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猛文:中国痛击让美国痛彻心肺,美国提前狗急跳墙

xinqin8120 收藏 0 952
导读:  ●已经将打出了一个“连环劫”的“美国当务之急(南亚方向)”,给进一步“走重”了   第二个结论,对美国而言,最为要命的是,由于科索沃问题是事关“欧盟与美国”整体国家安全的重中之重(事关美元与欧元地位问题)、俄罗斯的当务之急、中国的战略工具;格鲁吉亚(乌克兰)问题是俄罗斯整体国家安全的重中之重,欧盟的当务之急,中国与美国的战略工具,而南亚稳定问题(巴基斯坦局势)是中国整体国家安全的重中之重,美国的当务之急,俄罗斯与欧盟的战略工具,因此,随着“格鲁吉亚战争”、“希腊危机”的博弈告一段落,特别是,随着美

●已经将打出了一个“连环劫”的“美国当务之急(南亚方向)”,给进一步“走重”了

第二个结论,对美国而言,最为要命的是,由于科索沃问题是事关“欧盟与美国”整体国家安全的重中之重(事关美元与欧元地位问题)、俄罗斯的当务之急、中国的战略工具;格鲁吉亚(乌克兰)问题是俄罗斯整体国家安全的重中之重,欧盟的当务之急,中国与美国的战略工具,而南亚稳定问题(巴基斯坦局势)是中国整体国家安全的重中之重,美国的当务之急,俄罗斯与欧盟的战略工具,因此,随着“格鲁吉亚战争”、“希腊危机”的博弈告一段落,特别是,随着美国“减兵伊拉克”、却“增兵阿富汗”,华盛顿已经将打出了一个“连环劫”的“美国当务之急(南亚方向)”,给进一步“走重”了,至于“走重”到了何种层次?在我们看来,这个开了“连环劫”的“美国当务之急”,已经“重”至为“美国既定全球战略”的“棋筋”了。

而随着以“天安舰事件”与“以色列袭击土耳其救援船队”之“两起悲剧”的“处理进程”为标志的“第三波排列与组合”的进一步深化,随着“中美直接交手”的进一步白热化,中国已经通过“公开为以色列核问题立项”、公开支持土耳其充当“地方王”、公开支持与以色列有主权之争的叙利亚,公开对黎巴嫩表示出浓厚的“兴趣”,特别是向“往科索沃方向”的一系列国家公开推销“欧亚(非)高铁”等,一系列政治、经济、甚至军事手段,强行介入中东、并剑指科索沃,从而“第一次”将“大国战略利益交换的主要平台”由“南亚方向”推至“往科索沃方向”的“中东和平进程”这个“中间节点”上。

●计划中的“战略浮亏”与“计划之外”的“战略实亏”

显然,一旦“大国间战略利益交换的主要平台”在中国等“合纵势力”的努力下、最终固化在“中欧俄”都能够接受的“中东和平进程”上(因为远离自己的重中之重),甚至在对欧盟有利的前提下、被提前移至“欧美”共同的重中之重--“科索沃问题”上,那么,“美国南亚战略”的主要战略设想(迫使中国做出美国“眼下真正需要的战略妥协”)不仅失去了操作空间,由于已经南亚已经“走重”(美国为之支付了高昂的战略代价,比如为了讨好俄罗斯,交割了乌克兰;再比如,为了讨好印度、而进一步失信于巴基斯坦),因此,一旦该“棋筋”因“大国间战略利益主要交换平台的转移”而被废,美国围绕南亚破局所展开的一系列、原本出于“牵引”并“主导”这一波“排列与组合”向着有利于自己方向演绎的目的、而“暂时预支”准备“日后加倍收回”的所有战略代价,都将由计划中的“战略浮亏”沦为“计划之外”的“战略实亏”。

如此一来,即便“美国既定全球战略”的战略目的(先以“连横”之术破解“合纵”之局,继而完成“秦灭六国”)也将因“累积亏损”巨大、而更加困难、甚至没有了可能。

●一个“重大变量”与一个“冲击性变量”

