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赌棍 第一部 大学赌棍 第56章 与劫匪讨价还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6.html



执红棋的灰衣老者站起:“哈哈,打平了!收摊儿!”

他说的是广东话,十几个说广东话的中国人鼓掌:“平啦!”“收摊儿啦!”

黑衣中年人不语,日本人叫道:“不算,不算!”“他得到提示,不算!”

一个中国人道:“江老板水平高,哪用什么提示?”

灰衣老者道:“英雄所见略同,棋该怎么下就怎么下,跟提示有什么关系?”

另一个道:“嘿嘿,你们日本人自个儿搅局,怨不得我们啊!”

他的话引起了日本人全都向朱百团注目,佐藤汗珠子留下来:“坏啦!你闯祸了?”

“闯啥祸了?我不是跟你讲棋吗?”

佐藤吱吱唔唔,确实是朱百团在跟他讲棋,他们用英语对话,被外人误解了。

一个留着仁丹胡的日本汉子指着朱百团:“八嘎亚路,你坏了我们好事,滚过来,向棋圣道歉。”

啥?棋圣?朱百团暗笑,啥球臭水平也敢叫棋圣?

四五个日本人撸胳膊挽袖子要过来教训朱百团,朱百团道:“龟孙,干啥?你们想干啥?”

他说的是国语,话一出口,日本人停住脚步:“八嘎!江伯约,你从哪儿找来的救兵?”

“佐藤,你怎么跟中国人混在一起啦?”啪啪,佐藤脸上挨了俩嘴巴。

佐藤立正垂头:“哈依!哈依!”光哈依不说话。

黑衣中年人起身向灰衣人鞠躬:“既然平了,什么都不说了,以后有机会向您讨教。再见!”

穿着木屐踢踏踢踏向门口走来,路过朱百团身边,眼斜着朱百团:“观棋不语真君子,懂吗?”

他说的也是中国话,朱百团点头:“下次你们弄个招牌好不好?”

“弄什么招牌?”日本人上下打量着朱百团。

“正在比赛,休要打搅!”

“哈哈哈哈----对对对,是我疏忽了。小孩,听口音,你嘀是河南人?还是山西人?”

“我、我台湾的!”

“哦,你是随军撤退到台湾的吧!”

朱百团将错就错:“对!你、你咋知道?”

旁边的日本人道:“我们申志棋圣曾在山西作战,熟悉你们的口音。”

“靠你大爷!”朱百团眼睛一瞪,怒视日本人,敢情黑衣人是侵华日军残留下来的老兵。

黑衣人一皱眉,旁边的日本人喝道:“八嘎!你说什么?”

咳、咳,江老板从后面走过来:“他在问候你全家。”

“哦!”几个日本人面露喜色,一个人带着疑问:“他的表情不像是问候我们呀?”

黑衣棋圣道:“你们嘀不知道,咱们日语和中国话有很多共同点,比如说‘靠你奇蛙’,是说早上好,他刚才说的‘靠你大爷’可能是说咱们‘晚上好’吧?”

“对、对!”江老板接过话:“他祝你们全家晚上好!”

“哟希!哟希!”

“棋圣真是个中国通啊!”

黑衣棋圣摆手:“开路!”朱百团看到他左手小指断了一截,暗骂,活该,当初在中国作恶多端,应该整个手都被砍掉。

佐藤推开大门,黑衣棋圣带着日本人鱼贯而出,最后两个日本人抬着一块崭新的黑木牌子,上书“静心茶社”,落款是“申志强一书”,书法颇有功力、字字饱满,具有颜体之味。

江老板、茶馆里的伙计围上来答谢,“小伙子?多谢你啦!”

“嘿!小伙子,真有你的!”

朱百团晕晕呼呼,不知所以然,他无形中撞破了一个危局、帮了茶馆一个大忙。

茶馆的江老板是广东人,早在四五十年前就移民到美国,他们到美国辛辛苦苦做生意维持生计,日子过的也不错。可是美国排华,1920年通过了《排华法案》,1943年出于太平洋战争需要中国作盟国,才撤销该法案,但二十多年的思想遗留不可能马上撤销,国内仍对华人有所歧视(直到1965年以后)。美国排华吧,那是人家的地盘,但日本作为美国的跟屁虫,也排华,有些不自重的日本人向当地的华人挑衅滋事,像朱百团今天遇到的便是其中一桩。

日本人喜欢喝中国的茶叶,经常到中国茶馆喝茶,矛盾就发生了,理由嘛,莫须有,反正看你不顺眼啥招都能想到。他们采用文明的方式挑衅,污蔑茶馆服务生弄脏了他们的衣服,和江老板比划。比划什么呢?老大人了,当然不是打架,比下棋。

日本人擅长下围棋,但江老板不会下围棋,只会下中国象棋,号称“唐人街第一象棋高手”。日本人装的特有绅士风度,作出“我不欺负你”的样子,和江老板比象棋,曾经比过两次,都落败了。请来了日本象棋棋圣“申志强一”,棋圣嘛,水平当然高,申志强一提出,如果他胜了,把江老板茶社的牌子落款改为“申志强一书”,以此来羞辱江老板。

