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渡船 正文 考润汀河畔白金之夜

红夜莺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0.html


回忆录:续前

傍晚,扛着猎物木薯的游击队员们归营了。人欢马嘶,亮着油灯的木屋里传来粗话、叫骂和砸酒瓶子声。人们向我走来,惺忪中我看到他们的破烂衣装和蓬头垢面的脸。人们站着蹲着,在我身旁啃着玉米棒子,用手从罐头盒里捞稀饭……我的眼睛湿润了……中等个圆颅顶圆眼睛的是Nobody队长,双手叉腰,听完大伙的议论,向后招手:“托马斯——”,应声挤进来一个瘦瘦的黑人,他往我身上抹一种油膏,倒了点什么酒在碗里,灌进我嘴里,又往我周身喷酒作法---- 夜幕降临了。篝火熊熊。尤丽雅在领唱圣母颂,罗密欧读经,副队长马克思威尔讲政治课,很奇怪,南美的革命是混杂着巫术宗教马克思还有东方什么的……远处传来机器轰鸣和铁锤叮当声,这里还有工厂?过了一会,队伍解散了,尤丽雅蹦蹦唱唱地,给我带来了橘子、豆罐头、白糖和书籍。从她的嘴里,我听出罗密欧的公开身份是镇里的牧师,经常四处巡游传道,实则为游击队的情报官和供应官。罗密欧也来了,每当罗密欧在身旁的时候,尤丽雅总显得很愉快……他俩一起给我换了还在出血的绷带,又替我换了一身白粗布衣----


今天托马斯继续为我施药,尤丽雅在旁踩缝纫机,为游击队员补衣服;军械员赛姆森送来他昨晚打的鹿肉---- 中午喝鹿汤和托马斯的药酒,感觉好多了。尤丽雅上涧边洗衣,林子里空无一人,我看罗密欧给我的英文书《玻利瓦尔和圣马丁的故事》----


今天游击队营地发生冷枪事件,赛姆森持枪追击窃贼,在林中发现尤丽雅的红玉手镯---- 赛姆森与托马斯发生关于住房争执。赛认为托一人占两间屋不符合某种平等原则,托马斯则认为自己是游击队的巫师理应享受特权,再说有一间屋子是作法时用的----晚上游击队队部里灯火昏红,队长们处理这一类事---- 篝火红烟里,马克思威尔和尤丽雅在争吵:“到底我是副队长还是你是这里的领导?” “马克思威尔,我对你忍够了,我并不欠你什么,求求你……” 尤丽雅大声喊。当晚,离我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新增了一个持枪岗哨---- ……


喔,天快黑了,今天翻了2分地,我是翻翻停停,一天都吃别多送的大马蕉……上次带来的大米,都送给萨谬尔别多他们了……扔了一地香蕉皮和烟屁股……傍晚回到住地,萨谬尔为我带来了一大袋木薯,并教我怎么吃……晚上,我煮了一大锅木薯,萨谬尔可爱的制做工艺已经忘了,反正连皮吃就是了,我点亮马灯,迫不及待坐下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