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军官走进日本自卫队的感受

xwzh2010 收藏 76 68727
导读:[face=黑体][face=隶书]菊与刀文化的新感受 后来居上的拼搏主义 日本领土面积仅38万平方公里,排名世界第60位,而其经济实力却长期稳居世界第二。防务能力上,海上自卫队和航空自卫队的实力,在亚洲仅次于美军,目前没有哪个国家不把它作为大国对待。 那么,自卫队究竟靠什么发展起来的呢?原因众多,但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他们文化传统中那种强烈的拼搏主义,即不

[face=隶书]菊与刀文化的新感受


后来居上的拼搏主义


日本领土面积仅38万平方公里,排名世界第60位,而其经济实力却长期稳居世界第二。防务能力上,海上自卫队和航空自卫队的实力,在亚洲仅次于美军,目前没有哪个国家不把它作为大国对待。


那么,自卫队究竟靠什么发展起来的呢?原因众多,但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他们文化传统中那种强烈的拼搏主义,即不管起点多低,都始终将赶超世界先进列为目标。


清咸丰三年(公元1853年),当日本国门被美国东印度舰队司令偑里准将的“黑船”叩开之里,扛着“竹枪”的幕府军队实力远不及清军,但明智维新后短短十来年,日军就一举成为亚洲首支近代化军队,跻身世界列强之林;二战中,日本航母起步明显晚于英国,却首先编成航母舰队;同样,二战后自卫队从零开始,长期以来国防预算被限定在1%以下,轰炸机和航母都不许建造,但日本却巧妙组合了驱逐舰和护卫舰,打出“八八舰队”的招牌,在西太平洋独树一帜地建立起常规作战备件下的近海优势。


善于观察的人会发现:日本人在总结时,很少与自己过去做纵向比较,而只以世界一流军队为准绳,关注横向差距。他们的工作总结很乘法简洁,不谈今年比去年有多 大进步,只谈任务完成情况。跟他们高层的见面会俨然就是个揭短会,每位来宾都要求给自卫队提2条缺点。这种做法,使他们很少有自满情绪和自我陶醉意识,因此能长期保持不懈的干劲,屡屡创造出后来居上的业绩。



以茶代酒的效益主义


日本防务开支位居世界前列,2010年国防预算为47903亿日元(约合530亿美元),却只有26万人来花,按理各单位手头都相当宽裕,可他们计划内的招待宴会大都是简单的快餐而已,高级午宴上也往往以茶代酒、点心多而菜少。


在他们看来,招待上花钱不值得,所以宴会尽量要少,开支尽量要小。甚至,他们在改善办公条件上也极为吝啬。我在防卫省学习时,对校舍印象最深:房子牢固抗振,但补素简单。自卫队的最高学府集中的3栋楼里,既办公又教学。除主楼大厅是水磨石铺地,其他楼层仅在水泥地上加一道红色地胶,墙壁则是清一色朔胶,基基没怎么装潢过。1975年竣工的教学办公楼维护得很好,这么多年来既没添置新楼,也没花钱做门面。一句话,自卫队是抱着钱罐过紧日子,有时甚至到了抠门的地步。休息室里的咖啡、茶叶,都由大家凑份子购置。高级佐官学习期间没有伙食补助,就连将和将补(相当于中将和少将)也没小灶,大家一律自带便当或者在食堂就餐。360日元的午餐费(约合人民币28元,按东京物价是北京4倍来计算,实际相当于在北京7元的开销),有一碗米饭、一碗面条、一盘炒菜和一碗酱汤,没有鱼和肉。将和将补就餐唯一的特殊待遇就是有特定餐桌,以一道屏风与佐官们隔开而已。 那钱都花哪儿去了?自然是花在自卫队视为命根子的武器装备上了。好钢用在刀刃上,自卫队计划花1000多亿美元打造导弹防御系统,除训练费外,其他开销已经压到最低。我参加“美日太平洋战争研讨会”时发现,这样高规格的会议,一天下来竟连午饭都没有,经费则用来请昂贵的双语同声传译了,以保证跨国军事学术无障碍交流。


受益于抠门的经济头脑,长期以来自卫队在太平洋海域保持着较强的发展势头。翻开日本军事杂志,会发现没几个月就冒出防卫大臣给新下水的军舰剪彩的消息,或是有一架新飞机开始服役了。可以想象,靠抠门省下的钱造出的军舰、飞机,当然是最心痛的了,所以自卫队新军舰的剪彩和命名,必定由防务大臣亲自主持。 这么看来,自卫队勤俭作风里蕴含着追求军事效益的目的。确切地说,应该称之为效益主义,而不只是节约主义。


均摊制下的廉洁主义


餐桌交流是东方人际交往的重要方式,日本人也不例外。不过在日本,西方的AA制和东方平均主义在饭桌上结合了起来。班里聚会不少,但不管是庆祝课程修完结业,还是为人接风洗尘,费用一律分摊。刚开始着实让我别扭,不过习惯后,反倒觉得这种饮食文化反映了日本人的廉洁理念,值得推广。


