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群英传 乱隋篇 第五十九回 杨玄感失计身死 靠山王四攻瓦岗

倒霉的疯子 收藏 0 3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37.html


上回书说到杨广率大军二征高句丽,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可是国内又出了大事,原来是杨广的叔伯兄弟、留在后方督运粮草的礼部尚书杨玄感在大业九年六月初三于黎阳(今河南浚县东北)举兵造反并进逼东都,杨广开始闻讯大吃一惊,不得不停止对高句丽的全面进攻。不久后方又传来消息说许多达官子弟也参与了造反,杨广心中更加忧惧,担心军心动摇,生平第一次露出了恐惧之色,他把老丞相苏威叫到身边,问道:“此小儿聪明,得不为患乎?”老丞相苏威回答:“玄感粗疏,非聪明者,必无所虑,但恐寖成乱阶耳。”老丞相苏威认为杨玄感成不了大事,但是杨玄感他做为朝廷大员也起兵造反,恐怕引起其他人也相继叛乱,产生连锁反应,最后无法控制。此时的老丞相苏威头脑清醒,他眼见最近这些年“劳役不息,百姓思乱”,希望以此警告杨广息兵止役,可是杨广并没有领悟。

没过多久,在六月二十六,与杨玄感交情深厚的兵部侍郎斛斯政伪造文谍放走了杨玄感的弟弟扬玄纵和杨万硕之后叛变投降了高句丽。兵部侍郎斛斯政久知兵部机要,对隋军的军事部署、内外情况十分熟悉,他的叛变意味着隋军的全部机密作战方案都泄露给了敌人。杨广大为震怒,即命将作少监阎毗追捕,然而斛斯政逃进了高句丽的栢崖城,将作少监阎毗战死,时年五十岁。这时候的杨广改任裴矩执掌兵部,诏命杨义臣等班师,又令弛驿急赴河阳(今河南省孟县)调发诸郡人马征讨杨玄感,并派老丞相苏威为大使、其孙苏儇为副使去安抚关中各地,同时密令撤军。六月二十八日夜二更时分,隋军开始撤离,军资、器械、攻具积如丘山,营垒、帐幕、粮草付之一炬。撤退之时,诸路大军争相夺路,人流滚滚,无复队伍,乱作一团。而城上边的高句丽人却被杀的心惊胆战、人人自危,直到隋军走了多时,才敢派人下城来查看。当隋炀帝杨广的御林军全部渡过辽水,高句丽人才敢进逼后军,杀死来不及撤走的残兵败将几千人,《隋书.高丽传》记其事云:“九年,帝复亲征之,乃敕诸军以便宜从事。诸将分道攻城,贼势日蹙。会杨玄感作乱,反书至,帝大惧,即日六军并还”。杨广二征高句丽又宣告失败。

再说杨玄感,前文书我们说过,他是大隋朝开国功臣越王杨素之长子,从小书本便读得很好,并且善于骑射,为官正直,很得时人尊敬。可是自从父亲去世之后,他深恨隋炀帝杨广,心中就有取而代之的想法。于是,杨玄感开始虚心结交怀才不遇之士,对朝中的各级官僚及其子弟更是竭力交结,如兵部侍郎斛斯政、民部尚书李子雄、司农卿赵元淑、猛将贺若弻的儿子贺怀亮、韩擒虎的儿子韩世咢等等。李密与杨玄感是刎颈之交,也为杨玄感拉拢不少能人异士,他们暗中寻找机会,要废黜隋炀帝杨广。

这杨玄感是大隋朝开国功臣越王杨素之长子,体貌岸伟,能文能武,年幼时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可是越王杨素对自己的这个儿子很有信心,说:“这个孩子绝对不是傻瓜,只不过开智较晚,以后必成大器。”杨玄感年龄稍大后果然努力学习,才学不亚于当时的一流学者,而且擅长骑射和武艺,勇猛过人,凭借父亲的功勋和杨广的提携很快就出任郢州刺史。他刚到任就暗暗布置下耳目,监视属下官员,掌握了他们的一举一动。杨玄感往往在某些场合突然向当事人提起他的隐私,当事人或大惊失色,或衷心佩服,结果他属下官员没人敢对他隐瞒什么。当地的吏治颇有起色,他也博得了严正有才能的名声,靠政绩和显赫家世一直升到礼部尚书。他很注意结交名士,加上天下有很多人是杨家的门生故吏,所以名声很不错。当时的李密颇不得志,隐居在家读书,一天在外面骑着牛看《汉书》,刚好被杨素看见。杨素和他交谈后对他非常赏识,回家后对杨玄感说:“李密的见识,在我们之上。”杨玄感从此对李密倾心结纳。一次二人闲谈,杨玄感问李密:“皇帝多猜忌(此时杨坚去世,杨广即位),隋朝恐怕不能支持很久。如果天下有变,我们两个该怎么定位?”李密说:“率军阵前决胜,我不如你;招揽天下英雄,你不如我。”两人从此结为生死之交。

