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中国目前外交困局谈远交近攻战略

从中国目前外交困局谈远交近攻战略


用“外交困局”这个词,思之再三,也许有网友不同意用这“困局”来描述当前我国的外交局势,但是,无论我们愿意与否,接受与否,目前,中国的外交局势的确不容乐观。不是吗?由于自然和历史的原因,中国周边邻居较多,且在历史上,这些邻居多与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或是中国的藩属国,或是中国在某一时期直接管辖的郡县,这种历史的、自然的联系以及历代中国君王不注重扩疆拓土尤其是海疆的因素,使现在中国与周边多个邻国有领土纠纷,中国周边的小国在脱离中华封贡体系后,对曾经的宗主国甚至是祖国——中国的疆土想入非非,企图蚕食、侵吞中国国土,造成中国周边长期的不稳定。新中国成立以来,虽然经中央政府多方努力,与俄罗斯、越南等部分国勘定了疆界,但边境依然不平静。

凭心讲,笔者一介草民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我们为什么要急与与周边国家勘定疆界。从历史上看,我们人为划定的疆界以外的国土,也是中国的,每一次“成功的划界”都是我国曾经拥有国土的流失,都是对历史上列强强加于我国的不平等条约的肯定,而且每次都是我们在让步,为什么每次受伤的总是我们?这难道这就是以所谓划界求边疆稳定的代价吗?如果划界中我们吃了亏,依此而换取的边境安定有意义吗?何况,划界真能保边疆稳定吗?

事实上,划界并没有带来边境持续的和平,西藏问题、藏南问题、台湾问题、南海问题、东海问题、钓鱼岛问题、琉球问题,老问题没解决,新问题又被炮制出来,我们的周边都成了问题。现在有几个时髦的词汇流行于网头报端,诸如“打压”、“遏制”、“制衡”“应对”等,而这些词汇的指向无不是中国。近期奥巴马访问印度等亚澳四国,公开支持印度“入常”,被认为是制衡中国;澳大利亚和美国加强“安全联系”被认为是应对中国崛起;越南等南海诸国引狼入室,插手南海问题也是联防中国;蒙古(我实在不愿意用这个称呼,应为外蒙古)与日本共同开发稀土以及传言美、俄租借金兰湾军事基地等等,无不针对中国,更不用说前段时间的在中国周边不断上演的“军演”闹剧了。

因此,我们必须清醒认识到,现在我们面临的形势是我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遭遇的最大的“围堵”和“打压”。仔细分析和想明白之后,我们认为,遭遇这种围堵和打压,也是再自然不过了。一方面中国经济腾飞日新月异,崛起的步伐越来越快,对世界的影响无人可挡,周边国家对中国崛起的担心和害怕是肯定的;另一方面,中华文明源远流长,五千年不断,长期领航全世界,在世界历史上一枝独秀。中华文明与现在占据世界主流地位的所谓西方普世文明完全不同,这种不同也可以简单通俗地理解为:中国人喜欢吃面条和饺子,而西方人却喜欢吃汉堡和牛排,中国人喜欢喝茶,西方人喜欢喝咖啡,这种差异是天然的,与生俱来的,甚至是无法调和的,西方文明视中华文明为异端和洪水猛兽,也是自然的,这本没有什么,世界本身就是多姿多彩的,可霸道的西方人却“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对不同文化和不同的价值观念,无论对自己是否有害,都予以打压和遏制,世界独一无二的中华文明理所当然地成为它们打压的唯一对象,其实,我们应为此而感到无上光荣,这正说明我们文明的独有魅力,可它们曾想过,时光如倒流1000年甚至更远,它们的祖先是多么仰慕灿烂先进的中华文明。

理解透了我们为什么会屡遭打压和遏制,中国社会就会油然而生一种无比的自豪感和责任感,“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中华文化历史上屡遭摧残,但从未毁灭,五千年绵延不断,今后也永远不会断,中华文明优于世界其它任何文明,不仅不会断,还会在不久的将来再次崛起复兴,重新领航全球,

