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看不见大军的调动,没有洲际导弹的超视距打击,没有40分钟急袭的炮火覆盖,更没有装甲冲击和单兵抵近射击的枪声,但是,空气里的火药味越来越浓。美国的政客们在为逼升人民币汇率发起进攻,中国政府和人民为保卫经济发展的成果,而在进行着战略、战役和战术的应对。

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中美“超限战”。

我们又一次领略国与国之间的超限战。其时,《超限战》这本书的作者已经由中校军衔晋升为少将军衔。我们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在这个战场上,两国比拼的不是一兵一卒,一枪一弹,是综合国力、国际影响和攻防艺术。

美国针对中国汇率的提案撇开经济专家甚至IMF的意见,由议员和官员单方面来确定所谓中国汇率是否被低估的问题,进而对中国出口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这种做法不是今天才动的歪念头。

早在1994年我国汇率并轨之初,美国人就叫喊中国人民币的价格被低估。2005年美国的财政部长斯诺就放话:中国应该对汇率进行浮动,如果不对汇率进行浮动,美国就有理由说中国是对货币进行操纵的国家,而且对关税和配制有限制。美国国会更是扬言:人民币不升值,就对中国的出口商品增加27%的关税。而人民币汇率是否应该升值,美国的经济学家认为,这样人为地干预逼迫人民币升值,不符合全球的长远经济利益。甚至在国内有人跟着起哄,说人民币的升值可以防止国内通货膨胀的时候,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蒙代尔归纳出人民币快速升值的12大弊端(不一一赘述),归结起来,由于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的影响越来越大,人民币汇率保持稳定本身就是对世界经济的一种贡献,比如,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连IMF都希望人民币贬值,而当时中国并没有采纳IMF的提议,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保持人民币的币值稳定,事实证明,这是正确的,就连鼓噪着让中国实行浮动汇率制的美国政客和经济学家,也闭口不再说中国操纵汇率了。

但是,在美国人的心里,总有些不爽。为什么这一招在日本就能行?难道在中国就一定不行?大家还能记得1985年9月的“广场协议”吧,协议签订之前,美元兑日元汇率为1:240,一年后推高到1:160,三年后推高到1:120,正好是“协议”前的一倍。美国人依旧不满足,90年代,美国人又制造了以汽车贸易为核心的经济摩擦,日本人乱了方寸,因为这个产业在美国、在全球市场的利益对日本太重要了,结果,美元兑日元汇率在90年代的中期达到了1:79,什么概念?日本人卖给美国人汽车,原来每一美元可以换回240日元由于国内消费和投资,现在只能拿回79日元。美国成功地对日本的经济发展成果进行了狙击,这话用在正规军的身上也罢,可是美国人的“打家劫舍”,活脱脱的是一副山大王的贪婪和霸道。两军交战,兵不血刃,但是,日本人确实吐血了,因为日本经济整整后退了10年!

这是美国人心中的一个“结”,在与中国的较量中能否“再创辉煌”成为一种挥之不去的欲望之梦。用军事术语讲,美国人对于亚洲国家的经济发展总在筹划打一场阻击战,在美国人的眼中,美国打造美元的品牌花了200多年的时间,但是中国只用了20多年的时间,中国经济的竞争力优势是个实实在在存在的现象。罗伯特•蒙代尔认为,“这其实并不是货币政策的问题,而且也不影响通过货币的方式来得到解决。汇率问题其实并不是一个应对中国不断上升的竞争力的合适解决方式”。但是,蒙代尔这回错了,因为他是善良的经济学家,而不是美国政客,“兵者,诡道也。”在超限战中,政客们无所不用其极。