当年越王杨素是拥立杨广的大功臣,可是杨广一直对他这位二叔又恨又怕。杨素知道自己受到杨广猜忌所以有病不喝药而死,杨素去世时杨广对身边侍卫说:“即使杨素这个老匹夫不死,我总有一天也要灭他!”杨玄感自从父亲去世之后深恨杨广,心中就有取而代之的想法。于是,杨玄感开始虚心结交怀才不遇之士,对朝中的各级官僚及其子弟更是竭力交结,如兵部侍郎斛斯政、民部尚书李子雄、司农卿赵元淑、猛将贺若弻的儿子贺怀亮、韩擒虎的儿子韩世咢等等。李密与杨玄感是刎颈之交,也为杨玄感拉拢不少能人异士,他们暗中策划了几次废黜杨广的密谋,包括在随军征吐谷浑时企图袭击杨广行宫,虽然都因时机不成熟没有动手,可是他并没有放弃自己反隋的计划。

今年再征高句丽,杨广委杨玄感以后方督粮重任,杨玄感感到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一来是隋朝的大将大多随御驾远征辽东,靠山王到现在病也没有好,国内异常空虚,二来天下百姓已经对连年不断的沉重赋税和徭役忍无可忍,天下思乱,于是杨玄感一方面以水路多盗贼为借口,不按时发运远征军的粮草,并派人秘密召回随杨广出征的弟弟杨玄纵、杨万硕和在长安的李密;另一方面派自己的弟弟杨玄挺及亲信王仲伯、赵怀义等人召集人马准备起事。恰逢参与征高丽的右骁卫大将军来护儿准备率水军从东莱入海直取平壤。杨玄感马上派出亲信,冒充远征军使者,声称来护儿造反,乘人心浮动之机,进入黎阳县城大抓壮丁,同时飞报诸郡,以讨伐来护儿叛军为命要求调发军队,前往黎阳会合。杨玄感挑选了五千多名壮丁和三千多名船夫,组成了他的“军队”。杨玄感对手下士兵言道:“主上无道,不以百姓为念,天下骚扰,死辽东者以万计。今与君等起兵以救兆民之弊,何如?”意思是说皇帝无道,不管百姓死活,天底下的老百姓都受到骚扰,成千上万的人死在辽东。现在我同你们起兵救百姓,你们是否同意?杨玄感在誓师大会上这番慷慨激昂的直斥杨广的倒行逆施,又自称奉杨坚遗诏征讨不肖子,救天下百姓于水火之中,百姓听了这样的演说,都欢呼雀跃,没几天就组成了十万人的队伍。

杨玄感向自己的军师李密询问战略,李密回答:“现在杨广出征,远在辽水之外,离幽州还有千里之遥。远征军南有大海,北有胡戎,只有一条归路,如果你长驱直入蓟城,断其归路,高丽从后夹击,不出十天,杨广的大军必然粮尽溃散,这是上策。关中四方有天险可据,天府之国。你率众直取关中,沿途不理会其他城市,一鼓作气攻下长安,招揽豪杰,安抚百姓,即使杨广回国,关中已经为你所有,你就可以西向缓图天下,这是中策。如果意图突袭东都洛阳,号令四方,洛阳早就做好了准备,短期难以攻下,百日内如果不能破城,各地援兵一到,内外夹攻,你的处境就会很不妙了,这绝对是下策。”历史上常出现这种情况:谋士提出上中下三策,以供选择,可是每次决策者都选用下策,这次也不例外。杨玄感听了李密的话后哈哈一笑,说:“你的上策正是下策,如今朝廷文武百官的家属都在洛阳,如果我们能一举攻下,足以动摇杨广的整个基业。而且经过城池而不攻,怎能振奋士气?”于是否决了李密的计谋,坚定不移地执行了他自己的“上策”,向洛阳进军。途中,杨玄感俘获内史舍人韦福嗣,以其为心腹,军旅大事不再专归李密负责。韦福嗣是战败被俘,不得已而屈从,每次献计都模棱两可。李密看出韦福嗣有二心,便对杨玄感说:“福嗣不是我们的同盟,心怀观望之意。你初起大事,却留奸人在侧,必为其所误。请斩了他。”杨玄感却说:“没到这个地步吧!”李密见自己的意见不被采纳,便对身边的人说:“杨玄感造反却不想获得胜利,怎么办?我们肯定要做俘虏了!”后来杨玄感西进时,韦福嗣果然逃走。

