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土耳其是北约成员,自认为属于西方世界,但欧盟死活不让他加入,骨子里还是认为他不属于西方。所以,土耳其虽有单相思,但不得入门也很恼火,不东不西的地位当然很郁闷,经常要发发飙。与中国接近,也是解愁、发飙的途径之一。

土耳其对我们,除了与“**”有不清不白的关系外,其他倒是没有利害冲突。对于“**”,土耳其至少口头上也是表示不支持、不鼓励,这一点给两国关系留了余地。土耳其国内也有库尔德分离主义,我们也可以拿捏的,这一点他清楚。

作为踏入欧洲的门户和了解、熟悉北约的情况,土耳其对我们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一个窗口,更何况未来欧亚大陆桥的开拓,土耳其也是绕不过去的一个节点,加强与其的往来,也是双方的需要。

尤其在军事领域,我们接触北约机会不多,现在正在寻觅。土耳其、罗马尼亚……以后还会有新去处。减轻美国在东亚的围堵、压力,就要在西线找到突破口,远交近攻,加大美欧缝隙,也必然分化、削弱北约。西线摇晃了,东线势必顾不及了。

利用与东欧国家的“传统友谊”,与新入盟的北约成员国、伙伴国多接触,“指东打西”也是三十六计之一,祖宗战法多用用,必有收获。

原计划中土空军对抗一年一次,相互来,这么一下不知道还是否继续.中土对抗的事,已经有人进去了,还是尽量不要触这个霉头,没意义的……

演练上档次的前提,是训练水平要上去,训练水平不高,演习就只会丢丑。

我的想法,一是甲类团应该提高标准,雨天雾天大风天的,克服天气障碍应该是航空兵的基本要求,把个军队弄得像民航似的,只管安全不顾作战,首先要改进;第二新装备要用起来,尤其航电等信息化装备,目前的三代战机都可以接受数据指令,却还习惯着语音指挥,几次演习中失败者就是因为指挥被干扰错失*秒,这个不用新装备的恶习要作为纪律处理;三是增加对抗性训练时数,战术训练一定要有对抗,双机上天两斗,四机上天的双斗,对抗性训练水平上去了,技术操控水平自然会提高。

现在的空军在一与二方面做得太差,对抗性到有所重视。都知道作战是体系化对抗,综合要素训练,才能让飞行员感觉到体系对抗的涵义,仅仅考核时对抗一下,没法形成“牢固成见”。

中国空军远的不说,近的学学巴基斯坦空军,人家钱少、国家穷,但励精图治,力求把手里的装备飞出最好的性能,兢兢业业、不怨天不怨地,用现有的武器保卫祖国领空安全。

我倒是希望美日空军的飞机骚扰多一点,挂弹对峙再凶猛一点,经常来玩玩雷达锁定,解放军空军缺真实的蓝军,自己演演不像,让敌人来帮助训练,提高进步更快!

今年,空军对外交流力度空前,重点部队都有飞行中队长出去了,加起来有二三十人了。除了网上透露的,还有去法、意的,不过是“裸访”的,三代机飞行员到人家家里底气也很足,飞人家的飞机先熟悉一下就敢做动作了。

突厥那次对抗,刺激还很大,年终了还不依不饶地继续练----空军年终军事训练考核突出全程对抗:这次对地突防突击考核在华中、华北、东北等陌生地域同时展开,来自不同军区空军的数十个航空兵团、多种机型、数百架飞机参加。

十月份以来,空军航空兵部队,不管二代机、三代机,也不论轰炸机、歼轰机、歼击机、强击机,一个劲儿地练“对地”,有点恶补的味道。徐司令员喜欢矫枉过正,动作比较猛。昨天一张许司令员坐进猎鹰座舱的照片,令贵航很是纠结啊!

今年,空军对外交流力度空前,重点部队都有飞行中队长出去了,加起来有二三十人了。除了网上透露的,还有去法、意的,不过是“裸访”的,三代机飞行员到人家家里底气也很足,飞人家的飞机先熟悉一下就敢做动作了。

去年,空三师飞歼10的去了法国,海玩了一把幻影一2000B,与两名法军飞行员混编在空中“对决”;飞苏30的去了另一国。

估计看战机的冲击不大了,看人家训练,刺激太大了。人家与民航距离很远,我们呢,差别不大。许司令自己说,每次去欧洲回来都对自己是个冲击。

空某所总结说,人家组织飞行,人员非常精干,一般不会提前规划什么机械日、飞行日,主官认为需要飞行,可以立即组织,总之很灵活,效率非常高,简单一句话,说飞行马上就能上。

鬼怪其实是二代机中的终极战斗机,一直被人忽视,换发后,动作很泼辣,日本曾经去美国飞过装涡扇的鬼怪,回来很是仰慕。

说飞行马上就能飞,在我们这儿也就应急作战部队的值班机能做到,一般情况下,飞行是有“课程表”的,调动一下还要一级级报批。这个我觉得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不能容忍的是,把雨雾风都作为“恶劣气象”,飞行“全天候”的含金量不足。

王乐是一个,不过他是副团长,还有一个也是一大队叫李福。两人与法国飞行员混编打对抗的。以前飞苏27的去法国飞幻影,现在派飞歼10的去,联想到对岸空军的“货”,也可以揭迷“蓝军”山寨的哪家战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