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谈素质:中国人就那么喜欢折腾自己(转载自环球网)

记得很多年前听到一个小故事,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发明了一种打国际电话不付费的方法,也就是用一根线把硬币穿起去打,投进去打过后可以再取出来再投再打。当时,一致的结论是:只有中国留学生才会干这种事,丢中国人的脸。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记得这一则新闻。

现在,我也在国外,我也在生活,也在生存,我认为我现在才有资格去评价。在写文章之前,我要先申明一点:我将彻底反驳这种观点。

到底道德和素质是不是一回事?

道德是教育问题还是个人问题?当布什一阵号令宣布空袭和制裁伊拉克时,道德问题出现了:伊拉克数几千计的贫民将是他发动这场战争的牺牲品,而头号目标“傻大母”除非空袭导弹能嗅出他的气味否则根本不起任何作用。比尔·盖茨在最初时期的开发软件过程中习惯手法就是假意原意购买一些小公司的软件,获得其原代码过后就过河拆桥,然后用别人原代码来开发自己的软件,而小公司就是被比尔·盖茨“不道德”的手法的一类牺牲品。

诸如此类的例子太多,翻开许多名人的历史,就会发现很多像《泰坦尼克号》电影中,头等舱里优闲喝着咖啡的有着贵族血统的在“道德”和“不道德”之间选择“不道德”的贵族。

布什和比尔是大名人,他们的共同特点是“素质高”。布什是名门旺族,比尔更是炒哈佛大学鱿鱼的高材生。但是他们都做了“不道德”的事。天啊,比起中国学生在加拿大干的事,他们是不是更轻一点?为什么对比尔赞扬多于批评,因为他用了智慧,这就和偷有了本质的区别。(为什么突然说偷,因这是道德败坏的底线,比较它,更容易说清楚一点。)

而中国留生在美国的事说得大一点,也是一种智慧。都有别于偷,任何人都知道该怎么偷。而这两件事你就算想干,都同样要先问一句“嘿,怎么干?” ——不同的是一种是科技智慧,一种是生活智慧。

如果有人把两件事说成一个大智慧,一种是贪小便宜(那我又有话要说了:说这个话的人是否能一个月拿上一万元以上的工资:长途电话在IP卡没有普及和电话费没有降下来的那个时候用电话亭打非常贵(现在从德国打电话亭打是六马克每分钟)。

什么叫做“大便宜”?什么叫做“小便宜”?是不是每个人的创业都可以从索罗斯那里得一百万美元的风险基金,据我所知有很大多数富翁是从一个铜板一个铜板……

亿万富翁节约每一个铜板我们叫做“榜样”,一部分收入不足五百元的普通中国人请尽一切办法节约十元,二十元时时我们叫他们为“贪小便宜,吃大亏”。收入超过五百五十元的人藐视惊讶程度不亚于“唉呀呀,这个饿死的人咋个走的时候不喝一碗参汤”,收入相仿的人大致有“我没有占到小便宜,我希望他吃大亏”的心理。

我现在德国的公立学校读书,我听闻很多逃火车票的方法,是一些朋友告诉我的。

道德的标准是人定的,是根据情况变化的,我认为有必要抛开道德谈素质。作为中国留学生第一次到德国,一周内就踩过几次狗屎,诧异于德国满地的狗屎和随地乱扔的烟头,忍受着课堂上连绵不绝的撒鼻涕的噪声。长期以来,居然没有得出或者听到“嗯,德国人素质很差!”的结论。

国际航班上,百分之六十不听劝阻而屡教不改抽烟的是日本人。更甚的是,居然多家日本网站专门开辟了专题讲解如何在飞机上躲着抽烟。其实,在国际性大学,敢于上课穿一双拖鞋上课的留学生绝对是日本人。在德国有很多中国人留学生感觉很多日本学生“素质”不如中国人,却会得到更多尊重。