说中国近20年的发展神速不假,即便在经济危机的情况下,GDP增幅保持在10%以上,但是国民收入、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仍无法与发达国家相提并论,美国人不是不清楚。问题是,美国人需要转嫁国内的矛盾,就必须找到一个突破口。国债负担极为沉重,与GDP的比重年底将达到100%,各种救市开支和减负承诺在快速增长,美国只能通过印刷钞票,由美元贬值来推卸债务责任,减轻支付压力,转嫁财政危机,因此只要美元贬值就好。眼下,伊拉克的大兵们也回家了,对国内经济的关注开始凸显,于是,“中美贸易逆差”、“中国汇率被低估”就成了新一轮的的战争目标。

目前,我国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在国际金融中(第一财经有篇文章写得不错,但是在概念上有些错误。“货币金融”讲的是本币的发行流通,本币的价格是利息而不是汇率),汇率的决定是根据一国的“购买力平价”确定的,如今早已远离了“金本位”时代,而耐人寻味的是,美国的政客们却希望回到“金平价”,在霸道中透露出无知。

所谓“购买力平价”,就是根据买卖消费的能力来确定的平均价格,比如1994年汇率并轨时的汇率是8.7元/美元的调剂汇率价格,首先是以国内市场供求作为定价的基础,同时也考虑到支持企业的商品出口,改善国家外汇储备不足。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深化时,人民币对美元名义汇率较并轨时累计升值近5%,为8.3元/美元,说明1994~997年间人民币汇率是有波动的,是浮动的,符合以市场供求为基础、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的特征。

相对稳定的汇率制度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保证,人民币快速升值将会对国内经济造成压力过大,大量依赖于国际市场的制造业企业首当其冲。近二十年来中国经济对外贸的依存度已经很高,一度超过了60%,而发达国家一般不超过20%~30%,外贸企业出口商品换回美元,还要通过人民币结售汇制这一关才能获得可以在国内直接流通的人民币,现在1美元商品可以换8。23元钱人民币,如果快速升值将来也许只能换5元人民币,单位美元商品出口换回的人民币大幅减少,而劳动力和原材料成本成本未变,甚至于一些外来的原材料价格还在上涨,企业要维持生产只能减少出口降低损失,而减少出口降低产能必然会引起国内大量劳动力失业,去年的经济危机就是最现实的例子,大量的中小企业因为国际市场的紧缩而倒闭。企业倒闭、劳动力失业就会带来大量的社会问题。至于其他资产性的损失,也是不可估量的。另外,汇率的不稳定也必然引发套利资本对国内市场的冲击,这种套利资本既可能通过经常项目下,又可能通过资本项目下进入市场,1997年发源于泰国的亚洲金融风波,至今记忆犹新。

超限战开打了,我们怎么办?有人说,我们不理他照样活。我说,既然是战争,那就要讲究战略战术,不能靠意气用事,尤其是和老美这种老油条打,还是要讲究策略的。比如,中国的商品在美国廉价出售,让美国人享受了过多本该由中国人享受的福利,这不假。不从美国进口大豆粮食,中国人照样也能活,也可以重新开发“北大仓”。但是,国际贸易的本质是由各国根据自己的自然禀赋决定的国际分工,中国生产粮食和大豆的成本比美国高了很多(美国一个70人左右的农庄可生产供上百万人消费的农作物),这样一来,必然会产生以粮食推动为特征的所有商品的大幅涨价,老百姓的基本生活成本上涨,等于生活质量的下降,这显然不是好主意

美国之所以敢于以所谓“汇率低估”借口威胁中国,无非是中国商品需要美国的市场,从战略上看,可以调整国内经济结构,改变这种出口导向型经济,降低出口商品对单一市场的依存度。同时,改变单一的利益输出机制,甚至也不排除采取类似“石油美元”的形成机制。

在战术上,我们可以改变现行的非关税壁垒做法,把对外贸企业的退税保护,改为对向出口美国商品增收关税,比照目前国内退税率平均不超过13%的标准,征收15~20%的关税,既不给美国强征中国出口商品关税的借口,又可以刺激美国国内的货币流动性,美国人一定会哭爹叫娘的;其次,对美国在华跨国公司的资源占用征收惩罚性税收,让美国企业在受到损失后去美国国会上访,美国政府一定会头疼欲裂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