杨玄感尽焚屯于黎阳的龙舟水殿率兵向东都洛阳进发,同时命其弟杨玄挺率一千人进攻河内,守将唐伟凭借坚城拒守,杨玄挺军久攻不克。隋廷留守东都的越王杨侗和民部尚书樊子盖接到杨玄感起兵的消息,立即加强东都的防御。杨玄感军无法攻破隋军重兵把守的临清关(今河南新乡东北),不得不从汲郡(治卫县,今河南淇县东)南渡黄河,继续向东都前进。一路上受尽隋炀帝劳役之苦的百姓纷纷投奔杨玄感。起义军未遇任何抵抗,很快到达偃师(今河南偃师东)。杨玄感乃命其弟杨积善率兵三千从偃师以南沿洛水西进,杨玄挺自白司马坂(即白马山,今河南洛阳北邙山北麓)越过邙山从南面向东都发起进攻,杨玄感率三千余人马紧随其后。东都方面派河南令达奚善意率精兵五千抵挡杨积善,将作监及河南赞治裴弘策率八千人迎战杨玄挺。当时,杨玄感的士卒多为没受过正规训练的民夫,手执单刀柳盾,也没有弓箭铠甲,但士气高昂,而隋军士兵虽装备精良却士气低落,故此达奚善意军不战自溃,裴弘策军五战五败,只带十余骑逃回城中。十四日,杨玄挺直抵太阳门,将东都包围。杨玄感屯上春门(洛阳北门),每次向众人发誓都说:“我身为上柱国,家累钜万金,至于富贵,无所求也,今者不顾破家灭族者,但为天下解倒悬之急,救黎元之命耳。”众皆感奋,每日投营报效者有数千人。杨玄感收编隋军降众,招募百姓,得五万余人,很多达官贵族子弟也纷纷投奔他。乃分兵五千占据慈硐道(今河南洛阳西),五千人把守伊阙道(今河南洛阳南),派开国元勋韩擒虎之子韩世萼率三千人包围荥阳(今河南荥阳东北),顾觉率五千人攻取虎牢(今河南荥阳西北汜水镇西)。杨玄感亲率主力攻打东都,樊子盖随机拒守,杨玄感一时无法攻破城池。

镇守长安的代王杨侑派刑部尚书卫玄卫文升统兵四万救援东都。卫文升军经崤(在今河南洛宁西北)、渑池(今河南渑池东),在东都城北和杨玄感军交锋,隋军先派出二万余人进攻,杨玄感采用设伏诈败的方法,全歼官军前锋。几天后,卫玄率大军赶到,和杨玄感交战,杨玄感在阵前派人大喊:“捉住杨玄感了!”官军稍稍懈怠,杨玄感乘机率数千骑突击,大破卫玄军,卫玄只带着八千残兵败将逃走,至金谷(今河南洛阳市东北)与杨玄感军形成对峙之势。

杨玄感勇猛力大,世人多以项羽比之,因此号称“赛霸王”,他手中使的那条金丝缠杆矛也是大隋朝“四绝枪”之一,每战他都身先士卒持长矛突阵,而且善抚士卒,士卒都乐于为他效死,所以军队战斗力极强。卫玄聚集败兵再战,在北邙一日十余战,杨玄感军颇占优势,但因其弟杨玄挺中流箭阵亡而稍稍退却。李子雄因罪降于杨玄感,劝其称帝。杨玄感又问计于李密,李密说:“以前陈胜想自立为王,曹操想求九锡,张耳、荀彧劝阻止,都遭到疏远。我现在想劝你,却怕重蹈二人的覆辙。顺着你的意思阿谀奉承,又不是我的本意。起兵以来,虽然屡战屡胜,可是郡县多有不从的,洛阳仍然守御森严,各地的救兵即将赶到,你应当身先士众,早定关中。怎能急着自立为帝!”杨玄感听后笑而纳之。

