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城咒怨——带回都市的千年咒怨 正文 第十八章 苏菲的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1.html


章小蕊急着要回家接受老爸老妈的批斗,三人下楼后童立立从车库里拖出个钓鱼包交给章小蕊让给老人带回去,章小蕊不接,童立立说:“你不要那我自己给送去吧。”

章小蕊再次瞪一眼童立立说:“这个时候谁让你过去添乱了,你送我到我家小区路口小是了。小菲,你现在去哪?先送你回去吧。”

童立立把车开得很慢,边开边满脸严肃地说:“过会儿我要回学校找我的那位师兄,和他再查点资料,我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这两天你们不要乱喝水,特别别喝自来水管的生水。晚上没事不要出门,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苏菲上车后一直闷闷不乐,车到他住的房前停下,下车时开口对章小蕊说:“你们去吧,我想回去睡上一觉。小蕊,你也一切小意,记着我早上说的话。”

车启动后童立立问:“你们打什么哑迷啊,她早上和你说什么了?”

章小蕊以为苏菲指的是早上说的他和童立立间的事,脸稍稍一红说:“你是包打听啊,女孩子间说的话,你也要问吗?”

“我总感到哪儿不对头,刚才苏菲的神情有点怪怪的 ,唉,这丫头这次受的打击真的太大了。”童立立的话中充满着些担忧。

童立立把车停在路边,帮章小蕊把钓鱼包拿出来说:“就说是你孝敬老人的,他们爱唠叨让他们唠叨吧,别和老人顶嘴。”

“知道了,你比我我老妈还要罗嗦。”章小蕊接过鱼包,心里涌起一股暖流。

鱼包并不重,章小蕊把包背在背上,向童立立挥挥手大踏步向小区门口走去。她没有回头,但能感觉到童立立倚在车门上一看着她。

“丫头——”听见童立立喊,章小蕊停下转过身来。

“你可真罗嗦,又有什么吩咐啊。”章小蕊小着问。

走过来的童立立呆看着章小蕊的笑,一下有些痴了。章小蕊见童立立的眼睛盯在自己的脸上不放,红着脸说:“你这人有毛病啊,到底还有什么吩咐快说。”

童立立手伸向自己脖子,拿出个玉佛说:“你把这个带上吧,不管有没有用,你带上这个我要放心些。你刚才笑起来可真迷人。”

“好了,好了,这个我不要,别这么婆婆妈妈的了。”章小蕊边说边转身欲走。

童立立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章小蕊见小区门口有人在看着他们,沉下脸说:“放开,大街上拉拉扯扯的象什么样子。这是在我家门口,出出进进的都是熟人。”

童立立并没有放手的意思:“你不接住,我就要动手给你带上了,我才不管被不被人看见呢。”

“童立立,你不放手我跟你急,放开!”章小蕊板着脸小声说。

没想到童立立真伸手搬过她的脖子,要把玉佛给她往脖子上带了。章小蕊发急,但在大街上又不好和他吵,只好说:“放开,快放开。你这个无赖。放手,我收下还不行吧。”

童立立把玉佛放进章小蕊的手里,才放开她的胳膊说:“我回学校可能要两三天,你这两天反正被停职了,抽时间多陪陪苏菲吧。我感到那丫头的状态很不好,或者你把她叫到你家来住上几天吧,我真的有点担心。”

见童立立心思这么细密,刚才拉拉扯扯的不快感也没有了,章小蕊再次笑起来说:“罗嗦大叔,去吧,我知道的。”说完,拉拉童立立的手,然后笑着一溜烟跑进小区去了。

回家后,章小蕊受到了老爸老妈轮番的责问和唠叨,只是章老爸刚刚收了女儿的贿赂,唠叨得轻一点,时不时地还帮女儿解解围。章小蕊的老妈可能这两天打牌手气不顺,板着脸唠个没完,章小蕊任他们怎么盘问,只说是案子上的事情,让她先休息几天。老妈要问得细一点,章小蕊一句“保密”就把老妈的嘴给顶上了,气得章老妈下午罢工,不肯给他们煮饭了,章小蕊反正在家闲着也没事,就接任了炊事员这一光荣工作。

上了起点的热推,在起点本周将保持一周两更,欢迎大家过去捧个人场 。

天快黑的时候她打电话给苏菲,苏菲说自己在宿舍里,在网上溜达。章小蕊约苏菲来她家,苏菲说自己想静一静,并说自己没事的。

第二天章小蕊刚要出门去找苏菲,家里来亲戚了。平时来了亲戚都是老爸老妈在家陪着的,今天被碰上了,章小蕊不好意思开溜,只好在家陪客人了。直到下午亲戚走后,才记起给苏菲打电话,发现苏菲的手机关机了。

也许是她心情不好,呆在屋子里蒙头大睡吧。晚上上网,QQ上也没找到苏菲,章小蕊也并没在意。童立立也没上网,章小蕊在网上瞎转了一圈,觉得无聊至及,就早早的睡了。睡觉前打电话给童立立,童立立说话有气无力的,说自己还在图书管查资料,并可怜巴巴地说自己呆在图书室吃了一天的泡面了。晚上跟管理员走了后门,打算挑灯夜战了。

第二天还是联系不上苏菲,章小蕊隐隐感到有点不对了,就去了苏菲的单位。一家社区服务站,苏菲的同事说苏菲请了一周的事假,没来上班。章小蕊一下子急了,难道苏菲也出事了?火急火燎地去苏菲的住处找。

任章小蕊怎么敲门里边也没反应,章小蕊怕苏菲在屋子里出事,正考虑再犯一次纪律,想办法撬开苏菲的门再说,她的擂门声惊动了苏菲的房东。章小蕊常来苏菲住处的,房东上楼见是章小蕊,说:“别敲了,苏菲出门了。”

“出门了,去了哪里?我怎么不知道?”章小蕊奇怪地问。

“你稍等一下,苏菲走的时候给你留了封信,说如果你来找她,让我交给你的。”房东边说边下楼拿来了苏菲的信。

章小蕊连忙打开信,手有点抖动,见纸上只写了不多几句话:

“小蕊:

我知道你会来找我的,我没事,只是想找个没人的地方静静。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让我感到冥冥中真有什么我们还不了解并难以理解的事情。已经死了三个人了,我不知道是不是还会再死人,如果还会,我愿意我是最后一个。记住我对你说的话,如果我回不来了,拜托你暂且不要告诉我的家人,他们的年龄大了,我怕他们承受不了。我现在只愿这件事不要连累到你的头上,珍惜自己拥有的幸福不要错过,好好生活吧。

如果有来生,我愿意和你是好朋友好姐妹,和你一起慢慢长大,和你共同拥有那些只有我们知道的秘密。珍重小蕊,如果我真出什么事,不用为我难过,过好自己的生活吧,以后不要再招惹那些不明白的事情了。“

读过信,章小蕊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房东见章小蕊着急的样子,狐疑地问:“姑娘,到底出什么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