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想象!中国新华社副总编披露一件鲜为人知内情!

这位新华社副总编辑这样说道:中国的社会结构现在还处于不稳定状态。不能维持稳定生活的人占了社会的多数。理想的社会应该是纺锥形的社会,中产阶级占多数。现在我们的社会是金字塔形的,底层人数是最多的。如果中产阶级、生活稳定的人们占多数的话,他们一定最不希望自己现在稳定的生活被破坏,因此也会积极主动的维护稳定的局面。


夏林还披露一件鲜为人知的内情:


当年“神舟五号”飞船成功返回,杨利伟出舱的画面经过现场直播传到全世界。画面上杨利伟尽管脸色稍显苍白,但身体状况还是良好的。他被一大群紧张的工作人员赶紧抬出舱门。但是其实这时的杨利伟已经被处理过:他是满脸鲜血地打开舱门的,后来脸上的血迹被擦干了,重拍了出舱画面。


怎么会这样呢?杨利伟曾经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了飞船升空和着陆时经历的险情。着陆时飞船必须采用升力控制技术才能避免无控制的加速坠落,就算如此航天员们也要承受数倍于地球重力的过载。杨利伟说,他当时经历的有4个G,韩国航天员经历过10个G的过载因而受伤。实际上他本人也因为重力过载而受伤了。


在飞船升空时,因为设计上出现的问题,杨利伟遭遇了严重的次声波,他自己称为“共振”。次声波能引发人体器官的严重扭曲和损坏,是致命的,还被当做新型武器在发达国家研发。次声波持续了26秒,杨利伟形容“真的要以为自己要牺牲了”。


回到地球后,杨利伟向上级报告了以上设计上的问题,这些问题在下一代“神六”中得到了解决。费俊龙和聂海胜能“享受”正中靶心,垂直落地,有如预设好情节一样完美的返航,也多亏了杨利伟的功劳。杨利伟“航天英雄”称号的确当之无愧。


另外,新华社在当年报道“神五”时采用的联机系统除了海事卫星,还有“铱星”终端。尽管铱星在商业上是失败的,2000年就破产了,但得益于美国军方等的支持,铱星系统本身依然为重要用途提供服务。


杨利伟本人近月出书,曾公开介绍了他脸部受伤的原因:“着陆时巨大的冲击力,因为麦克风有不规则的棱角,让我嘴角受伤,要是在颈上,后果不敢想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