在当前形势下,如何破解这种打压和遏制,冲出外交困局,我们可在历史上找到答案,那就是中国老祖先早就发明的,无数历史证实了的,甚至现在被外国借鉴学习的“远交近攻”战略。

远交近攻,语出《史记•范睢传》、《战国策•秦策》,范睢曰:“王不如远交而近攻,得寸,则王之寸;得尺,亦王之尺也。”这是范睢说服秦王的一句名言。远交近攻,是分化瓦解敌方联盟,各个击破,结交远离自己的国家而先攻打邻国的战略性谋略。当实现军事目标的企图受到地理条件的限制难以达到时,应先攻取就近的敌人.而不能越过近敌去打远离自己的敌人。为了防止敌方结盟,要千方百计去分化敌人,各个击破。消灭了近敌之后,“远交”的国家又成为新的攻击对象了。“远交”的目的,实际上是为了避免树敌过多而采用的外交诱骗。战国末期,七雄争霸。秦国经商鞅变法之后,势力发展最快。秦昭王开始图谋吞并六国,独霸中原。公元前270年,秦昭王准备兴兵伐齐。范睢此时向秦昭王献上“远交近攻”之策,阻秦国攻齐。他说:齐国势力强大,离秦国又很远,攻打齐国,部队要经过韩、魏两国。军队派少了,难以取胜;多派军队,打胜了也无法占有齐国土地。不如先攻打邻国韩、魏,逐步推进。为了防止齐国与韩、魏结盟,秦昭王派使者主动与齐国结盟。其后四十余年,秦始皇继续坚持“远交近攻”之策,远交齐楚,首先攻下郭、魏,然后又从两翼进兵,攻破赵、燕,统一北方;攻破楚国,平定南方;最后把齐国也收拾了。秦始皇征战十年.终于统一了中国。

现在国际形势很类似中国古代春秋战国时期,重新审视和运用“远交近攻”战略现实意义巨大。虽然现在国际一体化趋势非常明显,和平与发展问题仍然是当前两大战略问题,但是,人类并没有因此而脱离“从林时代”,自然界“弱肉强食、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从林法则和自然淘汰规律仍然有效。新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一直倡导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提出“以邻为友”、“以邻为伴”的国际交往新价值观,但由于人类目前还没有发展到更高一级的社会阶段,单方面的和平友好无异于对牛弹琴,甚至经常上演和重复“狼和小羊”、 “农夫和蛇”的古老悲剧。

