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卖淫生意忙 骗妹妹下水为家作贡献[组图]

tjzqb2008 收藏 4 1992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4_8_81208_9081208.jpg[/img]   卖淫记录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4_8_81214_9081214.jpg[/img]   姐姐花言巧语骗妹妹“下水”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4_8_81220_9081220.jpg[/img]   骗人的通话内容

姐姐卖淫生意忙 骗妹妹下水为家作贡献[组图]


卖淫记录


姐姐卖淫生意忙 骗妹妹下水为家作贡献[组图]


姐姐花言巧语骗妹妹“下水”


姐姐卖淫生意忙 骗妹妹下水为家作贡献[组图]


骗人的通话内容


四处网罗年轻女孩假扮处女在泉州卖淫,来自贵州的桂斓(化名)自然是赚足了不法之财。然而,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为了钱,她竟然把自己的亲妹妹也“卖”了。


日前,鲤城区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决,被告人桂斓以招募、引诱、容留等手段,纠集、控制多人从事卖淫活动,其行为已构成组织卖淫罪,一审判处桂斓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


被判刑时,桂斓只有21岁,法院查明她先后组织多人,以棉花蘸鸽血假扮处女卖淫,甚至连自己未满14周岁的亲妹妹也网罗成为其中一员,成为为她赚钱的工具。


报案 刚初中毕业就被逼卖淫


案件源于2007年8月中旬两个女孩的求助。


去年8月12日晚上9时,两个女孩子进了鲤城海滨派出所报案,声称自己刚从贵州老家初中毕业,被朋友骗到泉州来卖淫。这一消息引起了派出所的重视,派出所了解情况后,立即组织警力赶到两个女孩描述的地点。两个女孩子指认被控制卖淫的租房在涂门街。警方在这间出租房里没有找到人,只看到出租房里养着好几只鸽子,还有大量的棉花球。


在报警女孩的引领下,民警直扑另一处位于旧车站附近的卖淫窝点,同样扑了个空。警方随即组织对这两个出租房进行监控。


直到次日上午11时多,涂门街窝点回来了4个人。警方立刻开始行动,控制了这一男三女。警方还在现场搜查到电话记录和相关账本。


8月15日,两名被骗女孩带着民警捐助的1000元踏上了返回贵州老家的路程。民警深入侦查后发现,这个团伙卖淫的手段令人咋舌:在这个卖淫“网络”里,姐姐带妹妹卖淫,男朋友带着女朋友卖淫,几人之间都有着非常亲密的关系。他们以棉花蘸鸽血伪装处女,骗过了不少人。在从事卖淫的过程中,他们还留下大量的卖淫记录。


姐姐 花言巧语骗妹妹“下水”


在这个卖淫团伙中,来自贵州的“大姐”桂斓是2004年来到泉州从事卖淫的。从自己卖淫到组织他人卖淫,她最后发现,用棉花蘸鸽子血,假扮处女卖淫能赚更多的钱。


在接受调查时她说,2006年6月,她做了一次流产手术后,无法再从事卖淫,只得停下“工作”。但是,她又不愿让自己炮制的“生财计划”就此搁置,破了发财梦。于是,她开始找人来充当自己的“公主”、自己的摇钱树。


在回老家的时候,她把妹妹带了出来,“接替”自己的“工作”。“泉州赚钱快”、“家里穷,父亲没能力养家,母亲一个人在劳动,生活很拮据。”当年还未满14周岁的妹妹桂伊(化名)被她骗到泉州后的第二天,她就跟妹妹摊牌:要去卖淫。她把这样的决定说成是“为家里作贡献”。


在家排行老三的桂伊,最终答应了姐姐的请求。到泉州没几天,她便被姐姐安排到了一家星级酒店卖淫——那是她的初夜。在献出最宝贵的东西后,客人很大方地给了1万元。这些钱全都到了姐姐手里。


姐姐联系嫖客,妹妹出去卖淫。就这样,桂伊开始了自己卖淫的生活。“到底做了几次,我自己也不记得了。”被公安机关抓获时,桂伊如此说。


几年的卖淫经历,让桂斓积累了不少嫖客资源,“生意”自然忙不过来。妹妹根本无法一个人全吃下来。桂斓想着如何扩大这个“团队”,让白花花的银子进入自己的腰包。男朋友峰锆(化名)刚好从贵州来泉州找她,俩人一合计,目光锁在了峰锆的弟弟峰舒(化名)和他的女朋友翠翠(化名)身上。


