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富豪警察夫妻被杀案续:交警队长的生意

王建雄,1959年生,洪洞县万安镇南步亭村人,兄妹九人,排行老五。王父曾为洪洞公路交通系统的干部。王建雄为复转军人,曾任原洪洞县公安局局长张德英的司机。与其熟知的人士称,王建雄身高超过一米八,模样清瘦,说话和气,为人低调。


据洪洞一位自2003年起即与王建雄打交道的养车户的说法,王人生的第一桶金来自其交警身份带来的灰色收入。他介绍,当地的交警,即便是最底层的协警,高峰时上路执勤,一天也能有近1000元的灰色收入,当地俗称“分锅子”。当地甚至有“不紧不慢,一天一万”的民谚,以形容交警部门的灰色收入。他本人也曾多次带着财物到王建雄的办公室,“意思意思”,“大家都这样,不然的话就可能被罚得没法干。”


交警王建雄可能的灰色收入,从其同事、洪洞交警大队万安中队原队长高志刚案,即可见一斑。山西省纪委的通报显示:高因授意下属采取“少收现金不出具票据将车放行”的手段,非法收取过往车辆现金累计达97.5万元。高本人于2010年8月被“双开”,后被临汾市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灰色收入可能让王建雄富裕,但还不足以赋予他亿万身家。转折发生在2003年。当年,王建雄被提拔为交警大队公路巡警中队的队长。同年夏天,全国19个省市出现“电荒”,煤炭价格暴涨,山西“煤老板”传奇大幕开启。


一位洪洞煤炭业人士介绍称:2003年煤炭涨价后,洪洞县出现大量无证的黑煤窑,当地俗称“黑口子”,以2004年、2005年尤甚。每个黑煤窑均有一定程度的关系网和保护伞,最关键的是行政部门中“管煤的”和“管路的”。“那时,满山遍野的‘黑口子’,一天几十万元的进账,只要一个月不出事、不死人,就发了。”


来自洪洞县国土资源局的数据显示:到2007年进行摸底排查时,洪洞全县共有593个“黑口子”,此后,在官方的严厉整顿之后,“黑口子”陆续关停绝迹。


知情人士称,作为“管路的”公路巡警中队长,王建雄发家亦源于2003年至2004年的那一波黑煤窑狂飙。王曾沾手的煤窑,即在黑煤窑最为密集的洪洞县山头乡曹家沟。“煤老板找到你交警中队长,不用你出一分钱,只要你做保护伞,这个‘黑口子’就有你一份。”


不过,洪洞县国土资源局执法监察大队的工作人员梁某对此表示否认。“王建雄没有开过‘黑口子’,他只经营过一段时候的有证煤矿。”梁某称,王建雄的发家主要靠早年经营铁厂完成原始积累,此后买下一家有证煤矿,经营多年,财富即来源于此。


低调富豪警察


由于王建雄为人低调,外界对于其实际财产并不清楚。据临汾市交警队内部人士介绍,交警队员王建雄月工资等收入仅在2000元左右,其在公安局信访办工作的妻子,月薪也与王相近。他们生于1985年和1987年的两个女儿,以及生于1989年的小儿子,目前均在美国留学,所需费用靠二人工资绝对无法支付。


目前已知王建雄在洪洞县的房产有两处:其一为上世纪90年代自建的带有院子的三层小楼,占地300平方米以上;其二即为凶案发生的鸿安古槐大厦处这套三室两厅住宅,面积130多平方米,价格每平方米2800元左右。此外,外界还风传王建雄本人在海南等地有多处房产,但这一信息并未得到王家人的证实。


外界只能从王建雄平时出入时驾驶的尾号为4个“9”的黑色宝马车,窥见其财富实力。接近王建雄的人士称,富豪王建雄生活十分节俭,虽坐拥宝马豪宅,却一直只抽十来块钱左右一包的红河和长白山烟。


目前可以确定的王建雄最早的产业,是他在老家洪洞县南步亭村西北角经营的一家铁厂。该铁厂规模较小,占地在1000平方米左右,只能生产土炼铁。约在四五年前被王建雄转手卖给洪洞当地某信用社干部,价格在250万元左右。随后又经历一次转手,目前该厂已从铁厂改为洗煤厂。