远交近攻战略之所以成功,就在于它揭示了从林时代国际关系的本质和规律。先说说“近攻”,近处的邻居与你有天然的利益冲突,根本无法调和,要么你吞并它,要么被它吞并,对此必须有刻骨铭心的认识,不要一厢情愿地寄希望与近邻和睦相处,像越南、印度、日本等近邻,中国能与之和睦相处吗?即使我们愿意与之和睦相处,它们愿意吗?让我们依次来认识一下我们的近邻。印度与中国有9万多平方公里的领土纠纷,我们都知道这是非法的“麦克马洪线”造成的,实际上根本不存在纠纷,全是中国固有领土,而中国只实际控制2万多平方公里,打了一仗尚不能收复,现在,我们仅靠和平、睦邻、为友,能收复失地吗?印度能在和平环境下将既得利益拱手相让吗?恶邻绝不止印度一个,再说说日本,我们一厢情愿地称“中日传统友好关系,我实在不知道这个“传统”是什么时候开始,“友好”又是从何谈起?在中国历史上,自有倭国记载以来,中国边境就倭患不断,有人说,隋唐时期的“日本谴唐使”是友好的象征,可持这种观点的人想过没有,当时小日本面对比自己强大无数倍的中国上国,不友好行吗?敢不友好吗?何况,小日本遣唐是为了学习先进经验和技术,为以后的侵略扩张积蓄力量。果不其然,明朝时期,小日本刚刚强大一点就开始大规模骚扰我东南沿海并侵略中国的另一属国朝鲜。明治变法后,日益强大的日本终于露出强盗的本来面目,将矛头指向教化哺育过自己的师祖--中国,甲午战争后,日本更是丧心病狂,不可一世,最终发动全面侵华战争,酿成中华民族历史上最屈辱、最黑暗的一页,直到现在,小日本仍秉性难移,歪曲历史,拒不认错,视中华为敌,这样的恶邻、孽障,中日友好过吗?中国能以之为友吗?朝鲜半岛上的两个国家,北朝鲜虽与中国交友,然而中国在它身上花费了太多的精力和财力,而且稍一放松,北朝鲜就会成为引发灾难的火药库,友好的成本太高太贵。韩国在美国操纵下,成为严重威胁中国国家安全的近邻;越南、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等南海诸国与中国有所谓领土纠纷,虽然这些国家不甚强大,但中国想通过”和平睦邻“政策收复失地,解决南海纠纷也是不可能的,何况这些地区被与南海毫不相关的大国日益渗透控制,如中国再一味单方面友好下去,这些国家会视中国软弱可欺,这些地区将成为世界反华基地,同时,东盟的一体化也是中国的巨大隐患;缅甸似乎是个和平国家,但中缅边境界勘定也是以中国宽仁退让而取得的,如我们不退让,能友好吗?巴基斯坦现在算是中国为数不多的盟友之一,中国视巴基斯坦为制衡印度的棋子,其实,中国也是巴基斯坦用以制衡印度的棋子,友好也是建立在利益的基础上,巴基斯坦也是以制衡中国为目的的多国拉拢的对象之一,中国也不能有丝毫放松;我们的南亚邻国原来还有一个锡金 ,锡金人是中国藏族的一支,信奉藏传佛教,锡金面积7000多平方公里,原是中国的领土,后为中国的属国,与中国相邻,并扼守印度东西两块领土的咽喉,无论从地理和战略上看,锡金的存在对中国制衡印度、挺进印度洋都万分重要,不知为何被印度“近攻”掉啦,中国默默承认;与中国相邻的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其与中国相邻部分均是俄罗斯通过侵略战争和不平等条约从中国非法割取的,这是我们永远的痛和永远的耻辱,能友好对待吗?友好的结果就是使帝国主义的非法割取变成合法立国,使中华民族的耻辱变成世界永远的笑料;阿富汗是个复杂的国家,其与中国相邻部分虽然十分狭长,但却很重要,对中国是有利还是无利,并不是中国能掌控得了的,中国如不积极应对和牢牢控制,阿富汗也将成为民族分裂势力反华和肢解中国的重要舞台;中国北部的邻居,其实也不是什么邻居,就是中国的外蒙古,战略位置异常重要,对中国的生死存亡至关重大,外蒙古长期依附外国,与中国不一心,甚至与自己祖国的敌人勾勾搭搭,眉来眼去,即使中国的心腹之患,也是心腹之痛,我不知道国家对外蒙古有什么考虑,但我个人永远不会承认外蒙古是独立国家,并要终身为收复外蒙古奔走呼号;最后谈一谈,我们挥之不去的,回避不了的,噩梦般的邻居——俄罗斯,俄罗斯本是欧洲国家,与中国远不相邻。我国是多民族国家,自古以来中国的北部就没有边界,一直向北,对北冰洋有着自然的联系和权利,而自十七、十八世纪以来,俄罗斯疯狂东扩,狂征暴敛,强行与中国做了邻居,并成为世界上侵占中国领土最多的国家。中国自交上这个邻居,噩梦不断,版图由桑叶变成雄鸡,又由雄鸡变成一个被挖了后背斩了鸡头断了鸡腿的弱鸡,这样“友好”的邻居我们友好得起吗?