如果我们在这个层面上去观察11月20日在里斯本召开的“北约-俄罗斯”,去观察此次峰会的几个焦点问题,比如:“俄罗斯通道”向“北约非军事物资”、或者“北约军事物资”提供进出阿富汗的“双程车票”的问题;北约是否接受、或者俄罗斯是否参与北约反导系统的问题等等,我们也就不难看出:

第一,“俄罗斯通道”向“北约非军事物资”、或者“北约军事物资”提供进出阿富汗的“双程车票”的问题,是一个“重大变量”性的问题,原因前面已经说了;

而“北约是否接受、或者俄罗斯是否参与北约反导系统的问题”则是一个“冲击性变量”的问题。

●一旦北约接受、或者俄罗斯决定参与北约反导系统,那么。。。。。。。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一旦北约接受、或者俄罗斯决定参与北约反导系统,在表面上,这是北约(其实是美国)为建立“美俄战略互信”、摆出“决心实质性启用俄罗斯通道”,企图循“上述九条”以解开上述“连环劫”、而不得不再次对俄罗斯做出的巨大战略让步;

在深层里,这则是“俄欧新关系”在欧洲安全框架里,实质性挤压、并置换“北约”之支柱角色的开始。大家知道,于格鲁吉亚战争之后启动的“俄欧新关系”,一开始就被设计、定位为:与欧盟、北约这两大国际组织一道,并列为“新欧洲安全框架”的三大支柱之一。

因此,在我们看来,将来,一旦“俄欧战略互信”没有了大的问题,在欧盟军事整合完成之前,“俄欧新关系”就可能被用作一种军事支撑体系、用以支撑与美国“大中东计划”针锋相对的欧盟“地中海计划”,从而将“北约”在“欧安组织框架”内的“支柱角色”进一步边缘化,并将“北约”的军事作用局限在“欧盟与俄罗斯”的范围之外,比如南亚方向,用于遏制中国的方向。如果美国人仍然愿意继续呆在这样的一个、“已经吸收了主要敌人”的北约组织的话。

显然,站在欧盟的角度考虑问题,边缘化“北约”不是目的,为了在将来的某一天、彻底把“北约(实际上就是美国)”踢出“科索沃问题”、甚至整个“地中海国家圈”打好基础,这才是目的。

●在最实质的层面,这则意味着一系列的开始

而在最实质的层面,这则是“俄欧战略互信”之“建设进程”的开始,也是“欧美”之间“战略互信”瓦解的继续,还是美国对“北约”的“主导地位”全面崩溃的开始,如果“中俄”之间处理不好,也可能是“上合”瓦解的开始,还可能是“美国东北亚政策”考虑“重新做人”的开始。

●“通用变量”与“共用参数”

因此,所有这些也都不过是第三波“排列与组合”中的、一个个可以为“方方面面”、时而单独使用;时而两方、或者三方共同使用;时而“中欧俄美”都能交替使用、甚至通用的筹码:

至于如何理解这种说法,我们认为:

它们既是北约(欧美)抛出的“通用变量”,也可以是上合(中俄)因应而注入的“共用参数”;

它们既是北约之欧盟、或者北约之美国基于各自利益分别抛出的“私用变量”,也是俄罗斯基于自己利益而注入的“私用参数”、还可能视排列与组合的形势发展,最终转化为中国间接注入的“私用参数”;

不仅如此,也是最关键的,它还可能是俄罗斯、或者欧盟基于“俄欧”均有意进一步协调的“俄欧新关系进程”而抛出的“通用变量”,也可以是美国、或者中国基于美国仍未死心的“G2模式”而抛出的“通用参数”。

