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武抄袭案——上海史上最严重的抄袭案(三)

zhouwuchaoxi 收藏 6 1311
导读:自上星期以来,华东师大教授周武三年前的抄袭剽窃案引起海内外学术界的广泛关注,许多学者来电或是EMAIL询问,他们不解的是为什么在周武事件中都有一个叫程念祺的人,在极力为周武开脱?可见程的言辞很大程度上混淆了视听。为使学术界客观了解周武事件全貌,我们在此公布2008年6月13日,上海社会科学院院网上一封宋钻友教授致全院同仁的公开信,希望学界中人能结合此前郑祖安教授和卢汉超教授的揭发材料一起浏览判断。 宋钻友:程念祺为什么要闹事? 这几天网上的一则通告,让历史所大多数的同仁喜不自禁。2009年国家社会科学研

自上星期以来,华东师大教授周武三年前的抄袭剽窃案引起海内外学术界的广泛关注,许多学者来电或是EMAIL询问,他们不解的是为什么在周武事件中都有一个叫程念祺的人,在极力为周武开脱?可见程的言辞很大程度上混淆了视听。为使学术界客观了解周武事件全貌,我们在此公布2008年6月13日,上海社会科学院院网上一封宋钻友教授致全院同仁的公开信,希望学界中人能结合此前郑祖安教授和卢汉超教授的揭发材料一起浏览判断。

宋钻友:程念祺为什么要闹事?

这几天网上的一则通告,让历史所大多数的同仁喜不自禁。2009年国家社会科学研究项目申请的结果公布,本所共获得四项,其中虞万里研究员以历史学家申请古典文学研究项目,也获通过,本所的国家课题获得数由此创造了一项记录,这是从京城吹来的暖风,让历史所的大多数同仁备受鼓舞。在此背景下,程念祺在网上鼓聒起的谣•言,显得更加恶•毒,给人心境造成的伤害也更难以让人忍受。这里,本人欲一吐隐忍多年的一些想法,供关心和爱护历史所的各方面同仁参考。

程念祺申报职称晋升时曾威•胁院职改办,“如不给我正高职称,我要把历史所的天也拆掉”,这口气那里还是读书人,活脱脱一个强•盗改扮的书生模样。一般人多以为其人虚张声势,但大量事实证明,程决非虚声恫吓,一年多来,他时而社科院、时而兄弟院校;时而匿名,时而公开署名,竭尽造谣诽谤之能事。不错,他这是在“拆天”,至今以及今后仍将继续闹腾在“拆•天”的行程中。我对其人的邪•恶素有领教,从不相信可以通过退让、协商让其放弃对抗的立场,但这一年程念祺所表现出来的可怕人性仍超过了我的想象。正是从制止一名刻意与历史所绝大多数员工为敌的恶人继续危害大局的愿望出发,本人自愿放下手中的科研工作,投笔应战,以正视听。


程念祺原在经济所工作,调入历史所不久,有人在介绍其大名时,不忘提醒此人有时会露流氓腔,不可轻扰。程来所后的所作所为证明了这一点。因此,本所同仁与其打交道,多奉行避让三分的原则,长此以往,造成程某人无视同仁的尊严,嚣张之极。

多年来,程怀着控制资源、操纵权柄的卑劣目的,和小兄弟周武拉帮结派,十几年的苦心经营眼看就将成功,不料周武因抄袭剽窃事发,加上在总支改选中拉票曝光,意外在副所长竞聘中落马。程恼怒万分,一年多来,屡屡发贴诽谤、攻击历史所主要领导,连续掀起重重造谣诬蔑浪潮。

程念祺究竟够不够教授申报条件?是否如不明就里的人误以为的他的落选仅少500字的论文。事实完全不是如此。首先,程念祺凭不上职称,是因为他成果不多也不强。2008年评职称,院里要求他提交一本专著,两篇代表性论文,结果他提供的所谓专著,实质是论文集,里面文章全部是以前发表过的,根本不能算专著,其中还有两篇是评副高时就用过的。更为丢脸的是,他提供的两篇代表性论文,就是论文集里的两篇,他根本提供不出论文集以外的两篇文章来。不信,就是到现在,他还是提供不出。这样的成果,离开院里的要求,相差实在太远,不光是众所周知的他那2500字报纸文章不能抵充院外核心刊物的事。他申报晋升职称,理所当然地被所学术委员会否决。此后,他闹个不停,闹得全院不得安宁,最后又被院学术委员会再次否定。一个人的事,被院所两级学术委员会三次否决,这恐怕是史无前例的。

他一直自吹自己学问如何如何好,粗暴地贬低别人,说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行。其实他都是关起门来自我陶醉,没有见到过国内或国外那个学者说他好,或者请他去开会、讲学,也没有见到他有什么论文、著作得奖。否则,真如他自诩的中国著名经济史学家,在经济史渐渐走红,各大学争聘名家来校的今天,程念祺何苦耗在历史所,靠网络文章博取名声,造成巨大的“学术资源”浪费。

程念祺人品极差,长期以来,他常仗着小兄弟周武的资源,无理取闹。十多年来我亲眼看到程无端攻击漫骂他人,被骂者有尊称他老师的学生,本所中层领导,还有一些学问程远远无法望其项背的优秀科研骨干。程的无理历史所大多数人为之侧目,他依然故我,王朔的小说“你别把我当人”,正是斯人的行为哲学。

第三,他举报所里财务问题,完全是无理取闹。他为所里买一台12.5万元复印机的事,不断地纠缠不休,毫无根据怀疑所领导从中拿回扣。大家看他上次群发邮件里提供所财务细目,如此用心,一笔一笔算,还用红笔划出,真也服他了!对于财务问题,他或他们举报过多次,上级已经查过了,没有说有什么问题。院有关机关已到所里调查过,他现在还在胡搅蛮缠。

程念祺十年前就评上了副研究员,按照他的自命不凡,5年前就该申报正研了。无奈此人大言夸夸,眼高手低,赖惰成性,成果太少,要命的是小于55岁的申报者要考外语,这位“名校硕士”(他自称)能给一个单位制造出无数麻烦,却玩不转ABC,他是强忍到了免考外语的年龄,但终因正研条件无一条符合,被学术委员会数次否决。院所领导多次做工作,希望他安心科研,以后还有机会,善意的劝告被一概当作过耳秋风。时至今日,程决意采取恶意诽谤、捣乱的态度,事态的平息还遥遥无期。(宋钻友,2008年6月13日)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