以上逐一分析了我们的邻居,我们还友好得了吗?“近攻”是一种谋略,一种姿态,一种准备,一种战之能胜的能力,并不是要我们立即去攻打邻国,更不是四处开花,多处出击,使中国腹背受敌。我们无侵略他国之意,但却不能无防范他国之准备,本属于我们的,我们通过“近攻”收回来,不属于我们的,我们即使不去索取,也要以“近攻”的准备和态势确保它稳定,最低不至于使它成为危害中国安全的基地和敌对势力与中国讨价还价的砝码。

再说说“远交”。远交是暂时的谋略,是确保“近攻”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远方的、与中国利益相远的,当然要结交,你不结交,它就可能被你的敌人所结交,转化为你的敌人。理解这一点,我们会发现,我们许多人口口声声称世上头号霸权主义者的美国也不永远是中国的天然敌人,在不危害中国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前提下,也是可以与之为友的,英国、法国、德国等等,虽然这些与中国文化不同,甚至曾侵略过中国的国家,我们也可以友好交往,只要对中国“近攻”战略有利,都可以“远交”。

“远”与“近”是相对的,也是可以转化的。像俄罗斯,从领土关上讲,它是中国“近攻”的对象,但从俄罗斯政治中心在欧洲的方面讲,它又是中国“远交”的对象。正所谓“政治上,无永远的朋友,也无永远的敌人”,具体是敌是友,何时为敌,何时为友,全取决于中国国家利益考虑和中国各个战略时期客观需要。

同时,“远交”与“近攻”的落脚点是“近攻”, “远交”是“近攻”的准备和保障,所有“远交”的范围和程度都取决于“近攻”的需要。二者又是一个完整的谋略,一个完整的战略体系,绝不能分割开来,不能仅取其一点,不顾另一点。

远交近攻战略揭示了国际社会之间、国与国之间激烈竞争的自然属性,也是国家图存图强的必由之路,遵循之,则国家强盛,江山一统,秦始皇统一六国自不必说,一代天骄成吉思汗运用远交近攻战略,西和西夏,南交南宋,先灭掉离自己最近、威胁最大的金,再转手灭掉西夏和南宋,终于统一华夏。反之,悖离远交近攻战略,则国运衰落,山河破碎。近代,中国千年封贡体系的崩溃就是惨痛的教训,明清两朝,中国闭关锁国,不识外界变化,根本没有“远交”,对周边国家一味自大,无节制的封赏求贡,满足于虚荣、浮华,丧失对近邻威胁的警惕性,完全失去了中华汉唐时期的长击千里、御敌于国门之外的蓬勃朝气和雄武霸气,也失去了“近攻”的进取心,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就连身边小小的倭寇的变化都没有注意到,结果,鸦片战争后,一败再败,一错再错,割地赔款,山河破碎,中国千年积累起来的封贡体系顷刻间墙倒屋塌,化为乌有。失去进攻性主动性的战略是多么可怕,别说追求和平,就是自保也难以实现,教训不可谓不深刻呀!

并不是我们的近邻都是恶邻,也不是站在自己立场上,把邻居都看恶了,实在是近邻利益太相关了。我们如不能正确认识近邻的利益相悖,不能以远交近攻战略指导我们的实践,以君子之腹度小人之心,以仁义道德面对虎狼之势,以我们单方面的美好愿望经常以德报怨,无异于“以地事秦,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就会以国家利益为重,正确处理与邻国关系,以中国的大智慧和大谋略应对反华势力的联合打压和重重围堵,在纵横捭阖的外交中实现我中华民族利益的最大化。

近期,我们看到中国外交战略的可喜变化,胡锦涛总书记出访法国和葡萄牙,温家宝总理前段时间出访欧洲诸国,大打欧洲牌,被媒体誉为中国重拾远交谋略,同时我们也期待着符合中国国家利益的“近攻”目标得以实现。

中国要强大,要崛起,要自立,要复兴,就要正确运用远交近攻战略,以主动化被动,以攻为守,在与近邻的主权和领土纠纷上,针锋相对,寸土必争,以积极主动的姿态做一个名符其实的敢做敢为的负责任的泱泱大国。




本文内容于 2010/11/14 7:50:38 被小编Z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