老将卫玄卫文升虽然屡败,可是却拖住了杨玄感,赢得了宝贵的时间,远在辽东的杨广已率隋军主力回师,命虎贲郎将陈稜进攻据守黎阳的元务本,右候卫大将军屈突通驰援东都。在东莱的来护儿也停止进攻高丽,还师西进,对包围洛阳的杨玄感形成反包围态势。叛军处于四面受敌的不利局面,杨玄感又问计于李密,李密说:“元弘嗣统强兵于陇右,现在可扬言说他造反,遣使迎接你,乘势入关中。”。七月二十日,杨玄感接受了李密、李子雄等人的建议,解除了对东都的包围,率军西进,准备夺取关中,但此计被弘农太守杨智积识破。叛军行至弘农宫时,杨智积登上城头大骂杨玄感。杨玄感果然被激怒,加上百姓们都说弘农宫防守薄弱,而且有大量存粮,应该攻取,于是他下令围攻弘农宫。李密劝阻道:“我军凭借谣言入关中,兵贵神速,况且追兵将至,怎能停留!若前不得占据关口,退无所守,大军一旦溃散,怎能自保?”杨玄感不从,结果三天都不能攻下,这才引军西进,但叛军已丧失了最为宝贵的三天时间。当叛军到达阌乡时,被卫文升、来护儿、屈突通等各路隋军追上,杨玄感且战且退,一日内三败。八月初一,杨玄感在董杜原列阵与隋军决战,结果杨玄感的兄弟们全部战死或被擒杀,李子雄等大将也在这次战斗中阵亡,李密从乱军中逃走,杨玄感自知大势已去乃自杀,尸体被肢解后示众三天然后烧毁。

杨玄感虽死,但余杭(今浙江杭州)刘元进、梁郡(今河南商丘)韩相国已经各率部众至数万起兵响应杨玄感,杨广派老将鱼俱罗领吐万绪、虎牙郎将赵六儿率兵进攻刘元进、朱燮、管崇等,逼之退保黄山。叶万绪包围黄山,刘元进、朱燮逃跑,管崇被抓。叶万绪斩管崇及其将卒五千余人,收其子女三万余口。韩相国部众至十余万,曾被杨玄感任命为河南道元帅,八月得知杨玄感兵败的消息亦败散之后被杀,至此,杨玄感之乱被全部平定。

杨广气恨难当,认为杨玄感这个叛贼不配和自己同宗同姓,于是改杨玄感的姓为“枭”,同时派大理卿郑善果、御史大夫裴蕴、刑部侍郎骨仪与留守樊子盖严惩严查叛党。杨广咬牙切齿的对裴蕴说:“玄感一呼而从者十万,益知天下人不欲多,多即相聚为盗耳,不尽加诛,无以惩后。”因此裴蕴等官吏用峻法对待被查出的这些人,不仅屠杀了三万余人而且籍没其家产,还有很多人是无辜枉死的,被判流徙的也有六千余人,如高士廉与斛斯政多有交游,杨广将他谪至边远;杨广的藩邸旧臣文士王胄和虞绰也因与杨玄感友善而俱徙边;江南缙绅康抱因其兄受杨玄感官竟坐当死。杨玄感围困东都的时候曾开仓赈济过当地的百姓,现在凡是当初接受粮米的人,全被坑杀于都城的南方。

然而这样一来,老百姓更加怨恨朝廷。“人不畏死,奈何以死畏之”,面对暴虐的统治、镇压,百姓从起义者如同赶集一样,各地的起义军败而复聚,其势力越来越大,致使“举天下之人,十分之九为盗贼,皆盗武马,始作长枪,攻陷城邑”:渤海(今山东阳信)人孙宣雅起义,以豆子航为根据地,众至十万,自称齐王;厌次(今山东无棣南)人格谦起义,以豆子航(今山东惠民县境)为根据地,称燕王,众至十余万:灵武(今宁夏灵武西南)人白瑜娑起义,夺取官马,北连突厥,众至数万。因白瑜娑出身奴隶,被诬为“奴贼”:齐郡(今山东济南)人孟让起义,一度与王薄联合,后南下江淮,众达十余万;北海(今山东益都)人郭方预起义,自号卢公,众至三万;平原(今山东平原西南)人郝孝德聚众数万起义,与王薄、孙宣雅等部十余万结为联军;河北张金称、王须拔、广东陈填、梁惠尚、山东吴海流、东海彭孝才、东阳李三九、向但子等等小规模武装更是到处都有,李密也召集杨玄感的余部也时刻要为其报仇,大隋朝一时间除西南四川地区因为受遥役相对较少比较安定外,全国东南西北已经到处燃起了烽火。