因此,在“中欧俄美”等大国看来,这些个筹码,只要能顺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转化,那么,它们既可能成为“欧美”通过北约这个战略平台去拆解另一个战略平台--上合的“楔子”,也可能成为“中俄”通过上合这个战略平台彻底瓦解另一个战略平台--北约的“机会”,最值得强调的是,它还可能成为“中俄欧”在“楔子”与“机会”之外,在各个战略方向(比如中东和平进程)、在各个战略方向(比如国际金融秩序)上,对美国形成“全面挤出效应”的“药引”子,不仅如此,只要中国应对得当,它还可能是“美国东北亚政策”放言“准备重新做人”的“催化剂”。

显然,基于前面的讨论,对美国全球战略而言,如果需要,放风让“美国东北亚政策”考虑“重新做人”,最起码也会是一个足以冲击格局、尽量引导这一波“排列与组合”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演化的“冲击性变量”。 ●不排除俄罗斯“最后松口”可能性,也不排除中国最后“不反对”俄罗斯“松口”可能性

因此,我们认为,在“上述两个焦点问题”上,只要北约拿给俄罗斯的条件足够优厚,只要上合内部(俄罗斯与中国之间)有“足够的沟通”,基于所有这些都不过是继续深化“排列与组合”所需要的“变量”与“参数”,不排除俄罗斯“最后松口”可能性,也不排除中国最后“不反对”俄罗斯“松口”可能性。

为了更好地讨论这个问题,我们再来阅读两则消息。

莫斯科交易所12月份将启动人民币对卢布交易:俄罗斯必须制定高铁发展计划[时事点评]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不论是“莫斯科银行间外汇交易所:12月开始人民币对卢布的交易”,还是“普京:俄罗斯必须制定高铁发展计划”,都是值得中国欢迎的。

我们还认为,不论“人民币与卢布之间的最初交易额如何”、也不论“俄罗斯的高铁计划最终将与谁合作”,只要俄罗斯正式走出这两步,其“后续发展”就都有利于中俄彼此间进一步强化在“上合”这个战略平台上的战略合作。

●“欧亚高铁”是“宣言书”、是“工作队”、是“播种机”

在之前的点评中,对中国大力推动的“欧亚(甚至非洲)高铁”的重大意义,我们已经用大量篇幅进行了讨论,在此不再重复,只强调三点,那就是:

第一,在某种意义上说,站在“非美势力”的角度看问题,“方方面面”坐在一起“谈高铁”、远比在“中东和平问题、科索沃问题、朝核问题、特别是伊核问题”开一轮又一轮的“茶话会”,要实际得多,对“尊王(土耳其、伊朗、埃及、沙特阿拉伯等)攘夷(主要是美国)”策略的“执行力度”要强得多,配合“中段反导”的战略性成果,对美国实际影响力的打击要“有力得多”,特别是,它对“美元本位制”将产生的“长远攻击效率”,可谓是到了令对方“痛彻心肺”的层面。

第二,站在中国的角度看问题,如果“有什么办法”让俄罗斯现在就同意“走俄罗斯高加索方向”那最好,即便一时达不成这一最好结果,那么,以“暂不走中亚核心节点”、并着手建设“东北亚版本欧亚高铁”为条件,以换取俄罗斯“不反对”欧亚高铁“走南亚核心节点”,就成了“年内二次访华”以来这段“东亚、中亚、南亚、中东、东欧、科索沃方向”之“排列与组合”的“实物线索”。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欧亚高铁”肯定“不会是一天就能建成的”,但是,这丝毫不妨碍“欧亚高铁”在“欧亚(非)大陆”上发挥“宣言书”、“工作队”与“播种机”的战略功用。

我们注意到,伊朗已经宣布准备在中国的帮助下建设用以连接土耳其与巴基斯坦的高速铁路。

不难想像,今天在伊朗扔下一段铁轨,明天就会在相邻的地段与国度“长出”更多的铁轨,而伴随着铁轨的不断延伸,伴随着“欧洲高铁技术、中国高铁技术、甚至准备发展的俄罗斯高铁技术”在欧亚大陆不断交会,欧元也好、人民币、甚至卢布也罢,就会随着高铁上的物流与人流一起飞奔,至于新的世界货币是谁,我们暂不作推测,但可以肯定的是,它只能是欧亚大陆上的一种货币、或者“货币蓝子”,同样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会是美元就是了。