定的是三局两胜,今天头两局战成一比一,第三局江老板犹豫不定,不知该下哪一步,被朱百团搅黄了。

朱百团为能认识江老板而高兴,同是中国人,打断胳膊连着筋,江老板请朱百团喝茶。

喝茶啥都聊,朱百团才了解,在落山鸡的华人有两万多人,主要住在落山鸡的唐人街,这里只是一个散居点,稀稀落落的有上百个华人。

江老板像九哥、阿扁当初见朱百团一样,啥都问,问的朱百团心烦,一个劲儿的问朱百团来美国干啥?来这儿干啥?干啥也不能告诉你呀,朱百团灵机一动,说,明天我要参加大学生运动会,负责搞后勤,来找助威工具。

“成啊!助威工具莫过于咱中国的大鼓了!”江老板当即提出为朱百团找一面鼓,但鼓在唐人街,现在去联系,明早在比赛前肯定能用上。

中!朱百团肚子里没落食尽喝茶水,饿的慌,看马峰在茶馆外晃悠,留下call机号,找个借口走了。

马峰见他出来,传春子的口令,“春哥准备了酒宴,请狼哥畅饮。”

朱百团肚子饿的咕咕,嘴上道:“我吃过了!我有事要办!古得百!”

白鲨骑着摩托从外进来:“哈喽,您好呀!”

“耶利娅怎么样?”

“妈的,我要废了那群野蛮的家伙!”白鲨想起昨天橄榄球决赛的事就恼怒,耶利娅在球场出了名,走到哪里都被笑话,精神很不好,“我已把她送回家了。不说了,晚上咱们喝一场!”

“不了!我有事!百百!”朱百团阔步出门,马峰拦也拦不住:“嘿!嘿!别走呀,你走了我怎么向春哥交待啊!”

朱百团怕他们追出来,快步疾走,遁入人流,离开酒楼,晚上行人并不多,朱百团拐进一条小街后悔了,除了灯光,空荡荡的无人,突然一声“打劫,把钱拿出来!”

朱百团机械的站住,对方戴着长统丝袜,拿着手枪。

朱百团伸手向怀里摸,劫匪道:“不许动!”

“伙计,我不动怎么给你拿钱呀?”

“双手抱头,趴在墙上!”

朱百团依言,趴在墙上,劫匪从他怀里掏出钱包。

朱百团道:“老兄,钱给你,包留下!”

“没问题,我只抢钱!”

劫匪把钱拿出、包又放回去:“才三百块,还有吗?”

“裤兜还有七百块!”

劫匪在裤兜里掏弄:“哟,不少啊,今天发财啦。伙计,你怎么不怕我呀?别人看到我的枪,都吓的直抖。”

“我从小玩枪,怕个鸟啊!”朱百团说的是实话,他从小玩木头做的假枪,却把劫匪吓的退后两步:“啊?是吗?我说呢,敢情是同行啊!”

“老兄,不是说的,你干劫匪真是外行!”

“什么?”

“你看你,机头都没打开!”

劫匪一愣,手指扳动,嘎吧,机关打开了:“靠!你的眼真尖!”

“我的眼尖不算什么,我一听就知道你的枪有问题!”

“why?”

“你的机头碰撞无力,声音沉闷,我怀疑里面的弹簧老化,再看你的枪口,磨损严重,手柄变形,我可以下个初步结论,你的枪射不出子弹。”

“靠!”劫匪呆了,“你、你他妈太神了!这确实是一把射不出子弹的枪。”

“还好,遇到我,换了别人,指不定要劫你了。”

“OK!OK!钱退给你,我不要了!”劫匪很有职业道德的把钱递给朱百团。

朱百团道:“算了吧。我知道你们不容易,谁他妈好日子不过去当劫匪?钱拿回去该给老婆买件衣服买件衣服、该给孩子买个玩具买个玩具。”

劫匪听了竟然非常感动:“我留一百,其它的给你!”

“拿五百吧!”

“两百,我要两百!再多不好意思了!”

两人友好的来回侃价,忽听头上一声叫:“我是警察,不许动!”

劫匪吃惊的后退,撒腿就跑。

“不许动,再动我就开枪啦!”

劫匪毫不害怕,一个劲的向前跑。

呯,警察鸣枪了,劫匪没有迟疑继续跑。

噗嗵,一个肥头大耳的警察从房上跳下来,“站住!站住!”他与劫匪的距离大约有二三十米,手中枪连开两枪,都指东打西,颗颗落空。

朱百团道:“信求,追啊!”

“追!我追!”肥警察晃着肚子追了十几米,与劫匪的距离扩大到四五十米。

咚,从两侧的垃圾筒里跳出来两人:“我们是警察,你被包围了!放下武器----”

劫匪微一停顿,直接撞向一人,那人反擒拿,将劫匪手腕扣住,另一个警察抱住他腰,但劫匪的劲很大,屁股一蹶、手猛甩,把抱他腰的警察顶开,扣他手的警察却死死不松。

“我来啦!”肥警察纵身扑去,咣,将劫匪和扣他手的警察一同撞翻。

“哎哟!你他妈轻点呀!”被撞的警察起不来。

劫匪挣扎着起身,肥警察和另一个警察一手押一只胳膊将他按到地上,肥警察腾出一手去拿手铐,劫匪腰、腿直踢腾,两个警察竟然脱手,劫匪滋溜跑了。

“站住!站住!”

两个警察在后面追,三个警察都在叫唤着,劫匪跑的无影无踪。


(本章故事取自于本人在生活中的真实目击,三个警察把一个小偷按在地上,小偷却挣脱跑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