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4.html


(一)


山南市公安局经侦队办公室,队长刘文革刚一走进,内勤王小丫立刻来到刘文革面前,“领导,革命队伍又添新血液了,省公安大学高材生,你的师妹。”说完指了一下坐在办公桌前的那个娇俏可人的女孩。


一副娃娃脸的姚霜已等刘文革很久,一见到刘文革忙跑上前,向刘文革敬了个礼,“队长,师妹姚霜向你报到!”


刘文革看了看姚霜涨红的脸,“小丫头片子,蛮机灵的,学什么专业的?”


姚霜松了口气,答道:“报告队长,我是学计算机专业的。”


刘文革马脸拉了下来,“吴科长这不乱弹琴吗,学计算机专业的怎么分到我们经侦队,我们又不需要打字员。我得去找他。”


姚霜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王小丫拉住刘文革,“吴科长说了,姚霜是立新建筑材料公司职工子弟,熟悉你正在调查的案件有关情况。”


“我说吴科长聪明一世,怎么会糊涂一时?原来是这样。”刘文革脸色转晴,朝姚霜喊道:“小师妹,你说你叫什么名字?”


“姚霜。”


“姚霜,好,好。案子老找不到突破口,领导又催得紧,师兄这几天上火,就把气撒到你头上。师兄得给你道歉。”刘文革说完向姚霜拱手作揖。


包括姚霜、王小丫和刚进来的几个警员都笑了起来。


“姚霜,你对你父亲公司情况熟悉吗?”刘文革打断众人笑声。


“基本情况我是知道的,你想知道什么,我不清楚的我可以问我爸。”姚霜正色答道。


“你对张有道这个人熟悉吗?”


“熟悉,太熟悉了,我与他住在同一小区。我家本来住在立新建筑材料公司旁的农村,因市区朝阳西路二期工程建设与立新建筑材料公司同时被征收。房子被征收后,经张有道介绍,我爸在他所住小区买了我们现在所居住的房子。”


“太好了!今天你先回去养精蓄锐,明天跟我去调查。”刘文革边说边走出办公室。


(二)


顾兰香来广州近一个星期。这次其实不是出差,她是来与曾志幽会的。一个星期前曾志给顾兰香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将会去广州出趟差,问顾兰香去不去。顾兰香听说后便先来到广州白云宾馆住下,这里是他俩的老地方。


二十多天前的一天,顾兰香与一个广州同行在白云宾馆谈业务,与刚好在广州办案的曾志偶遇。自曾志上次调查张有道煤气中毒时与顾兰香见过一面后,俩人一直未再遇见。异地相逢,曾志邀顾兰香共进晚餐。俩人一边喝酒,一边谈及学生时代的懵懂,谈及各自的家庭和工作的压力,不由得同病相怜。原来曾志的爱人身体也一直不好,夫妻间基本上没有性.生活。


酒之酣处,俩人迷迷糊糊抱在一起,住进了同一个房间。


是夜俩人尽情释放,燃尽激情。


酒醒后,俩人均懊悔不已,相约互不伤害彼此的家庭,此后不再重蹈覆辙。但两个寂寞的男女一旦冲破最后的防线,怎能轻易斩断情丝,更何况俩人互有好感。当年曾志一直追求顾兰香,但顾兰香却只喜欢张有道,顾兰香结婚后,曾志便找了现在的妻子,草草结了婚。经过那次事后俩人虽仍爱着自己的爱人和家庭,但各自无性的婚姻仍让俩人一有机会便幽会在一起。


(三)


时间悄悄地溜走,眨眼间姚小刚已护理张有道近一月了。说来奇怪,刚回家时张有道不论清醒还是熟睡一直表情僵硬,两眼无神。这几天清醒时张有道表情照样痴呆,但睡觉时竟然表情变得丰富起来,嘴里偶尔还会发出呓语。姚小刚惊奇不已,想把这一消息告知顾兰香,她的手机总是占线,打去她的办公室才知道,原来她出差去了。


姚小刚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父亲姚南海打来的电话:“小刚,你妈突发脑溢血住进了医院,可能不行了,你快过来。”