●俄罗斯在北约-俄罗斯峰会之前,向“方方面面”刻意强调“与中国保持着良好的战略沟通”

显然,在“莫斯科银行间外汇交易所:12月开始人民币对卢布的交易”与“普京:俄罗斯必须制定高铁发展计划”的背后,是俄罗斯在北约-俄罗斯峰会之前,向“方方面面”刻意强调“与中国保持着良好的战略沟通”。

●一旦“欧美”、特别是美国最终接受以上述方式呆在阿富汗,那么,就有一个最大的可能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只要“中俄”之间做好“战略沟通(这可是要有实实在在的行动的,比如:莫斯科银行间外汇交易所将于12月开始人民币对卢布的交易,再比如,普京称俄罗斯必须制定高铁发展计划等)”,即便局势演变成这样一种结果,那么,它也就意味着“中俄”默认了“欧美”的中亚、南亚利益,与此对应的是,也意味着“受制于人”的“欧美”也得默认“中俄”在靠近对方核心区域的地方保持一份存在,至于是中东存在?还是科索沃存在?就最终而言,我们更加倾向于是“科索沃存在”,但就目前而言,我们认为应该是“中东存在”。

显然,一旦“欧美”、特别是美国最终接受以上述方式呆在阿富汗,那么,就有一个最大的可能,那就是准备利用“其中亚存在”,调节各自与中国与俄罗斯的战略关系,去彻底解决科索沃问题。

我们想强调的是:一个粮草都在别人手中的“北约部队(欧美双方都是)”,在中亚、或者南亚,恐怕只能“保持一种存在”,而且是在“共同游戏规则约束之下”的存在,也是一种竞争状态下的存在、或者是旨在进行“排列与组合”的存在。 ●欧盟可用承认“中俄”的“中东存在”、去换取“中俄”对“科索沃独立后续发展”之“和平处理进程”的支持

因此,首席评论员就明确指出,在北约已经开始实质性瓦解的今天,不论是俄罗斯通道、还是巴基斯坦通道,就目前而言,对北约而言,都是“由别人有效控制的通道”,不然,阿富汗战争早就结束了,再不然,伊核问题也早就结束,因此,即便是“开始瓦解的北约”在“非军事物资”、甚至“军事物资”进出阿富汗的问题上,获取了俄罗斯通道的“双程车票”, 更进一步,既便是北约在“战略层面”上获取了进出阿富汗的巴基斯坦通道与俄罗斯通道的“双程车票”,但由于“连环劫”的“事实存在”,“俄美战略互信缺失”的“事实存在”,这种“双程车票”其实都有利于“中俄”分头控制“北约”的粮草,只要中俄在战略上保持良好的沟通,注意到对方的核心利益,那么,这种“双程车票”在“连环劫”的作用下,不仅可以继续维持上合的团结,而且还可以以“合纵”之力,尽早地将“大国间战略交易的主要平台”由南亚方向移至“往科索沃方向”的“中间节点”--中东和平进程问题上、并固化下来,对中国而言,这样的好处是,可以间接废掉“美国全球战略”位于南亚方向的这根“棋筋”,对俄罗斯而言,这样的利益在于,可以间接将美国的“战略浮亏(比如乌克兰问题)”直接固化为“战略实亏”、从而坐实“乌克兰交割”,并在此基础上,去与欧盟谈判“俄欧新关系框架”。

对欧盟而言,这样的好处是,“边缘化北约”既可以取信于俄罗斯、也可取信于中国,更可以为日后将北约(美国)踢出“科索沃问题”创造前提条件。

在此基础上,欧盟就可以用承认“中俄”的“中东存在”、去换取“中俄”对“已经悄然启动”的“科索沃独立后续发展”之“和平处理进程”的支持。

显然,这些东西,既是主席明年访美的重要话题,也是决定胡锦涛主席明年访美具体行程的“重大变量”。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很大程度上,这些“重大变量”或者“冲击性变量”,都是围绕胡锦涛主席访美而“定向抛出”的。