翠翠 从被迫卖淫到组织卖淫


“到泉州后我才知道,我哥说的赚钱方式是伪装处女去卖淫。”据峰舒向公安机关交代,他们是2007年来到泉州的,当时他的哥哥让他带女朋友来泉州,说有赚钱的门路。来了之后,桂斓和峰锆才向他们摊牌。


翠翠就这样和男朋友来到了泉州。玩了一天之后,桂斓就跟翠翠摊牌了。翠翠起先不答应,但桂斓的一句话问得她无话可说:你有钱回去吗?就算有,你到这里的路费、住宿费等都是我们出的,你把钱还了再走吧。


翠翠征询男朋友的意见,他默认了这个决定。


桂斓开始帮翠翠联系客户。翠翠终究是很不情愿,头两次接客时她哭了,加上相貌一般,于是“生意”也跟着泡汤了,客人都是给20多元就把她打发回来了。据峰舒交代,眼看翠翠赚不到钱,大家都很着急,最后几个人一商议,便决定让翠翠回贵州老家,弄几个女孩子回来卖淫赚钱。


翠翠回家不久后又回到了泉州,她带来了自己的表妹小青(化名)和小莲(化名)。两个人来泉州玩了一天之后,就知道自己要来做的“工作”其实就是卖淫。小莲不答应,峰锆就发狠了,他先带着两个人去吃饭,在酒席上,大家频频敬小莲的酒,吃完了饭,大家又去唱歌,峰锆则在酒店内强奸了小莲。


小莲万念俱灰,为了弄钱回家,万般无奈之下成为他们手下的一个“小姐”。


翠翠也转变了“身份”,开始负责教她们如何打电话招徕嫖客、安排人员带“小姐”出去卖淫以及收账等“工作”。


手段 棉花蘸鸽子血“装处”


这时候,这个卖淫组织达到了鼎盛时期。桂斓成了这个组织的“技术指导”。


桂斓的“生财之道”就是将棉花蘸上鸽子血。平常这些棉花放在冰箱里,当“小姐”有“生意”要出去卖淫时,则放到体内,以此伪装处女卖淫,而没有任何卫生防护措施。靠着这一伎俩,她们欺骗了不少嫖客。


“我家有个亲戚从贵州来这边打工,没挣到什么钱,家里老母亲就打电话来说病了,没有钱治疗。如果你愿意帮助她给点钱,她愿意用她的第一次来报答你。”


据交代,在他们中间,每个人的分工都很清楚,从打电话招徕嫖客时如何勾引搭讪,到安排什么人出去卖淫,由什么人带着去,回来钱交给谁,都有着严格的规定。


而在他们的卖淫记录中,最低的价格一次是600元,而更多是在2000到3000元左右。


“生意”这么红火,几天内几万元进账。桂斓和峰锆就想着扩大组织。于是,他们又从家里带了一些女孩子过来。这次过来的几个女孩子都未满16周岁,有个才13岁。


物证 本子记录着卖淫过程


在桂斓等人的两处租房内,民警查获了数十本账本和通话记录,令人瞠目结舌的是:每一单“生意”,他们都自始至终地作了详细的记录,如“23号:某某带某某去、800元……25号:某某带某某去、2200元”。


记者发现,这些记录单中详细地记录了每次交易的情况:谁负责带路,谁出去卖淫,甚至连时间、地点、嫖客是谁、什么身份、电话,以及是马上回来还是过夜等,都会一一记录下来。


据交代,他们先乱写出一个号段的手机号码,之后,按顺序一个个打过去。遇上是女性接电话,他们就说打错了。遇上是男性接电话,他们就软磨硬泡。最后对方一般就会问“怎么帮”,他们就回答“你看看你能出多少钱吧,我这个亲戚可不会白帮,她会报答你”……交易就谈成了。


而不管成不成,他们都会清楚地记录对方是“不愿意”还是“过后再联系”等字样。


而在他们所联系过的电话账单中,数目更是惊人。


忏悔 最对不起妹妹了


在这个卖淫团伙中,有两个女孩子受不了这种非人的生活,向警方报案,也敲响了这个犯罪团伙的丧钟。


鲤城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桂斓等人提起公诉。法院审理时,桂斓不停地哭泣,她说,她对不起妹妹,是她将妹妹推向火坑。然而,为时已晚。桂伊等几个女孩子还是未成年人,留给她们的,当然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创伤。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