姚小刚愣了神,顾兰香不在家,自己该怎么办?姚小刚左思右想,终于想到了堂妹姚霜,他这份工作就是姚霜给介绍的。“小霜,您能不能帮我照顾张大哥两个小时,我妈突发脑溢血住院了,我得去看看。”


姚霜上午到公安局报到后,在街上闲逛了半天,刚刚回家,正准备洗澡。接到姚小刚电话,姚霜感到有些为难,“哥,他一个男人……我可能不太方便。”


姚小刚其实也清楚,这不没办法才想到姚霜,“他刚入睡,两三个小时内不会醒来。小霜,帮帮哥,过几天我请你吃海鲜。”


“那行吧!”姚霜无奈之下答应了姚小刚的求助。


为了不耽误姚小刚去医院的时间,姚霜决定去张有道家去冲凉。


姚霜到张有道家时,张有道正呼呼大睡。给姚霜交代了注意事项,姚小刚马上赶往医院。


(四)


姚小刚一走,迫不及待的姚霜立刻去浴室冲凉。


脱了个一丝.不挂后,姚霜迫不及待地把自己周身浸入水中。


浴室门外突然响起脚步声。


是谁?大门不是已打了反锁吗?


姚霜毛骨悚然,把头埋入水中。


浴室门被推开,姚霜在水中直打哆嗦。来人并没有来到浴缸前,而是走向了马桶。一阵唰唰的声音过后,浴室一片安静。


姚霜实在憋不住了,把心一横,探出头来。


一时间姚霜傻掉了:张有道背对自己站在一步之外,穿条短裤在马桶前正在摆动。


仿佛听见了声响,张有道扭过头来。但他表情木然,双眼空洞,视姚霜若无物。


片刻后张有道像正常人一样冲洗双手,走出浴室。


姚霜捂紧酥.胸,闭上眼睛:这是怎么回事?


(五)


“咚”的一响,外面传来重物摔倒的响声。


八成是张有道摔倒了!


不容多想,姚霜从浴缸站起身。擦了几下身上的水珠,顾不上穿衣服,姚霜围了一条浴巾冲了出去。


客厅刚拖过不久还有些光滑的地板上,张有道侧躺在那里,牙关紧咬,双眼紧闭。


眼前情形让姚霜忘记了羞怯,她急步上前探了探张有道的呼吸。张有道均匀的呼吸让她松了口气。


出了一身大汗,姚霜总算把张有道弄上了床。看着躺在床上脸色好转、呼吸均匀的张有道,姚霜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正欲走开,张有道的双手突然伸出,紧紧抱住了她。这情形姚霜打死都不会想到,她拼命挣扎,试图挣脱。


张有道自幼习武,臂力惊人,姚霜的挣扎根本无济于事,挣扎中她的浴巾松开滑落,两具身体紧紧贴在一起。姚霜心里叫苦连天,想喊叫又不敢喊,想脱开张有道的怀抱又徒劳无益。


中年男人特有的气息扑在脖颈,酥.胸被男人特有的宽阔胸膛紧紧顶住,一种微微的麻慢慢在姚霜全身扩散,她的躯体开始轻轻发抖。心性保守的姚霜慢慢的有些意乱如麻。


张有道这时候猛然翻转身子,把姚霜压在身下。姚霜清醒过来,感觉到今日事不能善了,双眼流出两行清泪,拼命掐咬张有道,这是她唯一能用的办法。张有道好像没有感觉一样,反而更来劲了。


早知会发生这种事,真不该答应姚小刚。可当时自己能拒绝吗?更何况张有道有恩与自己。


意识迷糊的张有道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只想发泄自己的欲望。


“冤孽!”姚霜内心里苦涩地狂叫,接受了这个结果。一双不知所措的手,抱住了张有道的脖子……


手机响起,张有道一震,脑袋一耷,趴在姚霜身体上很快就打起了呼噜。


姚霜好不容易推开张有道,下床接通电话,听筒里传来姚小刚的声音,“小霜,张大哥醒了没有?”


姚霜有气无力,“没有。”


说完姚霜扔掉电话。


“喂,喂……”姚小刚有些莫名其妙。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