韩国人成了飞机上最不受欢迎的旅客,因为他们喜欢在飞机上吃令其它人难以忍受的韩国泡菜;意大利是移民天堂,每几年一次的大赦,还谈什么素质?没有听到人说过:一、日本人素质差。二、韩国人素质差。三、只有×××才会这样做。

德国人、日本人、韩国人不会做自我批评状。

我刚到德国时候,认识了一个中国人。晚上我们十二点二十分往家里走,过一个十字路口时,路灯亮了,由于是深夜,街上一个人也没有,我想横穿马路。朋友忙拉住我问:“你难道没有看见路灯?”我说:“但是,一辆车也没有呀。”朋友说:“外国人都守规矩,你这样干,别人会认为中国人素质差!”恰好,这时有一位迷人的德国姑娘穿越红灯,紧接着一个骑自行车的小伙子……

我知道德国同学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坐在哪里不由自主都想把两支脚收起来放在凳子上。在国内一个“有文化”,“有素质”的人看到这样都会说“不礼貌”。出国时,有这种习惯的人,更会听到长辈或者上级或者朋友告之:“别这样,出去别人会说中国人素质不好!”

一个中国朋友到我家里给另一位将要到德国来的女孩写信,第一句话是“和外国人交往是注意礼貌”。简直是荒谬,是诬陷嘛——中国人和外国人交往唯一的鲜明特点就是懂礼貌。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自己折腾自己?

外国人到中国,中国人要尊重外国礼节;中国人到了国外,也要尊重外国人礼节。最喜欢说中国人素质不好也是中国人自己。

不知道当美国的思维和德国人思维相遇时会出现什么样的情景:美国人也喜欢养狗,但每天出去遛狗时,都会用一个袋子把狗屎弄干净;而德国人却让狗屎乱拉。美国人讲话行动完全是“重我自我”,而德国人绝对是出气都小声,怎么样有必要的话完全可以上升为“素质问题”。

但是他们永远不会自我检讨。他们从来就不会对自己所做的任何事是否触击他人做考虑。就像美国侵略巴拿马,越南空袭南斯拉夫全世界都在申讨,他们不会认错,绝不。而德国人更是了不起,拒绝最先进的东西,拒绝美国,所有人都永远看起来那么闲散,公务人员效率低得惊人,业务水平提留在三年前等诸如此类……

关键是他们从不反省自己的,欧洲为什么落后美国那么长的原因也在如此。这就是一种大国气质!(虽然任何国家比起中国来都不敢妄称“大国”)欧洲人之间也可能彼此都在讥笑对方。尽管如此但是每个国家都是以自己为中心,不管自己对还是错。就是一种盲目:我不需要别人来评价我做什么,只要是我做的就是对的。他们把这种大国气质溶入个人气质之中,从元首到小市民到农民以自己的意志办事,异乡人到了这里一切看起来不合理的事情都不得不被倔强的欧洲人所折服。

中国人是大国,只是一个面积很大的国家罢了。要强,就是需要这种大国气质,而我们出来的中国留学生也应该有这种大国气质:就是有信心让自己所做的一切就便是荒诞可笑的也让外国人接受,把它归成一种气质而不是一种素质问题:我做的就是对的,就算我也知道我错了。

马拉多纳是我最喜欢的天才足球运动员,他吸毒,嫖妓,打记者一切有别于他人的素质论的行为他都做,而他,很多也和我一样,没有人说他:“马拉多拉素质差。”最多也是:“他,一个球王,一个神话,但,生活上是一个弱者,那么多的钱害了他。”看一看这一个十恶不赫的大坏蛋在美国世界杯上的每一次出场,犹如一个王者,一个贵族,一个完美无缺领袖;而巴蒂在马哥一不留神的情况下当上队长出场时,我一看他的出场气势,糟糕,阿根廷不妙。马拉多拉是应该是中国留学生的典范:我什么都做了,只要我的国家,只要国家人一起出气,就是黑的也能说成白的。害怕的是自己不给自己信心,自己的同胞去数落自己的同胞。

