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桐歪解:文韬之文师第一

庚寅冬,闲居深山,仿姜太公钓鱼,独垂于小河,日出而作,月升而歇,所钓者,不敢妄称龙、螭、虎、罴,所解者,所悟者,无非文章而已,且仅此而已。若有上钩者,阅之,则喜,用之,应之,甚善。是为序。

《文韬》是《太公六韬》(又称《太公兵法》)之一部。《六韬》以文、武、龙、虎、豹、犬为标题各为一卷,共六十一篇,近二万字,是一部集先秦军事思想之大成的著作,对后代的军事思想有很大影响,被誉为兵家权谋类的始祖,为武学之必读,16世纪入日本,18世纪进欧洲。其中:武韬讲用兵,龙卷论军事组织,虎卷论战争环境以及武器与布阵,豹卷论战术,犬卷论军队的指挥训练。

萧桐今日所要解的便是第一卷《文韬》。讲的是治国用人的韬略,(话题可能大了些,权作普及,敬请评判)。

《六韬》作者在上世纪70年代时,有很大的质疑声,但随着几个汉古墓发掘,最古老的竹简版《六韬》很适时地被发掘出五十多枝(片),疑问止。

姜子牙,姜姓吕氏,名望,字子牙,号飞熊,也称吕尚或姜尚。名字多吧!就像偶萧桐的博客里,有萧桐兰州,评议时政;萧桐曰,普及人情世故;萧桐,则是个人心灵至感,今日的萧桐歪解,则是准备挨砖的解说,权作普及古文知识。

姜子牙的吕氏源自先人们跟大禹治水有功被封于吕地,就得了姓氏为吕。至于名字中的“望”,则是本篇要讲的一段插曲,缘自钓鱼的子牙先生,被周文王“望”眼欲穿,求贤若渴地招入麾下,得以辅佐三代天子成就帝业。因为他被尊为杰出的韬略家、军事家和政治家,儒、道、法、兵、纵横诸家都奉他为自家人物。没办法,只好以“百家宗师”名之,名声“望”得不得了。远非后世所谓贤良、杰出若萧桐等的可望项背。

本篇为《文韬》十二篇之第一篇,曰:文师。

文王要出城打猎,占卜得吉兆。就像现在出门看看黄历或天气预报一样,负责占卜的人对文王说:您此去,将在渭河北岸,得一奇才。并举了他的先人为舜帝占卜得贤人皋陶的例子证明。文王便虔城地斋戒三日,“望”渭河北岸而去。

于是渭水河畔上,两位名人的对话展开了:

文王:“子牙渔耶”?先生以钓鱼为乐吗?

太公:“君子乐得其志,小人乐得其事,今吾甚相似也”。有人乐于实现自己的抱负,我乐于做好自己的事情,道理差不多。

文王:“何谓其有似也?”怎么这么讲呢,偶不明白。

大公:钓鱼同君王收罗人才一样,或厚禄,或重金,或官位。就像钓饵、香饵、诱饵钩取不同的鱼一样。现在,你明白了?

文王懂了装懂,谦虚地说:偶还想听听更深奥的道理。

太公见孺子可教(其时太公近八旬,文王还年轻,但并不像现时的同岁人,只是年轻),便讲了水和鱼,树和根的自然道理,直白地说了至情之言,以试探年轻君王的城府。

文王这时还不是皇,也不敢妄称朕,朴素的唯物主义,不像后世的一朝一国的一把手,总想着一手遮天、一言九鼎、一马平川、一统江山。未了,败得一塌糊涂。

文王说:“凡是有仁德的人都能接受最直率的劝谏,不会厌恶讲真语,偶怎会怪你?”

太公一发不可收拾,觉得自己这匹老千里马可算钓到伯乐了,遂又以钓鱼的道理讲了人才的重要,“望”师的必需,以及当时的时局,并说了一句流转千古的名言:“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之天下也”。以“仁义道德”,阐明了收罗人才和收揽民心的方法,并鼓励文王,商纣貌似强大,终将冰消瓦解,周国虽然暂时弱小,但必如日初升。

知音难觅,良才难求。文王听之,自是喜不自胜,于是再拜曰:“允哉,敢不受天之诏命乎!”偶听你的,怎么敢不接受上天的旨意呢!将太公请上车(不是宝马,也不是大奔)。老百姓有传说,说的是文王亲自拉车,太公在后面结绳记数,文王拉了八百步就拉不动了。这车也太重,路也是土路不是高速更非高铁,于是太公便只保了周朝八百年的江山,第八百零一年,周天子game over,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他的名字连萧桐这等鱼虾都懒得去查。

文王得太公,犹如论坛添萧桐(呵呵,脸有点烧)。自此后文王“笃仁,敬老,慈少,礼下贤”,旭日东升的周国正按着文王、太公的理想前进••••••

萧桐2010.11.15兰州

下篇预告:萧桐歪解:文韬之盈虚第二





点击阅读本系列其他文章:

萧桐歪解:文韬之盈虚第二

萧桐歪解:文韬之国务第三

萧桐歪解:文韬之守土第七、守国第八




系列文章合并评定。

本文内容于 2010/12/6 10:56:04 被xiaolu0110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