟大起来。仅从日常餐饭这个细小环节,她感觉到这个赵一鹤书记不是那种夸夸其谈热心于追求某种浅层表面上物质的人。 其实,她对这个赵一鹤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3.html


饭菜虽然简单朴实,柳妙西从中也悟透了不少东西。凝视着对面脸面泛着红光津津有味品尝着饭菜的赵一鹤书记,她觉得赵书记的形象在自己心里逐渐清晰明朗伟大起来。仅从日常餐饭这个细小环节,她感觉到这个赵一鹤书记不是那种夸夸其谈热心于追求某种浅层表面上物质的人。

其实,她对这个赵一鹤书记早就有所耳闻,只是未曾谋面。之前的印象无非就是从省电视台的新闻和访谈节目中领略过,他沉稳不浮躁,一副泰山崩于前而不慌不乱的神态。炯炯双目似乎能把人的内心看个通透,而且看待分析事情总是那么透彻,高屋建瓴而又滔滔不休,特别富有逻辑。他讲话有个特点,那就是言谈话语总是直白不带丝毫掩饰和夸张,他口中所述事物给人的感觉不是虚无飘渺的,他所讲之处,是那样的言之凿凿,鲜活生动。不论是实际成绩还是一些规划设想,经他妙口,那些东西也就活生生呈现在你的眼前。

在赵一鹤的办公室里,柳妙西再一次被他的谈话感染触动。在谈到望川市近年来所取得的成就时,赵一鹤对他这个领航人的功绩几乎是绝口不提,最后他深情地说道:

“这些年来,通过全市上下齐心协力,共同拼搏,我们望川市的各项事业取得了长足发展。譬如说我们市里的电信和广电事业,在此以前他们在全省排位几乎是垫底的,十分让人感到脸上无光,望川市城乡可以说是有着不少空白,人民打个电话得走上几里道路到机关厂矿上去打;由于基础设施太差,制作能力不高,财力水平过低,也制约着广播电视事业的发展,说起来有些让人诧异,看个电视节目也要全村人挤在一个大院里,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难怪这里的思想观念落后,缺少了如此方便快捷的宣传手段,原因也就自然明了了”,赵一鹤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看到柳妙西还在目不转睛地聆听,眼神中透出几许期盼,他接着说道:

“也就是这些原因,可以想象望川市的招商引资环境是多么的恶劣。仅从这两项事业上可以想象,其他的各项基础是怎样的糟糕。正因为如此,不少项目是失去了进驻望川的机会,一些投资商和大老板曾在我面前感叹说望川市是个好地方,这里的地理位置极佳,这里的民风淳朴,可惜就是条件有些差了,不然也不会放弃和我们合作的。”从赵一鹤眼中流露的神色可以猜出,他当时遇到的各种困难和尴尬是多么无奈。

“活人总不能被尿憋死吧。要改变这种状况,就得改变观念,做好负重加压的思想准备。好在老市委书记何青林在我以前就此揭开了解放思想更新观念的篇章,也做好了望川市各项事业的短期中期和长远规划,并取得了开门红。可惜的是,何老劳累过度,过早地离去。于是,组织上派我挑起了这副重担。说句不怕你笑话的话,在刚到任时,我也被望川市的这种落后状况吓住了,我几乎没有办法相信,在我们汉川省改革开放这么多年,竟然还有如此保守和落后的地方。”

“不过,省委副书记、省长张国林对我十分信任也十分支持我的工作,也曾在省委召开的各项会议上为我呼吁为我化缘,更为望川市制定了特殊的政策,当然了,这些政策是不是抵触国家法律的,只不过是根据省里掌握的权限适当地给予了一些倾斜。”

“政策有了,思路有了,来自省里各大部门的对口支持也逐渐多了起来,可以这么说,望川市的各项基础建设是全省各个兄弟市县和各个部门大力支援建设形成的。总是吃救济靠支援是解决不了望川市今后长远发展的,电信、广电这俩个部门的员工发扬了艰苦创业努力拼搏的精神,苦干实干加巧干,利用他们自身的资源和优势,动员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攻坚克难负重加压,终于取得了重大突破,实现了跨越式发展。现在的电信网络遍布全市各县城乡,在望川市和下面的县里包括一些乡村,你也可以见到手握大哥大腰挎BP机的人,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全民皆一机在手走遍全球了,哈哈……”

“说起广电事业,那也有相当骄人的成绩。拿设备来说,与以前相比,现在可是有些鸟枪换炮的感觉,以前市里的电视记者在中央或是省里的电视记者面前,总是抬不起头,手里的设备怎么和人家比?人家早已经是贝塔带子的数字化机器,你还扛着老式的松下M8000大带机,稍微高级一点的也就是市台的那个索尼机子,那也是省台换代淘来的,可惜早已老化,而且经常出故障,基本上是废物一个了。有线电视除了传送本省几套节目以外,类似湖南、广东、浙江等其他省级卫星电视节目,几乎找不见影子嘛。你说说,群众的精神食粮如此匮乏,外地的先进经验又看不到何谈学习借鉴嘛。”说到这里,赵一鹤书记略显无奈。