洪洞县工商局工作人员确认了王建雄经营铁厂的事实,但表示,该厂并未在工商局进行工商注册。“他是国家公职人员,也不可能在我们这里注册。”


王建雄的财富更重要的来源,来自一座名为“鲁生煤矿”的矿产。该矿在洪洞西北郊20多公里外的万安镇的山沟里。资料显示,该矿主要生产原煤,员工人数为200人左右,矿产面积约1.3平方公里,年产煤炭150万吨,年产值过亿元。


正在王建雄经营鲁生煤矿之时,国内煤炭业呈现井喷之势,煤炭价格一路飙升,王个人财富的集聚主要由此而来。


2007年是洪洞煤矿的另一个分水岭。当年12月,洪洞发生“12•5特大矿难”,造成108人遇难,18人受伤。由此,时任临汾市市长的李天太被免职,洪洞当地开始大规模的煤矿整顿工作,大批煤矿因证照不全或安全设施不到位而被关停。


盛宴结束,洪洞的不少煤老板至此一蹶不振。2007年前后,王建雄将鲁生煤矿转让给万安镇曹家庄商人王某,转让价格约在1亿元到2亿元之间。王某并未付清全部款项,还欠王建雄6000万元到7000万元左右。


据接近王某的人士称,王某刚接手鲁生煤矿不久,即赶上煤矿整顿风暴,继而是2008年山西省启动的“资源整合”,因而损失惨重。故王某接手鲁生煤矿欠下的债务,一直无力偿还,拖欠至今。另据了解,由于该项欠款,王建雄每月可得到3分的利息,此即外界传闻王建雄“放高利贷”的由来。


“他只算小人物”


2008年,因襄汾溃坝一案,王建雄曾经的老领导、临汾市市长助理张德英等五人“落马”。张被查出违法所得104.56万元,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同年,洪洞县交警大队进行人事调整,王建雄不再担任公路巡警中队队长,转为普通干警,此后,王愈发低调。


买下鲁生煤矿的商人王某在2008年山西煤改中,旗下煤矿均陆续被国企整合,鲁生煤矿亦在2008年被政府指定的霍州煤电收购。王某本人开始转型,经营生物科技公司。11月17日,本刊记者在鲁生煤矿看到,该矿仍处于停产阶段,只有保安人员留守,由“洪洞县资源整合工作组”暂时负责。


2008年的煤改,曾引发一波山西煤企老板的出国热潮。2009年夏天,王建雄的子女亦陆续留学美国,加入出国大军。但王建雄及其交警系统同事们的经商热情并未消退。据临汾市交警系统一位干部介绍,截至目前,包括洪洞县在内的整个临汾交警系统,“经商的比例非常之高,无论是开企业、养车队,均十分常见。”


“你在路边看到的交警,绝大部分是协勤,一个月870块。正式干警也就是1800块、1900块一个月,现在消费这么高,不做生意怎么行?”这位临汾交警干部说,王建雄算是交警系统“官商”中比较有钱的,但还根本挤不进“最有钱”的“官商”之列。


在王建雄夫妻死亡前的2007年,山西“黑砖窑事件”后,中央纪委在洪洞当地查办公职人员渎职问题时,发现洪洞县广胜寺镇派出所所长刘林忠名下,存款竟达数亿元之巨。这位派出所所长被“双规”后很快承认,他的巨额资金,来自他个人在洪洞县境内经营煤矿的收入。


洪洞当地人士介绍,因2007年“洪洞12•5特大矿难”落马的洪洞县国土资源局原局长史锡亮,有一次仅出面调停两个煤矿的矿界纠纷,就获得60万元好处费。其本人亦参与煤矿经营。


“有没有钱,关键看2003、2004年有没有出手干,王建雄赶上了。”据洪洞县公安局、工商局等多名工作人员透露,王建雄夫妇这样的公职人员经商,在当地实属平常。王氏夫妇严格来说只能算“小人物”,“既不算官很大的,也不算很有钱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转系转帖,未经官方证实公布,请阅读的网友自行判断真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