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利率有可能会进一步调整


11月19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上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这已经是今年以来对主要商业银行准备金率的第五次上调。而在之前,中国人民银行进行了自2007年底以来的第一次加息,从10月20日起,上调了金融机构0.25个百分点的存贷款基准利率。央行一系列动作的连续出台,引发了社会上对于国家货币政策转型的猜想。身为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李稻葵密切关注着中国货币政策的走向。


记者:这段时间以来,央行连续出现对于货币工具的一些调整,不管是存款准备金率还是加息,是否意味着我们现在已经从宽松的货币政策开始转型了呢?


李稻葵:至于这个转不转型,最后国家会定。不过我能看到的是什么呢?我能看到的是两点:第一点,现在的宏观经济,就是2010年11月初中国宏观经济的走势已经企稳了,已经稳住了,增长速度已经稳住了,因此在保增长和控制通胀预期这两难的选择里面,控制通胀预期上升为矛盾的主要方面。中国经济现在一个需要解决的任务,就是要改变百姓对通胀的预期,就是要稳定百姓的预期,不要预计有很高的通胀。


怎么做,你不能光靠宣传,还要靠政策,怎么样的政策?适当地提高存款的利率,让存款的利率能够打过我们所公布的通胀的数字。


1月11日至12日,二十国集团峰会在韩国汉城举行,在峰会上,美国推行的定量宽松政策会遭到众多国家的指责,另外,二十国集团也明确表示不支持美国就人民币升值问题向中国的施压。李稻葵认为,自从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国屡次针对人民币汇率问题指责中国,纯粹是美国的政治需要。 记者:就像奥巴马一直说,他认为人民币被严重低估了,他认为中国政府花了很大的成本来干预汇市,来保证人民币的疲软,所以他觉得,不管怎么着,你应该转型成市场为基础的汇率机制。 李稻葵:这是一个巨大的误解? 记者:怎么讲。 李稻葵:他脑子里认为只要这个汇率能够巨幅的升值,从1:6.8,升到比如说1:4,那么中国的出口就会下降,中国的外贸顺差就会下降,这个模型是错误的,完全错误的,这需要我们去跟他解释,为什么呢?咱们一步一步地推理,几步推出来。假如说汇率真是大规模升值了,从1:6.8变成了1:4,后果是什么呢?后果就是我们的部分出口企业出现了亏损。但是再大的亏损他也要坚持。因为短期是不可能退出,短期你的设备已经投资了,短期你的工人已经雇了,你必须生产,而全世界,美国人一年之内、半年之内又找不出替代中国供应商的生产商,短期内不可能去马来西亚,去印度尼西亚建厂,所以短期内这种巨幅的升值只能靠我们的出口商把自己的出口价格抬高,通过这个方式把升值的压力转嫁给美国的消费者,最后是什么结果呢?外贸的顺差不会大幅度下降,反而我们在国外卖的产品的价格上涨,反而使得美国的通胀上升。失业的,买中国的中低端产品的美国家庭的生活更加困难,对谁都没利。 李稻葵认为,促使人民币过快升值,对中美两国会造成两败俱伤的局面。并且,通过转变生产方式,调整经济结构,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已经大大降低,这本身就是对中美贸易关系极大的贡献。 李稻葵:我们今年的外贸顺差,根据我的推算,应该完全能够降到GDP的4%以下,这个外贸顺差在危机前曾经高达9%,两年就降下来了。按绝对数字,今年的外贸顺差很有可能降低到1800亿美元。 记者:这降说明什么? 李稻葵:说明什么?说明我们的内需在上升,说明我们的出口企业在部分地调整,在从出口转向内销,这就是我们对世界经济做出的贡献。这件事要反复反复跟外国人讲。 记者:假如情况像您说的,用常识就可以解释的话,美国的决策者怎么会不知道这一点呢? 