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父亲系列5 父亲和金子

父亲家里一钱金子都没有,但他一生中有四次同巨量黄金接触的机会。

第一次是在抗战时期,父亲带一个班押送汉奸家里起出的一大坛子黄金到边区,人抬不动,用了个驴驮子,无惊无险,安全完成任务。

第二次在46年春天,是解放战争爬坡时期,最困难的时候,无棣县人民筹集了一车边区票,一车金银。父亲已在县大队任排长,加强了两挺机枪,押送这些人民的血汗送往滨州行署。父亲的排是县大队的主力排,兵强马壮,一水的38枪,机枪是歪把子,子弹也足,而且换了军分区统一下发的军装,再不是那些头上围块毛巾,腰里扎根皮带,衣服是黄兰绿都有的土八路形象了。

一路无事,快到滨州时天色已晚,宿营在一个小村里。

吃饭时父亲就发现有情况,村干部都很不自然,慌里慌张,整个村子气氛紧张,人来人往。父亲的3个班长都是老兵,马上围拢在排长旁边,简单交换情况后,选了个结实的地主院子,将大车放在院子中间,机枪架在房顶,至于明哨暗哨流动哨那是武工队的看家本领,全体战士有意枪上刺刀在村里走了一圈,夜里人不脱衣,抱枪而睡。

半夜里突起情况,四周村子一片火海,很多手持火把的人跑来跑去,人嘶狗叫,还有枪声,只有父亲所在的村子一片平静。紧张中从邻村跑来一个穿短裤的人,是土改工作队的工作人员,他听说这村住了部队,跑来报信,他们工作队遭到袭击。当时情况不明,父亲又重任在肩,当机力断,马上扣留村干部,部队做好战斗准备。

天亮了,从传来的枪声来看,外面也没有几条枪,艺高人胆大,父亲带领这个小分队押运两辆大车出发了。所有穿过的村子都没有发现工作人员和村干部,快到滨州时遇到行署的骑兵连,护送至目的地交割金银钱币。这才了解到此次是红枪会、小洪门等帮派组织利用征兵工作中的失误煽动老乡造反,参与帮众有十万之众。杀工作队员,杀进步干部。

事后得知,父亲当晚所住的村子是周围村子的领头人,突然住进部队打乱了他们的部署,明晃晃的刺刀把他们吓住了,结果旁边的村子也只是瞎闹了一夜,无头苍蝇飞不远了。此在乱局中的安全押送使父亲获得了县里和行署的表扬。

第三次接触黄金是在49年战上海战场上。

父亲所在的33军进攻目标是淞沪公路旁的高境庙、国际电台一带。大军围困的上海,每天无数的逃难者从这条公路逃往吴淞口这唯一的出海口,国民党兵拼命保护这条路,战斗极为激烈。

父亲的部队半数是解放战士和起义战士,这些人四个月前还在那边胡拿胡吃,父亲从淮海战场一下来就进入到教育改造这些战士的工作中。解放军的政治工作真是厉害,熟门熟路,很快这些人就成为真正的解放军了。

淞沪公路上,各种丢弃的财物堆积如山,金条遍地都是。33军所到之处,战士将金条整整齐齐码放在路边,贵重财物整理后也摆在路边,走过之地,秋毫无犯!!是解放军这个熔炉,将各种顽铁炼成金!兵团的战斗总结中专门提出来进行表扬。

后来33军改编成上海警备区,“南京路上好八连”就是父亲所在军的。

多少年后,父亲还说:那时的战士多可爱啊,检到一块银元都会上交。

第四次是66年被公安部委派去沈阳侦破3公斤黄金被盗案,案没破,部队整编,撤回来了。

父亲那一辈的军人,是金子般的军人,他们度过的是金子般的人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