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肥科级单位”是谁养肥的?

南粤狙击手 收藏 2 834

贪腐频频出,花样层层新。又一个极端“典型”跃入公众的视线——湖南省耒阳市矿产品税费征收管理办公室,最近因集体贪腐曝光而被网友称为“史上最肥科级单位”。这个小小的科级事业单位,770多名干部职工中竟有超过百人涉嫌贪污受贿,55人被立案调查。从主任罗喣龙到8名副主任、党组成员,以及下属各站点站长、班长,高、中层干部几乎“全军覆没”。(11月22日新华网)

耒阳市“矿征办”成立于2004年,前身是“耒阳市煤炭相关税费征收管理办公室”。近年来,由“矿征办”征收的税费每年达4亿元以上,占耒阳全市财政总收入的四分之一以上,被称为耒阳市“第二财政局”。由于掌握着煤炭资源税费征管大权,“矿征办”在耒阳是个肥得流油的单位。尽管从工资表上看,大部分员工月工资不过千余元,但只要挤进了“矿征办”的大门,就等于找到了一条快速“致富”的路径。以致于当地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是:“只要进了‘矿征办’,想不发财都很难”。

据当地反贪部门官员介绍,耒阳市“矿征办”员工“搞钱”的主要方法是私放煤车及收款不入账。每天经过“矿征办”收费站点的运煤车辆络绎不绝,当班员工稍微松一下手,每天放行几台煤车或者少收些税费,车主们就会乖乖地送上大笔“好处费”。而据涉案收费站站长交代,每次当班人员收到“红包”后,就会扔到站长办公室内的一个大纸箱里。到了端午节前3天,站里几个领导带着纸箱到耒阳市宾馆开房间商量如何分钱,仔细一查,才发现纸箱里的赃款竟达118万元。

员工大肆敛财,领导则“坐地分赃”。耒阳市“矿征办”各下属站点流行着一个“潜规则”,即每次非法所得都会按一定比例分成,通常是百分之七十由站内员工私分,剩下的百分之三十送给“矿征办”领导。“矿征办”领导则采取“集体决策”方式,为班子成员和部分中层干部捞取巨额奖金。有人说,“在耒阳市‘矿征办’,所谓的班子成员,不如说是‘分赃会’成员更确切。”另据查明,自2004年5月至2009年10月期间,罗喣龙还利用为下属转正、提拔、调动之机,伙同妻子匡秀凤收受贿赂共计45.8万元。此外,罗喣龙还有180多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可以看出,耒阳市“矿征办”之所以在短短几年时间跃升为“史上最肥科级单位”,完全是权力失控、监督缺位所造成。其实该单位的贪腐丑闻早不是什么“秘密”,纪检监察部门也多次收到群众举报,但每次查处都是不了了之。直到2009年6月,湖南省纪委接到举报,纪委主要领导批示查处,耒阳市“矿征办”的集体贪腐案件才浮出水面。调查证明,其背后是一个庞大的利益同盟,“矿征办”内部上下级之间、监督者与被监督者之间被腐败利益紧紧地捆绑在一起,上下勾结、利益均沾,形成了一个利益链。因而一些监管部门在“矿征办”的问题上投鼠忌器、网开一面,使问题针插不漏,水泼不进。

而像这样一个小小的科级单位大肆贪腐集体沦陷的案例,正是当前权力不受监督约束导致种种腐败乱象的现实缩影。而它无疑再一次敲响沉重的警钟,必须加强监控,对权力进行限制和约束,从体制机制上推进变革,促进权力在阳光下透明运行。否则,贪腐必将像附着在肌体上的恶性肿瘤般疯狂滋长,甚至无药可医。

从“小科级”到“大国企”,权利失控可能导致的腐败危机大同小异。近日又有媒体披露,央企大量的利润自留,企业内部的自主权相当之大,乱花乱用,不务正业,有的到处搞开发,成为赫赫有名的标王;有的把巨额利益当作内部的“私房钱”想花就花,想用就用,如目前电力、电信、金融、保险、烟草等行业职工的平均工资是其他行业职工平均工资的2至3倍,如果再加上工资外收入和职工福利待遇上的差异,实际收入差距可能在5至10倍之间。还有的成为腐败资金:一些央企高管酬薪近百万元还嫌少,有的高达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尤其是职务消费更是个无底洞,不论公和私,只要有发票,什么都往里填。中石化原总经理陈同海,在职期间日均挥霍公款超4万元;原建行老总张恩照,搞一次舞会派对便挥霍115万元,其个人爱好则由网球、高尔夫球而至豪华游艇;10年前国家电力公司在武汉召开内部会议,总经理高严住6万元的特大套房,午休另有8000元/天的总统套房,从家具到马桶都是专门订做……这些乱象,与“矿征办”的“事迹”是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呢?

腐败的温床存在,就必然产生大大小小贪婪的硕鼠。无论“最肥的科级单位”,还是“最富的“大型国企”,都只有从体制、制度上绷紧反腐这根弦,将其权利与利益置于有效的监督制约之下,才有可能走出“富庙里多贼和尚”的怪圈。从这个意义上说,硕鼠被“养肥”的责任,到底该由谁来负呢?!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