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神农野人之争又起波澜 神秘毛发鉴定遭质疑[玉龙追梦]

原帖地址

http://hb.qq.com/a/20101124/001495.htm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重启神农架野人科考的争议还未理清头绪,几张关于动物毛发的显微照片又引发了轩然大波。神农架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前晚在官方网站上首次公布了所获得的不明动物毛发显微照片,而这几张照片却又一次被质疑为“周老虎”。神农架科考队尚未起航,野人之争却愈加迷雾重重。



记者在神农架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官方网站上看到,这条消息被放在了头条位置,并且用红字做了突出处理。文章说,今年7月初,神农架松柏地区山民在临近高山采药时,意外在林间落叶地表捡到一团动物毛发,其中混杂有黑色、浅棕色以及更浅的米色三种颜色的毛发,而且粗细一致、长短在25-50厘米。根据神农架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研所分子实验室的鉴定,这次获得的不明动物毛发与人发和马尾毛发区别明显,究竟来自何种动物值得关注。


虽然文章并未证实这些毛发来自野人,但是神农架野人科考项目牵头人王善才却对这样的发现感到兴奋,他表示,公布的图片有一定的科研价值。


王善才:“他们自己对比观察研究的,得出的结论是既不是马尾毛又不是人的头发,同时也和神农架地区的其他兽类,比如金丝猴、羊啊其他动物的毛也都进行了对比研究,但也都不是,所以还是认为它是不明生物,虽说它没有说是野人的,但也不排除是野人的,就是没有做结论,他们做这些事是非常认真的。”


不过记者不解的是,既然今年七月就发现了这些毛发,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公布鉴定结果呢?王善才解释说,此前这些毛发曾经被送到武汉某科研单位去化验,被专家果断地认定为马尾毛。但神农架保护区对这个结果并不认可。


王善才“但是根据发现这个毛发的人提供情况,他是在一个山顶上发现的,那个地方不可能有马匹活动。”


但是同样有人对保护区实验室的鉴定不买账。一直公开否认野人存在的武汉大学教授胡鸿兴就是其中一位。记者问他对这组照片的看法,胡鸿兴第一句话就是:“假的,这就是人的头发。”


胡鸿兴:“他说武汉、北京、上海都是一些权威的专家怎么样给他们进行DNA实验分析,说这个进化就是在人和猿之间,也就是说它是最接近于人的,因此他就判断,它是野人。我们就说,好,你把鉴定结果给我们看,复印件拿出来,他不做声了。完全是假的。我们后来又把头发拿出来烧一烧,发现不是其他纺织品,是头发,但是是人的头发,因为人的头发因为性别、年龄、个体的差异,头发的粗细、长短都不一样的。所以它是假的,他不敢拿出证据,他根本就没有,就是假的。


据法制晚报报道


中科院专家:鉴定方法不够科学 需进一步考证


上午,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研究院专家黄万波看到图片并进行初步研究后对记者表示,神农架林区拿马毛和人体毛发作为参照物,对不明毛发进行显微图片鉴定的做法不够严谨。


“这些显微图片还是没有足够的说服力,是何物种还是需要进一步的考证。”黄万波说。


黄万波表示,如果所谓的“野人”是属于人类的一种“旁支”,在毛发图片上至少应该大同小异,但是神农架实验室所公布的显微图片却直接表明并非人类毛发,这本身就有点问题。


黄万波同时强调,马是属于奇蹄类的,人属于灵长类的,和猴子比较相近,如果拿这两类动物的毛发作为不明毛发鉴定的参考物,也不够科学。


“现在只能说不明毛发不是马毛,也非人发,但不能说这是介于马和人之间的动物的毛发。”对于是否是新物种的毛发,黄万波认为这还不太好说,至少从他初步的观察,到底是何物种的毛发还不确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