“现在不同了,通过广电部门的不懈努力,他们的采录编播设备都换成了清一色的数字化的,而且还搞了一套转播车,无论哪里发生了事件,那些新闻都不会逃过记者锐利的眼光。不信你走到大街上遇到肩扛摄像机的电视台记者不看机子上的标志你不会觉得那是市台的工作人员,那气派那气势,啧啧,真是有点飘然了。广电局的小郄局长现在感觉自己的腰杆也硬朗了,说话的底气十足,俨然一个大财主嘛。”

“不过,在电信和广电部门的奋斗史中,有不少同志抛家舍业,甚至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在我这本功劳簿上或者每个望川人的心里面都不会忘记他们的,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才是真正的民族脊梁啊。”说到这里,赵一鹤眼角有些润湿,呼吸也变得凝重。说到动情处,面对柳妙西这位省城来的美女大记者,他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感情。

这是一个真性情的男子,柳妙西深切感到。这个时候,她的内心里也涌动着万千激动:望川市作为汉川省的一座新兴城市,这里若干个大大小小的国有集体企业,犹如喷薄而出的旭日,历经改制所带来的阵痛,挣脱了淤积在她周边的厚重云层之后,已经焕发出勃勃生机,闪耀出夺人眼目的异彩。

赵一鹤站在办公室里,看着悬挂在墙壁上的望川市的远期规划图,他的情绪有些激动。喷涌而来的豪情,激荡着他的胸怀。在内心中,他不得不承认,在这些宏篇巨制的大规划大发展的大思路前,他个人的力量是多么的渺小,即便他是这里的最高行政长官。他得依靠望川市三百万人民,只有人民才能激发出无穷的能量去战天斗地,去奋力拼搏,去默默奉献,去实现这些宏伟目标。转念及此,他指着那副巨图返转过身子,对柳妙西说道:

“这些个规划蓝图,是广泛征求民意,邀请多名此方面的专家集思广益精心设计的,这里面体现了我们望川市多少个人的智慧啊。你看,城西方圆十数公里的这块区域,我们结合现在的旧城区改造,努力把那里打造成为集休闲娱乐商业生活于一体的居民生活区。而城东那片绿地将来就是我们望川市的高新产业园区,产业园建成后,那些高尖精产业按照规划,将全部入驻,形成一个运转良好环境优雅的产业链区,这些产业一旦投产,将会对我市的GDP产生深远影响。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一个设想,若要保证这里面的企业家大老板们集中精力搞好经营,我们市里头得加大服务和监管力度,成立一个行政服务中心,围绕企业所需做好全方位的服务,为人民服务和为企业服务并不矛盾,归根结底,都是为人民服务嘛,再者说了,我们的各级政府机构的职责,本来就是服务嘛。”说到这里,赵一鹤稍微停顿了一下,不无忧虑地叹了口气,按照刚才的思路继续发表着他的看法。

“当然,服务上去了那些大老板和企业家们就会后顾无忧,专心生产经营了。不过,对那些挂羊头卖狗肉的以身试法、不规矩经商办企乱搞乌七八糟的,还有那些乱摊派乱收费有事无事找麻烦的,我们也不是听之任之坐视不管地。我觉得有必要成立一个由公安、检察、法院、工商、税务、技监等部门组成的综合执法局,由纪检部门挑头,联合办公,统一执法,加大查处监督力度,不时给那些无视党纪国法、唯利是图的不法行为敲敲警钟,起码能防患于未然嘛。”说到这里,他的神色似乎更加凝重,两道剑眉紧蹙,声音不由得随之严厉起来。

柳妙西坦承,赵一鹤所说的这些,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是必不可少的。她隐约记起本省某地发生的一例极为典型的劳民伤财弄虚作假的政绩工程:

某地为了迎合省里某位领导的胃口,突击搞了一项工程,这项工程表面上看去十分浩大,似乎对本地也会产生不小的贡献。未经审批论证就仓促开工建设了,而且向农民乱搞摊派,并美其名曰集资建厂。等到这个工程竣工之后,才发现里面存在着许多问题,那里本不是工厂原材料的产地,开工后仅仅原材料这一项的成本就高出外省调来的产品价格不少,而且还没有摊加上生产成本的燃料、人工费、机器折旧等等费用。可想而知,这个工厂生产的产品会是啥样子的价格,要说有些市场那也只不过是把生产出来的产品折价返还农民的集资款。可惜的是,开工不到半年,农民的集资款还没有返还三分之一,这个厂子就基本上入不敷出,无力承担偌大的开销,除去看门的门岗之外,工人们便被遣散。若是再惨淡经营下去的话,那只能靠贷银行的款苦撑。