李稻葵:美国的决策者首先考虑的是美国国内的政治话题,这个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即便他懂这个道理,他也不愿意承认这个道理。因为对于美国的公民来讲,他没有刚刚咱们说的五分钟时间去解释,有五分钟他也不会耐心地听,他宁愿看两分钟广告,看两分钟电视剧,他也不愿意听我们这个东西,我们这个东西多沉闷,谁愿意听这个话题。 记者:但是这不是事关你们的利益吗? 李稻葵:人家就愿意听30秒的话,人民币的汇率太低了,因此出口多了,抢了我们工作,完了,回家了,这就是美国人肤浅的民主政治,再简单不过了,这个游戏谁不会玩,都会玩。所以前总统克林顿上个星期在一次论坛里面,他反复讲,反复讲一个道理,会后我跟他面对面,他说我现在不需要竞选任何的政府职位了,我可以讲实话了,我应该把美国的问题向我们美国的百姓彻底地讲清楚,那就是我们的金融危机不能怪中国,主要是我们自己造成的,讲的实话,大实话,原因是什么,他卸任了,他届满了,他不用竞选了。你奥巴马还在台上,他怎么会讲这个话呢?再简单不过了。 在李稻葵看来看,面对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的压力,中国应该保持清醒的认识,特别是应该汲取日元升值的教训。1985年9月,日本与美国签订了“广场协议”,承诺日元大幅升值。在协议签署之后不到三年的时间里,日元对美元就升值了1倍,然而日本却在经济泡沫破灭之后陷入了经济危机,至今日本经济还没走出那场危机的阴影。 李稻葵:所以我想中国应该坚持原则,我们不应该容忍,不应该允许人民币过快地升值,渐进式的、可控的升值,而且以自己的经济情况,经济结构的需要为目标进行调整。不能说你外面让我升我就升。这样子的话一旦形成一个恶性循环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你让我升值我就升,升完之后,贸易顺差下来,你还让我升,那就是日本1985年之后的残局了,悲剧。 记者:他们的结果就是20年的经济衰落。 李稻葵:所以对美国而言,战略利益在于防止日本式的衰退,不能有通缩,对中国而言,战略意义是要避免日本式的被动的升值,升值可以,但是我不能被动地升值,我不能被你牵着鼻子走。 我们在国际上把道理讲清楚,在谈判桌上把道理讲清楚,同时采取措施,积极调整经济结构,两三年时间,贸易顺差降下来。到了那个时候,你还能说什么呢?美国人能说什么,所以我的观点是不能跟美国人玩这个游戏。 12 中国经济象十六岁的姚明 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下,世界经济的格局正在悄然发生着改变。随着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迅速崛起,中国在世界经济的舞台上的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影响。李稻葵认为,越是在这样的时候,我们越需要学习的精神。 记者:你一再提醒这句话,你说现在的中国有点像16岁的姚明那样,你指什么? 李稻葵:我想我们是被金融危机,中国经济被金融危机突然间推上了前台,我们确实没准备好,就好像16岁的姚明,身高可能一米九、两米,表面上是很好的篮球运动员,实际上并没有准备好,容易受伤,身体协调性不行,肌肉不够发达,自我保护意识不强,篮球的明规则读得很清楚,潜规则不懂,这就是我们的情况。 记者:但是我们看到,世行的行长有一个建议,说是要建立新的综合的货币体系,比如说人民币、欧元就被放在一个比较重要的国际地位上的? 李稻葵:我们的短期内,完全国际化条件不成熟。国际化要求你的资金完全放开,自由流动,但是我们现在的资本市场,金融机构还不健全。短期完全放开的话,资金很可能大规模流出。高货币存量所带来的系统性金融风险,在我看来是中国经济未来十年,乃至于二十年,我们必须严守的底线。 记者:但有人觉得你会不会太悲观了。 李稻葵:我想经济学的一个任务就是在大家特别乐观的时候,没有看到风险的时候,要提醒大家. 提醒,这就是经济学研究的一个重要职责所在。

记者:但您看,现在通胀的比例是4.4,我们现在存款利率大概是2.5,还差着,所以有人说你再调也于事无补,无济于事?


