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铁警”夫妇的世博安保情愫(图)

一对“铁警”夫妇的世博安保情愫(图)


一对“铁警”夫妇的世博安保情愫(图)


一对“铁警”夫妇的世博安保情愫(图)


孙丽和刘云夫妇在世博会CRI直播厅合影


一对“铁警”夫妇的世博安保情愫(图)


夫妇俩的匆匆一别


一对“铁警”夫妇的世博安保情愫(图)


孙丽和刘云夫妇在世博会CRI直播厅接受专访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李均、林丽丽):对很多中国家庭来说,今年的中秋国庆长假是一个难得的举家出游机会;许多家庭早早就做好计划,旅游的目标当然是2010年上海世博会。一家人畅游上海,享受世博盛宴,自然其乐融融。而对于在上海世博会执行安保任务的刘云、孙丽夫妇来说,却只能通过长途电话,和在南京的儿子遥寄思念了。


上个月,正是放暑假的时候,南京铁路公安处警察孙丽接到了去上海支援世博会安保工作的任务,当时年仅4岁的儿子正发着高烧,而孙丽的丈夫刘云此前已经到上海支援世博,孙丽只好让母亲照顾儿子,自己随第四批援警到达上海。当天晚上,她就开始在上海站东南出口处执行任务。


在中国,大家称铁路警察为“铁警”。刘云也是一位铁路警察,是南京公安处南京站派出所的副所长,有人称他为“神眼警探”,这是因为在他查缉破获了多宗案件,也获得过很多荣誉。“神眼警探”也是名至实归,来上海的第一天,就他抓获一个嫌疑犯。上海世博会安保协调小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说,正是因为刘云具有丰富的安保工作经验,在孙丽也要来上海的情况下,南京铁路公安处出于工作需要还是派刘云来上海南站承担世博安保任务。


尽管夫妇两人都在上海,但因为驻地不同,工作繁忙,平时几乎都没怎么见着面,只能发发短信,表达牵挂之思。刘云说,“虽然我们俩都在同一个城市里面,但因为地点和时间的不同。她住在闸北区,我住在普陀区,每天基本见不到面。”


在上海站东南出口处,外表秀气的孙丽每天背着5、6斤重的装备,维护出口秩序、管理治安和解答旅客问询,一天工作下来十几个小时,就连吃饭也在岗位旁。世博会期间,上海站每天来来往往的人流非常多,大人一不小心,小孩很容易走散。她曾帮过一位母亲找到了在火车站走散的孩子,那次的经历让她印象深刻。孙丽说,“我之前帮了一个妈妈找到了她的孩子,因为下火车的时候人多,和小孩走散了,她很急,哭着跑来找我,我安慰她,和她一起去找小孩,后来找到了。那个场面很感人,小孩在地下通道里面哭,我们找到孩子的时候,妈妈也哭了,两个人抱在一起。我一下子就想到我家的小孩,心里酸酸的。”


一说到自己的孩子,孙丽清秀的脸上流露出了母爱的温情与对儿子的浓浓思念,眼睛湿润,她说,“我下班后都会抓紧时间给小孩打打电话,平时钱包里、手机里都有孩子的照片,没事的时候、想他的时候就拿出来看一看。”


丈夫刘云说,小孩从小到大第一次离开妈妈那么长时间,所以特别舍不得,有时和妈妈打电话还会耍耍小脾气。


为了缓解妻子对自己和儿子的思念,中秋节前,刘云利用难得的一天假期,将儿子接来上海。一家子匆匆吃完午饭后,为了不影响孙丽的正常工作,他让孩子在站台上看了妈妈几眼,就把孩子送回了南京。孙丽说,“小孩很舍不得我,我也很舍不得孩子。刘云都没让我去车站送孩子。”刘云说,“我当时都没敢让她去送,怕小孩哭。”


和孩子相聚的时间很短暂,夫妇同在上海,却没有时间象别的家长一样带着孩子,一家三口浏览世博会,这让刘云和孙丽感到有点心酸,但让他们感到欣慰的是,孩子很稚气地说:“我上幼儿园要和老师、小朋友说,我和爸爸妈妈到过世博会了。”


在接受采访当天,孙丽的脖子后面贴着膏药,她说不知是得了肩周炎还是落枕,脖子非常不舒服。记者问她是否准备休息几天,她摇摇头说:“今晚我还上夜班,脖子应该是落枕了,早上我到药店买了药膏贴了。请假是会同意的,因为给我们定好的岗,一个人一个岗,如果我不在的话别人就得来顶我。我想能坚持还是坚持。”


虽然工作辛苦,夫妇两人同在一城不能见面,整个暑假、连难得的中秋国庆长假也都不能与孩子在一起,但刘云和孙丽夫妇都觉得,自己现在做的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刘云还特别对记者说,在这次上海世博安保队伍里,像他和孙丽这样的人、这样的家庭还有许多,刘云说,“不光像我们两个是夫妻,还有父子、父女、兄弟等等也有好多,大家都为世博安保做出自己的贡献。虽然我们的生活是受到了一点影响,但是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就是全力以赴、齐心协力,共保世博平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