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国家需要什么样的选举

缅甸的选举结束了,据了解这是缅甸1990年以来的首次选举。选举的票箱还没打开,计票结果还未出来,在印度访问的奥巴马就宣称:选举毫无自由和公正可言。


西方国家一贯标榜自己是民主和自由的典范,经常攻击第三世界国家体制是专制制度,现在缅甸有资格登记投票的选民有2900万人,所有选票都发到每一个选民的手中,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鉴别参选人的情况,自由的选择心目中的候选人进行投票。


这种全国性的普选应该说和西方选举毫无区别,但是即使缅甸选举与西方选举如此一致,仍然遭到了西方国家的攻击。


比如,继奥巴马之后,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凯瑟琳.阿什顿鹦鹉学舌似地说:这次选举的很多方面都不符合国际接受的标准。。。。。。;英国外交大臣威廉.黑格接着说:选举不会是自由、公正的;法国外交部长贝尔纳.库什内说:全国民主联盟的权利没有得到尊重等等;此外基本上西方国家领导人发出的都是一个声音,这就是拒绝承认这次选举的合法性。


这次参选的缅甸政党包括联邦巩固与发展党等37个大大小小的政党和派别,现在的缅甸军政府成员已基本上不在军内担任职务,全部转换身份变为地方人士与其他民主人士一起公平参选。参选的团体还包括有全国民主联盟,和从民主联盟分离出来另立山头的全国民主阵线等国内反对派,应该说这次选举基本上涵盖了缅甸国内各个阶层的民众。


这些年,缅甸在中国的指导下,民族和解与民主进程方面正在取得重要的进展,且没有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任何威胁。正是这样一个在国际社会上无足轻重的小国的选举,却为何在西方引起如此轩然大波,不得不引起人们的思考。


人们知道,缅甸一直与中国保持着传统的“胞波”情谊,随着中国地缘政治和经济发展的影响越来越扩大,中国对缅甸各方面的援助和支持也越来越深入、越来越广泛。


缅甸人民与中国人民几乎是密不可分的,现居住在中国云南的少数民族傣族与缅甸的掸族实际上就是一个民族,只是语言上有差异、边界上有不同而已。缅甸现在是中国西南边境上唯一没有被美国封堵中国的缺口,笔者曾经在今年9月10日发表过一篇论述缅甸重要战略地位以及与中国密切关系的帖子。


基于缅甸地位如此重要,西方国家一直紧盯着这个东南亚小国。西方国家为了把缅甸打造成与中国相对抗的国家无所不用其极。


西方国家一方面从政治上以民主、自由为幌子,从国际上对缅甸施加压力,要求缅甸实行全国大选;另一方面从经济上寻找借口对缅甸实行经济制裁。在对待缅甸国内民族和解上又打又拉并采用双重标准,一方面拉拢缅甸国内反对派,试图从选举中找到突破口,推翻亲中的缅甸军政府;另一方面,对于只要不符合西方口味的选举人一概采用不承认的态度。


这就是西方国家对于手无缚鸡之力的缅甸所做的一切,由于缅甸是中国的小兄弟,属于中国的势力范围,西方国家一时还不敢动用武力推翻缅甸政府。


我一直在思考,西方国家究竟需要什么样的选举?很显然,他们所需要的是对西方国家俯首听耳的、愿意与中国对抗的人,但是这样的人又不会在缅甸的选举中获胜,缅甸选举出来的领导人都是与中国关系非常好的,怎么办?只有一个办法:两眼一闭——不承认——像一只鸵鸟。


西方国家的做法并不新鲜,比如过去他们曾经在东欧和原苏联加盟共和国内采用过的“颜色革命”就是一个典型。虽然大部分“颜色革命”成功了,但是“颜色革命”以后的一些国家并不走运,依旧在政治上依附于西方国家,在经济上穷困潦倒。甚至有消息说:当初的“颜色革命”有美国的中央情报局插手,纯粹是一场骗局。


现在知道西方国家究竟需要什么样的选举了吧,他们戴着有色眼镜选择的是“自己人”,只要不符合自己的胃口,就找出种种理由予以否决。既然西方国家这样做,那么中国也没有必要客气,我们也要在缅甸的选举中支持“自己人”,要知道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西方国家对于缅甸选举的指责。我们也没有必要去附和,缅甸的选举成功了、胜利了!缅甸,是自己兄弟,只要听话,一切都好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