李稻葵:我觉得任何的政策,尤其是货币政策,最最重要的是改变百姓的预期,大约一个月前,已经略微提高了一下存款的利率,在我看来已经给市场的参与者,给百姓一个比较明确的信号,告诉大家这个利率有可能会调整,有可能会进一步调整,因此不要着急把存款搬家。这么一个信号已经释放了,至于说第二个动作什么时候要做,我想这是决策者的事情。


2 股市现在非常健康


李稻葵认为,目前中国经济发展趋于稳定,已经到了适当调整货币政策的时候了,从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转向适度审慎的政策,通过加息等一系列的手段来减少货币的流动性,是控制国内通胀的有效手段。但是随着市场对央行加息预期的增强,中国股市进入了大幅震荡的行情。


记者:我不知道您是否注意到本周股市出现的暴跌,有媒体分析说市场现在有一种恐慌性的预期,认为说这种预期本身会加剧整个资本市场的下跌,您怎么看?


李稻葵:今天在我看来,中国的资本市场是处于一个非常健康的状态。怎么讲?在我看来一个最基本的数据就是价格水平,在历史的比较来看,横向比较来看,跟我们自己的历史比,横向比,都不算高。我讲的是市盈率,而且我们的股民在我看来,比以前成熟多了。50%左右,讲粗数字是机构投资者,或者说专业投资者,专业投资者比散户,比股民更有研究。


