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人“凭什么”分享GDP?

绿色世界88 收藏 11 237
导读:作者:邹啸鸣 2005年11月10日   最近总有些动人的口号,感动了中国。其中就包括“让穷人分享GDP!”。我的疑问很简单:穷人“凭什么”分享GDP? [img]http://img6.itiexue.net/1214/12143886.jpg[/img] GDP就是国内生产总值,也基本上相当于国民收入。减去折旧各种税收以后,就是国民可支配收入。税收是政府部门的收入,税收越高,国民的可支配收入就越少。我们国家近年来,税收上升的速度基本上都在20%以上。也就是说:政府部门是

作者:邹啸鸣


2005年11月10日



最近总有些动人的口号,感动了中国。其中就包括“让穷人分享GDP!”。我的疑问很简单:穷人“凭什么”分享GDP?



穷人“凭什么”分享GDP?


GDP就是国内生产总值,也基本上相当于国民收入。减去折旧各种税收以后,就是国民可支配收入。税收是政府部门的收入,税收越高,国民的可支配收入就越少。我们国家近年来,税收上升的速度基本上都在20%以上。也就是说:政府部门是GDP上升的最大受益者,他们在跟穷人争夺GDP。


每个国民要“分享”属于自己的那份国民收入,凭借的是自己拥有的生产要素的产权。生产要素基本上分成4种类型:土地、劳动力、资本、管理能力。


只有拥有土地的产权的人,才能在土地的交易结果中分享土地的出售收入和出租收入。这简直是不言而喻的公理。可是中国的农民并不拥有土地的产权,因此,城郊结合部的农村,土地被工业企业收购,收入却并不落到当地的农民手中,农民只是获得由政府部门发放的“补偿款”。补偿比例的多寡,基本上由当地政府的官员随心所欲地确定。因此,我们国家在工业化过程中所发展的GDP,土地收益基本上被地方政府分享了,穷人没有土地所有权,他们凭什么可以分享土地出售和出租的收入?


劳动力的产权当然是由穷人自己随身携带。所以在“土地集体产权”的制度下,穷人很知趣地外出到城市打工。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城市的政府以保护城市的穷人的工作机会为己任。因此各地方的城市政府出台了清理“城中村”的政策;出台了清理“不合格的”农民工子弟学校的政策;地方媒体在当地报纸上嘲笑讨要工资的农民工是“跳楼秀”;城管部门公然打人掀摊,践踏流窜商贩是“执法”。其实这与20年前城市里面戴着红袖章的马列主义老太太到处“割资本主义尾巴”的逻辑完全一致。都是城市的有权人清扫农村来的无钱人在城市里面的生存权。


有资本的人基本上不被称为“穷人”。但是,有资本的人却也很容易“变成”穷人。比如:你在银行有存款,如果该银行是一个烂帐制造机器,那么每隔几年,政府就必须耍些花招来拯救之,未来即使那些存款能够按照约定归还给你,也只能是打了折的数目。再比如,你在股市买股票,大多是一些老态龙钟的国有企业经过严重的涂胭脂抹粉,看起来象妙龄少女。你买回家不出叁月,她脸上的脂粉就挂不住了,你将看着金子化成水。


管理能力是一种知识,由可以言传的书本知识和不可以言传的经验知识有机结合而成。在不同的领域,书本知识和经验知识的比重并不一致。所以它与文凭的高低高度相关,也和人生的经历高度相关。受教育水平越低的人,拥有的管理能力越少,被雇佣为经理的可能性也就越低。


当然,政府官员也没有上述四种公认的生产要素的产权,但是在中国这个官本位国家,他们拥有权力——它是调动一切要素的要素。因此,“跑部钱进”就是最基本的游戏潜规则。对这条潜规则拎的越清则发财越易。触犯了这条潜规则的人,比如孙大午、铁本的戴国芳,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因此:要成为商人并不难,要成为好商人决不容易,你必须有路子获得官员的庇护。所以:煤矿老板基本上都要给煤矿安全局的领导送点干股。于是:领导说你安全你就安全,不安全也安全。


以上这五种要素,我们每个共和国的国民都可以作为标准参照一下,自己到底拥有那些,没有拥有那些,于是:自己是不是属于“穷人”就很清楚了,自己是不是有凭证“分享GDP”就很清楚了。自己为什么属于穷人,也很清楚了。自己应该争取什么权利,也就清楚了。


当然,我们也可以指望政府官员成为特别利他的人,毕竟,他们掌握了税收的分配权,如果他们的同情心特别发达,也许他们就可以通过建立社会保障制度、医疗保障制度、教育资源的分配权,向富人征税,向穷人倾斜。但是我奉劝大家不要对官员的善良期望太高。我们明显看到:社会保障制度和医疗保障制度早就建立了,但那是以官员为中心,以与官员的亲密程度为递减系数的保障制度。所以我们会在每个城市都看到“高干病房”,而农民却大多病死在自家的床上。所以我们会看到大学大多紧密地团结在党中央周围。


所以:我的结论很简单:要想真正地“让穷人分享GDP”,根本不需要煽情,提出那莫须有的“穷人经济学”,只需要将穷人当人看,给他们人权。比如:让穷人拥有土地所有权、让穷人拥有平等打工权、让穷人拥有进入垄断行业的投资权、拥有企业信息的知情权、让穷人拥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利、让官员减少配置要素资源的权力、让社会保障制度、医疗保障制度、教育资源配置制度都以穷人为中心,以财富拥有量的递增速度为递减系数,建立新型的社会保障制度、医疗保障制度、教育资源配置制度。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