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为什么说我们抄袭



网络咨讯:



(一)针对近日英国媒体抛出的“中科院专家表示高铁建设不实用,中国可能负担不了”的言论,铁道部工程管理中心工程部高级工程师廖云奇说,国外的说法是虚假的。日本还曾经说我们的“无砟轨道系统”抄袭他们,这其实是我们的专利。



(二)中国知识产权局局长田力普22日表示,中国的高铁技术结合自身实际,做到了集成创新,形成了自己的特点,国外关于“中国高铁技术系抄袭”的指责完全不符合实际。现在只有中国才能在山区修高铁。



在这几乎任何东西都可以用货币来衡量的年代,在中国,似乎除了不值钱的东西,没有什么不存在被抄袭了。这让我们奇怪的是:法国人建个高铁,不会有人怀疑的她的合法性,英国人建个跨海通道,不会有人说三道四,就连当理性里充斥着蛮性的日本人第一个建立惊叹世界的高铁时,也不会有人私底下嗑唠她的不是;而我们,不管做什么,或多或少会招致非议,就连建条像样的高铁,都会有人直言不讳地说我们抄袭。



没办法,谁叫我们给别人伪君子的形象。这好比我们漫天都是的学术论文,有些思想,就会招致怀疑,没人会相信这是我们自己辛勤劳动所得。德国人、美国人拿个诺奖,不会有人质疑她的合法性;而我们还没获得这些奖就来个自我清高,关起门来数起自个儿祖宗有多么多么的牛。结果呢?大学教授可以把抄袭来的舶来品光明正大的发到国际期刊去,大模大样的专家们可以说着朝秦暮楚的话,管家们“为了人民更好的生活”可以动用人民的警察去拆老百姓的房子,…… 在中国,曹操墓穴也可以同时有几个遗址。这难怪人家觉得我们是没有思想的复制者。如此累计,我们好大喜功,小小动作总喜欢赋予莫大的意义,这种自我的称呼让别人老觉得我们不够踏实、不值得信任。



这在信任感缺失的年代确实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新鲜的倒是我们一直没有从这种虚荣中醒来,还大模大样地摆着自己的正经谱儿,到头来就是我们真的出了个爱因斯坦、霍金什么的,别人也会说咱是盗版商、能言善辩的僵尸。过去“世界工厂”的角色让我们成了世界的工人,这个在过去有着特殊荣誉的称呼到今天成了一种说不清的耻辱,在高贵或华丽面前总习惯抬不起头。我们还大张旗鼓地在CNN打出了“made in China”的世界工厂的形象,仿佛我们真的从中感受到了那份制造者的荣誉,却忽视了我们是创造者,不是单纯的工人、小摊贩。



如今,被西方堪称冲破美海上封锁的中国铁路将直奔波斯湾,说好听点,这条现代化的“丝绸之路”也将伴随着中国的崛起,走向华夏民族过去的辉煌。这需要我们脚踏实地,无论做人、做事,为他人或为自己,都需做到实处,做到让人心服处,犹如稳稳行走在高原上的青藏铁路,向世人证明我们才是高山真正的行走者,而不是盗版商。



作者: 吴叔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