记者:您看没看过高盛发布的报告说,建议他手中的客户抛售所有的中国股票,他们的依据是觉得说引起央行连续性的货币改革会引发加息的预期。


李稻葵:高盛的报告值得尊重,但是毕竟是一家之言。在我看来,资金的去向,除了股市之外,并不太多,地产是个社会问题,地产价格更高,不可能持续下去。


1月11日至12日,二十国集团峰会在韩国汉城举行,在峰会上,美国推行的定量宽松政策会遭到众多国家的指责,另外,二十国集团也明确表示不支持美国就人民币升值问题向中国的施压。李稻葵认为,自从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国屡次针对人民币汇率问题指责中国,纯粹是美国的政治需要。 记者:就像奥巴马一直说,他认为人民币被严重低估了,他认为中国政府花了很大的成本来干预汇市,来保证人民币的疲软,所以他觉得,不管怎么着,你应该转型成市场为基础的汇率机制。 李稻葵:这是一个巨大的误解? 记者:怎么讲。 李稻葵:他脑子里认为只要这个汇率能够巨幅的升值,从1:6.8,升到比如说1:4,那么中国的出口就会下降,中国的外贸顺差就会下降,这个模型是错误的,完全错误的,这需要我们去跟他解释,为什么呢?咱们一步一步地推理,几步推出来。假如说汇率真是大规模升值了,从1:6.8变成了1:4,后果是什么呢?后果就是我们的部分出口企业出现了亏损。但是再大的亏损他也要坚持。因为短期是不可能退出,短期你的设备已经投资了,短期你的工人已经雇了,你必须生产,而全世界,美国人一年之内、半年之内又找不出替代中国供应商的生产商,短期内不可能去马来西亚,去印度尼西亚建厂,所以短期内这种巨幅的升值只能靠我们的出口商把自己的出口价格抬高,通过这个方式把升值的压力转嫁给美国的消费者,最后是什么结果呢?外贸的顺差不会大幅度下降,反而我们在国外卖的产品的价格上涨,反而使得美国的通胀上升。失业的,买中国的中低端产品的美国家庭的生活更加困难,对谁都没利。 李稻葵认为,促使人民币过快升值,对中美两国会造成两败俱伤的局面。并且,通过转变生产方式,调整经济结构,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已经大大降低,这本身就是对中美贸易关系极大的贡献。 李稻葵:我们今年的外贸顺差,根据我的推算,应该完全能够降到GDP的4%以下,这个外贸顺差在危机前曾经高达9%,两年就降下来了。按绝对数字,今年的外贸顺差很有可能降低到1800亿美元。 记者:这降说明什么? 李稻葵:说明什么?说明我们的内需在上升,说明我们的出口企业在部分地调整,在从出口转向内销,这就是我们对世界经济做出的贡献。这件事要反复反复跟外国人讲。 记者:假如情况像您说的,用常识就可以解释的话,美国的决策者怎么会不知道这一点呢? 李稻葵:美国的决策者首先考虑的是美国国内的政治话题,这个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即便他懂这个道理,他也不愿意承认这个道理。因为对于美国的公民来讲,他没有刚刚咱们说的五分钟时间去解释,有五分钟他也不会耐心地听,他宁愿看两分钟广告,看两分钟电视剧,他也不愿意听我们这个东西,我们这个东西多沉闷,谁愿意听这个话题。 记者:但是这不是事关你们的利益吗? 李稻葵:人家就愿意听30秒的话,人民币的汇率太低了,因此出口多了,抢了我们工作,完了,回家了,这就是美国人肤浅的民主政治,再简单不过了,这个游戏谁不会玩,都会玩。所以前总统克林顿上个星期在一次论坛里面,他反复讲,反复讲一个道理,会后我跟他面对面,他说我现在不需要竞选任何的政府职位了,我可以讲实话了,我应该把美国的问题向我们美国的百姓彻底地讲清楚,那就是我们的金融危机不能怪中国,主要是我们自己造成的,讲的实话,大实话,原因是什么,他卸任了,他届满了,他不用竞选了。你奥巴马还在台上,他怎么会讲这个话呢?再简单不过了。 在李稻葵看来看,面对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的压力,中国应该保持清醒的认识,特别是应该汲取日元升值的教训。1985年9月,日本与美国签订了“广场协议”,承诺日元大幅升值。在协议签署之后不到三年的时间里,日元对美元就升值了1倍,然而日本却在经济泡沫破灭之后陷入了经济危机,至今日本经济还没走出那场危机的阴影。 李稻葵:所以我想中国应该坚持原则,我们不应该容忍,不应该允许人民币过快地升值,渐进式的、可控的升值,而且以自己的经济情况,经济结构的需要为目标进行调整。不能说你外面让我升我就升。这样子的话一旦形成一个恶性循环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你让我升值我就升,升完之后,贸易顺差下来,你还让我升,那就是日本1985年之后的残局了,悲剧。 记者:他们的结果就是20年的经济衰落。 李稻葵:所以对美国而言,战略利益在于防止日本式的衰退,不能有通缩,对中国而言,战略意义是要避免日本式的被动的升值,升值可以,但是我不能被动地升值,我不能被你牵着鼻子走。 我们在国际上把道理讲清楚,在谈判桌上把道理讲清楚,同时采取措施,积极调整经济结构,两三年时间,贸易顺差降下来。到了那个时候,你还能说什么呢?美国人能说什么,所以我的观点是不能跟美国人玩这个游戏。 12 中国经济象十六岁的姚明 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下,世界经济的格局正在悄然发生着改变。随着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迅速崛起,中国在世界经济的舞台上的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影响。李稻葵认为,越是在这样的时候,我们越需要学习的精神。 记者:你一再提醒这句话,你说现在的中国有点像16岁的姚明那样,你指什么? 李稻葵:我想我们是被金融危机,中国经济被金融危机突然间推上了前台,我们确实没准备好,就好像16岁的姚明,身高可能一米九、两米,表面上是很好的篮球运动员,实际上并没有准备好,容易受伤,身体协调性不行,肌肉不够发达,自我保护意识不强,篮球的明规则读得很清楚,潜规则不懂,这就是我们的情况。 记者:但是我们看到,世行的行长有一个建议,说是要建立新的综合的货币体系,比如说人民币、欧元就被放在一个比较重要的国际地位上的? 李稻葵:我们的短期内,完全国际化条件不成熟。国际化要求你的资金完全放开,自由流动,但是我们现在的资本市场,金融机构还不健全。短期完全放开的话,资金很可能大规模流出。高货币存量所带来的系统性金融风险,在我看来是中国经济未来十年,乃至于二十年,我们必须严守的底线。 记者:但有人觉得你会不会太悲观了。 李稻葵:我想经济学的一个任务就是在大家特别乐观的时候,没有看到风险的时候,要提醒大家. 提醒,这就是经济学研究的一个重要职责所在。

记者:好像我们就看到了股市应声而跌。


李稻葵:股市咱们最近一两个星期增长是比较快的,任何一个增长之后会出现一定的调整,基本的规律,股票不可能老涨,基本的规律。所以一定程度的调整是不可避免的。


[李稻葵清华讲课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