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域战云 正文 第二卷.浴血长白山(十)

向瑞芳 收藏 4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07.html[/size][/URL] 屋中没人,张天龙这时候正吆五喝六的与几位首脑人物喝酒,一股难闻的臭气扑面而来,两位女孩从没见过如此肮脏的所在。若非肯定张天龙就住在这里,苏梅梅几乎有种错入猪圈的感觉。屋里乱的已经不成样子,遍地烟头,随意抬脚都会踩到七八十个。除了烟头外便是酒瓶,酒坛等盛酒用的器皿,也是扔的乱七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07.html


屋中没人,张天龙这时候正吆五喝六的与几位首脑人物喝酒,一股难闻的臭气扑面而来,两位女孩从没见过如此肮脏的所在。若非肯定张天龙就住在这里,苏梅梅几乎有种错入猪圈的感觉。屋里乱的已经不成样子,遍地烟头,随意抬脚都会踩到七八十个。除了烟头外便是酒瓶,酒坛等盛酒用的器皿,也是扔的乱七八糟,东一只,西一只,有些已经碎成了破片。一双鞋炕上一只,地下一只,被子翻翻着。白色被里早已变得黑漆漆的,看着吓人,几套破旧的衣服被他塞到了炕角。也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唯一能入眼的就算屋角的那张小桌,上面整齐的摆着几本笔记。林雪儿把门敞到最大,待到空气清新了些又把门关上了。她走到桌前抽出一本,随手翻了翻,扉页上写着李贺的一首词,“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边关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笔记龙飞凤舞,近乎狂草。“呵,没想到他还挺有抱负的吗!”林雪儿笑嘻嘻的说道,如果仅看这里,的确能给人一种男儿的豪强之气。不过再往下看却又不行了,上面都是一些看不懂的符号,偶尔有些数字记得也极不规则,就好像三四岁的小孩随手乱画的一般。若不是后面还有几幅手绘的地图,没人能看明白这竟是一本作战笔记。

这是个什么人呀,行为,处事,性格,甚至于这用于作战的笔记都没有能让人看得懂的地方。猜测不透,也根本无从猜想。张天龙这个人就像是一团包裹在晴空下迷雾,扎看起来似乎透明的很,但你真正想了解的时候却发现实际上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他平时戴着一张笑眯眯的面具四处招摇,叔叔大爷兄弟哥们一通乱叫,仿佛比谁都亲,不过一旦有了事,却又毫不手软,一切按原东北军的军规处理。也难怪钻山猴说他是条酸脸子狗……。随后的几本内容都差不多。雪儿有些失望,还有最后一本,红色的封皮在这些笔记中显得有些刺目。雪儿打了开来,里面的纸张有些褶皱,这是被水浸过的痕迹,难道这个从没掉过眼泪的男人也哭过?

同样在扉页上也有一首词,内容却迥然不同,笔记还很新,显是前几天方才写下。“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 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 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雪儿知道这是晏几道的一首词。极尽哀伤,使人有一种怀旧的感觉。而且这是一首怀念女人的词,像张天龙这样的冷血人物难道还有伤感的一面?如果是的话,那这个女人是谁呢?林雪儿的心中突然涌动着一股怒气。她和梅梅只来得及看到这几个字,后面的内容却被门外粗野的叫声打断了。“李麻子,你他娘看清楚了?那俩小娘们去我屋了?妈了个巴子。我不是告诉过你们吗,谁也不许去老子的房间!”“连长,我们是知道,可您没告诉那两位姑娘呀!……”脚步声越来越近,雪儿赶紧把笔记放了回去,将其收拾成原状,刚做好这一切,门呼的打开了,张天龙卷着一团寒气闯了进来。随手把门摔上,李麻子被关在了门外,“滚蛋!什么事都干不了!”

张天龙绕着屋子转了两圈,又走到桌前看了看,抽出那本红色的笔记揣进了怀里。突然一转身,满脸狰狞的凑近了雪儿,林雪儿几乎感到他已经碰到了自己长长的睫毛。“你动我的笔记了?”张天龙的声音好像厉鬼一般尖利。“没,没呀,谁稀得看你写的那破玩意。乱七八糟的。”林雪儿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反驳着,却一句话便露出了马脚。

张天龙脸色缓和下来,笑眯眯的说道:“看了就看了吗,干嘛不敢承认呢!我那笔记是有规则的,你以为摆回去我就看不出来了?”“你…!”被人当面拆穿谎言,林雪儿觉得脸上有些烧灼的感觉。

“你别说话,人家苏梅梅家教好,才不会偷看人家的东西,只有你才会这么干!所以我不问她。苏梅梅是你拉来的吧。”“我..我没…我…”林雪儿突然发觉自己被对方挤兑的说不出话来。

张天龙大马金刀的坐在桌上。望着被抓了现行,连气带羞满脸通红的林雪儿,这个该死的男人怎么一进屋就把所有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甚至连自己拉着梅梅来得事他都知道。苏梅梅在脸蛋红红的在一边坐着,心里扑扑乱跳,也不知为什么张天龙方才的话虽然是损林雪儿,但在她听来,却像是表扬自己。

张天龙话锋一转,忽然又说道:“苏梅梅,你也别乐,我知道你不会随便动我的东西,不过那不代表什么,林雪儿翻我的笔记,你肯定也看了。对不对,哎呀,你也别不承认了,好奇心人皆有之,诚实的才是好孩子,我不会说你的。”梅梅的脸蛋红的像晚霞一般。“我…”她发现自己也处于了林雪儿的同一位置,一肚子苦水只能慢慢咽下去。

“对了,你们找我什么事呀,说吧!”张天龙问道。“没事!我们只是在屋里呆闷了,出来转转,也不知怎么转到你这狗窝里来了!”总算找到了发泄的出口,林雪儿重声回答。

“真没事?嘿嘿,别生气吗,你看我屋子这个…,连你都说是狗窝,是吧…。反正你俩也没事,帮我收拾一下吧。女孩子做事精细,我放心,李麻子他们想帮我收拾,我都不让呢!”

张天龙不等两人回话便站起身来,一手刮脸,“羞羞羞,知书达理的女学生溜到男人屋子里偷……看人家的日记,恩恩,说出去有的是人喜欢听!”说着话他一推门走了。

苏梅梅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再也不理他了…都怪你!…”

张天龙晚上再回来的时候,屋子收拾的干干净净,连他那床脏兮兮的被子都被拿出去浆洗了凉在旁边的一株树杈上,床上换上了苏梅梅的被子,张天龙闻了闻,一股淡淡的少女幽香钻入鼻孔。“还算听话。”他笑了笑,鞋也不脱,拉过被子盖在身上呼呼睡去,干净的被里又被弄的一团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