来看看世界超级大国。美国的发展史吧,流氓,浑浑,强盗都在最初的美国发展史上占据了重要的地位。如果成功了,他们一夜之间就会知道该怎么样改变自己“像一个上等人”。一句话想说:什么是素质:钱就是素质。

日本人有什么素质,只能叫做训练有素,一旦环境变了看一下他们的行为。新加坡好不好,在新加坡的中国留学生把新加坡棒到了天上。我有几位新加坡朋友(国家全资资助德国读博士,学成过后必须回国,够权威的吧),我问他你们新加坡人是不是从来没有随地乱丢东西,他们互相笑一笑说没有呀,如果没有人看见,还是要乱丢的。 现在想一下,道底是谁提出了“中国人素质不好”? 很遗憾,我认为最初的说法就是来源于我们这一群出国的同胞们。一九七八年之前没有人听说过,进入八十年代简直成为了一种“潮流”。出过国后就大谈素质:公共场所自觉排队,车让行人先走,让女士先行,还有什么?

所以国外有一种说法,改革使我有钱了,但有钱了,我不知道该干什么了——想一想这句话吧。狗屁的是:居然有一些务工的农民去了一躺国外“劳务输出”后,回来过后居然也谈“中国人素质没有外国人好”,外国人排队自觉,车让行人等……,象这种在国内站在板凳上吃饭的人出国不到一年的,回来过后就居然敢大谈素质,认为仿佛自己素质也突飞猛进。这种人只要一出国,素质就提了,“素质”这种东西还有什么价值?

出过国的人集体沉思一下,在香港新机场时,长长的出关检查,很多外国人实在等不及了,连连插队:“对不起我还有四十分钟飞机就要起飞了。”国际惯例是,航班会等最后一个旅客上来过后才走,而且象我这种飞机还有二十分钟就要起飞的旅客都安安静静在等。外国人的素质实在是太差了,至少在香港新机场我看到的是外国人频频插队,而没有看见一个中国人这样做。

想一下吧,看病,多上比原来上百倍的人,九点钟去发现今天已经医生已经排到了下班时间,买比萨饼发现等到买上已经过了吃饭时间。最好笑的莫过于汽车等行人过。哈哈哈,在中国今天不到夜深人静,你别想走,我看他们是要选择什么?

看一下英国人一下班第一件事是什么——泡吧!不到七八分醉是不会回家的,长此以往,是不是国将不国了?

在国外从来没有听到外国人说过“中国人素质不好”,只有听到中国留学生自己说过。他们以为外国人看不起自己是因为其它中国人表现不好,外国人和自己不交往是因为其它中国人“素质不好”。他们检讨自己,纠正别人,结果发现国外行不通了,又回国去散步言论,逼得国内崇洋媚外者也点头同意“外国人素质确实高,都会讲外语”纭纭。

回忆一下吧,哪一届奥运会中国代表队出场不是整整齐齐,衣冠华丽,哪一届的美国队不是像战败国的队伍一样,绵绵长长,东倒西斜,要知道每一个人都是代表国家呀,那美国人的素质太差了。国人不是素质差,是太穷。中国人的忧患意识太强,太怕别人说自己,不断检讨自己,不断抹杀自己的个性,想和别人保持平行。

一次我和班上同学吃饭,那个三明治太好吃了,只有我一个用手拿着吃,而其它人都是用叉边切边吃,旁边一个中国人用一种看似十分诚恳的语气说到: “你难道不可以像其它外国人一样用叉切着吃吗?”我说:“我喜欢。”结果是,班上的外国朋友看见我用手吃,都学我不再用叉了。如果你有两个穷的朋友,一个完全听你的,你说什么他都同意,一脸卑躬像;而另一个却经常发表自己的见解,行动洒脱,你真正的朋友会是谁?

当出国的时候,心态已经变了,已经是崇洋媚外了,说出的话那还不是变态?不必理会,根本从来都没有什么素质一说。这篇文章我已经构思很久,一直在写写停停可能写到这儿,东西还远远不够。出国一个月的人就能改变很多,真的中国人是素质差,还是太穷?穷得没有自信,失去自信,失去个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