首先,均摊制培养了人人掏腰包的好习惯,大家都掏工资集会,很大程度上杜绝了学杂费。所以日本同僚喝酒时,必定将酒盅放在酒碟上面,洒出的酒留在酒碟里,再倒回酒盅喝了,有时想起来实在汗颜。另外,无人做东,从掏钱,也就人人均等,上级和下级也是如此。久而久之,自立平等观念就继承下来,也就很少有请客送礼、花钱办事的毛病。


在均摊制的熏陶下,自卫队官兵关系就比较简单了,连接奉公成为准则。所以,可以理解为什么日本人送礼品都是花钱不多的小玩意,价值超出5000日元(约合人民币380元)的礼物,就非得问个明白。我的学习搭档是一名自卫队空佐,他是位优秀的航自军官,中秋之夜给我送了一块很小的月饼,告诉我这是他夫人到很远的地方特意为我购买的,可能打车的费用都比月饼本身贵得多。他送得坦然,我接受得自然,这种日式的友谊,含着许多做人的道理。


铁板钉钉的法制主义


日本人法制观念和照章办事态度可谓一丝不苟,一举一动都要寻找法理依据,超出法规一步的灵活性都没有,除非先修改法规或者追加法规来放宽政策。所以,自卫队在这种氛围下堪称“以法建军,以法治军,以法用兵”的典范。



这点在我进修期课程学习上也有所体现,课程往往从研究日本《宪法》和《防卫法》《国际法》《应对周边事态法》开始,再分析自卫队防卫大纲,进而提出自卫队发展与运用之道。像自卫队从事国际事务的范围、行为和自身防卫问题,都得从法律中寻找依据,并推导应对何种情况使用部队的类型、数量及装备。日本《防卫白皮书》里,就列出了几十种自卫队出动的政策规定,相当细致,具有可操作性。自卫队要想超越雷池,必须先在法理上过国会这道关。


在自卫队,法制军规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大事小事都一样。比如像入营门的检查,从经验上讲,一般进门严格查证就行了,但人家居然是出门和进门都必须严格查证,即使刚跨过门就出来也要重新验明正身。人家不怕繁琐,原因很简单,进出营门要查证是哨兵职责,按条令办事不能打半点折扣。


当然,最“死板”的是在编制体制这样的大事上,没有一点余地,别说超编一个将补,就算全自卫队多配一名少佐都不行。因为各级军官定额由国会确定,属于国法,实编不足可以,但超编就被认定违宪。为此,国家还在财政上严格把关,多配的自卫队军官都地方领工资。自卫队是每月18日报领工资,实际要等4个工作日钱才到账,这4天是国家财政审计日,认定无差错后财务省才将钱打到各帐号上。


另外,自卫队经济制度十分严格。自卫队资产由防务省统一管理,军官则是死工资,全自卫队实行统一待遇,各大小单位均没有自己小后勤,无权搞福利,法律上也不允许自卫队从事生产经营,对违反者视为腐化渎职。


在严格的经济制度和审计制度下,各单位几乎没有预算外的机动费,计划外活动就只能由各级领导自己掏腰包了。如果单位要搞评功评奖的话,要么是精神上的,要么给受奖者提前晋职,不可能也不允许搞金钱奖励。由此,自卫队军官较好地保持了军人与金钱不沾边的传统。


如果考虑到日本人的这种法制主义,就能很好理解,为何每当日本政府推动防卫法律修订时,日本人往往如履薄冰,而领国舆论则如临大敌了。


同舟共济的协作主义


危机意识深重的日本人有着深深的孤岛情结,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同舟共济式的“大和文化”。这同舟共济协作主义的历史传承,给自卫队带来了2个优秀品质:一是公平竞赛,良性竞争;二是自主协调,善于协作。我在班级研讨会上对此感受颇深。自卫队同僚们常用大半天时间来热烈竞争发言题目,最近临近终点时突然达成一致,不需要主持人协调就能达成一致。而主持人也是轮流坐庄,一人负责一个主题集体研究,没有固定班长。


不得不承认在现代军事变革中,自卫队所特有的团队协作意识,能使其很快适应联合作战要求,满足时代需要。从自卫队近几年统合发展实践来看,他们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就实现了全自卫队情报系统整合,与美国相比,不仅速度快,而且摩擦少。


陆上、海上、航空自卫队,共同推进作战能力整合发展计划,他们各自军种利益竞争的冲突却并不明显,这很大程度上减少了军事转型的阻力。陆上自卫队对海空自卫队优先发展并没有意见,他们认为军舰、战机越多,地面部队就更安全。这种认同协作、自觉协作的传统,同样也使自卫队克服了机械化发展中条块分割的毛病,能较主动地合作解决跨军种领域的交叉问题,而不是只自扫门前雪,更不是遇事先把自己的责任推干净。[/face]

47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