虽然有关责任人已被追究了党纪政纪责任,还有一些人因此锒铛入狱,在铁窗生涯中深深反思自己的那些过错。可是,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虽经某地努力降到最低,可是最苦的还是那些集了资不能返款的农民。这件事情造成的后果不仅止于经济损失,由此产生的民间对党和政府的不信任都无法弥补了,致使在某地党的威信力大大降低,甚至一些政策的执行在那里遭到了民间的抵触。看来,心中若没有百姓的利益和保暖,只有自己的政绩和官位,这样做出的决策,充满了浓厚的功利色彩,大概不会为百姓接受的。不是百姓刁蛮,而是讲这话的人要反过来考虑自己制定这些政策的本意了。听着赵一鹤书记的讲解和那些发自肺腑的感慨,柳妙西不禁浮想联翩。

“我们望川,为官从政者首先不要讲索取,你不为百姓做事,不为百姓谋利,一心只想高高在上,当那个太平官和老爷官,我首先就通不过。”赵一鹤说着说着,话锋一转,又讲起了官场上的一些不良风气。看样子,他是下了决心改变和扭转望川市官场中的不良习气和作风了。“在我手下当官,我只会喜欢埋头实干的,当然那种瞎干蛮干的不算数。首先他得有头脑,要有自知之明,对本地区本部门的整体要有把握,要有第一手资料,不要一问三不知,也不要事事都要问秘书。在自己清晰的思路之下,想好怎样干然后有的放矢,这样做事才会有目标才会让人有奔头有干劲嘛。那些玩虚的,练太极的,在我这里不会有市场的。他要是敢在老虎头上捋须,可要想想后果,一旦查实,我必定绝不轻饶绝不会姑息,不管他官至哪级,有甚背景!”

这时候,柳妙西内心里有种风雨欲来烟满楼的感觉,但她说不准赵一鹤书记是言有所指还是随意而发的感慨。她端起面前的青花瓷茶碗,微烫的杯身灼痛了她那芊芊玉手,略一颤抖,几滴绿色茶汁便溅落于地。霎时间,空气中弥漫起一股馨香茶味。

赵一鹤看出了柳妙西的窘态,爽声笑道:“柳大记者,是不是我的样子吓到你啦,我又不是在说你嘛,有必要恁地紧张?”

柳妙西面若飞霞,星目一转,轻轻放下那盏清茶,悠然说道:“从这杯茶里,我都感觉出了赵书记您的热情,不仅是我被您的这些热情所动,连这茶都被深深感染了,好烫人哟。”言毕,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激荡着那间办公室里沉凝的空气,撞击着人的耳鼓。

“哦,对了,赵书记,我还有一个疑问。”柳妙西全然没有刚才的神态,她端正了身子,正色问道。

“啥子事情,只要我了解的,保管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来到望川市已有一段时日了。在市里和下面的县里转了不少地方,百姓的住宅、商场超市的大厦建的还蛮不错的,挺漂亮啊。可是相比而言,似乎那些中小学校建得更是别致有型。这从一个方面说明了望川市多年来所取得的成就,可那些政府机构和咱们市委市府的办公大楼咋还停留在七八十年代的那个水平呢?您就不怕影响了形象,给招商引资带来负面作用?”一连串,柳妙西问了这么多问题。

“哦。你说的这些啊。我个人是这样认为地,并要求市里的各部门和下面的各县坚决执行的。一个地方的发展,离不开人才。而人才的培养,当然得依靠我们这里大大小小的学校喽。这几年,国家对教育事业十分重视,这是一个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工程嘛。可以试想一下,若是学生在宽敞明亮温暖如春的教室里学习与风吹雨淋日晒露天里上课,哪一个环境更有利于学习?头顶烈日风吹日晒之下还会有什么更好的感受?那就更不要说那些在危房之中整天提心吊胆担惊受怕战战兢兢时刻提防房倒屋塌的那些学生了,他们能专心听讲,能学有所成吗?我们再穷也不能穷教育,再苦已不能苦孩子啊。一些不急于上马的工程,大不了往后拖拖嘛。人们生活富足了,钱袋子鼓囊了,可是脑子里却空虚了,整天酒饱饭足无可事事,饱暖思淫欲,闲惯了的也就搞些乌七八糟的,不仅败坏了社会风气,而且堕落了自己的灵魂。现在求神拜佛烧香的人多了,可是谈理想谈抱负的人却少了,社会上的不良少年逐步增多,虽与社会较快进步有关,那也有深层次教育缺失的原因啊。”

“现在的某些个人,从他们思想的底子上看,就不是很充实,他们不去努力踏实求学求上进,而是旁门左道地买个文凭,冒充个硕士博士头衔,沽名钓誉。可是在实际工作和生活中总是无所是处,这可是件很危险的事情啊。所以,我一到任,一律要求市里和下面的各县,要把学校建成当地最好的建筑物,而且要求他们切实提高教师的待遇。这些都是实打实要做的,来不得半点虚假和作秀。你看,我们市委市府大院里的每一个建筑物,这些楼体和礼堂虽然建的年代有些久远,可是它结实,很实用啊。反正,市委市府和各部门都不直接参与经济建设,产生不了多少GDP,我们当官的苦点,这算不了个事情,权当是苦中作乐忆苦思甜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