●一个“外交笑话”:许多亚洲国家“被领导”了

通过上面的讨论,我们其实不难感觉到,在分别与俄罗斯、欧盟、中国进行“直接交手”之后,随着“第三波排列与组合”的进一步深化,“美国既定全球战略”的日子一点儿也“没有比过去来得好过”,也就是说,至少在目前为止,我们看不出胡锦涛主席在准备访美行程与重大话题的问题上,需要做出什么重大更改。

至于自己声称“亚洲之行取得成功,亚洲国家普遍希望美国重新领导亚洲”,这不过是个“外交笑话”。

显然,从许多亚洲国家的公开反应来看,它们是“被领导”了。

在这个问题上,以奥巴马刚刚访问了的、且与奥巴马有些渊源的印尼为例,奥巴马前脚刚走,印尼就传出“准备与中国进行联合军事”的风声。由此可见一斑!

另外,印度对奥巴马声称旨在为“建立双方间真正战略伙伴的访印行程”之最后评价是:与其说是来送钱的、还不如说是来要钱的!

●警惕的是:美国决策层有可能狗急跳墙、甚至“提前”狗急跳墙

不仅如此,随着“北约(欧盟)准备接受俄罗斯参加北约反导系统”,美国原本依赖去南亚破局的美国全球安全框架两大支柱之一的北约组织,其实已经名存实亡了,再加上“美国二次宽松”的货币政策受到“天下围攻”,对“美元本位制”长远打击甚为沉重的“欧亚高铁”受到欧亚国家的普遍重视,因此,在“美国既定全球战略”基本上已经无路可走的情况下,一旦将中国逼进“率先不可逆转地进入加息周期”之努力无望成功,我们要警惕的是:有可能等不及胡锦涛主席明年访美、等不及双方进行最后的交底,美国决策层就有可能“提前”狗急跳墙,因为“提前行动”本身就可以产生许多“意想不到”、却极具价值的、影响胡锦涛主席访美行程与话题的“重大、甚至冲击性变量与参数”。

在我们看来,即便如此,我们也不会意外,因为,这也是“排列与组合”的一部分。

但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作为“狗急跳墙”的“具体套路”,不外乎三种:

第一,由于“北约”已经不敷使用,以“北约”的全面支持、去挑唆印度制造南亚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已经很小,因此,为了达成同一目的,先经济、甚至金融攻击印度,再利用印度在资本、粮食、宗教、种姓问题上的问题,将印度拖入内乱,继而引爆克什米尔战争,将中国也拖入其中、以实现南亚破局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第二,用“二次宽松”、甚至“N次宽松”所产生的流动性,进行垂死挣扎,通过“淹没”广大“南方经济体”,特别是“中国周边国家与地区(包括中国香港、中国台湾)”,通过在这些国家制造类似98亚洲金融风暴的金融、甚至经济危机的局面,全面打乱中国的政治、军事、特别是经济的“对外与对内节奏”;通过给“欧盟、日本”与美国一道去“趁乱掠夺”南方经济之“战略机会”的方式,一边弱化“三边撕裂”,同时激化“南北撕裂”,在此基础上,一边伺机经济、特别是金融攻击中国,一边伺机战略翻盘。

第三,就是不惜与世界公开为敌,在亚丁湾、阿拉伯海、印度洋、甚至中国南海发展、甚至客串海盗,截断、或者有效干扰中国与欧盟、阿拉伯国家、非洲国家的海上生命线,以试探“非美势力”或“合纵势力”的“实际应手”、观察中国能否组织起“联合护航”?与谁联合护航?在哪个区域联合护航?等等,再视具体情况决定是否进行“第一”与“第二”。

对此,所有爱好和平与正义的力量,要做好充分准备、并保持高度警惕。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