再说铁臂靠山王杨林,他这几年在潼关一边养伤一边整训部队,等病体痊愈,老杨林亲自进京面圣。杨广正为天下民变之事犯愁呢,一看老王叔来了,赶紧请教。杨林说:“天下反贼虽然众多,然而俱是蝥贼草寇,无能之辈居多,只有瓦岗这些乱臣贼子是心腹之患,常言说得好,擒贼先擒王,老臣愿提调一支人马,剿灭瓦岗群贼,以敬效尤。”杨广准奏。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一日,徐懋功、秦琼和程咬金众人正在瓦岗山上聚会,忽听寨外响起号炮。众人正惊异间,蓝旗官跑来禀告:“魔王千岁!军师!大帅!现在靠山王杨林,纠集大兵十万,驻扎在青石岭,杨林在寨外讨敌骂阵。”“再探!”蓝旗官退下,徐懋功、秦琼和程咬金商议:点兵三万,到金鸡岭前摆队迎敌。杨林的大队人马已在金鸡岭外严阵以待。杨林怀抱虬龙棒,骑在马上。秦琼来到阵前,和杨林相遇,双双停住坐骑。秦琼一拱手说:“王驾千岁!前者您兵败瓦岗,退到潼关,今日发兵重来,是否又要较量较量?”“秦琼!胜败乃兵家常事,你不必耀武扬威。本王此次前来,自然要较量一番,不过此次改换一种打法,你看如何?”秦琼说:“如何打法,我瓦岗军都愿奉陪。”“好!此次本王在青石岭摆设一座大阵。本王守阵,瓦岗军来破阵。如若把阵破了,本王情愿退归林下,从此再不过问隋朝的事,如若你们破不了阵,秦琼啊!又当如何呢?”“如若破不了你的大阵,我瓦岗山情愿遣散人马,认罪伏法。你看如何?”“那好,君子一言。”“王爷!你先等一等,你摆设的这座大阵,究竟是什么样子,我们要观看一番,方可破阵。”“好!秦琼!今日本王到此,一来相约破阵,二来请你们前去观阵,你看可好?”“好!请稍待。”秦琼把马圈回,和军师徐懋功商议,徐懋功说:“请魔王千岁带领大队人马在此相候,待贫道和大帅以及五虎八彪各位上将,带领精壮兵丁三百名,随杨林前去观阵”。分拨已定,秦琼又来到阵前和杨林相约:“今日只去观阵,并不打阵。我们去了绝不动手,隋军隋将倘要暗中动手,又将如何呢?”杨林说:“秦琼!这个你可放心。本王为人光明正大,绝不暗中下手。再说本王陪你们观阵,倘有人暗中下手,岂不危及本王。”于是杨林先遣人把他的官兵带回青石岭,他和十二家太保也只带了二百精兵在前引路,徐懋公、秦琼等人在后相随。

工夫不大,青石岭已经在望。青石岭距离金鸡岭约十数里,那里群山环抱,东西南北有四个山口,方圆足有十几里,杨林带着他们进了东山口,秦琼等人坐在马鞍桥上四下一瞅,只见山峦起伏,山头山坳都扎有兵营,安有岗哨。看这情况,杨林这次带来的兵马足有十多万。确实杨林上次兵败,闹了一场大病,病好之后,就带领他的十二家太保,重整旗鼓,再练精兵。此次出征,又从登州调来双枪大将定延平,在青石岭摆下一座大阵,叫“一字长蛇绝命阵”。这阵与一般的长蛇阵大不相同,阵内套阵,阵里连阵,内含天地人三才,九宫、八卦,变幻无穷。

秦琼、徐懋功等人来到阵内,各处观看,看不出什么名堂。他们只注意到山里有一座大庙,叫大佛寺。庙前一片广场,广场正中修起了一座石头将台。这座将台高三丈三,周围十五丈见方。将台之上竖有旗杆。这旗杆又粗又高,旗杆上挂有软梯,备人上下。旗杆顶上有一大吊斗,约有一间房子大小。人们顺软梯可以进入吊斗之内。吊斗四面均有窗户,可以盼望四周的情况。吊斗上还备有五色旗帜,五色灯笼。徐懋功和秦琼都明白,这是大阵的中心,是指挥大阵的所在。看过大阵之后,杨林把他们送出东山口。杨林说:“诸位!可认识本王的阵吗?我这个阵名叫一字长蛇阵。徐军师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也长于排兵布阵,斗隐埋伏,攻杀战守。依你看来,我这座大阵,你可破得了破不了?”“王驾千岁!依贫道看来,天下没有破不了的阵,就看你会不会破。”“好!这么说来我们就算说定了,如若你们三个月把我的阵破了,我退归林下,再不管朝廷的事。”“我们要三个月破不了你的阵,就认罪伏法。”“好!既然如此,来来来,三击掌。”徐懋功和杨林三击掌之后,各自分手回营,要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